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乌克兰战争背后的战争性质和战略目的:兼论俄乌的战略战术问题(上)

作者:周方舟   来源:中美学者智库  已有 31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现代战争与传统战争根本不同在于,传统战争主要限于军事维度,而现代战争则衍生出多个战争维度。

这些维度是“AI数字战争+金融资本战争+历史叙述话语权战争”。

因此,现代战争是多维战争的时代。

现代战争已经使战争的概念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它把战争的概念向外延伸到了各个领域高科技的最前沿,它把传统战争向上升级到了“数字战争”的概念。

现代多维战争除了战场钢铁洪流的较量,更多的是在人工智能领域、金融资本领域和互联网数字领域的软实力的较量。

乌克兰战争之前,拜登对俄罗斯说:“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普京和俄罗斯的确不知道它面临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从传统的、定势的、惯性的思维去理解乌克兰战争,与现实的实际情况可能南辕北辙,得出的可能不仅是代差上的,而且是时空上的错误结论。

从乌克兰战场情况来看,俄罗斯的军事思想和军事装备距离当今最先进的军事思想起码有两代的代差,而不是距离。

无论在经济上、金融上、互联网科技上、军事思想上,俄罗斯都错过了整整一个数字时代。

乌克兰战争是一场四维时空对三维时空的战争,俄罗斯失去的那一个维度叫“数字战场感知和认知力”。

正如同我们在非洲原野上观看猎豹捕食羚羊一样,我们具有猎杀战场的观察感知和认知力,这就是我们增加的一个维度。

“数字战场感知和认知力”决定了现代战争的性质是虚拟性数字化和精确性的战术打击。

缺失这一维度的被打击方,根本不知道打击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打击会如此精准。

一、现代多维战争的战略

传统战争的战略取决于以下因素:

1、战争全民动员力

2、人口

3、战略纵深

4、战略核武

5、粮食

6、石油

7、铁矿石

8、后勤保障和物流

9、资本流

10、信息流

现代多维战争的战略取决于以下因素:

传统战争的最重要的1、2、3已经不再重要,已经成为过时的概念。4、战略核武只能作为确保互相毁灭的手段,在战略目的上起不到制胜的作用。因而代之以以下因素:

1、国际金融资本动员力

2、互联网人力资源动员力

3、太空纵深

4、大数据信息流

5、人工智能

6、战略核武

7、粮食

8、石油

9、铁矿石

10、后勤保障和物流

因战略劣势或错误的战略将导致一个国家集几十年的经济成就毁于一旦,成为失败国家和影响未来百年的国运。

因此,一个战略劣势的国家要极力避免或被卷入一场不对称的战争,从而使国家战略成为确保国家安全的防卫性和互毁性的战略。

二、现代多维战争的战术

战略在战争中始终是纵观全局的,战略上的优势和正确将决定战争全局和最终的胜利。

战术是局部的,是服务于战略目的的。优势和正确的战略需要战场上战术性的实施。但是错误的战略,无论多少战场上战术性的胜利,也无法弥补战略上的错误和失败。

“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这绝非一句空话。

正确和优势战略是胜利的前提,战术实施的胜利是战争最后胜利的根本保障。

乌克兰战争,不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而是俄罗斯和乌克兰背后的美国及北约之间的战争,乌克兰只是美国和北约的战争代理人。

从乌克兰战争战场情况来看,俄罗斯不仅缺乏现代多维战争的战略优势,而且战术实施与现代多维战争的战术标准也具有相当的代差,而不是差距。

从现代多维战争的战略比较优势来看,俄罗斯在1-5上均处于处于绝对劣势。在6上处于均势,只能保证大规模核战争的互毁,不能保证战争的胜利。在7-9上,俄罗斯也不处于相对优势,在10上更是处于绝对的劣势,甚至是这场战争中俄军最大的短板。

人工智能AI的战术应用

乌克兰战争从一开始,在数字科技上就是一场高度不对称的战争,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AI应用于战场实践。

这是AI取代钢铁洪流和火药硝烟的一场战争。

算法已经颠覆了战术思想。

美军AI系统在战争爆发以前,就已经开始监控俄罗斯军队。《纽约时报》早在1月16日就报道,美国五角大楼正在通过人工智能系统研究俄军5种不同的战役选择和发展方向。美军将卫星情报、无人机情报和其他各种情报资料全部输入AI系统。

AI系统可以对人的意识、思维进行模拟,能按照人类的设定进行思考尤其是在语言、图像识别和处理方面,AI技术具有比人类更大的优势。因此,在情报、决策与作战一体化领域,AI技术应用广泛。


美国五角大楼人工智能战略指挥官、联合人工智能中心主任的Jack Shanahan说:“我们究竟该如何预见战争的发生?这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算法。” “如果一方拥有机器和算法,而另一方没有,那么后者就面临一场不可估量的高风险战争。”

美军只需将所有战场情报和俄军军事手册全部输入AI系统,由人工智能大数据系统通过算法来计算俄军的行动。算法,兵棋推演,AI人工智能系统和战场情报相融合,就可以得出相对准确性比较高的预测和预判。

美军AI系统分析认为,俄军的坦克部署、军队配置、人员调动、特别是燃料、弹药和其他补给品的储备,不是一场演习需要的数量,而是一场大战役的储备量。

最后AI分析的结果就是:俄军一定会打

现代多维战争双方分两种,懂算法的一方和不懂算法的一方,是懂算法的一方对不懂算法的一方的降维打击。

俄军陈旧过时的战术思想

乌克兰战争爆发后,俄军在战术上一直寻找乌克兰的主力部队,试图集中优势兵力和大规模机械化部队歼灭之。

但乌军经过北约和美军多年训练后,在2020年就开始了军事理念的军改。

军改按美军理念朝两个方向,一是基本作战单位小型化,二是指挥体系的扁平化和信息化。军改强行解散了乌克兰军队营以上的建制和军权,基本作战单位在战场上被去中心化,由大后方的联合指挥中心直接指挥。整个军队化整为零,一个班一个连地分散四处,使作战人员扁平化。要实现这种扁平指挥的前提是高度信息化,信息化靠的是装备,装备靠的是高科技。因此,乌克兰军队被训练成一只信息性、灵活性、机动性、隐蔽性、移动性、游击性的作战“幽灵单元”。

乌军的这些“幽灵单元”分布在城市、乡村、田野和森林的暗处,各自为战,作战上避开俄军精锐突击部队的锋芒。因此,在战场上,俄军营级突击战斗群的坦克、自行火炮和装甲车高速向纵深突击,乌军直接就放过去,并不进行正面拦截和战斗,而是集中力量伏击俄军后续的指挥单位、后勤补给单位和装备差的后续部队,并实施精确打击。

俄军根本找不到乌军的主力作战部队,大规模军团作战不见了,俄军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在和谁作战。

从俄军在顿巴斯地区进行一场突然军事行动,缴获的一台乌克兰军队的电脑。从中可以判断,是北约在背后指挥乌克兰军队。

这台电脑打开后能够直接连接美军驻德国盖伦基尔空军基地的E-3预警机。北约指挥官参加乌克兰军事会议,制定对俄军的行动计划,或者直接指挥乌克兰军队作战。

乌克兰军队的指挥和通信系统,有美军和北约部队参与和协同作战,乌军的战术完全由美军的AI系统控制和牵引。

北约每天都会有大约10架次预警机在乌克兰周边飞行,而且从天基卫星、空基隐形战机作战平台、陆基的各种地面雷达系统和红外光学探测系统等,完全掌握俄军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后勤基地、补给运输、部队运动方向。

AI系统会给出分析报告,俄军会向哪个地方移动,会在哪个方向可能有怎样的行动等等。

AI算法会实时对战场形势进行判断,推算出最优方案,同时还推算出最优作战方案,如攻击方向、攻击时间、人员配置、火力配置、后勤配送、甚至伤亡预估。

AI情报分析报告会发送美军情报中心,美军再传输给乌克兰军队指挥部。

乌克兰军队指挥部获得这些信息之后,再将情报发送到前线最接近打击目标的作战单位。

比如基辅周边A位置有几辆装甲车,俄军的飞机会在何时出现在B空域,在这个A和B区域的乌克兰的特种作战分队就会接受战斗任务。乌军对俄军的动态和坐标了如指掌,所要做的就是进入作战位置并实施精准打击。完成打击后,拍摄照片上传,任务完成。

乌军甚至广泛利用互联网上的人力资源。乌克兰老百姓用自己的手机,下载一个乌军方的APP(名称叫eBopor) ,就能在城市或乡村,行走在马路上或站在家中的窗口,对着路过的俄军坦克、导弹发射车、电子作战车、补给运输车队、营地等进行随手拍,并报告拍摄所在位置,然后把照片或视频上传给军方电脑中心,军方就可以立刻掌握到俄军的位置,精确到经纬度坐标。乌军方不但可以知道何时何地有多少俄军,还可以随时安排无人机进行定点精确打击,使俄军无处可藏,全面暴露在乌军的监视和直接打击之下,防不胜防。乌克兰总人口4190万,这款随手拍APP目前已经有4000万次的下载,充分显示互联网上人力资源的威力和现代化战争中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与乌军AI指挥和控制的战术相反,俄军的战术思想还完全沿用二战时期大规模陆军装甲集群。虽然俄军在开战之初即摧毁了乌克兰空军,掌握了制空权,认为装甲集群能得到空中力量的保护,但是俄军没有预想到摧毁俄军装甲集群和后勤补给车队的不是乌克兰的空军,而是快速、灵活、机动的乌军作战单位。乌军用美军的“标枪”反坦克导弹和“毒刺”对空导弹对俄军处于公路明处的装甲集群和低空战机造成重创。

战争爆发以来,乌军的这种特种作战单位发动了上百次伏击战,全靠美国的AI系统和情报。

战争开战几天之内,俄军装甲集群大纵深穿插,快速推进,四天推进了380多公里,前方跑得很远,把后续部队和后勤补给甩得很远。

乌军战术上用分割攻击,全力阻击俄军后勤补给。乌军攻击的方法就是对一个后勤补给车队,打两头,然后中间部分就全部瘫痪了。以至于俄军的后勤设备沿路丢弃,甚至装甲车都被乌克兰农民用拖拉机拖回家。

穿插到前方的装甲集群又缺少侧翼火力掩护,乌军用美军的“标枪”反坦克导弹摧毁了俄军大量的装甲集群战车,以至于乌克兰首都基辅根本没有按俄军“闪电战”计划预定的三天时间拿下,说明俄军在战略和战术上全部偏离了预期目标很远,武器装备也都陈旧落伍,有些战车甚至30年车龄。

俄罗斯陈旧落后的军事思想和武器装备已经决定了这场战争必败。

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伊拉克俄制装甲集群几乎全部是被占据制空权的美军空中打击力量摧毁的,几乎没有地面部队参入战事。

31年前的海湾战争已经证明了大规模机械化装甲集群决战的军事思想早已落伍过时,乌克兰战争再次证明大规模机械化装甲集群于现代化多维战争中作为大规模打击力量已经翻篇。

和海湾战争不同的是,乌军由于缺乏制空权,摧毁俄军装甲集群的不是空中打击力量,而是机动性强、杀伤力大、性价比高、单兵肩扛的“标枪”反坦克导弹,这种打完即扔、射完即走的导弹已经成为乌克兰战场上对俄军装甲集群最大威胁和大杀器。

另一方面,乌军在基础通讯设施被俄军大量破坏的时候,及时用上了马斯克的星链网络,随时随地掌握俄军的各种动向,形成了一套前所未有的战场信息网络,而俄军从进入乌克兰开始,导航系统和移动网络就全部无法使用。乌军完全拥有“数字战场感知力和认知力”,而俄军对此完全是盲视的。

乌克兰战争证明,俄军从军事思想到武器装备距离西方已经不是差距,而是代差,是两三代代差的距离。

俄军以如此陈旧落后的军事思想和武器装备战术应用于一场现代化的多维战争,以对乌克兰拥有绝对碾压性和完全非对称常规军事力量优势的情况下,乌军用一批“标枪”导弹就能阻挡甚至摧毁整个装甲集群的推进。

从战场视频和图片就可以看出,俄罗斯的军事思想还停留在二战时期,如果对手实力与俄军旗鼓相当,俄军完全没有能力掌握制空权。俄军的后勤运输还靠长长的卡车车队运输,完全没有空中快速投送和补给能力。俄军最大的软肋,是没有高科技空中打击平台和快速空中投送能力。

现代战争最重要的硬实力是高科技空中打击平台,即由隐形战机、预警机、高精度激光制导导弹、巡航导弹、无人机和卫星制导的多位一体的空中打击平台,这是现代战争的基本军事思想。现代常规战争的胜负直接取决这种“数字时代”的军事思想的战术应用。

现代多维战争打的完全是数字科技力量,俄军打的还是传统钢铁洪流般的装甲集群。因此,在一场传统意义的“钢铁战争”和现代意义的“数字战争”的对抗中,前者完全丧失了“数字战场感知力和认知力”,处处处于被动挨打的处境,胜负是不言而喻的。

从这个意义来说,俄军在现代军事思想上已经不是落伍,而是已经过时!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13日 来源时间:2022年03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