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中间道路:三位总统如何塑造美国在世界的角色

作者:德里克·乔莱特   来源:国政学人  已有 624人浏览 放大  缩小
 

The Middle Way: How Three Presidents Shaped America's Role in the World

《中间道路:三位总统如何塑造美国在世界的角色》

作者:Derek Chollet

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出版时间:2021年1月28日

ISBN:9780190092887

作者简介

作者:Derek Chollet,现任美国国务院顾问,作为副国务卿担任国务卿的高级政策顾问。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任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2016-2020年,担任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执行副总裁兼安全与国防政策高级顾问。

评论者:Andrew Payne,牛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系研究员及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董事会成员。主要研究方向包括选举、外交政策与外交、历史、国际关系和国际安全。

编译:何伊楠 (国政学人编译员,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

书评来源:Andrew Payne, The Middle Way: How Three Presidents Shaped America's Role in the World,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 97, Issue 5, September 2021, pp. 1662–1664, https://doi.org/10.1093/ia/iiab154


目录

序:三位总统

Preface: Three Presidents

引言:中间道路

Introduction: The Middle Way

第一章:世界观

Chapter One: Worldview

第二章:战略

Chapter Two: Strategy

第三章:危机

Chapter Three: Crisis

第四章:权术

Chapter Four: Politics

第五章:遗产

Chapter Five: Legacy

致谢

Acknowledgments

注释

Notes

参考文献

Selected Bibliography

书评编译

曾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过几个高级职位的德里克·乔莱特(Derek Chollet)已经在《长线策略:奥巴马如何挑战华盛顿并重新定义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The long game: how Obama defied Washington and redefined America’s role in the world)一书中完成了关于奥马巴的外交政策记录的赞同而引人注目的叙述。然而,今天再读这本书,人们很容易认为,书中对奥巴马作为一个在外交政策领域作出重要贡献的总统的描述已经过时了。考虑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过去四年大部分时间都试图推翻每一位前任总统的标志性成就——从伊朗核协议到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可能需要一些打磨。

在《中间道路:三位总统如何塑造美国在世界的角色》一书中,乔莱特并没有重新评估奥巴马的政绩,而是追溯其与两位温和派共和党人——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和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W. Bush)的外交政策的渊源。这本书的中心论点是,这三位总统在处理外交事务上都有一个根植于“实用主义(pragmatism)、乐观主义、谦逊和常识”(第14页)的共同方法。这种谨慎和克制的哲学曾被艾森豪威尔描述为“中间道路”,它被认为是应对激烈的两极时代困扰美国外交政策的弊病的一剂良药。然而,这本书隐含的目的仍然明确——将奥巴马在列入在历史现场中表现不佳的总统之列,只是因为他们的名声会格外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

这一切都不能否认这本书是建立在严肃学术的坚实基础之上的。由于乔莱特靠近奥巴马政府的内部研讨过程,并利用了大量原始档案材料,这本书以一种快节奏的、精心研究的方式向读者叙述了三位总统各自的世界观,以及他们如何在国际舞台上应对一系列挑战。乔莱特认识到,艾森豪威尔、老布什和奥巴马入主白宫的道路和他们入主白宫时面临的环境都非常不同。因此,对他们的比较有时并不完美。例如,尽管他们的背景不同,但他们都有一种“前瞻敏感性”(‘frontier sensibility’),这就需要一个信念的飞跃(第33-35页)。尽管如此,将这三位总统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区别开来的因素无疑更多。在战后的总统中,他们并不是唯一相信美国“在塑造世界秩序中扮演独特的领导角色”的人(第73页)。在这本书中,关于战略偿付能力(strategic solvency)和耐心的更鲜明的主题令人信服地贯穿了本书对艾森豪威尔的“新面貌”(‘new look’)、老布什的“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和奥巴马不那么简洁的口头禅——“再平衡、重置、反思和重新校准”(‘rebalance, reset, rethink and recalibrate’)的分析(第66页)。在对艾森豪威尔1954年处理奠边府和1956年苏伊士和匈牙利双重危机、老布什在海湾战争和1991年苏联解体期间的做法,以及2011年奥巴马对利比亚和匈牙利事件的回应的案例分析中,我们看到了类似的处理风险和从一系列糟糕选择中做出选择的努力。

乔莱特努力勾勒出遵循“中间道路”的前景,有时低估了做的更多或更少的机会成本。例如,虽然我们不能进行反事实的分析,但人们会疑问在奥巴马本人认为“一团糟”(第114页)的利比亚进行“幕后领导”的灾难性结果是否比完全回避要好。相比之下,如果奥巴马在叙利亚内战期间对武装反对派的谨慎导致局势变成“一滩烂泥”(第123页),人们又不禁要问,是否应该采取更多有效措施来遏制这场正在上演的人道主义灾难。这些例子说明了总统在走“中间道路”时所面临的巨大困难。在不否认本书所倡导的渐进式外交政策取得进展的巨大价值的前提下,我们仍然可以观察到,避免重大错误的压倒一切的偏好可能并不总是好的治国方略的标志。

令人惊讶的是,作为一项为如何让美国外交政策重回正轨提供了经验教训的研究,这本书经常被解读为一个失败的故事。乔莱特明确地认识到这一点(第11页),并没有粉饰每一位总统在试图克服强大的政治力量时所面临的斗争。事实上,他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来论述外交政策制定的政治过程,探讨艾森豪威尔如何努力团结一个仍受约瑟夫·麦卡锡(Joseph McCarthy)等煽动人心者影响的共和党、只担任一届总统的老布什如何一方面被那些称他为“懦夫”的人批评(第149页),另一方面又被帕特·布坎南(Pat Buchanan)这样的“撤退号角”批评(第152页),以及奥巴马如何向开始“拥抱‘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不真实’的幻想工业复合体(fantasy-industrial complex)”的共和党让步,最终让唐纳德·特朗普和他的“美国优先”愿景成为现实(第165页)。尽管乔莱特熟练地阐述了实用主义的所有优点,但我们很难不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的政治体系有着四年的选举周期和对战略的逐字逐句的偏好,因此它注定会拒绝书中所呼吁的对温和(道路)的长期追求。

艾森豪威尔的事例具有持久的吸引力,且不仅仅局限于美国。在作为英国首相的最后一次演讲中,特蕾莎·梅(Theresa May)对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听众说,在一个对棘手问题的解决方案很少非黑即白的世界里,妥协是必要的。她抓住了“中间道路”的精髓,直接引用艾森豪威尔的话:“中间道路适用于所有面。极左和极右,都在阴沟里。”时间会证明谨慎是否会再次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乔莱特最近被任命为在总统领导下以妥协为政治指导方针的国务院的高级官员,他无疑是帮助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人选。正如这本优秀的书所深刻揭示的那样,风险在于另一位英国前首相可能会更好地反映现实的建议——正如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所言:“站在路中间是非常危险的,你会被来自两边的车辆撞倒。”

参考资料

作者简介:https://www.state.gov/biographies/derek-h-chollet/

评论者简介:https://www.politics.ox.ac.uk/person/andrew-payne

目录:https://global.oup.com/academic/product/the-middle-way-9780190092887?cc=us&lang=en&#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30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