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余振:拜登会改变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吗?——基于产业地理视角的分析

作者:余振   来源:中华美国学会  已有 144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1年4月24-25日,2021年中华美国学会年会暨“疫情下的美国与世界”学术研讨会在广州召开。开幕式上多位专家学者围绕会议主题发表了精彩的演讲,我们将陆续与大家分享他们的精彩发言。本期刊发武汉大学美国加拿大经济研究所所长、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余振的发言。

非常荣幸,感谢美国学会和周方银院长的邀请,能够到美丽的广州来参加这个会。对于美国的研究在座很多是我们的前辈,我资历还比较浅,但我也很有兴趣,我是研究经济方面,但我自己的研究未来想往三大方面做尝试,第一个是大视野,我们看中美贸易问题、中美经济问题,或者看美国经济问题,越来越多地觉得单纯从经济方面考虑是不够的,希望能够多一点视角,比如从法律、政治、文化甚至从宗教等等方面来加以重新审视。第二个是大历史,学经济的人有一个观点,有一些东西发生了以后历史还会不会重演,历史有没有变与不变的东西?这是学科的习惯。第三个是大数据,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大数据的运用对我们很多研究产生很大影响,以前有个研究者有一个观点,你喜欢他会买他的东西吗?现在互联网上购物已经成为很普遍的事情,很多人在大型购物平台上的账号就是和他个人的社交账号是一起的,很容易通过大数据将个人平时发表的某些观点和商业行为关联起来,这是未来我们做研究非常好的契机。第二个是关于政治家的言论,我们前几年做了一个研究,我们把美国参选候选议员的演讲做了文本分析,我们有一个理念,一个人可以在一个时间撒谎,可以对一个人撒谎,但不可能在所有时间对所有人撒谎。通过大数据基本可以把他对中国的态度看出来。

基于这个理念今天我们就做了一个题目,拜登会改变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吗?今天的内容分为五个部分,一个是产业地理结构对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机制,第二个是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典型事实,第三个是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产业地理逻辑,第四个是产业地理视野下的2020总统大选和拜登政府的贸易政策展望,最后是结论。

我们先看影响机制。左边是美国产业地理结构,这边是决策主体,中间是地区政策偏好。基本上有这样一个逻辑,美国的总统和工会是美国贸易政策的决策主体,美国的地区偏好是通过选举制度来影响美国贸易政策,拥有立法和监督权的国会,美国的参众两院议员是由各个地区选举的,也就是说议员是直接要向他所在的地区选民负责。往往国会议员会把贸易问题作为本地或者本选区的问题加以处理,在针对美国贸易政策进行提案和投票的过程中会基本遵循当地选民和利益集团的总体诉求。美国的产业地理结构可以影响美国总体贸易政策偏好。

基于这个理论,我们把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典型事实跟大家做一个陈述。第一个,特朗普四年的任期在贸易政策方面体现出以下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公平和对等贸易思想,在他的很多贸易政策里面都加以体现。第二个是贸易保护措施显著增强。我们可以看两个线,实体的线是特朗普政府时期新增的贸易保护措施,虚线部分是新增贸易促进措施,可以看到在他任期明显看到保护措施在提升,促进措施是比较少。第三个是重拾关税工具,在特朗普的任期关税税率上升是比较明显的,他把关税当做惩罚性的措施来予以对待。第四个是单边施压取代多边合作。第五个特点是保护产业相对集中,从2017-2020年特朗普政府共实施了939条贸易保护措施,针对钢铁制品、其他金属制品、钢铁材料、机动车及零部件、其他塑料制品产业的贸易保护措施占比高达86.7%。相比于奥巴马执政时期,特朗普政府延续并加大了对于钢铁和金属制品产业的贸易保护,但对前任政府最为重视的电气能源和重点保护的视听相关服务产业并未给予相应的关注程度,转而将机动车及零部件以及塑料制品作为贸易保护的重点,对贸易保护的重点产业也做了相应的条。

我们看看当中有什么地理逻辑。第一个,在美国摇摆州产业地理诉求的“放大效应”。美国的摇摆州在美国的政治选举中是很重要的,2008-2016年三次总统选举中,仅有6个州的政党归属发生过程,除了佛罗里达州之外,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威斯康星、密歇根、艾奥瓦等五个摇摆州均处于美国东北老工业区的“铁锈地带”,也就是说守住“铁锈带”成为总统非常重要的任务。

从产业地理视角来看,“铁锈带”中5个摇摆州在产业地理结构上基本上是美国钢铁、汽车等传统制造业的聚集地,其制造业的GDP和就业占比分别高于全美平均水平43.6%和56.8%,地区经济对于制造业的依赖程度较高。

结合“铁锈带”摇摆州制造业中的主要就业行业来看,特朗普政府对于钢铁、金属制品、机械制造、其他塑料制品等产业的重点保护基本围绕“铁锈带”摇摆州的支柱产业展开,逻辑就是为了争夺选票,必须要重视摇摆州,而摇摆州当中的支柱产业是他必须关注的核心内容。

第二,票仓州对贸易保护的“自我加速效应”。票仓州对美国的选举也很重要,在2016年贸易依存度排名前的州中,除了摇摆的密歇根州和两个“深蓝州”以外,其他的七个州均为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这些州主要集中在美国的中部和南部,产业地理结构上是美国传统的农业和能源产业的聚集地,对于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较高。因此特朗普政府强调减少贸易逆差,通过强硬的单方施压迫使贸易伙伴在农产品和能源市场开放上作出让步的贸易政策基本符合“票仓州”的利益诉求。

如果把两个效益再来展望后面,我们可以得到基本的结论。第一个是美国产业地理的发展趋势,美国产业地理结构具有很强的稳定性,不仅在特朗普任期四年内没有发生改变,在短期内也会保持稳定。地理结构会决定美国特朗普任期的政策,势必也会对拜登实行的贸易政策产生影响,美国的对外政策很多时候是反映了内部的需要,如果内部的需要一直是比较稳定的存在的话,那么他对外的政策会有一定的延续性。第二个是新冠疫情在短期内加大了产业地理对政策影响的不确定性。

结合产业地理视角来看2020年的总统大选,摇摆州和票仓州也有相应的反应。产业地理因素对拜登政府贸易政策是有影响的。在2020年大选中倒向拜登的“摇摆州”来讲,在产业地理结构相对稳定的前提下,拜登政府同样无法忽视“铁锈带”摇摆州在国际贸易中利益受损的现状。尤其是在调整国内再分配障碍重重的背景下,拜登政府大概率仍会通过改变现有的对美国“不公平”的国际贸易体系回应“铁锈带”和其他利益受损地区的贸易政策诉求,同样也会对于贸易问题给予的“诊断”。

对于拜登和民主党政府的基本盘来讲,其主要支持地区和特朗普的“票仓”在产业地理结构上差别,尤其是支持拜登的东、西海岸发达地区是美国高科技产业和金融产业的主要聚集区,相关产业是当前美国国际贸易的主要受益者,其贸易政策主张不同于农业、能源州单纯扩大出口的诉求,而更多地聚焦于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保护等内容。因此拜登政府的具体的贸易政策必然会根据其“票仓州”的诉求进行调整,将重心从贸易逆差转向经贸规则,进而开出不同的“药方”。

把贸易政策进行展望,从拜登的竞选承诺来看,其政策主张基本符合产业地理逻辑的推演,即贸易政策的确仍是美国新政府关注的重点之一,但在具体的政策工具和施政方法上,拜登政府会和特朗普政府的行为产生差异。相比较而言,拜登政府在竞选承诺中了主要体现了三大不同:一是不强调贸易顺差,而是更多强调贸易对就业、创新等国内问题的影响;二是更加重视美国对于全球和区域多边贸易体系的领导地位;三是更加关注对于清洁能源和环境标准的推广。因此,综合考虑产业地理因素的影响和拜登的竞选承诺,可以判断美国新任政府对于贸易政策的决策大概率会呈现指向性更明确、非关税政策更多、执行力较强的特征。

最后的结论就是产业地理结构作为影响美国贸易决策的重要因素,是我们对美国贸易观察重要的考量。如果要有相关的建议的话,我们面对大国博弈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中国要优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当然也可以积极利用产业地理因素有作用的因素来加强中国和美国各个地区层面的经济合作,通过维护双方经贸领域的共同利益来对冲中美对抗升级风险,继续让经贸关系发挥好压舱石的作用。

这是我的观点,谢谢大家。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05日 来源时间:2021年05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