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当“哑裔”走上街头:美国亚裔平权运动虽迟但到

作者:李昊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24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自6名亚裔女性在3月18日的亚特兰大水疗馆枪击案中丧生以来,美国各地已连续几周举行反歧视亚裔的抗议活动。最近的一次是在4月4日(周日),纽约市约有上万人参加主题为“停止仇恨犯罪、反对种族歧视、捍卫亚裔权益”的抗议活动。

当地时间4月4日,美国纽约市举行大规模反歧视亚裔抗议活动,现场约上万人参加。

自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由于一些政客的煽动,美国亚裔发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令人不安。皮尤研究中心(Pew)在亚特兰大枪击案发生前不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42%的亚裔美国人表示,在这个国家的亚裔人面临“很多”歧视。越来越多针对亚裔的暴力袭击的报道进入人们的视野。“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Stop AAPI Hate)组织从2020年开始追踪针对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国居民的暴力和骚扰事件,同年即收到3292起报告;2021年,在亚特兰大枪击事件之前,已收到503起报告。亚特兰大水疗馆枪击案点燃了美国亚裔积压已久的不满和愤怒。

一向被视为“模范少数族裔”乃至“哑裔”的美国亚裔群体,能否借助这次的抗议改变自身的处境,以及外界对其的刻板印象呢?

美国平权运动史上的亚裔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国家,也是种族结构最复杂的国家。美国的种族关系经历过剧烈的变迁历史,人们所说的美国其实包括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国,一是种族主义盛行的早期美国,二是种族平权业已深入人心的现代美国。

今天,虽然美国依然被各种种族问题所困扰,一些族群依然受到种族歧视的伤害,但客观而言,美国的种族关系已经与严苛的种族主义时代不可同日而语。一方面,种族平等已成为主流社会共识,种族偏见被逐出了主流话语,另一方面,种族平等已经落实为法律体系,赤裸裸的制度性歧视已近消亡,种族歧视主要表现为私主体实施的个体性行为,多属于偶发的和孤立的现象。如果说美国的种族平权斗争堪称一场跨越百年的赛事,上半场的主题是禁止种族歧视,下半场的焦点则是种族优惠争议。亚裔错过了平权赛事的上半场,又以尴尬的角色进入了下半场,亚裔参与美国平权运动的这一特点,是理解美国亚裔议题的基础。

在美国种族平权历史的上半场,通过艰难的社会变革逐步打破了种族主义的坚冰,种族关系经历了从奴隶到公民,从隔离到融合,从歧视到平等,从司法、立法到执法的变革。

1862年,林肯发表《解放黑奴宣言》,吹响了废除奴隶制的号角。1865年,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彻底结束了奴隶制。1868年,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将所有公民置于法律平等保护之下。1954年,联邦最高法院在“布朗案”中宣告种族隔离非法。1964年,国会通过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民权法》,此法在较为广泛的领域内禁止种族歧视行为。

《解放奴隶宣言》的复制本

上半场的变革,主要源于美国价值观念的变迁,非洲裔广泛的觉醒与抗争,以及白人主流社会的支持,这些力量汇聚成一场广泛的民权社会运动,民权运动萌发于十九世纪后半期,并在二十世纪50-60年代达到高潮,最终推动了反歧视法律制度的更新和族群关系的变迁。从1868年到1964年,美国用了近百年的时间,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并借助广泛的社会运动,推动法律制度革新,凝聚社会道德共识,才最终完成了这场种族关系的变革。

不可否认的是,亚裔也曾为美国的种族平权运动做出了重大贡献,如1895年,美国华裔黄金德起诉美国政府,最终在联邦最高法院胜诉。此案在解读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公民权条款上建立了重要的判决先例,巩固了美国出生地原则。自此,外国父母在美国管辖境内所生的子女可以自动成为美国公民,此项判例确保了一代又一代移民获得平等公民权利。

美国移民局于1904年拍下的黄金德照片

但遗憾的是,在调整美国种族关系的关键历史时期,在这场再造美国种族关系的变革中,由于外部压迫与内部分化,亚裔未曾持续站在民权运动的舞台中央,始终远离种族议题的聚光灯。总体而言,这一时期亚裔未能充分参与到美国的平权变革中,其追求种族平等的努力主要表现为分散的抗争与孤立的行为,“黄金德案”也如昙花一现,不久后便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客观而言,自20世纪后半起作为亚裔主体的新移民所来到的美国,正是这样一个种族平等已有基本保障,但偶发的种族歧视行为并未完全杜绝的新世界。

以1964年民权法为分水岭,美国种族平权运动进入了下半场,这部法律标志着种族歧视行为遭到法律的全面禁止。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后,种族平等日益成为社会共识,在此背景下,基于道德和法律的双重压力,教育、就业等部门有迫切的愿望提高非洲裔公民的入学率和就业率,针对非洲裔的优惠措施也日益增长。这些优惠措施的目的主要是补偿特定群体在历史上遭受歧视后受到的伤害,加强校园中种族身份的多元化,尤其是保护非洲裔、西裔等入学和就业的平等机会。但同时,一些利益受损的白人开始向种族优惠措施发起了反向歧视的司法挑战,认为其本人从未歧视过非洲裔,为什么要为历史上的歧视行为买单?

反向歧视诉讼是过去五十年美国种族平权问题的主战场,而亚裔恰恰是在这个时期加入这场“比赛”的,其对种族平等的诉求主要表现为反对高校的种族优惠措施。在过去二十年里,亚裔陆续发起反对种族优惠的社会运动与司法诉讼,并在近年达到了高潮。显而易见,亚裔的平权诉求与非洲裔等其他少数族裔形成了对冲。

2018年10月14日在波士顿科普利广场举行的抗议活动,以支持学生基于公平入学针对哈佛的诉讼。

对于主流群体和高校而言,亚裔在美国校园中的比例已经远远高于其人口比例,而非洲裔等群体的代表性依然不足,考虑到非洲裔经历的漫长而残酷的种族歧视历史,以及歧视历史的现实后果,对非洲裔等群体实施相对温和的优惠措施似乎是合理的。但对于亚裔而言,自己并没有伤害过非洲裔,对非洲裔不承担道德责任,且亚裔本身也有被歧视的历史,照顾非洲裔等群体而让亚裔蒙受损失,是难以接受的,且很多亚裔不理解美国高校的种族多元化诉求,认为分配教育和就业机会的唯一因素应该是个人能力。

还缺一片的“平等拼图”

美国族群关系的历史表明,在多族群社会中追求平等,需要每一个族群的参与,需要每一个群体发出呼声,最终才能组成完整的“平等拼图”,从这个意义上看,每一个群体都应当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平权运动。

长期以来亚裔缺席美国反歧视斗争史,这既是美国社会的损失,也是亚裔群体的损失。一方面,亚裔在历史上的遭遇和贡献并未充分体现在美国的主流话语中,如将亚裔描述为“模范少数族裔”或是“亚裔精英群体”,这本身就是一种刻板印象,忽视这个群体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一些亚裔尤其是新移民并不完全理解种族平等的含义,因为亚裔社区本身也是种族偏见比较集中的地区,一些新移民的观念中或多或少保留着对其他族裔的偏见,这些种族偏见反过来又成为阻碍新移民融入新世界的文化藩篱。

美国亚裔长期面临的种族议题,包括反对种族歧视与反对种族优惠两翼。如果说种族优惠是亚裔精英群体的苦恼,种族歧视乃至种族仇恨则是亚裔底层的噩梦,毕竟,中下阶层更容易遭受种族歧视的伤害。最近二十年,亚裔精英群体在反对种族优惠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并展开了广泛的行动,但很少能够在种族仇恨问题上形成足够的共识,因为在通常情况下种族仇恨更多伤及中下阶层。

当地时间2021年3月17日,美国佐治亚州阿克沃思悼念亚特兰大枪击案遇难者。

今日美国,种族平等观念依然深入人心,反歧视法律制度依然坚固,不过这个国家毫无疑问也迎来了最严重的种族主义回潮,尤其是新冠歧视与种族歧视相互叠加,少数种族主义者的歧视开始不分阶层不分文化地指向整个亚裔群体。正如《纽约时报》一篇报道所言,许多亚裔通过在美国最精英的教育和专业机构竞争并取得成功而享有的地位,已经派不上用场,人们因为一个新理由团结起来——恐惧。针对最底层亚裔女性劳工残酷的种族仇恨犯罪,使得文化、阶层、肤色各异的亚裔第一次开始对彼此的命运感同身受,并在反歧视领域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响亮的声音。

实现平等的征程永无尽头,每一声绝望的呼声,每一份真诚的同情,每一份人性的良知,每一次的感同身受,每一个群体的觉醒,都会使平等再向前推进一点点。美国民权运动始于非洲裔的抗争,但民权运动的本质并不是族群政治,而是保护人的尊严免遭践踏,争取平等的斗争最初始于种族,但最终将惠及所有的人。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不负责任的言行,使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如沉渣泛起,这种亚裔歧视遭到了美国主流社会的谴责,也引发了亚裔社会广泛的愤怒。亚裔似乎迎来了一场迟来的平权运动,对种族平等表现出了空前的热情,这一变化不仅将为美国种族平等注入新的动力,也将促使亚裔新移民更深刻地融入现代美国。

(作者系四川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