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李岩竹:又碰到了一位“恩人”(走进祖炳民教授连载八)

作者:李岩竹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562人浏览 放大  缩小

1956年夏天,祖炳民在纽约送别了返回台湾工作的于斌主教后就到了匹兹堡杜肯大学开始了自己的学术生涯。杜肯大学(Duquesne University),又译迪尤肯大学,建校于1878年,是美国另一所四年制的天主教大学,也是宾夕法尼亚州唯一的一所天主教大学,在全美各天主教大学中名列前茅。


(托马斯·梅拉迪大使)


1957年,祖炳民在杜肯大学遇到了一位对他的学术和政治生涯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托马斯·帕特里克·梅拉迪(Thomas Patrick Melady)。

梅拉迪 1927年3月出生在康涅狄格州,高中毕业后到美国陆军服役,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结束后他进入杜肯大学读书,1950年获得学士学位,1955年在华盛顿的天主教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梅拉迪是美国最早研究非洲政治和经济发展的学者之一。获得博士学位之后,他到美国国际开发总署( USAID)工作,并被派驻埃塞俄比亚。三年以后梅拉迪回到美国,返回母校杜肯大学任教,讲授非洲历史和文化。当时同为政治系助理教授的梅拉迪和祖炳民住得很近,关系很好。祖炳民开车还是跟梅拉迪学的。

在当年的历史背景下,梅拉迪和祖炳民有一些共同的讨论话题。比如,究竟应该是台北还是北京在联合国代表中国?当时,共和党人艾森豪威尔是总统,尼克松是副总统。朝鲜半岛已经停火,但三八线两边的摩擦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共和党反对由北京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的立场是十分明确的。当然,历史的发展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九七一年联合国成员国投票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代表中国时,美国的总统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激烈反共和反华的尼克松。次年,尼克松开启了中美“破冰之旅”。

为什么说祖炳民与梅拉迪的关系对前者影响很大?


(梅拉迪大使与教宗保罗二世在一起)

首先,梅拉迪作为学者,先后在五所大学任教,包括祖炳民获得博士学位的福坦莫大学和他后来任教很久的西东大学。祖炳民能在西东等大学工作并出任行政职务可能跟梅拉迪的介绍和引荐有关。

其次,梅拉迪后来从学界进入政府,在三任总统任内出任外交和内政职务。他在尼克松政府期间担任美国驻布隆迪和乌干达大使,在里根时代担任教育部负责高校的助理部长,在布什政府期间出任美国驻罗马教廷大使。梅拉迪在政府的关系显然也为祖炳民后来参政提供了方便。

最后,梅拉迪对非洲的关注和研究及对移民要改善自身处境必须参政议政的观点深深影响了祖炳民。梅拉迪祖父一代从爱尔兰移民美国,母亲来自加拿大魁北克。他认为,在美国的移民为维护自身的权益而努力参政是天经地义的事,因为美国本身就是一个移民国家。梅拉迪读大学的时候就是共和党人,政治上十分活跃。祖炳民虽然知道美国基本是两党轮流治国,但对两个政党的治国理念最初的理解相对肤浅。应该是梅拉迪给祖炳民详细讲了共和党的来龙去脉和治国理念,祖炳民认为共和党的观点和政策与他自己的想法更加接近,义不容辞地加入了共和党。从某种意义上说,梅拉迪算是祖炳民的“入党介绍人”!


(梅拉迪大使和夫人玛格丽特·梅拉迪1976年出版了题为《乌干达与亚洲难民》的书。该书详细描写了1972年乌干达总统阿明做出的驱逐在乌干达的近8万来自印度的移民。阿明认为他这样做是为了把乌干达还给乌干达人,因为印度移民不爱国,不合群,而且长于商业欺诈,对乌干达来说是祸水。熟知美国反华裔移民移民历史的祖炳民一定对此书十分感兴趣。)

祖炳民之后从政的三个方向分别为:一,推进美国高校的改革;二、受共和党总统任命代表亚裔的利益和诉求;三、推动亚裔,特别是华人文化和文字在美国的普及。这些都与梅拉迪对他的影响有关。

梅拉迪2002年离开美国国务院之后在位于华盛顿的世界政治研究院任驻所高级外交官(senior diplomat in residence),还曾出任西东大学外交学院代理院长。他于2014年去世。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