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刘亚伟:我的11个“交往”故事

作者:刘亚伟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82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外交部属下的公共外交学会与北大的国际合作与交流中心和人大的重阳金融研究院于2021年2月22日共同主办题为“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线上会议。我被邀请在该会的第三分论坛发言。

点击这里查看本次蓝厅论坛的议程
点击这里查看对这次会议的一个报道


接到邀请后我一直在想,这么多人发言,我讲点什么才不会雷同,才会有点意思。会议两天前,主办单位发来会议的最后议程。我灵机一动,觉得可以讲讲我跟这次线上会议的部分发言人和三位分论坛主持人在过去的“交往”。这些“交往”经历或许可以让我们1)回顾中美关系曾经是怎样;2)思考今后如何稳定和改善在过去几年直线下滑的双边关系。

我是倒数第二个发言,按时间顺序讲了11个小故事。

第1,我跟北大现任校长郝平是美国夏威夷大学历史系的同学。我1989年8月前脚离开,他后脚到。虽然是同学,我直到近20年后才见到他。2007年我陪卡特总统访华,卡特总统到北大发表演讲,当时已是北大副校长的郝平是主持人。

第2, 北大前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现燕京学堂的院长袁明是中国第一位到卡特中心访问的学者,时间应该是1994年前后。我当时在Emory读博,在国际学生与学者办公室打工。袁明的先生韩启德博士是Emory的访问学者。记得袁明夫妇搞过一次派对,不少在Emory念书和访学的中国人都去了,吃得好,聊得热闹。我后来常常对朋友说,我当年曾经“招呼”过的一个中国访问学者后来成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和欧美同学会会长。

第3,《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可能不记得了,1998年他跟着卡特中心一个代表团到大连郊外看村委会选举。我们到村里的时候,投票前的竞选演说已经开始。一个村委会主任候选人说如果当选,他会给村里拉光缆,让村里家家户户都可以上网。弗里德曼听到我的翻译,击掌叫好,说,这就是全球化的威力。之后他根据那次观选经历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三篇关于关于中国和中国农村政经发展的专栏文章。这些文章大大改变了美国精英对中国的看法。他在1999年出版的畅销书《雷克萨斯和橄榄树》(The Lexus and the Olive Tree)里更详细的写了这段经历。我在书里的身份是无名的研究生助理。

第4, 在欧伦斯出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总裁之前,2000年卡特中心与委员会曾经共同组织中国政府官员和台湾的学者一起在美国观摩总统大选。那次选举的结果在美国历史上算是百年不遇,直到代表团离开美国还不知道下任总统是谁。2014年10月,欧伦斯提出能不能在卡特中心主办他们的年度美中关系全国市民大会(National Townhall),并请卡特总统做主旨发言。卡特总统欣然答应。欧伦斯在与卡特总统对话时问他9月访华是否顺利。卡特总统回答说特别成功。那次访华是卡特总统最后一次去中国,时年90岁。

第5, 我曾邀请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的主任李成跟我们一起到中国观摩村民和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应该是2010年前后,在云南。我们跟云南省人大和民政厅的官员坐面包车走了小半个云南,跟他们聊基层民主对中国的政改意味着什么。

第6, 2014年9月5日,到中国参加美中建交35周年活动的卡特总统应邀参加中国朋友为他筹办的90高寿生日午餐。姚明专程从上海赶来为卡特总统庆生。卡特夫妇跟姚明一起合影,别提他们有多高兴了。

第7, 每次我去华盛顿特区都会去拜访张之香大使,她从美国国务院退休后一直用自己创办的美中教育基金为中美相互理解搭建桥梁。每次谈到基金会在中国有60多个美国研究的合作伙伴,张大使都喜笑颜开。2015年,她应我的邀请到亚特兰大卡特中心参加第二届中美青年学者论坛。她是主旨发言人之一。

第8, 2017年,乔治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主办中美关系论坛,请我去讲话。我在那里碰到今天第一分论坛的主持人王冠。他当时是央视驻华盛顿记者站记者,还有去白宫参加记者会的资质。当时他们可以自由在美国各地采访。

第9, 2019年1月16日,今天会议第二分论坛的主持人、人大重阳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文应我的邀请到卡特中心出席我们组织的长达三天的纪念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的活动。重阳研究院是第三天会议的主办单位之一。据说王文一落地亚特兰大就被美国有关部门骚扰。在亚特兰大发生的事我都是后来才听说的。1月19日他作主旨发言时还说他非常看好中美关系的发展。

第10, 同年八月,今天会议第三分论坛的主持人、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的执行主任王栋教授应我的邀请到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蒂斯巴巴参加我组织的探讨中美非三方合作的研讨会。当时我们主要关注中美能不能在经济发展援助和公共卫生领域与非洲国家展开合作。2014年中美共同在西非抗击埃博拉,2015年美中签署了发展援助合作备忘录。开会时,刚果(金)又爆发了埃博拉。与会代表都表示中美在公共卫生领域的合作势在必行。王栋教授也说,咱们一起努力,争取能促成中美两国在非洲国家的合作。

第11, 我第一次见到崔天凯大使是2013年11月。他当时刚到美国出任大使,我们组织第二届美中关系高层论坛,请他来做主旨发言。他讲了话,并拜访了卡特总统。2014年8月,卡特总统去中国访问之前,他来中心向卡特总统介绍中国的发展情况。2019年1月17日,他又来中心参加第七届美中关系高层论坛暨美中建交40周年纪念研讨会。2021年1月27日,崔大使线上参加在我们与中国人民和平与裁军促进会共同主办的题为“美中接触--过去的成功,未来的调整”会议。他的助手告诉我,崔大使很忙,做完主旨演讲就走。但是,崔大使讲话后没有走,一直听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会议,并在会议结束前说,我多次跟美国前国务卿和他手下的官员说,今天你们拿新疆说事,明天拿香港说事,后天又拿台湾说事。你们这是要肢解中国。你们这样做很危险。这番话被媒体广泛报道。

我与今天参会发言或做主持的11个人的“交往“告诉了我们什么?

首先,中美的民间交往在过去四十年的重要性无论怎么说都不会夸大。这种密切的交往是中美关系的重要稳定器之一。

其次,过去中美的民间外交如此丰富多彩说明两国政府都秉承开放的心态,都不怕把对方请进屋,让对方看自己是怎么打点“家务”的。

第三,我谈到的2019年之前的交往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2019年之后的继续交往需要勇气、韧性和耐心,只有这样才能让中美交流的大门不至于关上。

第四,在两国的关系在国家层面走低的时候,民间外交必须走高,否则,由卡特总统和邓小平副总理及中美两国人民共同开拓的中美互惠接触会被脱钩。脱钩会给两国的政经都带来无法预测的后果。

最后,我们会坚持对美国政府各级领导人说,目前的对华政策难以为继,在政府关系正常化之前,他们应该大力支持民间交往。我们也希望中国政府的各级领导人能坚持开放,让像美中教育基金、布鲁金斯学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卡特中心这样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可以继续在中国从事各种交流项目,同时也为中国的NGO到美国来创造机会。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