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余智:中国民众为何对美国大选存在诸多认知误区?

作者:余智   来源:联合早报  已有 69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这是作者《美国大选、民主政治与中美关系十二谈--全面反思华人社会的认识误区》12篇系列评论的第11篇,发表于联合早报2021年2月18日。第9篇待发。作者为中国大陆学者与时事评论家。】

余智:2020美国大选中是否存在大规模舞弊?(联合早报,2021年1月11日)

余智:美国主流媒体是否背离了客观独立与言论自由原则?(FT中文网,2021年1月12日)

余智:美国是否发生了严重体制危机或宪政危机?(中美印象,2021年1月14日)

余智:如何看待美国制度与基督教、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联合早报,2021年1月18日)
余智:如何认识“利益集团”、“深层政府”与“华盛顿沼泽”?(FT中文网,2021年1月20日)

余智:美国的“左右之争”是“正邪之争”吗?(《FT中文网》2021年1月22日)

余智:如何看待所谓的中美“勾兑”问题?(联合早报,2021年1月25日)
  余智:如何全面评判特朗普的对华遏制战略?(FT中文网,2021年2月4日)
  余智:特朗普是否操弄民粹主义并有独裁倾向(中美印象,2021年2月13日)


 2020年美国大选,在华人社会特别是在自由派与知识分子群体中,引起了巨大争议。但非常遗憾的是,绝大多数参与争论的人,其事实判断与价值选择,都站在了国际主流社会的对立面,令人扼腕叹息。笔者认为,华人社会之所以对美国大选存在诸多认知误区,其原因主要在于以下七个方面。

第一,感情好恶过于浓烈,影响事实判断与价值取向。特朗普在美国内政与外交政策上的巨大争议性,导致全球各国对此次美国大选都高度关注。但华人社会对大选的强烈关注,还有一个特殊原因:特朗普过去几年来的对华强硬政策,对中美关系与中国发展影响巨大;特朗普能否连任,关系到其对华政策能否延续,以及中美关系乃至中国自身的未来发展。

不同立场的人对特朗普对华政策的评价不同,对他的感情好恶也不相同。但过浓的感情好恶也影响了很多人的事实判断与价值取向。部分自由派挺川(川普,特朗普)人士基于对特朗普的强烈感情偏好,不仅坚信网络自媒体关于大选存在严重“舞弊”、特朗普最终会翻盘等诸多传言,也不分好坏地狂热支持特朗普的几乎所有的内政、外交政策及其背后的价值观。

第二,知识结构搭配错乱,基础不牢而追求空中楼阁。此次美国大选中产生严重认知偏差的华人中,有很多自由派特别是知识分子。他们很多都有大学或以上学历,平时非常关注时政与思想市场,其中还有不少人或多或少读了一些西方民主思想的启蒙著作,经常能够引经据典地谈论西方哲人名言甚至各种流派思潮,为自己的偏激认知提出“理论支持”。

然而,他们中的相当多数人,对于民主政治理论与现实的ABC基础知识,却缺乏起码了解与正确认知:既不懂在一人一票、人人平等的前提下,利益集团本不应该有正邪之分;也不懂在两党平衡、互相监督的情况下,很难出现大面积的“阴谋”、“沼泽”甚至不法“勾兑”;更不懂民主政体下,决定政策走向的是政治家与政务官,而不是事务官组成的所谓“深层政府”。

在基础知识不牢的情况下,一味贪求“高大上”思想,结果往往是不能融会贯通,要么是错误理解思想哲人的原意,要么是未能理解相关思想的前提、边界或应用场景,而将其错误地扩展或延伸,导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整天空谈“高大上”思想,却在基础认知问题上“翻车”。

第三,价值观不正,民主法治与进步理念欠缺。很多自由派人士,平日里对民主法治孜孜以求。但在美国大选问题上,却既不尊重民众的民主选举结果,以没有实锤证据支持的选举“舞弊”为借口,拒绝接受自己支持对象的失败;也不尊重法治与程序正义,哪怕自己的支持对象已经输掉了所有的选举官司,还主张用各种方法甚至暴力手段,试图推翻选举结果。

他们也无视西方国家几百年来的历史进步,不分好坏地高唱“保守主义”。只因宪政文明起源并成熟于西方白人国家,他们就歧视黑人、穆斯林等少数族裔,无视他们也可以学习进步的基本事实,将种族平等的“政治正确”抛诸脑后;以基督徒的身份主张宗教立国,而无视西方经过惨痛历史教训才确立的政教分离与宗教宽容原则;崇尚完全没有政府干预、缺乏基本福利保障的古典资本主义,无视现代资本主义宏观调控与福利保障的历史进步。

第四,判断力不足,常识与逻辑思辨能力欠缺。大选中的很多事实性问题,其实只需要凭借常识与逻辑就可以辨识,但部分人士却选择了相信各种“阴谋论”谣言。例如,基于疫情控制考量,本次大选广泛采用邮寄投票,怎么就是“阴谋”考量甚至非法措施?若为非法,选举之前就会被禁止。大选投票站由两党共同组成的选举委员会监督,拒绝任何一个竞选团队的所谓“观察员”靠近,目的是为了防止捣乱,公平而正当,怎么就是为了“作弊”?

再例如,美国两党势均力敌,互相严格监督,媒体完全自由,对选举舞弊的惩罚极其严厉,因此大规模选举舞弊的风险与代价极大。如果有,怎么可能不暴露,不被任何(!)主流媒体报道?如果有,特朗普阵营又怎么可能输掉所有的(!)选举官司,一个也没胜利?何况,很多官司还是他亲手任命的法官所判定。凡此种种,其实只需常识与逻辑就可正确判定。

第五,方法论错误,不信主流媒体而信小道消息。此次大选中,很多华人之所以被铺天盖地的谣言蒙蔽,是由于拒绝相信西方主流媒体,却轻信自媒体的小道消息。究其原因,在于基本方法论错误:既没有认识到西方主流媒体的公信力经过了市场长期检验,即使在价值观与政策取向上有党派倾向,在事实报道方面也会客观公正;也没有认识到西方媒体是自由竞争的,主流媒体如果在事实报道方面经常出错,其市场必然会被其他媒体所侵蚀或代替。

此外,他们不仅不相信西方主流媒体,也不相信西方主流社会的判断。他们总是强调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接近一半,但却没意识到相信大选“舞弊”的选民远低于这个比例,根本不是美国社会主流,也不是共和党主流,更不是国际社会主流,特别是在司法系统全面驳回特朗普阵营的选举诉讼致之后。此时,应该相信哪一方,其实应该非常清楚,而不应该固执己见。

第六,理性温和不足,狂热极端过剩。西方左右之争由来已久,遍布价值观、政治、经济、社会各个层面,是民主社会的正常争端。民主政治本来就是不同观念与利益之争的解决机制,强调正视多元、尊重多数、保护少数、程序正义等基本准则,以理性姿态、君子风度,和平解决各种纷争。

但部分自由派人士却缺乏基本理性,走向极端,将双方正常争端歪曲为“正邪之争”,狂热支持一方,将其定义为“正义”,将另一方定义为“邪恶”,以“阶级斗争”、“你死我活”的思维看待双方矛盾,将一次正常的选举歪曲为决定制度生死、国家存亡的所谓“国运之争”,甚至主张通过街头运动与暴力斗争解决选举争端,从而彻底走向民主法治的反面。

第七,自负心态过浓,敬畏反思缺乏。华人社会在此次美国大选中撕裂的一个典型表现,是很多自由派普通人士成为极端挺川派,集中反对甚至攻击不支持特朗普、或者只表示支持美国民主体制及其选举结果的自由派公知大咖,特别是“一贺三张”等专家(贺卫方、张千帆、张雪忠、张鸣,其中前三者是法学家与宪政专家)。这些极端挺川人士不仅嘲讽这些专家“集体翻车”,甚至将嘲弄对象扩大到整个知识分子群体(尽管他们很多人自身也是知识分子)。

这些极端挺川派其实极其自负。正如张鸣教授所言,他们以前之所以相信这些公知大咖,只是由于后者的言论刚好与自己内心想法吻合。但当这些专家集体(!)与自己的想法不一致时,他们不是敬畏专家集体,不是反思自己的认知,却反过来认为专家集体出错,自己才是对的,甚至为自己“不迷信专家”而洋洋自得。他们始终相信的是自己的执念,对自身认知极度自负。至于部分人将嘲讽对象扩大到知识分子群体,则更是对知识缺乏敬畏的“反智”表现。

以上是关于华人社会在此次美国大选中产生诸多错误认知的原因的一个粗浅、非全面的分析。认真反思这些认知误区及其产生的原因,正本清源,提高对民主政治的认识,是华人社会特别是自由派群体的当务之急,对中国的民主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