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保守主义的穷途末路

作者:遐思客   来源:《图解美国》公众号  已有 73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 读

在美国历史上所有转折性关口,保守派总是站在历史发展中错误的一方。从独立战争起始,到南北战争,进步主义时期,罗斯福新政时期,麦卡锡主义,1960年代民权运动,1980年代里根时期,再到今天,保守派每每站在反动立场上,反对推动历史进步的一方。我们理所当然地要问,美国保守主义出了什么问题?

2020年9月17日,资深保守派专栏作家鲁宾(Jennifer Rubin),在她多年为之撰稿的《华盛顿邮报》上发表说明(参见 Rubin),解释她为什么在自己推特公共号的个人资讯中,去掉了"保守派" (conservative) 一词。这位曾经因为保守派政治立场而受到自由派抨击的专栏作家,语调感慨地说,"让我们诚实面对:今天已经不存在保守主义运动或政党。现在的共和党被灌满了种族主义,在知识层面上被右翼民族主义彻底腐化了。"

这是极具象征意义的事件。一位保守派阵营内的知识分子,宣布保守主义的政治破产。我们理所当然地要追问,美国保守主义出了什么问题?

美国保守派问题的由来

查阅维基百科"美国保守主义历史"(History of conservatism in the United States)条目,稍具美国历史知识的人很容易看出,这个条目作者们的写作,点到了保守派在历史重大事件上的立场,相当出色地反映了知识界对美国保守主义的一个共识性结论:在美国历史上所有转折性关口,保守派总是站在历史发展中错误的一方。从独立战争起始,到南北战争,进步主义时期,罗斯福新政时期,麦卡锡主义,1960年代民权运动,再到1980年代里根时期,保守派每每站在反动立场上,反对推动历史进步的一方。

知识界的这个共识在大众媒体上也有明确反响。从知名的全国性媒体,到不甚知名的地方性媒体和自媒体,都有作者撰文揭示保守派历史性失误的特色。《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2013年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保守派不为历史上总是错误而羞愧“。《野兽日报》(The Daily Beast)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作者一连用五个"错"字来形容保守派在美国历史关口的选择。(参见 Horsey,Tomasky,Brook,Bailey,City-Data Forum, Haliburton)

一种意识形态和奉它为旗帜的政治派别,在历史行程中错误到如此荒诞的地步,我们不禁要进一步追问,保守派总是选择历史上错误一方的根源,究竟在哪里?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就有必要对美国保守主义的来龙去脉,做一番深入的考察。

保守主义的定义和实质

顾名思义,保守主义意味着保守传统遗留的社会制度和价值观。维基百科和大英百科全书对保守主义的解释,都从这里出发。可是这样的解释没有说明,保守主义所要保守的,究竟是一种具有普世意义的制度和价值观,还是某种特定的具体制度和价值观,亦或是一种随境而迁的制度和价值观,其内容此时非彼时?

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指出,保守主义可以有三种不同的定义:第一种定义是贵族观念,第二种定义是自主观念,第三种定义是情境观念。贵族观念基于对法国大革命的思考,认为保守主义是贵族阶层对自由主义和革命行为的反抗理念,是一种特定的历史性思想运动。自主观念把保守主义看作一组独立存在的抽象概念,像公正,秩序,平衡,和适中,这些观念的合理性超越时空, 与历史具体演变无关。与之相反的情境观念,则把保守主义看作任一时代里维护既定制度的意识形态,所以保守主义的内容可以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变迁。

显然,贵族观念定义不适用于美国保守主义,因为美国从来就不曾有过法国大革命前那种固定的贵族制度。自主观念定义的保守主义,正是柯克(Russell Kirk)为代表的保守派思想家的理论主张。柯克力图以这样的定义,把保守主义诗意化,哲理化,朦胧化。但是,柯克这种脱离历史环境的观念,受到了具有历史感的政治学家的有力批判。在亨廷顿看来,几乎所有其他意识形态理论,都有各自的理想社会模型,比如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法西斯主义,等等。惟独保守主义,没有给出过任何理想社会模型。因为无法告诉追随者去追求何种社会理念模型,理想空洞化的自主观念定义自然无法成立。如此推理,逻辑的结论就必然是,惟有情境观念定义适用于美国保守主义。

美国保守主义,实质上是保守派在各个历史阶段维护既定社会制度和价值观的理念,具体内容随着时代的不同而不断变迁。亨廷顿的这番理论分析,与美国知识界对保守派历史表现的共识,完全吻合。美国保守主义,一直存在于特定的历史阶段性环境中,从来就不是抽象的哲理观念。在亨廷顿之后,这个看法不断得到了其他学者的确认。其中声誉突出者,当属以研究美国保守主义历史著称的阿里特(Patrick Allitt)。这位出生在英国的学者精准地指出,保守主义这个名词,在不同时代意味着不同的事情。保守派对于信念中需要保守的东西,并没有一致看法。所以,美国保守派在各个时代的理念和行为,都是对当时社会变化的被动式反应。

毫无疑问,亨廷顿运用情境观念对美国保守主义的定义和分析,以敏锐的历史洞察力,道出了美国保守主义的历史表现特征。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亨廷顿没有再进一步,把这番定义分析隐含的另一个逻辑结论做透彻的阐述。这个逻辑结论,直指美国保守主义理念的内在理论弊端。谓其内在理论弊端,是因为理想空洞化是保守主义思想的天生不足之处,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理念缺陷。由于理想空洞,保守主义者普遍缺乏志向远大的理念追求。又由于缺乏理想框架的指引,保守主义者对旧制度和旧价值观的保守,没有统一标准,倾向以眼前既得利益为选择标杆。这个理论弊端在保守主义实践中的表现,就是保守主义者在历史转折关口做政治选择时的堕落行为,总是沉溺历史逆流之中。

理论的问题非常清楚了。我们现在需要走进历史长河,考察美国保守主义在不同时期做出行动反应的具体原因, 因为理论永远需要历史事实的支持。

美国保守主义的历史分期

纵观美国保守主义的发展历史,不难察觉的是,它和自由主义的冲突集中在两个重大社会课题上。第一个课题是种族隔离和种族融合之间的选择;第二个课题是政府代表的公权力,尤其是联邦政府的公权力,对私人资本和社会事物的制约度如何界定。从这两个课题出发,宏观地看待美国保守主义的历史,我们可以把这个意识形态的演变划分为三个历史阶段。第一个阶段大致从1780年到1820年,是美国保守主义的朦胧形成时期。第二个阶段从1820年到1920年,是美国保守主义的锋芒初露时期;第三个阶段从1920年到现在,是美国保守主义的全面展示时期。因为保守主义的实践,是针对各个时期进步追求的反应,这三个时期,也可以被看作是美国两大社会课题在历史进程中的逐步呈现。

朦胧中的保守主义——1780至1820

美国独立战争前后的保守主义,在政治上的表现是保王党(Loyalists)。保王党人是一批年长而富裕的社会上层人士。他们反对社会变革,认为反抗英国王室在道义上是错误的。这些保守主义者的理念,实质上是英国保守主义思想在北美的延续。所以,他们不能算作美国保守主义的发端。

独立战争以后,围绕着宪法的内容和政府的施政方向,美国的政治精英展开了一场理念之争。争论双方的代表人物,一方是亚当斯(John Adams),另一方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在许多知识界人士看来,这场争论是美国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之争的开端。被康迪奈梯(Matthew Continetti)在《大西洋月刊》上奉为美国当代保守主义之父的柯克(Russell Kirk),就把亚当斯称作真正的美国保守主义奠基人。历史学家伍德(Gordon Wood)2017年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把这场争论的双方看作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先声。

可是,当我们仔细审视亚当斯和杰弗逊所秉持的理念时,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柯克和伍德这些学者,夸大了亚当斯和杰弗逊的区别,人为地替亚当斯造就了一个保守主义奠基者的历史牌位。事实上,亚当斯和杰弗逊都遵从政治自由哲学思想,都信奉宪政民主理念指导下的共和国体制,都主张权力制衡,都认同政教分离。两者间的区别,与其说涉及政治理念原则,不如说有关抽象哲理和政府职能的技术性表现方式。在抽象哲理方面,亚当斯的政治思想,基于对人性阴暗面的恐惧;而杰弗逊的政治思考,更多出于对人性光明面的信心。

在政府职能的技术性表现方面,亚当斯和其他联邦党人一样,希望中央政府能够把握国家运行的方向;而杰弗逊为首的民主共和党人,则注重州政府的制衡作用和保民职能。所以,在政治思想层面,亚当斯和杰弗逊都属于欧美古典自由主义范畴。如果古典自由主义在当时算作自由派,那么他们二者都是自由派;如果古典自由主义在今天应该被看成保守派,那么他们二者都可以归为保守派。华盛顿在他们两派的政治争议中,一直保持中立,是一个重要佐证。这表明亚当斯和杰弗逊的分歧,在华盛顿眼中,无涉原则问题。

历史地看,这种奇特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那两个造成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重大冲突的课题,在立国初期的美国,还没有成为政治精英关注的对象。两个课题对美国社会生活影响的深度和广度,还有待在历史进程中展开。在摆脱了保王党人之后,保守主义在美国的特殊形态,尚处朦胧不清的状态之中。

美国保守主义锋芒初露——1820至1920

美国特色的保守主义展露锋芒所需要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在立国初期有关政府形式的技术性问题大体有了结论后,随着新兴国家经济生活的成长,美国社会的结构性问题开始显露。上面所提到的第一个重大历史课题,提上了政治精英的议事日程。精英们感觉到了解答这个历史课题的迫切性。南方黑奴制度的存废,事关国家的发展方向。

美国保守派,尤其是南方白人保守派,当然知晓黑奴制度存废的重大历史意味。对于他们来说,事关一种制度,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特权的生死存亡。他们开始行动了。在最早意识到黑奴制度有被废除危险的保守派人士中,有一位的影响既广大又深远。他就是第七任美国副总统,来自蓄奴州南卡罗来纳的卡尔霍恩(John C. Calhoun)。有关卡尔霍恩在南北战争前的影响力,历史学家卡泼斯(Gerald Capers)的论断最显精辟。卡泼斯认为,要论个人对推动内战爆发的贡献度,卡尔霍恩绝不在废奴主义者盖里森(William L. Garrison)和林肯总统之下。需要对卡泼斯的评论做一点修正的是,卡尔霍恩的历史影响力并非限于南北战争前。就是在今天,这位毫无掩饰地维护南方制度的政治人物,依然以他的理念,活在当下保守主义的世界里。

卡尔霍恩为美国保守主义所做所为,一是发起了一场政治运动,二是提出了一个理念。这场政治运动,就是19世纪30年代初期的"取缔危机"(Nullification Crisis)。在卡尔霍恩等人的主导下,南卡罗来纳州拒绝执行联邦政府的新关税政策,认为联邦政府的政策没有得到州政府认可,侵犯了南卡罗来纳州的主权。由于没有得到其他州的响应,这场政治运动最终不了了之。但是,它造成的宪政危机,举国震动。卡尔霍恩倡导的理念,就是州权(State Sovereignty)。"取缔危机"之后的20年内,这位从副总统变为参议员的保守派人士,全身心投入于州权理念的推广。在他看来,美国宪法只是享有主权的州所签定的一份合约(compact theory),而主权在民的含义,是在州一级体现的。因此,任何一个州,都有权宣布国会的任一法案违宪。

从"取缔危机"到州权推广,卡尔霍恩为保守主义注入了美国特色的活力。以合约为中心概念的州权理念,要害在于保护南方州在联邦范围内处于少数情形下的特权。就是说,假如联邦政府在举国多数民众支持下,想要废除或确立某个法案,南方州可以用州权名义拒绝。这里,卡尔霍恩这样的保守人士一心在意的,当然不是关税这种重要性不高的事情。他们念兹在兹的,是事关南方州白人特权的关键之物:黑奴制度。

卡尔霍恩倡导的合约概念和州权理念,为南北战争时南方州对联邦的反叛,奠定了法理基础,提供了理论解释。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杰弗逊在立国初期也提倡州权,并为之与联邦党人激烈争辩,但杰弗逊的州权观念没有与黑奴制度联结。卡尔霍恩则在宣扬州权理念的同时公然主张,要维护南方州既存的种族关系(参见Capers)。尤其重要的是,杰弗逊时期,废除黑奴制的呼声,尚未成为政治主流的一部分,而卡尔霍恩时期,这种呼声已经进入主流了。这也正是卡尔霍恩奋力推广州权理念的原因。

由此可见,美国保守主义从发端起始,就与白人种族主义理念相生相成。南北战争之后,南方各州实行的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正是卡尔霍恩州权理念的实际运用。就是到了今天,保守派仍然在用州权理念,替南方州当年的反叛作辩护,为种族主义言行张目。可以豪不夸张地说,美国保守主义者口中和笔下的州权,就是种族歧视之权,维护落后之权。卡尔霍恩开张的这种理念,不仅挑动了内战的风暴,而且在战后阻碍了南方的深层改造。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延宕至今。

除了白人种族主义,在锋芒初露的时期,美国保守主义在其他社会问题上,也开始展现自己的立场。紧接着南北战争的镀金时代(Gilded Age),见证了古典自由主义的辉煌表现。美国的工商业,在制造业,矿业,铁路,和银行业的带动下,飞速发展。与此同时,古典自由主义的局限性也暴露无遗。不受节制的资本主义内在的野蛮性,引发了社会各界越来越高的关注度。到了20世纪初期的进步主义时期,试图走出古典自由主义的人们,开始用公权力对资本的盲目扩张进行干预,对一些社会公共政策和法规(如妇女投票权)进行改革。不难设想,那些站在改革反对面的,都是保守主义人士。不过,由于涉及公权力制约度的第二个历史课题,在这个历史时期尚未充分展开,古典自由主义的弊端暴露得还不彻底,现代自由主义观念没有得到阐明的机会,美国保守主义针对这一课题的反动性,并没有全面表现出来。在一些有关工商业规范化改革的议题上,保守派基于效率观念,甚至愿意与进步主义者合作。

简而言之,美国保守主义的发端期,保守理念由白人种族主义思想开道,以对公共政策和法规改革的质疑收尾。

美国保守主义全面展示——1920至现在

所谓全面展示时期,实际上就是美国现代保守主义出现和发展的岁月。

学术界对于美国现代保守主义发端的时间,大致有三种看法。第一种观点认为,小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 Jr.)1955年创办《国家评论》杂志(National Review),标志着美国现代保守主义的开端。第二种观点流行最广,认为保守派对罗斯福新政的全面反对,是现代保守主义各流派集结的时刻。第三种观点在时间上推得最远。在那位以预言美国总统选举结果著名的历史学家李奇曼(Allan Lichtman)看来,美国现代保守主义起源于1920年代。

李奇曼的观点,有三个重要支持论据。首先,正如李奇曼所指出的那样,几乎所有保守派的重要论点,比如有关激进主义,国家忠诚,生育,族裔,移民, 性别,犯罪,宽容,神创论, 校园祈祷,等等,都可以在1920年代找到先导。其次,1920年代连续三届共和党保守派政府,为现代保守主义的成型,提供了意识形态氛围,创造了政治基础。再次,李奇曼的观点和第二种发端时间观点,并无矛盾,实际上是可以融合的。现代保守主义,并非在罗斯福新政提出后突然成型。它在1920年代早已打好意识形态和政治基础。新政所代表的现代自由主义,恰好为现代保守主义树立了棋逢对手的发难对象。惊涛骇浪式的改革措施,和扑天盖地的反击声浪,让两种治国思路在鲜明的对比色彩里各显风骚。

如果说,头一个百年里,美国保守主义思潮的聚焦点,是历史洪流中的第一个社会课题,种族隔离与种族融合的冲突;那么,第二个百年里,美国保守主义思潮的聚焦点,先是在第二个社会课题上,公权力对私人资本和社会事物的制约度,然后再次落在第一个社会课题上。最后,在第三个百年开始之际,现代保守主义与现代自由主义的冲突,在两个社会课题上同时展开,而且争斗的力度前所未见。

毫无疑问,罗斯福的新政是从经济和财政改革入手的。但是他的改革远远超出了经济和财政领域,因为大萧条所涉及的问题是根本性的,涵盖了美国乃至西方社会的各个方面。所以,新政的意识形态意义,不难觉察。保守主义阵营当然不例外。共和党参议员费斯(Simeon D. Fess)严辞抨击罗斯福,认为这位民主党总统试图把法西斯压迫和共产主义集体化结合起来,以便让政府里充满社会主义思想的人实现苏维埃的建议。其他保守主义者也惊呼,需要倡导美国式民主,美国式生产线,和美国式制度的精神(参见Lichtman)。虽然保守主义者对罗斯福的思想指控,夸大其辞到了荒唐的地步,但是他们表露自己的心意,却是情真意切的。

对于美国保守主义者来说,任何对古典自由主义的修正和改造,都是对美国意识和制度的挑战。美国现代保守主义的第一战,成功地获取了美国意识的解释权。以此至今,保守主义阵营总是能以"非美活动",来指控自由主义阵营的理念和行动,似乎唯有保守主义才是美国的真正代表。事实却是,没有罗斯福新政力挽危机狂澜,以必要的公权力介入经济管控和社会治理,我们理解的美国,已经不复存在。新政思维才是美国的真正代表。新政体现了现代自由主义的真髓,其内涵包括公权力在宪政体制框架内,介入经济和社会生活。到了今天,拜登为代表的民主党自由派,正在为应对生物病毒和政治病毒而发起新版新政,其思想基础正是现代自由主义。拜登选择罗斯福画像,悬挂在办公桌的正对面,极具历史象征意义。

从1920年代到新政,美国保守主义的另一个重要发展,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兴起。1922年起,牧师劳斯(Curtis Lee Laws)开始使用原教旨主义(fundamentalism)一词,并把它普及化,以反对基督教改革派对教义的理性化解释,力求保存圣女事迹这样的教义原意(参见 Thompson)。这场原教旨主义运动,迅速获得了基督教内守旧势力的青睐,与福音派一拍即合,并积极介入以反智思想为基础的各类政治活动。这场原教旨主义运动所带动的反智潮流,迅速在保守主义中发扬壮大。以圣经中的结论诘难现代科学发现,成了现代保守主义的一大特色。这个特色的不断发扬,导致保守主义阵营连续不间断地流失知识分子。拥抱特朗普,又让保守主义的思想旗手,换成了班农(Stephen Bannon)这种极度缺失学术修养的冒牌人物。

与原教旨主义同步兴盛的,还有在原有思想基础上强化而成的反多元文化保守主义势力。这股势力针对的目标,是随着1920年代突飞猛进的经济变化和大量移民形成的多元文化现象,它的政治口号是保卫美国特性(参见 Lichtman)。所谓美国特性的含义是多方位的,关系到社会文化的方方面面,但它最突出的核心议题,是头一个百年中一场战争都没有完全解决的问题:种族隔阂。对于保守主义者来说,保卫美国特色,就必须守卫种族隔阂。如此才能让反多元化具有正当性。假如种族隔阂被彻底打破,所有种族在各个方面都取得平等地位,那么社会文化的多元化,将是理所当然的后果,无法阻挡。正因如此,保守主义的追随者们反对民权运动的种族平等诉求,反对民权法案,贬斥政治正确。到了现代保守主义的新百年之交,新一代保守主义者们更是赤裸裸地主张白人主导美国社会,以保卫所谓美国特色。

总而言之,两个重大社会课题,在百年中接连不断地迫使保守主义营垒的各色人物表露心迹。不管柯克和他的追随者们怎样坚持保守理念的抽象化,保守主义者最终在必须面对实际社会问题之时,做出了有目共睹的荒谬选择。

美国保守主义的宿命

纵观美国保守主义两百年的种种表象,今天的观察者难免疑惑:为何涌现了柯克和巴克利这般体面理论家的保守主义,会衍生出佩林前州长(Sarah Palin),图伯维尔参议员(Tommy Tuberville),盖兹众议员(Matt Gaetz),格林众议员(Marjorie Taylor Greene),和博伯特众议员(Lauren Boebert)这样愚昧而疯狂的政治人物?

答案在保守主义理念的内在理论弊端之中。

由于没有理论前瞻动力,保守主义无法为变化中的世界提供新问题呼唤的新答案。它总是在旧价值观,旧理念,旧方式中挖掘不合时宜的陈腐观念。这种逆转历史的思维方式,造就了保守主义历史的特点:层累递进的荒谬性。以种族理念为例。19世纪以前的种族主义理念,主要体现了道义上的问题,它以非人道的方式对待不同种族。19世纪时期,种族主义的问题中,加上了经济活动方式的非理性因素。它阻碍了工业化的全面发展。到了20世纪,种族主义的问题,又加上了反科学的因素。它完全违背科学共同体得出的人类种族结论。

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与科学的思想冲突,尤其是与进化论的对抗,有异曲同工之谬。所以,保守主义理念是旧错未去,新错叠加,错上加错,荒谬递增。它与历史进步背道而驰。历史愈往前行,保守主义愈显反动。当历史进入21世纪后,能够堂而皇之,毫无顾忌地立于保守主义庙宇内的,大约只剩下两种人了。一种人知晓保守主义致命弊端,但是出于自身利益死命维护没有前景的意识形态;而另一种人出于无知或愚钝,甘心情愿把自己绑在保守主义战车上胡冲乱撞。从这样的视角看,保守主义阵营内充斥宣扬荒诞阴谋论的政治人物,是理论逻辑的必然结局,实践过程的正常表现。

风风雨雨的历史过程,让我们见证了一种意识形态的逐步衰微。纵然有柯克和巴克利这般才子的勉力营造,美国保守主义的天生缺陷,令鲁宾和威尔(George F. Will)这些良知尚存的保守派知识分子伤感地意识到,保守主义理念大厦,龙种未现,跳蚤满地。

丧钟既已敲响,终局必可期待。我们心如雀跃,目送散发腐朽气息的保守主义“烟雾”,随风飘逝。

参考文献:

Allitt, Patrick. The Conservatives: Ideas and Personalities Throughout American Histo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9.

Bailey, Bill. “Conservatives on wrong side of history again”, Springfield News-Leader, July 23, 2016. https://www.news-leader.com/story/opinion/readers/2016/07/23/conservatives-wrong-side-history-again/87491876/

Brook, Dan. “Republicans Ar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and Everything Else!”, Common Dreams, May 11, 2020.https://www.commondreams.org/views/2020/05/11/republicans-are-wrong-side-history-and-everything-else

Capers, Gerald M. “John C. Calhoun”, Britannica, January 13, 2021. https://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John-C-Calhoun

City-Data Forum. “Conservatism: Alway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statistics, radical, revolution)”https://www.city-data.com/forum/politics-other-controversies/1681270-conservatism-always-wrong-side-history.html

Continetti, Matthew. “The Forgotten Father of American Conservatism”, The Atlantic, October 19, 2018.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8/10/russell-kirk-father-american-conservatism/573433/

Grove, John. “Calhoun and Conservative Reform”, American Political Thought, Vol. 4, No. 2 (Spring 2015), pp. 203-227. https://www.jstor.org/stable/pdf/10.1086/680389.pdf

Haliburton, Kent Allen. “Why are Conservatives Alway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https://medium.com/refuse-to-cooperate/why-are-conservatives-always-on-the-wrong-side-of-history-c8d1ae762ddf

Horsey, David. “Conservatives are unembarrassed by a history of being wrong”, Los Angeles Times, September 5, 2013.https://www.latimes.com/opinion/topoftheticket/la-xpm-2013-sep-05-la-na-tt-conservatives-unembarrassed-20130822-story.html

Huntington, Samuel P. "Conservatism as an Ideology", 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51, No.2, June, 1957, pp. 454-473. https://www.jstor.org/stable/1952202?read-now=1&seq=1#page_scan_tab_contents

Kim, Phillips-Fein. “Conservatism: A State of the Field”, The Journal of American History, Volume 98, Issue 3, December 2013. https://academic.oup.com/jah/article/98/3/723/684892

Lee, Mike. ”What Conservatives Are For”,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Lecture, Delivered April 22, 2013. http://thf_media.s3.amazonaws.com/2013/pdf/hl1227.pdf

Lichtman, Allan J. White Protestant Nation – The Rise of 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 Movement, New York, Grove Press, 2008.

Rossiter, Clinton. “The Giants of American Conservatism”, American Heritage, October 1955. https://www.americanheritage.com/giants-american-conservatism#1

Rubin, Jennifer. “Why I dropped conservative from my Twitter profile”, Washington Post, September 17, 2020.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09/17/why-i-dropped-conservative-my-twitter-profile/

Samuelson, Richard. “John Adams: America’s Original Conservative”,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 REPORT American Founders, April 20, 2020. https://www.heritage.org/american-founders/report/john-adams-americas-original-conservative

Scott-Smith, Giles. “David Farber, The Rise and Fall of Modern American Conservatism: A Short History”, European Journal of American Studies, 2010. https://journals.openedition.org/ejas/8641

Thompson, Matt. “The Origins of 'Fundamentalism'”, The Atlantic, June 30, 2015. https://www.theatlantic.com/entertainment/archive/2015/06/the-origins-of-fundamentalism/397238/

Tomasky, Michael. “Conservative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on Mandela, Most Other Things”, Daily Beast, July 11, 2017.https://www.thedailybeast.com/conservatives-on-the-wrong-side-of-history-on-mandela-most-other-things

Wood, Gordon S. “The Founding Liberal and the Founding Conservativ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ctober 13, 2017. 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founding-liberal-and-the-founding-conservative-1507905412

Zakaria, Fareed. “Why American conservatism failed”, The Washington Post, July 4, 20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why-american-conservatism-failed/2019/07/04/bf221ddc-9dd7-11e9-9ed4-c9089972ad5a_story.html

Zelizer, Julian E. “RETHINKING THE HISTORY OF AMERICAN CONSERVATISM”, Reviews in American History, Vol. 38, No. 2 (June 2010), pp. 367-392. https://www.jstor.org/stable/40865368?seq=23#metadata_info_tab_contents

本文初稿得到志同道合的亲友们的审阅,特此由衷鸣谢!

作者简介

遐思客,曾专攻历史学,获历史学学士,思想史硕士(中国),和美国外交史博士学位(美国)。现在从事IT工作,业余时间喜好阅读文史哲书籍和思考历史问题。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9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