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缅甸政变是对中美和世界的一次“测验”

作者:刘嘉琪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235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295期
      缅甸军事政变后进入紧急状态的第五天,百姓自发的抗议示威活动在缅甸仰光、曼德勒、甚至日本东京和泰国曼谷等城市相继爆发;在缅甸深受欢迎的美国社交软件被军方以“社会稳定”之由禁用;联合国安理会等国际组织密切关注缅甸的动态但尚未发表声明;缅甸股市大跌、贸易中断、经济受挫、局势动荡。


相关阅读:


同时让国际社会和媒体关注的是中共政府对缅甸事件的态度及缅甸的“政治倒退”会不会又使它成为中美博弈的一个主要舞台。

华盛顿:绝不允许缅甸军方为非作歹

对比五年前7·15土耳其军事政变事件时奥巴马政府支持土耳其民选政府的简短声明,刚刚执政两周的拜登政府态度显然更加迫切而强硬。除了重申对缅甸民主体制的支持和呼吁缅甸军方立即释放缅甸文职政治领导人之外,美国白宫发言人珍·帕萨基在2月1日发布的白宫声明里还以 “会采取行动”和恢复先前缅甸民主时期美方取消的制裁向缅甸军方施压。

一直是美国政界昂山素季最坚强的支持者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纳在2月1日事发当天也强烈敦促拜登政府采取强硬立场,并呼吁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共同谴责抵制缅甸军方对民主的攻击。同时,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也表达了他对此事件的严重关切,并敦促缅甸军方立即纠正其错误行为。

2月2日,拜登政府认定缅甸事件为“政变”。

2月4日,拜登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第一次领导人通话中讨论了如何共同应对中国和最近缅甸发生的军事政变。

2月5日,拜登在其上任后首次国务院外交政策演讲中再次敦促缅甸军方释放被拘留的人员,结束政变。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也表示相信能找到必要合适的制裁手段,并透露白宫正在考虑就此事件发布行政命令。

北京:绝不干涉缅甸内政

中国对此事的回应与美方的强硬大相径庭。

2月1日事发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被问及缅甸事件时说,中方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并表示“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2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是否谴责缅甸军方的行为,但尚未获得中国和俄罗斯的支持。中方的观点为“制裁或国际压力只会让缅甸的情况变得更糟”。

2月3日,汪文斌说,认为“缅甸政局变化的背后可能有中方暗中支持或者默许”的言论是对中国的污蔑。

缅甸政变可能为中美关系雪上加霜

首先,缅甸政变加剧了所谓的中美“模式之争”。美国国安会顾问苏利文最近在由美国和平研究所组织“交棒”(Passing the Baton)的线上讨论会上说,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之一就是中国模式对美国模式的挑战。缅甸10年民主实践被军方一个早上掀翻再次让美国政府意识到民主制度在发展中国家生根发芽的艰难和中国模式对这些国家的吸引力。拜登在2月5日的首次外交演讲中一再强调“美国回来了,民主回来了“,在特朗普之后重新将人权和民主价值观作为外交政策优先考虑的因素。缅甸政变不仅为拜登提供了推进他与前任政府截然不同的新外交的机会,也使得他和他的中国政策团队再一次面对中国输出自己的模式对美国所代表的价值观构成的威胁。

其次,拜登表示美国外交政策的柱石之一是自己构建的经久不衰的盟国制度,但在特朗普“美国第一”外交理念的冲击下,这一制度千疮百孔。缅甸政变为美国重整自己的盟国制度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中国和世界都会对拜登能否让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国跟自己步调一致迫使缅甸的军人“改邪归正”拭目以待。

最后,昂山素季在被扣押期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缅甸采取制裁和封锁,为中国经营缅甸这个本来就跟中国有所谓“胞波”关系的国家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但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美国改变了把缅甸置之度外的政策,它的一系列接触和缅甸民众追求民主的热情让美国得以重返缅甸,进而严重削弱了北京对内比都的政治和经济垄断,中国在印度洋建立立足之地的计划因缅甸的“丢失”而变得格外艰难。直到中国为缅甸对罗兴亚人的驱赶在国际机构辩护,一度冷下来的中缅关系再渐渐回暖。美国目前肯定担心中国政府恢复与缅甸军方当年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因此会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2月5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第一次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通话就提出中国应该与国际社会一道谴责缅甸军方的非法行为。

缅甸政变考验中国、美国和世界

1957年,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陈毅向缅甸友人赠诗:“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彼此情无限,共饮一江水。”50年代中缅亲如一家的关系已经一去不复返,但缅甸对中国的重要性却远远超过了当年,这也是为什么从去年一月到今年一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委员杨洁篪和外交部长王毅先后访问缅甸。中国如何处理与缅甸的关系会让美国和世界关于中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和它要建立什么样的国际秩序的辩论变得更加急迫和及时。中国今后对缅甸事务的所作所为肯定会成为自己要实现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的一个重要的注脚。换句话说,对北京的挑战是,中国能不能通过处理缅甸政变摇身成为负责任的、与西方阵营利益攸关的伙伴。

对美国来说,它能不能通过多边的外交和制裁迫使缅甸军政府放弃强夺的权力,恢复缅甸正常的民主制度,是对拜登政府的一个考验。

对世界来说,包括联合国安理会、东盟、七国集团、20国集团、金砖五国、拜登即将召开的民主国家峰会、APEC能对缅甸做什么?泰国军人夺权,国际社会一致谴责,但并未能改变泰国军人从容进入政府的现状。如果缅甸军政府这次也跟泰国当年一样顶住国际压力并我行我素,那这些国际机构在民族和民粹主义甚嚣尘上的世界的真正作用值得所有人反思。(作者为《中美印象》特约撰稿人)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1.02.07用户名:游客

评论:人家自家的事,别人最好少插嘴。
迄今为止,以及可以预见的将来,此次事件显然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外国势力缺乏实质性干预的正当借口。
如果某些国家或国际组织真想做点什么,倒不如像中国这样,与该国内部各方势力均保持友好关系,反而能施加影响力,帮助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