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民主党掌控白宫国会,权力制衡还可能吗?

作者:平章   来源:美国之音  已有 57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随着拜登1月20日正式入主白宫和新一届国会的上任,美国进入了由民主党全面掌控白宫以及国会参、众两院的新局面。有人戏称这是美版的“一党专政”。不过,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下,一党,真的有可能“专政”吗?

事实上,政治学家通常将一个政党同掌行政与立法机构的状态称为“统一政府”(unified government),其最近一次出现是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即将上任之时,那时白宫和国会两院均在共和党的控制之下。这样的局面持续了两年,直到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夺回了国会众议院的控制权,将美国带回到了政治学家所称的“分治政府”(divided government)状态。

在美国近代史上,“分治政府”是常态。过去50年中,只有14年是美国处在“统一政府”之下。

历史显示,“统一政府”和“分治政府”各有优劣。不过,无论在哪种状态下,执政党都无法逾越权力的监督与制衡。

州权对联邦权力的挑战

由于美国施行“联邦制”,联邦政府的权力十分有限,很多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政策实际上掌握在各州手中。就目前来看,虽然民主党的势力在联邦层面占优,但它在州一级政府中的控制力却不如共和党——美国50州里,有27个州的州长是共和党人,31个州的州议会在共和党的控制之下——这对民主党的施政议程构成了有力牵制:在一些需要各州配合才能得以实施的政策上,拜登政府或将在“红墙”面前孤立无援。这些由共和党控制的州甚至有可能故意推出与联邦政府背道而驰的政策,以抵消联邦政令的影响。

这在美国历史上屡见不鲜。比如,在特朗普政府放松枪支和环保管控之际,由民主党控制的加州推出了更严格的枪支管控法案和更高的环保目标;在奥巴马政府推行“奥巴马医保”和“清洁能源计划”之时,共和党州长们将用以扩大医疗补助的联邦经费拒之门外,还将联邦政府告上法庭,指控其能源政策侵犯了州权。

拜登政府显然难免于此。历史证明,联邦权力越是集中在一党麾下,反对党手中的州权就越会反弹。一个显见的迹象:拜登在上任之初就宣布要推翻特朗普的某些移民政策,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当即宣布,该州将“加倍”对边境安全的管控。

微弱多数地位对民主党的制约

在联邦层面上,民主党虽然在参众两院占多数,但却优势微薄——参议院目前两党各占50席,民主党的“多数党”地位仅靠副总统哈里斯的一票来维持;在众议院,民主党也只比共和党多出10席而已。

脆弱的多数地位使得民主党必须珍视党内的每一票,稍有跑票便会满盘皆输。可民主党内部左翼进步派和中间温和派分裂严重, 双方相互牵制,大大压缩了民主党作为执政党的“任性”空间。

另外,由于民主党在参议院只占50席,这使得共和党可以动用“冗长演讲”来阻止民主党提出的某些议案。所谓“冗长演讲”(Filibuster),指的是任何一名参议员都可以在参议院讨论议案时提出“反对”,然后就其反对理由进行无限期的演讲(根据现行规则,参议员也可以不真的进行演讲,只是名义上在演讲即可)。在这个过程中,参议院必须停止对该议案的讨论,这也就阻止了该议案进入表决阶段。若想终止“冗长演讲”,需要至少60名参议员提出“终结”(Cloture)。

因此,民主党若想避免共和党利用“冗长演讲”来拖黄自己的议案,就必须将共和党的诉求考虑在内,以争取至少一部分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

近来,一些民主党议员提出利用其多数党地位废除“冗长演讲”。这不仅遭到共和党方面的强烈反对,甚至已有两名民主党参议员——西维吉尼亚州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和亚利桑那州参议员凯尔斯顿·塞内玛(Kyrsten Sinema)——明确表示不会支持这项行动。

美利坚大学政府学院副教授克里斯·埃德森(Chris Edelson )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曼钦和塞内玛是民主党人,但他们说,我们希望给少数党权力。”

司法系统保守化所提供的屏障

在美国“三权分立”的制度下,司法系统对行政和立法权力也有相当的制约。如今,美国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有6名是保守派,下级法院中也是保守派法官居多。法院如若裁定总统的政令或者国会的立法“违反宪法”,便可将其推翻。

在很多保守派看来,司法系统的保守化成为了阻挡行政和立法机构进一步“左倾”的最后一道屏障。

“对政府的最大制约是人民”

对民主党而言,最大的制约或许来自悬在其头上的另一把利剑——选举。这一点对国会议员尤甚,因为还有不到两年,国会就要进行中期选举,届时435名众议员要全部改选,34名参议员也将面临挑战。历史经验显示,新总统上任后的第一个中期选举往往对其所在党不利,尤其是在“统一政府”的情况下,一方面是因为民众潜意识里会寻求“平衡”,另一方面也因为“统一政府”下的执政党无法“甩锅”,只能对民众的不满承担更多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执政党必须更为谨慎,如果凭借一时的权力强推某些争议较大的政策,很有可能为其带来反噬。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前总统奥巴马在2010年凭借着民主党在国会两院占多数,强行通过了《平价医疗法案》,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民主党在半年后的中期选举中丢掉了众议院的控制权。

美利坚大学教授克里斯·埃德森引述美国开国元勋詹姆斯·麦迪逊的话说,“对政府最重要的制约是人民“。

“如果理论上真的出现了一党专政,人民会通过行使宪法权力予以回应,他们会抗议,会发声,会联系他们在政府中的代表,会在选举到来的时候通过投票表达他们的态度。”他对美国之音说。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媒体的监督。

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讲,美国政治制度之下的“统一政府”都与所谓“一党专政”相去甚远。尽管新上任的拜登政府和民主党议员们雄心勃勃,力图在抗击疫情、恢复经济、应对气候变化、提升种族平等、改革移民系统等等议题上大踏步向自己的目标迈进,但也不得不在各种制约之下放慢脚步,倾听不同的声音。在支持民主党议程的人看来,这些制约打压了执政效率,但正如詹姆斯·麦迪逊在《联邦党人文集》中所说,“必须用野心来对抗野心”,美国政治制度的设计核心不单在于对效率的关注,更在于对权力的制衡。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2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