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哈德逊研究所:特朗普对华政策最新指南

作者: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94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A Guide to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China Policy Statements

来源 | Hudson Institute

作者 | Dr. Michael Pillsbury; Malcolm Palley

译者 | 黄梓彤

导语:美国的对华政策是如今最显著的大国战略问题。在过去的几年中,中美关系经历了40年来最剧烈的变化,而变化的出现与特朗普的当选有直接关系。特朗普上台以来究竟对中美关系发表了哪些言论,未来其对华政策将走向何方。

为了回答这一问题,也为了突显特朗普的外交成就及其未来的对华政策纲领,与特朗普政府关系密切的美国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出台了一份重磅报告,为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提供索引。

报告记录了截止至2020年7月23日特朗普政府最重要的对华政策声明。根据总统和高级顾问们的讨论,整理了将近200篇声明并将其划分至7个重要领域。

译者选取了以上类别内容中较为重要的六部分进行了编译整理,以对了解当前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提供一定纲领性的指导。

作者迈克尔·皮尔斯伯里是哈德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兼中国战略总监,曾在里根执政期间担任国防部长助理。


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上千页关于对华政策的陈述,其中许多都与前任政府政策保持着连贯和一致性。

因此,报告作者选择并摘录了与先前政策有明显差异的声明,这些选择同时也采用了高级官员认为对政府最重要的政策。

本报告总共有两个目录。第一个目录按照政策领域分类,将声明划分为七个类别,首先是特朗普总统关于自己的言语和推文进行的60多次采访。

其余六个类别是根据总统内阁秘书以及各类助手整理而出中国对美国的多种挑战。

中国的挑战与应对:

消除不公平贸易壁垒;

维护美国的全球经济主导地位;

维持太空和美国太空部队的主导地位;

组成一个反对技术转让威胁的全球联盟;

减少美国对关键材料的依赖;

重建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美军

将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称为“世纪的污点”;

拒绝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设计一种新的方法来使中国遵守世界贸易组织;

为北极、南太平洋和非洲创造新方法;

在世界卫生组织不恰当地处理中国在COVID-19中的作用后退出组织。

美国政府最新的权威声明是2020年7月23日由总检察长William Barr在杰拉尔德·P·福特总统博物馆发表的。

报告的第二个目录以时间顺序排列并作为附录出现,其目的是为了方便想持续了解特朗普对华政策的读者。所有声明都是公开、并且本就计划对外公布的。

主管部门通常以保密的政策文件为参考,而这些文件至少要三十年才能进行研究。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的对华政策都是以这些文件为参考和引导的。目前,本报告中的声明为美国对华政策的新特征提供了指南。

消除不公平贸易堡垒

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表示“自由贸易是条双向的路。”他认为,全球许多政府都想设立一些把美国工人和企业放在不利地位的政策,所以特朗普想重新让这些政府将它们调整成公平的政策。

除了关税外,中国和欧洲都对进口产品实施了强大的非关税贸易壁垒,特朗普认为如果它们是自由贸易国家就不应该有这么多贸易壁垒,因此想阻止这种不公平的贸易。

在彭博新闻看到的题为“平衡贸易关系”的文件中,美国将其需求分为八个部分,从减少贸易赤字到关税壁垒,保护科技产权等。

2019年6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和美国财政部对中国于2019年6月2日发布的“白皮书”做出回应。

“在整个会谈中,我们的谈判立场一直是一致的,中国表示支持双方都同意的内容。这样的立场之一就是对可执行性的需求,这是中国长期不履行承诺所需要的东西。

但是,我们做出这些承诺并不会对中国主权构成威胁。我们讨论的这些问题是贸易协定共有的,这些对于解决贸易赤字的系统性问题是必要的。”

对华为的制裁

2019年6月28日: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关于华为和孟晚舟起诉书的言论如下:

“这两种指控都暴露了华为为剥削美国公司和金融机构而采取的大胆持续的行动,这些行动威胁着自由公平的全球市场。

从指控的数量和程度可以看出,华为及其高级管理人员一再拒绝遵守美国法律和国际商业惯例。

华为还有意寻求从一家美国公司那里窃取有价值的知识产权,以避开来之不易又费时的研究,并获得不公平的市场优势。”

2020年5月15日:商务部新闻稿写道:“商务部开始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设计以及生产的产品。”

“工业与安全局(BIS)今天宣布了一项计划,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以及在国外制造半导体的能力,从而可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这一宣布切断了华为破坏美国出口管制的努力。

BIS正在修订其长期在国外生产的直接产品规则和《实体名单》,并战略性地针对华为收购半导体(某些美国软件和技术的直接产品)。”

”尽管美国商务部去年采取了《实体名单》行动,但华为及其外国分支机构仍通过本土化破坏了这些基于国家安全的限制。不过,这种行为将取决于美国的技术。“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说。”这不是负责任的全球企业行动。我们必须修改被华为和海思利用的规则,并防止针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的恶性活动。“

维持太空和美国太空部队的主导地位

国家航天局执行董事斯科特·佩斯(Scott Pace)接受GeekWire采访时说:“阿波罗登月射击50年后,我们与中国的竞争将引发一场新的太空竞赛”。

佩斯认为中美之间需要建立信任,中国的能力十分强大,同时中美也可以进行许多合作,但前提是必须要与科学界建立相互的平衡。

另外,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邮报》太空峰会上接受罗伯特·科斯塔的采访时说:“我们必须有能力保护我们现有的太空基础设施,首要任务是确保卫星技术的基础设施得到保护。我们对太空竞争者的关注越来越多,其中最主要的竞争者是中国和俄罗斯,我们看到这两个国家都在部署反卫星技术。”

彭斯指出,特朗普总统希望建立一支太空部队,并使美国在军事让太空地区也变为主导地位。在下一个《国防授权法》中将会启动美国太空部队的一个部门去保护美国在太空中的基础设施。

组成反对中国技术转让威胁的全球联盟

彭博新闻在2018年6月22日报道:“美国遭遇了中国在技术收购方面“前所未有的威胁”,“开放社会”已经为中国和其他国家提供了对美国未来作战能力至关重要的技术和信息,五角大楼的技术和工业基础正面临威胁。

研究与工程副部长迈克尔·格里芬在听证会上表示,中国人瞄准了美国大学和私营部门研究实验室的顶尖人才,包括国防承包商和美国政府。他认为,此问题的解决方案需要包括加强美国的反情报能力,并提高私营部门对安全的关注。

同时,2019年2月16日副总统彭斯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讲道,“美国呼吁我们所有的安全合作伙伴保持警惕,并拒绝任何会损害我们通信技术完整性的企业……”。

之后彭斯继续表示,“美国与我们的安全合作伙伴非常清楚华为和其他中国电信公司构成的威胁,因为中国法律要求它们向北京广大安全机构提供访问涉及其网络或设备的任何数据权限。我们必须保护我们关键的电信基础设施。”

拒绝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2018年11月27日:美国财政部部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在参议院外交关系证词中表示:“我们正在与盟国和志趣相投的国家合作,指导多边开发银行摆脱对中国地缘政治野心的认可。”

他指出:“我们将继续挑战中国的不公平贸易惯例以及贸易、贷款和投资缺乏互惠性的问题”。

2020年2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道:“西方正在胜利”,并同时认为“华为和其他中国国家支持的科技公司是中国情报人员的特洛伊木马”。

减少对中国关键材料的依赖

2017年7月21日:13806号行政命令,“评估加强美国制造业、国防工业基础以及供应链的弹性” 。

因此,美国政府认为国防工业基础和供应链的全面评估,再加上多个执行部门和机构的投入,将对它们目前的优势和劣势提供必要的评价信息。”

2020年4月3日: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认为美国应该“购买美国自己生产的东西,建立更安全的边界和强大的制造基础。”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