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混合多元机制是中美关系新特征

作者:赵刚   来源:《管理观察》总第724期  已有 26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当前的中美关系复杂多变,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国内尤其是精英阶层对中国的不友好声音越来越多,似乎已经形成了遏制和防范中国的共识。《美国国家安全报告》《美国国防报告》等,更是直接把中国定位为主要的竞争对手。中美关系出现了诸多不确定性,美方采取了一系列的对华不友好措施,特别是中美贸易战、中兴通讯芯片事件、福建晋华芯片事件、华为孟晚舟事件等。针对我国南海的挑衅增多,美国出台了《台湾旅行法》,又刚出台了《亚洲倡议法案》《西藏旅行对等法案》,还在酝酿推出《新疆维吾尔法案》等。最近又以网络盗窃等明目制栽相关个人等。中美关系一时间面临着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大有新冷战来了的感觉。由此引发的中美两国舆论和民意中,对立和对抗的因素也变得愈发明显和激烈。
  面对骤然变化的中美关系,面对美国混乱而分裂的国内政治,面对动荡不定的国际形势,如何理清中美关系的主要脉络关系,如何处理新时代的中美关系,如何积极引导中美关系向着稳定和合作的方向发展,对两国的决策者和媒体界、学术界、经济界以及普通民众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也关系到中国如何处理与世界的关系,不仅十分必要,也十分迫切。
  鉴于当前的形势,美国当局对抗的意愿在上升、合作的意愿在下降,但是中美建交后,两国人民长期积累的友好合作基础仍然存在,而且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坚实的根基,中美合作的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的逆转,不冲突、不对抗、互利共赢的理念在两国各界还是有不少人认同。不可否认,目前遏制中国的意见在美国大有人在,甚至叫嚣不惜用战争的手段来废掉中国的人也不少,但愿意继续合作的美国人数量也很庞大。因此,今后我们要习惯中美关系这种“遏制-竞争-合作”的混合多元的复杂关系,积极引导和扩大合作的基本面,消除不利于合作的因素,未来中美合作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回顾中美关系的历史,大致可以划分为几个历史阶段。一是封锁加冷战阶段,时间是从建国到尼克松访华。二是遏制加接触,时间是从尼克松访华到中美建交。三是遏制加合作,时间是从中美建交到特朗普上台。四是遏制加竞争加合作,特朗普上台后。
  在中美关系中,遏制一直存在,从我们建国70年来,始终没有停止过。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这也是中美之间的根本分歧。因此从我们建立新中国开始就全面封锁,后来是冷战,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三个联合公报签署,才有了接触和合作。到1979年,中美建交,大规模的交流和合作才正式拉开序幕。改革开放以来,中美合作有波折、分歧和矛盾,但总体上维持了合作的局面,尽管遏制的部分一直存在,但合作仍然是主流。中国入世,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步伐在加快,恰逢国际产业转移的大机遇,中国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牢牢地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遇,迅速成为制造业大国,世界制造业的中心,经济实力跃居世界第二位,科技实力快速增长,已经接近创新型国家的门槛,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全球创新指数》排名,我国的创新能力排名17位。
  随着中国实力的逐渐增强,国际影响力的逐渐加大,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行,赢得了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赞成和响应,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对国际议程的设置引领能力越来越强,美国和一些发达国家感到不适应了,甚至感到威胁了,于是开始警惕和防范中国,把中国作为主要的竞争对手,加大遏制的力度,经济、科技、军事等方面的竞争愈发激烈。因此,遏制的成分在加大,竞争的成分也在加大,安排合作的政治意愿在降低但基础仍在,基本面还是比较大的。
  可以预计,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中美之间的关系,是“遏制-竞争-合作”等混合多元的复杂关系,既斗争又合作,在斗争中求合作,在合作中又不停地进行斗争。遏制是恶意的,竞争是中性的,合作是友好的。在中美关系中,这样混合多元的状态会持续很长时间,这是中美两个大国实力消长的状态决定的,也是美国国内不同利益集团和阶层的斗争形势决定的。今后的中美关系,既不是敌人、敌对关系,也不是单纯的合作、朋友关系。既不是过去遏制加接触的关系,也不是竞争与合作的关系,而是“遏制-竞争-合作”的混合多元复杂关系。
  对我们来讲,正确认识中美这种“遏制-竞争-合作”的混合多元的复杂关系非常重要,维持中美斗而不破的关系,是塑造对我有利的国际环境的前提条件和核心要素,也是防止中美关系出现大起大落和走极端的重要保证。基于此,我们对美的战略和政策就是减少遏制因素、提倡良性竞争、扩大合作基础。
  第一,做最大的努力,争取减少对抗和遏制因素,这是当前中美两国官方和民间面临的最为紧迫的问题。近一段时期,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引起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担忧,经过双方反复交锋和多次沟通,中美最高领导人终于坐在一起,确立了谈判解决的原则,尽管设立了谈判解决的时限,但谈总比打好。可喜的是,双方表现出来的势头是向着解决纠纷的方向在演进。当然,要解决中美之间存在的根本性分歧和矛盾非常困难,甚至有些问题不可能得到解决。这也不可怕,只要能够加以管控,把双方的敌对因素限制在合理区间,不爆发剧烈的冲突甚至战争,就不会带来颠覆性破坏。相信中美两国和整个国际社会都有这样的自觉,也有这样的定力。当然,两个核大国也有天然的抑制剧烈冲突和战争的力量。
  第二,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特别是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之间免不了争个三长两短,无论是经济、科技、军事等方面,竞争越来越激烈,也是不争的事实。我们提倡公平、公正、文明的竞争,这种竞争是良性的而不是恶性的,善意的而不是敌意的。通过正常的竞争,互相得到提高,带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那也是对世界的贡献。
  第三,继续坚持和平合作、互利共赢的理念,做大做强合作的基础。无论是庚子赔款返还建立协和医院、燕京大学,还是接纳小留学生,甚至在抗日战争时期,两国军民并肩战斗互帮互助,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改革开放以来,大规模的人文交流、贸易往来、科技合作等等,始终是中美之间良好关系的基石,具有强大的民间友好力量和利益纽带。
  今后我们需要深入了解中美各个方面、阶层、区域的需求和变化,及时调整交流合作的方式方法,解疑释惑,不断扫清合作道路上的种种障碍,使中美合作的基本面不断扩大。

  作者:赵刚,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文章发表于《管理观察》总第724期  2019年6月中旬刊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8日 来源时间: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