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美的经贸纠纷和中国举国体制

作者:逍遥客   来源:来函照登  已有 22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特朗普最近指责中国的经贸体制是造成美中贸易不公平并让美国蒙受损失的根本原因。特朗普还表示,美国应后悔当初同意中国参加世贸组织。
  特朗普话的意思是,在中美双边经贸交往中,一直是中国占便宜,美国吃亏。其根本原因,是国家体制。更彻底点说,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让美国和西方没法跟中国玩了。当初就应该把中国关在世界贸易的大门之外。这个想法与奥巴马是相同的。因此可以说是美国当权者不分党派的一致看法。
  入世之前,中国的GDP只是美国的1/7,2017年是美国的65%,这还是按汇率折算的,如按购买力评价,世界银行(美国人为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人为总裁)认为早在2014年10月中国就超过美国了。
  中国目前的制造业实力已经接近美欧日相加的总和。
  2017年中国国有企业(不算金融企业)的资产总额已达183.5万亿元人民币,净资产70多万亿,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国有资产的总和。中国国有金融企业资产总额241万亿,净资产20多万亿。中国行政和事业单位国有资产30万亿,净资产超过20万亿。
  中国政府还拥有全国土地所有权和矿产资源。
  中国政府所掌握的财产资源即使不算土地和矿产所有权也是美国政府的十倍以上。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创新只是最近才开始,靠什么实现的“弯道超车”?其实,中美领导人,以及整个西方都明白,中国靠的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为什么厉害?就厉害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厉害在“举国体制”。
  举国体制简言之,是当遇到大事时,就动用整个国家的资源和力量来操办。中国是个大国,国企是主导,中国政府可掌握可动员的资源远远大于西方政府。如果与中国搏弈的对手是西方的民企或个人,那些企业和个人必败无疑。就是西方政府和中国斗贸易斗经济,其胜算的机会也很少,因为西方的企业未必听政府的,西方政府所掌握的资源很有限。
  我以奥运会作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在社会主义阵营没垮台之前,奥运会金牌第一永远是苏联,总分往往能比美国高一倍。第二永远是东德,美国只能屈居第三。什么原因? 因为西方的奥运会选手当时都是业余的,需要自己花钱训练、比赛。而社会主义国家的运动员都是专业的。国家跟个人比,能公平吗?所以,过去的奥运会争金牌,西方是吃亏的,亏在国家制度上。
  西方后来学乖了,改变玩法了,也学着不用业余选手,改上职业运动员了。同时社会主义阵营垮了,只剩下了少数国家还在实行“举国体制”,所以现在奥运会的成绩,基本体现了各参赛国真实的体育竞技水平。实力最强的美国,又获得了金牌第一的位置。
  世界经贸组织,就是另一个领域里的奥运会。西方觉得中国在里面玩“举国体制”,用国家力量来对付西方的企业或个人(资本家),所以不公平,而西方政府则无此能力。
  与奥运会不同的是,西方在经贸上玩不过中国,但还没法跟中国学。因为自由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法律,西方国家政府不干涉私人资本的经营活动且西方国家的国营企业不多,所以西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超过他们或压倒他们。为此,我举几个典型实例来说明:
  九十年代,亚洲金融危机,多数国家在这场危机中都损失惨重。但也有乘机在里面兴风做浪、混水摸鱼的获利集团。美国的金融资本就是其中的一员,为代表的就是索罗斯的量子对冲基金。
  索罗斯在亚洲连战连捷,获利颇丰。卷走了大量真金白银,害惨了不只一个亚洲国家。但没想到,最终却兵败香港。那是美国犹太金融资本,第一次没坑了别人,反而让人给坑了。因为他面对的不仅是香港政府,身后还有拥有巨大财力的中国政府。
  索罗斯在汇市上跟中国政府搏命,实力终归不行,所以他必败。这次事件,让美国人很恼火,觉得和中国搏斗不太公平,索罗斯只能感觉到有只无形的手打败了他,赔了不少。索罗斯连续扫荡了几个国家的汇市,赚的盆满钵满。没想到在香港折了,就是他那时并不知道“中国特色”的厉害。现在西方知道中国体制的厉害了,自然也就对这种“中国特色”充满怨恨。
  第二个例子是中国买民航飞机。为了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中国隔一段就要买一批飞机。每次都要花上百亿甚至更多的美金。所以对飞机制造商来说,都是超大单的买卖。对于出售飞机的国家来说,都是大礼。至于买美国的波音,还是买欧洲的空客,中国要相机行事。在西方国家看来,买什么飞机,应是由航空公司来决定。但在中国,却是由政府决定。中国的大单一出手,往往要影响国际政治和国际经贸的走势,西方一些国家为了挣钱只好哈着中国。这让西方很不爽,觉得有被中国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况且,中国还绝不仅仅是买飞机这一项有举国体制的优势,在对外经贸上有很多类似的牌可以打。因为中国不仅是个巨人,且所有大型外贸,都在国家的管控之下。所以在外贸的总体格局上,中国总是只占便宜不吃亏。
  西方认识到,中国的这一优势,缘于大型外贸项目都是由国企来完成。而国企自然得听政府的。对国企而言,具体项目的赢亏固然重要,但必须要服从国家的大局利益。西方则不然,企业绝大多数是私人资本,决策自然要听董事会的,而不是政府。因此特朗普报怨中国国企的数量太多并实力太强,中国国企为主导的经济也是西方拒绝承认中国为“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国家的主要理由。
  以中国国企多就不跟中国玩了的理由,让西方自己也觉得抓不到把柄,说话嘴软,道理也拿不到台面上去。说白了,就是有苦难言。即使骂中国,调门也不好意思高。因为西方鼓吹贸易自由,既然自由,还分国企、私企?你说中国政府操纵了,能拿出证据吗?没证据,就制裁中国?为此,西方心里很是郁闷,嘴上又说不出来,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真是恨到家了。
  最近出的一件事,总算是让西方能骂出声了。特朗普之所以高调向中国叫板,我分析八成因为这件事。
  最近网上曝光,王建林在境外的六个投资项目被银监会“金融管控”。王建林是中国的房地产大鳄,前个时期曾混成中国首富。这次他与央企中国中铁在海外争项目,本来中铁已与马来西亚谈成铁路项目,就准备签约,结果被王建林半路杀出,以两倍价格从手里夺走。此次王建林与国家争利,犯了大忌,国家不可能不收拾他。
  本来王是个企业家,上哪置产业本是他自己的事,但在中国,有损国家利益的买卖,国家就要管,这就是“中国特色”。
  这回国家干预的理由是:王建林海外上项目,用的不是自己的钱,全是借国内银行的钱。买卖赚了,个人获利,买卖赔了,可就是中国的银行倒霉。所以国家以“排查授信风险”来查他,逼着王还回银行的贷款。王手头没钱,只好卖了多处万达广场和房产,算是还上了债,但大概是赔了不少。最近王建林老实多了,消声匿迹,以后商贸上能否像以前那样顺风顺水,也不好说了,毕竟他把国家得罪了。
  中国政府对王建林采取措施,是否伤及到美国,我不知道。但特朗普急了,而且大为光火,说了很不礼貌的话。我认为,王建林事一出,特朗普就发飙,说明两者是有联系的。特朗普恼火之处在于,国企你中国政府控制着,这私企你也管?
  中国目前承诺要将所有的央企改造成混合所有制企业。也就是说,将来中国不再有纯国企了。届时,西方不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理由,就不存在了。对中国实施反倾销制裁也不方便了。
  而美国和西方也盼着这一天。因为他们认为,若中国没有了国企,中国在外贸上举国体制的优势可能就要大打折扣。
  可西方没有想到,中国对私企一样进行管控,这等于发出了个信号,甭管中国怎么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点,什么时候都不会变。举国体制什么时候都不会变。这下,特朗普是真急了,因为希望没有了。他当即中止了中美两个合作协议,报复之心,昭然若揭。
  公开的信息,是说王建林因在对外贸易中与国企争利而被查处。但我觉得有更深层次的因素。
  前些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多了,且显示出增长态势。所以国家对海外投资控制的不严。最近,中国的外汇储备呈下滑趋势。说明花的比挣的多了,因此引起了国家的警惕。外汇储备,是国家对外经贸的本钱。这个钱怎么花,干什么事,资本家说了不算,还得由国家说了算。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是国家利益所在,这方面要花大钱,所以外汇要省着花,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中国政府希望在海外投资买矿山、油田这样的资源,也希望买代表先进技术的企业。而对房地产、服务及娱乐业兴趣不大。
  西方国家对中国投资的愿望与中国正好相反。他们竭力阻止中国购买西方的优良资产。尤其是美国,甚至阻拦中国并购其他西方国家的企业。越是高新技术的企业,中国投资越困难。这里面西方既有经济上的考量,也有把中国作为潜在争霸对手的防范。
  西方希望中国把钱扔在西方的房地产业、服务业、娱乐业和商业体育(比如买外国球队)上。这样,既可以提振当地经济,也不会给中国带来太大的好处。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例如发生经济危机,损失的也是中国,而资产还留在了当地。
  日本八十年代就吃过海外房地产投资过热的亏。当时有个说法,日本人把好来坞和洛克菲勒大厦都给买了,如果愿意,日本有钱买下整个美国。结果泡沫一破裂,日本赔得一塌糊涂。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好来坞还是美国人的好来坞,但日本人兜里的钱却没了。这个打击造成的伤害,日本到现在也没缓过来。这个教训,中国能不知道吗?所以中国一直对此有防范。
  王建林发家,靠的是空手套白狼。中国现在已经发展成世界制造大国了,但王作为中国首富,却一件有关制造业的事也不干。投资的都是房地产、服务、娱乐业。在国内这么干可以,无论王建林赚与赔,反正肉烂在锅里,资产没出中国。去海外投资则又当别论了,再玩空手道,万一玩砸了,损失的可是中国的银行资产和中国人的存款。因此,王建林的海外投资,一是有风险,二是对中国国家和百姓都没啥好处,三是耽误了国家用钱。国家对此不可能不管,甭说王还跟国企争利,即使不争利,也得叫停他的海外投资项目。
  查处王建林,我认为绝不仅仅对他一人,而是对这种现象。也就是说,今后中国的海外投资,无论国企、私企,都要符合国家的总体利益。说白了,还是“举国体制”,还是“中国特色”。这恐怕才是让特朗普大发雷霆的真正原因。特朗普下令中止美中的两个企业合作协议,就是向中国表明,中国政府希望开展的合作项目,美国也像中国中止王建林项目一样,给枪毙了。中国在海外投资上,只吃肉不啃骨头,没门!
  此外,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2017年达到了2000多亿逆差(美国说是3000多亿),是创纪录的。这也使特朗普很不爽。对政绩来说,他觉得不光彩。
  其实,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双方都有责任。但美国的帝国主义思维,考虑问题都是单向的。美国买中国东西多,是因为中国商品价廉物美。美国卖中国东西少,是因为他好一点的商品就不愿卖给中国。例如高科技的产品,美国怕中国偷学技术,因此对中国封锁。而除此外,美国就没什么值得中国买的了。当然,粮食作物例外,中国一直是美国农作物的最大进口国。
  除了上述的这些,中美还在知识产权保护、中国出口商品退税、部分商品进口关税较高、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及除关税外的进出口管制措施等许多方面,存在着较大分岐。其实,上述这些领域,中国都是在维持老的做法,并没有出台新的不利西方的措施。这些老做法,都是当年西方允许的。但现在不行了,因为他们觉得中国发展太快了,甚至已经危及到西方的发展甚至生存,因为中国迈开双腿走路,却总逼得别人无路可走。啥东西只要中国能生产了,就变成了白菜价,害得西方企业一个接一个倒闭。
  西方认为中国发展神速,依靠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对这种举国体制,西方体制在搏弈中很容易吃亏。就好比推铅球,西方只是胳膊用力,而中国则不仅胳膊用力,还扭腰蹬腿。就好比拳击比赛,中国虽然守规矩,但中国能攥紧拳头出击,西方却空心拳头攥不紧,屡屡吃亏,最终别人都是输家,只有中国是赢家。
  奥巴马说“中国搭了便车”,所以他想把中国从拳场上轰走,就此搞了个TPP。特朗普换了招数,但想法与奥巴马一样,也是要惩治中国。
  中国现在的GDP说起来是世界第二,实际上按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早在多年前就雄居世界第一了。美国的经济总量表面看似乎不少,其实虚头巴脑的东西太多,空心化严重,中国经济和工业实力已经超过美国,中国第一产业产值是美国两倍;第二产业能力超过美日德的总和;只有第三产业美国在产值上远远超过中国。第三产业是服务业,太虚,比如乘同样长度地铁,你要两美元,我只收3元人民币,产值相差四倍,服务一样。再比如,你找律师咨询一小时收费100美元,我咨询一小时只收50元人民币,你服务产值是我14倍,这又有何意义?
  中国现在已经时世界100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我可以说,世界经济离不开中国,绝不是美国及西方不想带中国玩就能做到的。好比打麻将三缺一,离开中国,大家都甭玩。这个道理,美国及西方不是不明白,如能下手他们早动手了。所以对中国是既恨又没辙。只能通过对中国施加压力,以图使中国也握不紧拳头,最终改变格局。
  既然中国靠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立国,并取得快速发展。那么美国及西方就要在这方面给中国施压,逼中国改制,逼着中国国企改制就是这个目的,否则就不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就可以使用反倾销条款。
  原本是西方不讲理的理由,中国也答应了,准备对央企实行所有制“混改”,算是用太极功夫应对西方洋拳。因为中国不怕,中国心里有数,即使将来没有纯国企了,也还照样是“举国体制”,国有经济照样是国民经济的主导力量。还有,私企同样不能在国家利益面前,犯“自由主义”。否则就收拾你,王建林就是例子。中国首富怎么了,该收拾照样收拾。所以中国无论如何改制,只要举国体制不改,无碍大局。况且,国企改革本来就是计划中的,掺点私股既有利于提高效率,表面上又迎合了西方要求,何乐不为。
  特朗普发不发火他都明白,中国再怎么改,中国特色不会改。因为习近平早就用“四个自信”通知西方了。振兴中华的路既然已经找到了,凭什么要变轨?“坚持100年不动摇”,接着往下走,越走越精彩。
  目前的形势似乎挺严峻,就像鸦片战争前一样,决定银子往中国流,还是往西方流。当然对付当代中国,炮舰政策不好使,只有进行经贸战,但中国块头太大,如经贸战一旦开打,美国自己也好过不了。
  总之,双方都无法大让,都牵扯到国家的根本利益,但是双方最终又谁也离不开谁,因为毕竟还要在一个桌上推麻将。中国提出“合作共赢”也是为了安慰牌友,让他们别掀桌子。当然,中国也会做一些小让步,让对手别回回都输,否则怎么体现共赢呢。但最关键的、最根本的,绝不会让,也不会改。说白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会改,也不能改;说到底,这是中国发展的利器法宝。
  由于中美双方都是世界巨人,既要彼此撕打,又都不能或无法消灭对方。所以这次的经济战贸易战注定是一场曲折复杂的持久战。中国最终应能胜出,因为中国实体经济实力和财政实力大于美国,尤其是中国的“举国体制”,可最大可能地集中财力物力进行有效攻击和防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可战胜,打仗是如此,经济也是如此。
  一位美国教授对我说过,“美国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她有伟大的对手”。中国可能是美国建国以来所遇见的最伟大的对手。这一次,中国还有可能使特朗普的崇高理想“使美国再次伟大”真的无法实现。
  最后还要加上一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举国体制必须有中国共产党领导才能实现。中国特色、中国经验和中国模式在全世界其他地方都难以复制,大概只有越南学得有模有样,金三胖领导的朝鲜如果认真学并努力做,经过几十年也有可能学成,但这两国的综合国力和中国根本无法相比,美国并不惧怕,只有中国这个巨人使美国真正感到恐惧。
  逍遥客
  2018年10月20日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6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