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为什么我要纠正中美冲突模型论

作者:周德武   来源:公评世界  已有 21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关系接近走向全面战略对抗这一步,世界各国既不愿看到,对长期研究中美关系人士来说也是一大不幸。
  许多美国问题专家被吊销了赴美签证,与美国零距离接触的机会大大减少。
  这倒也不完全是件坏事,让学者们静下心来对美国问题进行细化研究,克服当下研究的浮躁也是难得的时间窗口,毕竟这方面我们需要补的课太多了。
  近两年来,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中美关系研究的名家大都保持沉默,相反一些其他领域的专家频频客串到这个领域,于是网上经常看到“总算某某把这个问题讲明白了”,一时间美国问题专家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令研究中美关系几十年的人士感到汗颜。
  在美国从全能性霸权向选择性霸权过渡过程中,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究竟是奥巴马收缩战略的延续,还是对旧有政策的全面否定?美对华政策究竟是颠覆性变化,还是中美关系发展进程中的一段插曲?中美全面脱钩能从美国的愿望变成残酷的现实吗?
  “中美关系回不到从前了”这句话流传甚广,但从前的坐标点设在哪里?没有多少人深究。学术问题虽是见仁见智,但似是而非、信可开河也往往会误导读者和社会。
  近两年来,美国学界不断渲染中美冲突不可避免论,艾利森的“修昔底德陷阱说”名噪一时,为中美冲突制造舆论和理论基础,而当下中美迅速升级的紧张关系,反过来验证了此学说的“正确性”,一道伪命题变成了一道“自我实现的”真命题。
  正因为如此,约瑟夫.奈曾经尖锐指出,修昔底德陷阱学说强调中美冲突不可避免是极其危险的。
  通读《注定一战》一书,艾利森列举了16个大国冲突经典案例,其中以战争方式解决的高达12起,而只有4起以非战争方式解决。
  言下之意,大国之争的冲突概率要远大于和平方式。但书中没有细谈的是,他列举的案例时间跨度达400年,而过去100年间就有3起是以和平方式解决,这是否说明,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社会整体正变得更加理性呢?
  其实,自核武器诞生以来,大国间发生直接战争的概率为零,更多表现为代理人战争和冲突,而这些作者较少论及。
  正因为如此,笔者认为,过度宣扬修昔底德陷阱,其实质是宣扬历史宿命论,充满了历史的惰性思维。
  如果小概论的历史事件被夸大为大概率的历史重复,那么政治家的作用及外交家们的主观能动性又体现在哪里?
  中美关系历经几代人的努力恢复到常态,来之不易,现在却被极右翼势力所劫持,扔掉了经贸这块压舱石,中美关系变得风雨飘摇。
  担任过中美建交谈判的美方翻译傅立民先生感叹,“在谁是美国敌人的问题上,美国过早地结束了这场辩论”。
  莱特希泽作为美方谈判代表,念念不忘上个世纪80年代与日本谈判的胜利场景。
  但是中国毕竟不是日本,把当年的经验复制到中国,必然犯经验主义的错误。
  不论美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斯金纳有关“文明与种族冲突”的言论多么离谱,但是她认为中国的确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个竞争对手,这一点她说得没错。
  从历史而言,美国的确积累了不少打败老二的经验,学界也喜欢拿苏联与日本作为例子。
  这两年以讹传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国内不少专家大谈特谈60%理论。声称苏日两国都是在国内生产总值达到美国的60%左右时,遭到了美国的无情狙击,当下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也处于这个节点上,完全符合上述模型。
  查查国内的名家,仍有不少人在不同场合拿这个模型作案例。
  其实,稍微查查统计数据,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
  以苏联为例,美苏争霸的起点是1946年,当“铁幕”降下的时候,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2223亿美元)占世界的30%,而处于战争废墟中苏联已经倒退到1940年的水平。
  当时苏联只有工农业总产值的概念,无法直接对应。
  1946年开始执行第4个五年计划,1950年按可比价格计算,苏联为1700亿美元(姑且不论这个数字的水分),美国为2938亿美元,约为美国的40%。
  翻看美苏争霸史,冷战高潮的70年代,美国出台了全面打压苏联的“成本强加战略”,对其开展从政治、经济、军事、科技、舆论等全方位遏制。
  据有关经济史料记载,1970年苏联GDP是4334亿美元,而美国高达9400亿美元;1975年双边在第三世界剑拔弩张的时候,美国达到16889亿美元,苏联只有6859亿美元;而苏联入侵阿富汗的1979年,其国内生产总值为9016亿美元,而美国则高达26321亿美元,只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34%左右。
  以日本为例,1968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居世界第二位(1466亿美元),仅为美国的20%,而1985年美国迫使日本签订广场协议的时候,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是1·3845万亿美元,而美国是4·346万亿美元,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美国的30%左右。
  而美国对日的打压始于70年代,80年代进入高潮,可见,60%理论是十分值得商榷的。
  至于1995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54000亿美元)达到美国69%,其实,这是日本泡沫经济的产物,而美国对日的打压在1994年已尽尾声。
  25年过去了,日本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仍徘徊在49000亿美元,不升反降,可见当时的统计数据水分有多大。
  更重要的是,69%的数字与对应的对日打压时间节点完全错配。
  综上所述,美苏之间的争夺与国内生产总值多少没有直接关系,更多的是意识形态之争。
  如果说一战的匆忙结束是出于对苏维埃新政权的恐慌,那么冷战的开始则缘于对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发展壮大的恐惧。
  而美日之争更是无关意识形态,而是老大与老二的争夺。
  日本技术后来居上,大有“争做世界第一”的架势,美国出现了“日本购买美国”的恐慌,尤其作为美国象征的洛克菲勒大厦被日本三菱公司收购,极大伤害了美国的自尊心。
  忘乎所以的日本在日元被迫升值的情况下,为了缓解出口企业的压力,转而大力调低利率、放松银根,导致房地产和股市的双重泡沫。
  广场协议无疑是日本掉入陷阱的催化剂,而错误的财政和金融政策则成为压死日本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退一步说,即使一些人坚持美国的打压与国内生产总值有关,那也是在国内生产总值只及美国的30%的时候下手,而不是我们一些专家所说的60%。
  换个角度想一想,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达美国的63%,接近“黄金分割线”,这比当年苏联与日本高出一个级差。
  在这样的发展水平上,美国打败这样的强大对手,历史还没有先例。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产业链,抗压能力完全超出美国的想象。
  美国当年有1亿多中产阶级人口,能够成为全世界的经济引擎,更何况中国中产阶级人数正越过3亿的水平线。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消费主义的时代正在到来,中国市场的巨大磁场定将吸来世界上的所有铁钉,这就是中国不怕打的底气。
  世界舆论认为,中美贸易战是中美双方领导人之间意志力的比拼,更是对中国人民意志力的测试。
  大象打架,草地遭殃。英国外交大臣侯俊伟5月14日在伦敦表示,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趋势不可阻挡,“即使我们想,也无力阻止中国的发展”。
  而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早就说过,谁都不希望中国快速崛起,但谁也无法阻挡中国的崛起。
  新加坡外长维文于5月15日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一场研讨会上说,将中国视为必须遏制的对手是行不通的。
  一段时间以来, 我们看到更多的国家是在做劝谈促和的工作,而不是急着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
  过去的中美关系是由中美双边来塑造,今后的中美关系同样取决于中美两国。
  今天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具有塑造双边关系的能力。
  以更大和更坚定的开放对冲美国的脱钩战略,是中国的现实选择。
  韬光养晦已经非常困难,的确,中国这头“大象”已无法藏在小树丛中了,但大象也不必主动挑战老虎,大象的生存之道是:不惹事,但绝不怕事。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6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