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警惕中国的种族主义

作者:司徒彼   来源:坂上云  已有 45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跟美国相比,中国的种族问题在近几十年几不可闻。尽管有五十六个民族、南北地域之别、阶层之分,但汉族占据社会总人口的九成以上,使得中国社会至少在民族成分上高度同质化。不过也恰恰因为此,中国人普遍对种族缺乏认知,也就无从谈起“政治正确”、“族裔和谐”。近来种族歧视的文章甚嚣尘上,原本是针对广州黑人集聚问题,后来更扩展到对黑人的恐慌和攻击。
  其实,种族歧视乃至仇杀在中国历史上并不罕见。东晋末年汉族将领冉闵曾经报复羯族,实施种族屠杀。唐代的扬州大屠杀、广州大屠杀皆针对城中阿拉伯人、波斯人、犹太人、拜火教徒等。而汉族人自身,则在异族统治的元代沦为第三等的“汉人”和第四等的“南人”。至近代,变法先驱康有为形容黑人:“……黑人之形状也,铁面银牙,斜额如猪,直视如牛,满胸长毛,手足深黑,蠢若羊豕,望之生畏。”
  也许我们并不熟悉种族歧视,但地域歧视、阶层歧视、性别、年龄歧视从来没有缺席过。往宏观说的“南方人”、“北方人”,微观说的“东北人”、“河南人”、“上海人”,更小的“上只角”、“下只角“、“南城”、“北城“,在广阔的社交媒体、新闻评论中被贴了各种标签,网友没少为此打嘴仗。穷富之别、官民之争更是在网上铺天盖地。至于“女司机杀人于无形”、“千树万树大妈开”等调侃,早已司空见惯。可见,一旦找到能够歧视的“制高点”,人们从来不缺少优越感去居高临下一把。
  而在种族问题上,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是在自豪感和自卑感之间剧烈摇摆的。近代“天朝上国”的认知和丧权辱国的惨痛记忆之间的强烈反差,让国人在种族问题上陷入了困惑。梁启超就认为:“可以称为历史的人种者,不过黄白二族而已”。对黑人的歧视和对白人的膜拜往往相伴而生,加上经济优势地位和种族优越感很容易混为一谈,使得种族问题在中国变得更加混沌。
  在急着宣扬“黑人有害”、“中国人优越”之前,有三个问题需要澄清:
  伪达尔文主义是否是观察人种问题的唯一视角?
  达尔文主义宣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当今世界无论何种种族,都是智人的后代,只不过黄种人、白人和尼安德特人出现了微小程度的混血。这已经将适合环境的人类遴选了出来。伪达尔文主义,则片面强调某些指标,比如智力差距(以美国高考SAT通过率等指标为论据)、科学领域的成就等等。然而,人类社会的多姿多彩恰恰是不同人种在不同领域的不同优势造就的。好比足球队中,需要不同技术特点的人踢不同位置。如果连同守门员在内有11个梅西,反倒会出现致命短板。同理,以片面指标证明黑人有种族劣势,就犹如用黑人擅长的音乐、体育等来判断黄种人一样不近情理。
  政策问题是否应该与人种优劣混为一谈?
  广州的黑人增多,如果真的影响到了社会治安,在移民政策不健全,发放签证管控不严格等问题被忽视的情况下,谈何人种问题?如果社会对非洲投资政策有意见,谈何个体素质问题?就像香港愤青针对大陆普通游客的言语攻击、上海网民在宽带山上嘲笑外地人一样,任何将宏观政策可能出现的问题归结为个体好恶的行为,都过于简单粗暴,也过于主观片面。
  中国人自身何尝不深受种族主义之害?
  历史上汉族和少数民族、中国人和外国人之间的冲突,造成了无数生灵涂炭、民族耻辱,“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警示牌犹在眼前。印尼数次排华让世界华人心中留下伤痕,个别越南餐馆禁止国人用餐,某些美国人用“眯缝眼”来羞辱亚裔等不和谐声音仍时有可闻。在很多历史时段、场合的受害者,更不应摇身一变去俯视别的种族,而应该抱有同理心。
  在做任何价值判断之前,我们缺乏的是细致耐心的了解、分析,而趋向于匆匆忙忙地归纳、总结。就像阿Q受了王胡、假洋鬼子的气,转而欺负小尼姑——与生活中几乎没有交集的黑人成了社交媒体上的敌人;并不曾影响自己的“外地人”、“外省人”成了键盘上的攻击对象;不敢或不愿面对社会政策及其制定者,而去攻击某个个体人群。
  愿每个人都能平等对待别人,也能被平等相待。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5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