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让多数美国人重新过上中产生活的关键

作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39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对很多美国公民来说,美国经济运行得并不好。尽管现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是“资本主义黄金时代”——也就是上世纪50年代的3倍多,但中产阶级生活——曾经是美国的标志——却让越来越多的人无法企及。社会契约已被撕成碎片,伴随着各种政治和社会后果。
  专家、活动人士和政界人士提出了多种改革方案,从限制企业的权力、提高劳动者的权力,到加大对基础设施、教育和研究领域的投资。
  然而,即便设法实施了这些改革,即便这些改革成功使经济增速恢复到上世纪50年代的水平,也仍然无法确保所有公民都能享受良好的医疗服务、住上像样的房子、接受良好的教育(包括优秀的学生能够上大学)、过上安逸的退休生活,有能力也有意愿工作的人都能获得体面的工作和薪水。在这里所说的很多领域里,公共选择(public option)——与由私营部门提供的产品并存的公共选择——将让公民有更大的选择余地,并激发竞争和创新,从而使价格降低并加强保障。这将提高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水平。
  在美国医疗领域的辩论中,支持提供公共选择的理由是非常有力的:私人保险公司对服务于某些特定群体兴趣不高甚至毫无兴趣,特别是那些投保前就已经患有疾病的人。如果没有公共选择——最初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出的,但后来被取消了——很多人也就只能在一两个供应商中选择——数量太少无法构成竞争性市场。由于政府使命不是利润最大化,而是确保所有人都能以可承受的价格享受医疗保险,在私营部门没有兴趣涉足的领域,政府可以进入。
  近几十年来,我们更好地理解了私营市场为何经常失灵,特别是在信息不完善、不对称的情况下(市场中一些参与者比其他参与者知道的更多:我在2001年获得“诺贝尔奖”(Nobel Prize)的论述就关于这方面)。在缺乏恰当监管的情况下,这种情况提供了大量的剥削机会,利润最大化者会毫不迟疑地抓住这些机会。剥削并非没有成本,这是政府项目可以用更低价格提供更好福利的一个原因。美国社会保障(US Social Security)实际上是提供公共年金,其行政管理成本远远低于私营部门年金,而且公共年金提供对抗通胀的手段,这不同于几乎所有私营保单。
  同样,公共退休金选择将允许公民为社会保障多缴款,福利也相应增加。这将鼓励人们增加储蓄,无须担心私营企业可能利用他们缺乏金融专业知识的劣势,向他们销售不合适的金融产品。(美国理财公司甚至曾经无视要求它们以客户最大利益为行事宗旨的规定)。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剥削行为在抵押贷款市场相当猖獗。它严重损害了市场(以及我们的经济),以至于美国(名义上是自由企业的故乡)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政府为抵押贷款作担保。私营部门等于在说,它们无法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提供住房抵押贷款,而这种贷款是我们金融体系的基础。
  我们应创造一种公共选择:根据对个人还款能力和房屋价值的真实评估,为纳税满5年的人提供标准的30年期抵押贷款。这种选择可以比当前的抵押贷款更灵活,允许借款者在收入降至某个标准以下时减少还款额并延长还款期限。
  这种项目将可以利用因政府收集信息、征税和收取社会保险缴费而带来的范围经济和规模经济效应。这种经过改进的抵押贷款产品将让更多美国人能以较低成本拥有房产。
  在这些和其他例子中,新的公共选择所带来的竞争还会刺激私营部门创新和提高效率、消除剥削并推动价格下降。
  这些公共选择是进步资本主义(progressive capitalism)的特点,是一种务实且非意识形态的尝试,以期基于选民与民选官员之间、员工与公司之间以及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新社会契约,恢复政府、市场和公民社会之间的平衡。
  我们修复美国社会的唯一途径是通过像这样大胆且明智的公共项目。进步资本主义做出的承诺是驯服、调和及利用市场,让多数美国人能再次过上他们向往而且曾经似乎可以企及的中产阶级生活。
  本文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教授,著有《人民、权力和利润》(People, Power and Profits: Progressive Capitalism for an Age of Discontent)一书
  译者/梁艳裳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来源时间:2019年05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