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俄

左凤荣:西方制裁下的俄罗斯

作者:左凤荣   来源:《学习时报》  已有 84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4年,俄罗斯是在乌克兰危机、西方一轮又一轮制裁下度过的,加之国际石油价格持续走低,俄罗斯经济不堪重负,经济下滑、卢布大幅贬值,打断了俄罗斯经济复苏的步伐。面对困境,普京并不想改变政策,坚持与西方进行强硬的地缘政治对抗,俄罗斯仍要做世界强国。

  争取国际话语权为收复克里米亚辩护

  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加剧了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美国及其盟友指责俄罗斯此举为“吞并他国领土”,并对其实施了大规模经济制裁,联合国大会也通过了关于克里米亚全民公决无效,要求保障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议,俄罗斯在绝大多数国家眼里显然处于非道义的地位。俄罗斯努力影响国际舆论,争取国际话语权。

  首先,俄罗斯强调乌克兰政权更迭是“非法的、违宪的行为”,俄罗斯的行为是合法的。2013年12月17日俄乌达成协议,俄罗斯通过经济优惠使乌克兰放慢了西向的步伐,由此引发了乌克兰国内亲西方势力的抗议。2014年2月21日,在波兰、德国和法国的外长以及俄罗斯总统代表的见证下,亚努科维奇和反对派签署协议,基本上满足了反对派的全部要求,但反对派依然不罢休,2月22日亚努科维奇出逃俄罗斯。此事一发生,俄罗斯就公开谴责反对派不遵守协议,是“搞非法的、违宪的行为”,俄罗斯不承认乌克兰通过政变上台的总统的合法性。

  其次,俄罗斯强调克里米亚人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通过全民公决,决定加入俄罗斯联邦,普京在接纳其入俄的讲话中,强调克里米亚与俄罗斯的渊源关系,强调当年把克里米亚交给乌克兰是“私相授受”,并没有征得当地民众的意见。政变上台的乌克兰政府不能有效治理国家,俄罗斯族人权利没有被尊重,语言受到威胁,俄罗斯当然不能坐视不管,普京强调克里米亚人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正如当初乌克兰人举行独立公决一样。

  再次,俄罗斯谴责西方国家奉行双重标准。针对西方国家的制裁,普京坚持认为俄罗斯的做法合情合法,他谴责西方奉行双重标准。在2014年度国情咨文中,普京强调,乌克兰事件不是偶然的,是美国政策的结果。俄罗斯反对美国的双重标准,更反对无视俄罗斯的利益。

  不只是普京,其他领导人,如总理梅德韦杰夫、外长拉夫罗夫等,也都利用各种场合,反复说明乌克兰街头“革命”,推翻合法政权是不合法的,俄罗斯尊重克里米亚人民的选择,符合国际法,也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并无不当。

  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危机问题上,俄罗斯领导人的言行并非没有道理,在美国等西方强国的强势话语体系下,俄罗斯并没有完全掌握国际话语权。但这些话语还是被俄罗斯国内的民众接受了,他们认同普京的说法,支持普京的做法,普京因此获得了国内前所未有的高支持率。

  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从不睦发展到对抗

  苏东剧变后,原苏联东欧地区的大部分国家都选择“西向”,欧盟无疑比俄罗斯更具吸引力。冷战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已经走入社会,他们并不像其父辈那样通晓俄语和对俄罗斯文化抱有好感。普京感受到了危机,因此,他把整合后苏联空间作为其第三任期的外交重点,提出在俄白哈关税同盟的基础上组建欧亚联盟。俄罗斯不会接受乌克兰完全摆脱自己的影响,这引起了西方对“恢复苏联”的担忧。从普京2012年重返克里姆林宫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特别是与美国的关系就一直不睦,乌克兰危机和克里米亚公投入俄进一步恶化了俄美关系。

  美国等西方国家希望通过制裁俄罗斯,迫使俄罗斯让步,吐出克里米亚,停止对乌克兰东部的干涉,事实上难以奏效。普京不会放弃把俄罗斯建成“现代世界有影响力和竞争力的中心之一”的目标,不会放弃克里米亚,也不会放弃对乌克兰东部的影响。欧洲东西方之间的“冷战”在回潮,双方在进行实力、意志、价值观的较量,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短期内难以好转。西方制裁俄罗斯,实际上也影响了自身的经济,德国和波兰所受的影响最大。西方如何在经济与政治利益中做出选择,是缓和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关键。

  普京政策得到民众支持危机或成转机

  2012年3月普京以63.6%的得票率当选总统,在莫斯科得票率没有过半,但在克里米亚入俄后,普京的支持率迅速攀升,获得了空前的高支持率,2014年3月末达到82.3%。尽管卢布贬值、经济下滑,普京的支持率仍居高不下,12月19—22日俄罗斯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有85%的俄罗斯人对普京实行的政策表示支持,63%的人对梅德韦杰夫的工作表示满意。普京仍被俄罗斯国民看成是带领他们走出困境的人。

  普京的高支持率表明民众对其政策的认同,外界的压力成为俄罗斯民族奋发的动力。西方认为莫斯科“吞并”克里米亚的做法违反了国际法,但大多数俄罗斯人对这种说法并不在意。在俄罗斯人看来这是恢复了历史的公正,是伸张历史正义的行为,克里米亚本来就是俄罗斯的。对于西方制裁和石油价格下跌带来的卢布贬值和物价上涨,绝大多数俄罗斯人都能平静接受。

  虽然俄罗斯经济遇到了困难,但比20世纪90年代情况要好得多,2014年俄罗斯小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丰收,农业整体增长近6%,俄罗斯有3000多万吨粮食可供出口。为了提振本国经济,俄罗斯政府也采取了很多措施,俄政府拨款支持北极地区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向国家铁路、俄罗斯外贸银行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提供支持。从2015年1月1日起,俄罗斯石油出口关税每吨下调107.2美元。根据2015年1月1日生效的新《反离岸法》,在俄的受控外国企业将申报未分配利润并向俄罗斯纳税。俄罗斯政府还确定了国企领导人薪酬的新条件,规定联邦国家单一制企业负责人的平均薪酬不得超过职工平均薪酬的8倍。

  困扰俄罗斯经济的最大问题不是西方的制裁和油气价格的下跌,而是俄罗斯的经济结构。苏联时期留下的依靠油气和军火生存的经济结构仍然没有改变,尽管俄罗斯不断提出发展创新经济和实现经济的现代化,但进展不大,油气企业的高回报率使资本很难向其他产业流动。西方的制裁和油气价格的下跌,给俄罗斯带来了经济转型的外部动力,或许为俄罗斯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提供了新的契机。

  转向东方:战略还是策略

  俄罗斯是个传统的欧洲国家,其发展关注的重心一直在欧洲,在目前的危机面前,俄罗斯的战略重心开始发生变化,开始转向东方。

  从国内发展战略看,俄罗斯比以往更重视发展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俄罗斯政府把加快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社会经济发展,作为俄罗斯在21世纪主要优先任务之一。目前正在落实一系列有关改造和扩大上述地区运输、能源和社会基础设施的计划。营造有利于吸引投资的环境,为那些在经济加快发展特区落户的新企业制定了一系列重要优惠政策,如:减免一系列税费;降低保险税率;简化海关制度,包括建立保税区;制定专门的土地和基础设施使用规则等。

  从对外战略看,俄罗斯更加重视亚太地区国家,特别是中国。2014年5月普京访华,宣布“俄中合作进入到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新阶段”。中俄商定组建俄中投资委员会,启动两国加强在俄远东地区的合作机制。2014年,中俄在能源、交通等各个领域的合作都有了长足的进展,中俄加强了在双边及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安全合作,中俄两军在联演联训、军技、反恐等方面将深化合作。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俄将共同举行庆祝和纪念活动,致力于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

  俄罗斯外交在西方受阻,在西方国家之外仍取得了不小的进展。从2015年1月1日起,欧亚经济联盟全面启动,除俄白哈三国外,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也将参加进来,世界上还有许多国家表示愿意与欧亚经济联盟建立自由贸易区。俄罗斯放弃了“南流”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天然气管道将通往土耳其,令欧盟始料未及。2014年6月,普京对南美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访问,同多个南美国家领导人就扩大合作举行了会谈。12月11日,普京访问了传统伙伴——印度,与印度总理莫迪签署了《关于在未来十年加强俄印伙伴关系的规划》,俄印将在印度建立军备生产基地。

  总之,尽管有外部的压力和制裁,普京仍然按照自己既定的政策治国,并没有改变强硬外交的意图。俄罗斯通过调整国内外政策的重心,努力化解危机,摆脱困境,实现国家经济的健康发展。俄罗斯能否在与西方对抗的情况下实现崛起,值得进一步关注。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qqgc/20150207120746_all.html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7日 来源时间:2015年02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俄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