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高扬:“斗而不破”的中美关系比想象的更复杂

作者:高扬   来源:今日头条  已有 102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语
  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1978年与我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四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两国关系的起起伏伏已经成为发展中的常态,如何运筹好中美关系,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新型大国关系框架已成为中国进入新时代的对外工作的重中之重。

  中国在2014年提出构建健康稳定的大国关系框架,2017年在十九大报告中又提出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逐步形成了从中国的国家战略利益出发,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2018年中央外事工作会议强调,从党的十九大到党的二十大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中具有特殊重大意义。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1978年与我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四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两国关系的起起伏伏已经成为发展中的常态,如何运筹好中美关系,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新型大国关系框架已成为中国进入新时代的对外工作的重中之重。
  首先要明确的是中美关系实质上已形成利益的共同体但地位仍不对等。中美关系不同于美苏关系,美苏在冷战时期是两个完全对立的国家集团,在政治、经济、安全、意识形态上完全对立,呈现零和博弈的状态。而中美两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综合实力及影响力迅猛上升的新兴大国和最大的发达国家和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两国关系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的经济已经构成世界经济的重大基础,两国关系发展的质量与动向直接关系到双方利益,影响着亚太地区局势并牵动国际格局的发展走势。
  中美两国既有切实的共同利益,但更有深刻的分歧和矛盾。对美国来说,除维护传统盟友关系,最重要的就是处理对华关系,中美关系不好,对美国有害无利。对中国来说,中美关系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中占有特殊地位。在当前的国际政治格局现实下,只有中美关系发展好了,经济建设才有安全可靠的外部环境,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才有更大的可能。
  其次要指出的是中美关系在新世纪进入快速全面发展时期但挑战凸显。中美两国高层领导人互访、见面、电话通话频率高,在各领域的对话不断加强。尤其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美在经济、政治、安全、人文、网络等领域的对话机制不断建立和完善。目前,中美之间已形成90多个政府间对话机制,结成了40对友好省州和200多对友好城市,人员往来每年超过400万人次,双向投资存量超过1000亿美元。尽管2018年面临着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摩擦的不利形势,但据我国商务部统计,2018年中美双边贸易进出口额仍达到了为6335.2亿美元,同比增长8.5%。截至2019年1月,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已达近1.13万亿美元的规模,占外国主要债权人持有的美国国债约6.17万亿美元总额的约18%,仍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中美贸易额保
持稳定增长
  对中国而言,美国主导了一个中国能够在其中实现发展的国际体系,同美国搞好关系有利于争取一个和平稳定的外部发展环境,但同时美国的霸权地位和霸权行径又对中国发展构成威胁,成为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与和平崛起的障碍。中国从争取发展所需良好的外部环境这一目标出发,始终以积极、负责任、建设性和向前看的立场处理中美关系,既不不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又力求中美关系斗而不破。
  第三要认识到的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取得阶段性成果但起伏较大。2013年6月,中国国家主席应邀访美并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利福尼亚举行“庄园会晤”,为中美关系掌舵定向;2014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应邀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在北京举行“瀛台夜话”,深化了中美关系的内涵。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应奥巴马总统邀请访美,中美两国领导人再度会晤。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对华采取了一系列不友好的举措,但中国运筹帷幄,国家主席于2017年4月应特朗普邀请访美并成功举行“海湖庄园”会晤。中共十九大后,中国又审时度势邀请特朗普访问北京,使其成为中国在中共十九大后在北京接待的第一位外国元首。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有效地应对了中美关系新变化,并打开了中美关系新格局,在世界上产生积极反响。
  伴随着美国社会经济矛盾的激化并反映在其政治上,特朗普政府动作不断,在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列为“改变现状国家”,定性为“主要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伊始就不顾我劝阻挑起对华经贸摩擦,妄图通过在技术、投资等各领域对我打压和遏制迫使我屈服于其无理要求。这也引发中美关系在过去的一年高度紧张,致使两国关系始终处于不正常的状态。
  当前,美国对中国的认识和对待中国的方式方法仍未脱离零和博弈的冷战思维。美国对中国的心态是矛盾的:一方面美国需要同中国保持在双边、地区和全球性问题上的沟通和协调,维护一种积极合作态势,来维护其主导的国际体系。另一方面美国出于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考量,视中国为破坏现有国际秩序的最大变量,认为中国正在挑战其主导的现有国际秩序。特朗普政府战略重心东移势头明显,愈加重视在亚太地区针对中国的战略部署,致力于通过外交施压、干涉内政、经济打压等方式对中国实施遏制和分化,去年以来更是鼓噪脱钩美中经济,极力削弱中国对其“霸主”地位的威胁。在此背景下,要关注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以下几个动向:一是美国继续强化中国为在其在亚太地区首要战略对手的地位。中国不是美国亚太战略的全部目标,但可以确认的是已经成为其最关注的目标。二是美国将更多通过加强与地区盟友关系和多边平台,加强对中国战略压力,不时挑起事端和渲染事态,尽管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直接卷入中国周边地区领土领海纠纷,但在幕后的操纵和挑唆不会减少避免。三是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成为常态。中美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存在不可调和的一面,打消彼此疑虑几不可能,特朗普政府对华剑走偏锋,对华政策的不确定、不稳定性增强。四是亚太地区国家普遍的“骑墙”心态。美国的亚太地区盟友和一些国家在经济上对中国依赖很大,但同时在安全上又优先选择寻求美国保护。这种“骑墙”状态有可能导致地区政治格局更加错综复杂,极易导致误判局势,促使一些国家鲁莽行动。
  中国愿在相互尊重、互惠互利的基础上推动两国关系的长期健康稳定发展。中美日益密切的经贸联系是无法用行政手段根除的,但经济关系的紧密并不必然带来国家关系的“亲密”,这已经被“中兴事件”、华为孟晚舟被美国要求引渡事件以及美国挑起的经贸摩擦所证明。当前,我国社会民众甚至一些知识分子中有几种错误认识不仅要予以纠正,更要予以摒弃。
  首先要摒弃认为中美经济相互依赖空前,美国不可能以损害自己利益遏制中国的认识。中美关系相互依赖程度远超建交时的想象,但是应该看到美国实际上是双边关系议题的设定方,而中国是改变双方力量对比的主动方,这一矛盾导致在一些特定时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置对方于死地”的斗争并非不可能出现。
  其次要摒弃认为中国坚持和平发展承诺永不称霸,美国就不把中国视为头号挑战者的认识。中国的和平发展和平崛起的确增强了美国内在发展对华关系认识上的分化分歧,但美是一个极端重视现实和长远利益的国家,对任何可能危及其霸权地位的国家都是难以忍受,必将处置而后快。中国不将美国视为对手和敌人,并代表美国相应会主动弱化对中国的遏制,这也是不言自明的。
  最后要摒弃美国霸权衰落意味着中国战略压力减弱的认识。美国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国家在经济或政治领域拥有超出自己的实力,放任不管就等于是主动放弃霸权。为维持和延长其霸权,美国将会继续千方百计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干扰和遏制,不仅是现在,即使在可见的将来,对中国的遏制和防范必将会比当前更甚。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奋斗目标必须要有和平的国际环境,如果没有和平,中国和世界都不可能顺利发展;没有发展,中国和世界也不可能有持久和平。但任何外国不要指望中国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只要中国有足够的战略定力,集中精力搞好自己的发展和国内的社会问题,就一定能够找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新途径、新实践,闯出符合中国利益的中美关系发展的新天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8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