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贸易战

贸易战令全球企业重新评估中国

作者:KEITH BRADSHER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56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北京——无论华盛顿与北京在贸易战上达成什么协议,特朗普总统已经取得了一个重大胜利:企业正在重新考虑它们对中国的依赖。

  中美双方正在接近达成协议,特朗普上周四说,一项“史诗般的”贸易协议可能在几周后达成,他可能很快会与中国最高领导人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但关税和贸易紧张局势已经在促使全球企业将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出去,正如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所希望的那样。

  这种被称为“脱钩”(decoupling)的行动是一些人的主要目标,他们认为世界已变得过于依赖中国这个制造业巨头。随着中国军力的增强、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扩大,一些官员担心,美国对中国工厂的依赖会使其在战略上处于弱势。

  现在,一些行业的企业都在减少它们与中国的接触。移动相机制造商GoPro和制造传感器及遥控器的环球电子(Universal Electronics)正在将部分业务转移到墨西哥。孩之宝(Hasbro)正将其玩具制造业务转移到美国、墨西哥、越南和印度。台湾电脑设备公司宏正自动科技(Aten International)已把工作带回台湾。丹麦丹佛斯集团(Danfoss)正在将供热和液压设备的生产转移到美国。

  特朗普在这方面的胜利并不是百分百的胜利。尽管他承诺要将工作岗位带回美国,但大部分离开中国的工作都转移到了其他成本更低国家。重塑全球供应链也需要时间,中国仍将在未来几十年保持其作为重要制造业中心的地位。

  尽管如此,首席执行官们说,这次贸易战已促使人们从根本上重新评估中国作为制造业主导者的地位。就连中国企业也在向海外扩张,尽管它们的绝大部分生产仍在中国。

  “中国曾经是世界工厂,”国有巨头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宋志平说。“事情正在发生变化。这就是中国企业要走出去的原因。”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言人拒绝置评。

  尽管特朗普将这场贸易战描述为关于就业的冲突,但政府内部支持脱钩的人认为,这种努力是与更强大、更咄咄逼人的中国竞争的一种方式。

  中国已经主导了太阳能组件等产品的市场,并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汽车零部件以及其他许多复杂产品的生产国。中国还计划制造喷气式飞机、先进的计算机芯片、电动汽车,以及其他未来产品。

  两国的任何协议恐怕都不会取消美国对汽车、飞机零部件、核电站设备,以及政府官员认为对经济和安全至关重要的其他产品所加征的关税。但更广泛地说,贸易鹰派希望其他行业的企业也将寻找与更友好的国家做生意。

  中国在过去20年里作为制造业强国在世界上出现。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低、技术相对熟练。共产党不准独立工会出现。中国有大量的分包商,这意味着企业在降低供应成本的谈判上处于强势地位。中国建立了广阔的公路网和铁路网。还拥有庞大且不断增长的本地客户基础,这意味着企业不需要走太远就能销售自己的产品。

  大批企业搬到中国来了。根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ted Nation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的数据,中国制造业去年创造的产值占全球的25%,比2000年增长了8%。

  中国制造业去年创造的产值超过了美国、德国和韩国的总和。

  但是,中国的工资和其他成本多年来一直在上涨。越来越多的企业抱怨说,中国官员过于偏袒本土竞争对手,或在阻止知识产权盗窃方面做得不够。

  更多贸易战的可能性只会增加供应链多元化的理由,其中还包括来自其他地方的威胁,比如特朗普威胁关闭美墨边境,以及英国的脱欧困境。

  “本地化将更加重要,”德国最大企业集团之一西门子(Siemens)的首席执行官乔·凯瑟尔(Joe Kaeser)上个月在北京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期间接受采访时说。“那会让你对政治讨论更有韧性。”

  中国也许并不一定反对某些脱钩的努力。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希望减少低技能、高污染的制造业岗位,向价值链的上游转移。

  “劳动力总量开始下降,劳动力成本也在持续快速地上升,中国制造的低成本劳动力的优势已经逐渐削弱,”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说。他还表示,中国将把重点放在高科技、创新产业上。

  尽管如此,中国官员必须小心行事。中国的经济正在放缓,工作岗位突然转移出去可能会导致失业和不稳定。

  脱钩的努力似乎仍处于初期阶段。瑞银(UBS)去年底对中国出口导向型制造商的首席财务官进行的一项广泛调查发现,三分之一的企业已在2018年至少将部分生产迁出了中国。还有三分之一的企业打算在今年这样做。瑞银发现,典型的公司是把其出口产品约30%的生产转移到了海外。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首席执行官温拓思(Bill Winters)今年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说,企业现在希望减少对一个地方的依赖,这意味着寻找中国以外的其他选择。

  “比如,那些担心中国出口产品可能面临更高关税的人,正考虑将生产出口产品的设施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去,这里面也有中国的企业,”温拓思说。

  寻求取代中国的国家已开始指出,从他们国家的出口产品不太可能面临关税。

  对于在中国有业务的公司来说,“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印尼工业部长艾尔朗加·哈尔塔托(Airlangga Hartarto)在达沃斯接受采访时说。

  供应链多元化的能力取决于行业。密歇根州安娜堡的供应链管理公司LLamasoft的首席执行官拉扎特·高拉夫(Razat Gaurav)说,一些汽车零部件企业为避开对中国制造加征的关税,已延长了其美国工厂每天的工作时间。

  他说,相比之下,智能手机和智能手机零部件制造商——这些企业一般还未受到特朗普关税的冲击——基本上找不到可将工作转移出去的地方,因为中国主导着这个供应链。不过,该行业的一些企业也在开始转移,比如索尼扩大了在泰国的生产后,于上月关闭了在北京的一家智能手机工厂。

  就目前而言,企业正在寻找替代供应商。鞋企史蒂夫·马登(Steve Madden)正在将生产迁往柬埔寨。全球领先的玩具制造商孩之宝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布赖恩·戈德纳(Brian Goldner)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在明年年底前“将60%的生产转移出中国”,转移到美国和其他地方去。

  虽然离开中国的大部分工作将转移到其他低成本国家,但有些公司正在听从特朗普的建议,将生产转移到美国去。

  生产供暖和制冷系统的丹麦丹佛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基姆·福辛(Kim Fausing)说,公司已经看到中国成本的不断上升,尤其是熟练工人的成本。丹佛斯也在寻找方法,减少与运输有关的导致全球变暖的气体的排放。

  一年前,丹佛斯收购了一家制造供热系统的美国公司并发现该公司最近已将部分业务转移到中国之后,迅速采取行动。“收购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切都搬回”美国,福辛说。丹佛斯在美国已有十几家工厂。

  特朗普去年7月开征的第一轮25%的关税产品单上包括丹佛斯长期以来在中国东北生产的液压部件。丹佛斯将这些部件的生产也转移到了美国。

  “中国和美国的成本差别不大,”福辛说。“如今,你需要用非常好的理由来证明,在中国生产然后运往美国是合理的做法。”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他曾是香港分社社长、底特律分社社长及驻华盛顿记者。他曾共获普利策奖、乔治·波克奖和海外记者俱乐部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Keith Bradsher。

  Ana Swanson自华盛顿对本文有道贡献。

  翻译:Cindy Hao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8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贸易战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