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朝美韩进退两难与半岛新的可能

作者:罗震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65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3月22日在推特上发文表示,“财政部今天发布了对朝鲜的大规模追加制裁,但我今天已下令取消”。随后,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对记者表示,“特朗普喜欢金正恩委员长,他认为这些制裁没有必要。”
  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后,美国加大了对朝鲜的制裁力度。而这一白宫干预联邦部门的“引人注目的案例”,不仅反映了美国在对朝态度上的“纠结”,也折射出朝韩两国在半岛问题上的进退两难。
  一、朝美韩:前进不容易
  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后,朝美韩三国仍表态要维持、促进对话。维持对话、保持半岛和平稳定符合三国利益,也是朝美韩三国自2018年初以来主要在做的事情。虽然越南会谈的结果差强人意,但三国对会谈的最初评价仍是“有意义”、“并未失败”、“防止(朝美)双方脱离对话轨道”。首脑会谈后的3月,半岛局势中虽然出现不少强硬的声音,但三国仍对重启对话持开放、乐观态度。朝鲜媒体“我们民族之间”3月12日、14日接连发文称,“将为解决河内首脑会谈讨论的问题继续进行建设性对话”,“我们走向完全无核化的立场坚定不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在当地时间3月18日重申“将继续与朝鲜对话”,并表示“将再次与金正恩会晤”;同样,韩国虽然更加强调对朝制裁的重要性,但仍表示要推动朝美谈判、推进南北对话。
  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失败”增加了继续会谈的阻力。朝美方面,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未达成任何协议确实影响了两国对话解决半岛问题的“势头”,两国都指责对方该为此次会谈负责,并采取强硬措施警告对方,要维持合作,对方必须做出让步。其间,特朗普警告朝鲜要遵守无核化的承诺,表示若朝鲜修复导弹发射场“将非常失望”;朝鲜也指责美国加大对朝制裁和举行韩美军演,并表示朝方决不容忍任何“煽动紧张局势”的行径。朝美两国都在尝试使用比胆大的边缘政策,以让对方了解到不让步的严重后果,但强硬政策反而证实了强硬派对让步的担忧,使得相互让步更难以实现。
  韩国为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付出了大量的外交、经济资源,虽然朝美分别表态“若无弃核意志不会来越南”,“与金正恩的第二次会谈会像第一次一样成功”,但结果却是一切努力打水漂。会谈无果、国内批评、朝美两国在会谈后采取强硬措施的“玩火”行为,让韩国更加“心灰意冷”。虽然韩国反对朝美偏离会谈解决的轨道,表示“矢志追求和平必能实现半岛无核化”,“防止双方脱离对话轨道是政府的当务之急”,但在缺少国内支持和国际氛围的情况下,韩国也不得不在推进会谈的投入方面更加慎重,避免投入过多,成了“冤大头”。
  二、朝美韩:后退不明智
  难以前进的朝美韩三国也在尽力避免过度刺激对方,防止退回到对抗的老路。
  首先,朝鲜需要解除制裁以发展国内经济。解除制裁是朝鲜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中的最大关注点。除了要解除制裁以消除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外,另一个可能的、迫切的原因是,朝鲜最近面临着经济困难,需要国际援助克服时艰。国际制裁对朝鲜经济的影响可能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加剧粮食短缺问题。据《联合早报》报道,“国际制裁,加上自然灾害、耕地不足以及缺乏有效率农作方式等因素,朝鲜过去多年来一直面对粮食短缺问题。”“由于去年(2018年)粮食产量大减,急需人道援助的朝鲜人口因此达到1090万人,占朝鲜总人口的43%。”二是影响进出口贸易。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的宏观经济从2017年逐渐陷入低迷,2018年整体状况进一步恶化,对中国出口额比前一年减少了87%,进口额减少了33%。”三是影响外汇储备。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对朝制裁正在显现效果,“朝鲜所持有的外汇快的话将于今年内耗尽”。
  其次,特朗普在半岛无核化方面,至少要实现三方面目标。第一,不能坐视一切努力都成泡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称,“特朗普已投入大量时间建立他与金正恩的关系”,“特朗普对于同朝鲜领袖金正恩举行第三次峰会持开放态度”。二是着眼2020年大选,需要稳定半岛局势。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克里指出的那样,“美国总统选举中,无论哪一位候选人当选下任总统,都必须聚焦于朝鲜‘核导’威胁”。着眼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不仅要防止半岛生乱、避免给自己减分,还要在朝鲜停止导弹试射的情况下再解决“核”的问题,以给自己加分。三是以此撬动美韩、美日关系。韩日两国政府在处理对朝关系时,必须倚赖美国的支持。所以在签署新的美韩、美日自贸协定,增加驻韩美军军费,普天间机场搬迁等问题上,即使美国政策招致韩日两国国内的批评反对,文在寅、安倍政府也不得不牺牲政府支持率,在这些问题上做出让步。
  最后,作为当事国的韩国,无路可退。一方面,文在寅总统在解决半岛核问题上已“赌上政治生命”。虽然朝美会谈最终无果,文在寅也不得不咽下苦果,“力促美北尽早重启谈判”。另一方面,国内压力迫使文在寅“迎难而上”。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3月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民众对总统文在寅施政的支持率连续3周下滑,跌至44.9%,创下他就任以来的新低。Realmeter分析认为,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破裂后半岛局势恶化是导致支持率下滑的主因。虽然朝美两国在会谈后的强硬措施使得重启对话变得更加困难,但作为当事者的韩国与文在寅总统,纵使知道促进朝美会谈投入很大、收益没保证,也不能袖手旁观。
  三、三国的“观望”和半岛新的可能
  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后,朝美韩三国更多是在采取观望态度,即一方面表态要维持对话,另一方面又采取强硬政策,迫使对方先做出让步。观望的同时,三国也在探索问题的解决之路,以摆脱进退不得的困境。当前,有两条解决之路值得关注。
  一是朝美韩三国在加强与中俄日,尤其是与俄国的合作。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后的三月,俄国成为朝美韩争相交往的对象,其中尤以朝鲜最为积极。3月6日、11日、14日、16日、22日,朝鲜对外经济省、铁道省、外务省等多个部门密集到访俄国,就朝鲜半岛局势、朝美对话、联合国安理会在半岛问题上的作用、分阶段化解半岛僵局、朝俄经济文化合作等议题进行交流。对中俄日,尤其是俄国作用的强调,反映了朝美韩三国在推进对话上的困境,即三国虽有志于维持对话,但首脑会谈的“失败”和各自的强硬立场压缩了重启对话的空间,三国需要有影响力的相关国家参与,以为对话搭建平台、增加可能性。
  二是探讨“即刻恢复”措施的可行性。所谓“即刻恢复”(snapback)是指先解除对朝鲜制裁,若朝鲜违反协定,立即恢复制裁的措施。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3月15日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中,对以“即刻恢复”为前提放宽对朝鲜制裁持肯定态度。但由于蓬佩奥和博尔顿对朝鲜的不信任和阻碍,使得两国未能就此达成协议。在“即刻恢复”措施中,朝鲜虽主张“若朝鲜违反协定,立即恢复制裁的措施”,但也要求“先解除对朝鲜制裁”,从而与美国“在朝鲜实现最终、全面且可查证的无核化(FFVD)之前,将继续保持对朝制裁”的主张相冲突。
  在朝美首脑会谈后的相互指责下,朝鲜主张的“即刻恢复”措施是将球踢到美国那边,特朗普的“撤回制裁”也算是将球踢了回去。下一步朝美韩如何互动,其他相关国家是否会发挥更大作用,也值得关注。
  (注:作者是盘古智库东北亚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