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华府现场:柯文哲访美留下的问号

作者:唐家婕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34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东时间3月20日上午,台北市市长柯文哲访美行的第五天,他来到华府偏共和党的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演讲。当被问及两岸及美中关系,柯文哲抛出了“亲美日、友中”的战略思考。
  柯文哲此次表态之所以重要,一来美中贸易战升温,台湾位处两强之间的尴尬角色;二来是这位在去年底连任台湾首都市长成功的前台大医院外科医生,正展示着自己对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跃跃欲试。
  “在态度上我们还是亲美,但我们没有刻意去跟中国对抗当敌人,所以亲美、友中就是台湾最适当的国家战略。”柯文哲在演讲上补充,因为“美日是一体的”,所以是“亲美日、友中”。
  “美中对抗是一个局面,台湾应该想的是,我们如何生存?人民的福祉还是最优先考虑,如果没有把人民的福祉放在第一优先,而是在想政党怎么去用这个美中对抗来当leverage,就叫杠杆,对台湾不利。”柯文哲进一步说明。
  柯文哲强调,他认为打破两岸僵局的方法就是“开放友善的态度”与“对话”,他所提出的“两岸一家亲”就是一种与中国大陆交流的“态度”。
  “坦白讲只有透过交流才会有信任,当彼此没有信任的时候,讲什么都没有用。两岸之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完全没有信任,我非常清楚两边的态度。”柯文哲说。
  这不是柯文哲第一次提出类似的想法。这位外科医生出身、59岁的无党籍台湾首都市长,曾在2015年提出“两岸一家亲”的说法;2016年台湾大选政党轮替后,台北市市政府与上海市政府每年的双城论坛,成为两岸唯一的官方交流平台;2017年,柯文哲在台北市市议会质询中,进一步强调自己的“友中、亲美、靠日”主张;2018年又针对两岸关系提出“五个互相”(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互相谅解)。
  今年二月,台湾《苹果日报》委托世新大学针对可能总统候选人进行对比式民调,若柯文哲参选,只有高雄市市长韩国瑜有机会打败柯文哲;若国民党籍韩国瑜对上无党籍柯文哲、以及民进党籍蔡英文,韩支持度35.1%,大于柯支持度28.6%、蔡支持度22.0%。
  尽管在访美前,柯文哲始终没有回答到底要不要参加大选,但挟着无党无派、政治素人的敢言色彩,柯文哲参选与否,都已注定扰动着原本“非蓝即绿”的台湾政局。
  柯向美国自我介绍:“我是一个务实的外科医生”
  这次出访美国,美国首府华盛顿实际上为柯文哲摆出了“准台湾总统候选人”的舞台。
  柯文哲在抵达华盛顿的第一天,先赴美国智库与专家及前官员闭门座谈,再赴白宫国安会、国务院等机构会晤现任对台事务官员。依照台美官方的默契,会谈都不对外公开。
  虽然柯文哲的拜访官方行程与先前到华府拜访的桃园市市长、基隆市市长相同,但他所受到的媒体与专家学者的关注度明显不同。不但有随行及驻地记者一路跟访,第二天在传统基金会的唯一一场公开演说也备受瞩目。传统基金会除了开放可容纳约100人的小型演讲厅,还另外安排一个会议室,约有50多位无法进场的民众在此观看转播。
  站上智库的讲台,这是柯文哲访美五天以来第一次穿上正装、系上领带。
  演讲主题是“台湾的现况与前景”,柯文哲准备了41页PPT,多数白底黑字,从自我介绍、外科医生的决策模式及价值观、到台北市市政成果、最后是简短谈到台湾的民主自由价值。
  “如果你试着想要了解一个人,你最好看看他过去的职业轨迹。”柯文哲用语速飞快、咬字含糊的英语说道,他身旁的简报上白底黑字条列式地放着自己的履历表,标题“My CV”(我的履历)——其中一条忘了英文字母大写要对齐,接下来的几张PPT也出现一些零星的瑕疵。

柯文哲在美国传统基金会演讲“台湾的现况与前景”,其中一张PPT白底黑字条列
出自己的经历,标题“My CV”(我的履历)。(图片来源:唐家婕)
  “我可以告诉你,我跟台湾的政治人物、可能也跟世界大多数的政治人物非常不同。”柯文哲讲述自己在外科重症病房的操刀经验,他问向观众,如果术前诊断是大肠手术,但切开腹部发现是小肠破裂,“你会怎么做?小肠或大肠? 当然是小肠。因为我应该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而不是坚持手术。”
  柯文哲谈着自己拿手的重症医疗,一面暗喻着这样的外科医师经验,把他培养成什么样的领导特质:务实、诚信、结果论、重专业与资料。
  “你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更改你的政策。所以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我非常实际。”谈着医学,柯文哲慢慢讲出了自信,从原本僵硬的站在舞台中央,变成三七步靠在讲台边上,歪着头,一手灵活地按着PPT的遥控器。
  对比2015年,如果蔡英文当时在华府智库发表的“台湾迎向挑战——打造亚洲新价值的典范”演说,是一个排练精细、用字斟酌、国际战略明朗的“准台湾总统面试”,2019年,柯文哲这场30多分钟的演讲显得文不对题,反而更像是台湾首都市长向华府自我介绍。
  这种展示出不同于传统政治人物在华府智库的战略演讲,是柯文哲自己的想法。
  据柯的幕僚透露,整场30多分钟的报告、41页的PPT,“想法、打字…全由他(柯文哲)自己完成”。
  “演讲内容在两岸、台美关系比较清描淡写;反而主要介绍他是谁、及台北市政的成果。用一种柯教授的讲课方式,他希望让华府的政治决策者眼睛为之一亮。”柯文哲幕僚对FT中文网表示,这趟访美行程定调就是“学习之旅”,走到第一线,让美国认识他。
  选与不选的“模糊”地带
  主持研讨会的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罗曼(Walter Lohman)说,自己对柯文哲留下“良好的印象”。他认为柯文哲一方面了解美中关系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也能务实坚持台湾民主价值。
  但同样到场的民进党驻美代表处主任彭光理(Michael Fonte)却提出质疑。 “他(柯文哲)真以为多沟通就能缓和两岸关系”?“他(柯文哲)真的不知道中国对台湾的立场是什么”?“你有政策吗”? 彭光理说,听到柯文哲对两岸关系的说法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柯文哲)谈了很多价值都很好,但如果要精确地说到政策,我没有得到任何东西,牛肉在哪里?这是美国政治常说的话,这对实际的政策代表什么?”彭光理问,接着又表示,“他还没有宣布他是总统候选人,可能他觉得还不需要这么做(说清楚政策)”。
  “柯文哲想在还没有宣布参选的此刻,刻意保持一种模糊性。”在与柯文哲进行闭门座谈之前,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Douglas H. Paal)接受FT中文网的访问时表示。
  包道格认为,柯文哲“两岸一家亲”的说法,一方面反应了“台湾迟迟没有一个明确的、对中国的共识”;另一方面,也显示柯文哲善用台北市市长的角色,因為若成为总统候选人,必然要提出更实质的两岸政策。
  “我看他(柯文哲)是用这次访问,来测测自己怎么被华盛顿接待;也展现给台湾选民看,他是被美国接受的。”包道格说,“他必须证明他能够与华盛顿有一个安全的关系,因为台湾非常倚靠华盛顿。”。
  美国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资深顾问葛来仪(Bonnie Glaser)在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回顾,美国在过去十多年与台湾政治人物打交道的经验中,已看尽“模糊”或立场反复所造成的危机。尤其在陈水扁时代,美国政府留下许多不好的经验,“华府还留下很多疤痕”。
  “美国不是选出台湾总统的人,但对美国来说,很重要的是,不管谁成为台湾总统,能管控好与中国的关系,我们(美国)不会被拖进不必要的冲突之中。”葛来仪说,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任台湾总统到华盛顿,必须与决策者清楚、坦率的沟通,建立互信。
  柯文哲此次华府之行,也因此留下许多问题未解。
  比如柯文哲先前接受《彭博》(Bloomberg)专访时,曾说出“台湾不过是架上的商品(Taiwan is just a product on a shelf)”,当被问到特朗普是否会出卖台湾,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如此”。
  在此次柯文哲与美国国务院和国安会官员对答完之后,我再度询问他是否还如此认为?
  柯文哲没有正面回答,只说,“美国还是一个成熟的国家,即使在美国人他们自己内部都还有很多不同的意见,我说don't worry(不用担心)。美国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所以don't worry(不用担心)”
  对于柯文哲的“亲美日、友中”,葛来仪也提出质疑。她说,这几个字或许能引起中文读者共鸣,但美国人不懂,“美国人想知道细节, 对中国 ‘友好’是什么意思?是谈和平条约? 接受九二共识?简单地说两岸一家亲?”
  “他的两岸政策应该是什么?柯市长没有说清楚。”葛来仪说。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