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贾庆国:处理中美关系不宜过度强调两国异质性

作者:贾庆国   来源:财新网  已有 36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从搭车者到驾驶者,中国心态需转变
  “过去我们是搭车者,就是弱者。现在我们经过多少年的发展,经济的块头越来越大。现在怎么办?你就得开车。其实,承担更多的责任,也符合中国的利益”,“未来,我们要是真的变成一个超级大国的话,我们的利益会跟美国的利益密切相关”。
  在谈到中美关系、两国对彼此的定位与中国应采取的策略时,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贾庆国如此表示。在参加3月8日举行的2019年全国两会财新圆桌会议时,贾庆国判断,到今年3月底,中美两国能签订经贸协议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签署协议,并不等于主要的困难已经过去了”,“除了经济上的困难还会继续,结构性问题也还会存在”──这包含国企所发挥的作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企业补贴,特别是外资投资环境的改善等等,未来都仍会是中美之间的重要议题。
  公平竞争才是出路
  在谈到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即将审议的《外商投资法》草案时,贾庆国说,若在美国经商,无论是否作为美国企业,都有资格争取相关的补贴,“如果我们想要跟美国搞好经贸关系,在所谓‘同一个公平的平台’上进行竞争的话,我们好多过去的一些做法都要变”。
  中信资本的董事长兼CEO张懿宸对此也有感触。张懿宸说,“美国一直有(对华)鹰派的人。但以往是美国商界的力量特别大,他们在平衡鹰派的声音。但是,今天美国的商界人士,确实大家不太愿意帮中国说话。”张懿宸认为,中国要靠进一步改革,包括竞争中性等一系列政策的落实,让外资觉得中国确实是发展的机会,同时有公平的市场规则能吸引国外企业继续到中国投资。
  中美会不会走向冷战
  除了经贸问题,贾庆国认为,中美之间真正长期的问题,还是安全和政治问题。贾庆国说,虽然短期内,中美关系的局面不能说是非常乐观,但长期来看,中国要走向如美苏之间的冷战、全面对抗的可能性也很低。“现在我们是意识形态有分歧,但是真正的竞争还谈不上”。此外,中美在经济上相互依存而非相互隔绝,在军事安全上远远谈不上全面对抗等等,都是当前中美关系和美苏冷战的情境迥异之处。
  未来中国需要处理好的三组矛盾
  “身份双重性”和“利益双重性”
  第一组矛盾,是崛起中的中国和仍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的“身份双重性”和“利益双重性”的矛盾。贾庆国说,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变化中的国家,既是发展中国家,但又可以被视作发达国家;既是强国,也是弱国。“身份决定利益,我们有双重身份就有两种利益”。
  例如,在气候问题上,中国既要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利,但是加大节能减排对中国自身也有利益。“因此我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经常出现摇摆和矛盾。这个不光是在气候领域如此,在很多方面都有这个问题”。这也使得中国在处理对外关系的时候,偶尔政策会自相矛盾,使和其他国家的交往产生困难。
  “搭车者”还是“开车者”
  第二组矛盾,是在既有的国际体系和秩序面前,中国要当“搭车者”还是“开车者”的矛盾。贾庆国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块头”越来越大,国际上对中国从“搭车者”转变为“开车者”的期待和要求也越来越高。
  然而,中国还是有许多人怀抱着“搭车者”的心态,而且中国对国际问题的研究、对他国情况的研究,“我们都是处于初级阶段”,“我们的能力,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还是搭车者的能力”。“可是,我们发展得非常快,现在无论是从国家利益角度,还是从国际社会对你的要求来说,你还得承担国际责任”。贾庆国认为,其实,承担更多的责任,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但是中国在心态上还没有准备好,“作为搭车者,未来我们要是真的变成一个超级大国的话,我们的利益会跟美国的利益密切相关”。
  他解释道,作为超级大国,只能通过维护国际秩序来巩固自己的利益;而要想维持国际秩序,就要付出极大的成本。具体到中美关系上,“你要利用别的国家的资源来帮助你,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履行好自己的责任”。贾庆国说,对于美国来讲,它最大的利益就是把中国的资源用好,来帮助它维护国际秩序。对于中国来讲,无论是当一个搭车者还是未来的主导者,都需要把美国的资源用好。“过去几十年,我们把美国的资源用得非常好,这也是我们能够快速发展起来的重要原因。”
  “异类国家”还是“同类国家”
  第三组矛盾是,究竟在同美国等西方国家交往沟通时,中国要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异类国家”还是“同类国家”之间的矛盾。贾庆国认为,在中国和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互动时,中国经常强调“我们的国情、我们跟它们的不同。所以我们做很多事情会跟它们不一样,我觉得这也是对的”。但贾庆国也说,“可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意识到:我们跟它们越来越多地成为了同类国家,特别是美国”,“什么叫同类国家?就是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价值观”。贾庆国分析,从利益上讲,中国和美国都是现存国际秩序的受益者,“我们都想维护这样的秩序,不希望它遭到迫害,我们很大程度变成了利益攸关者”。
  在价值观上,“我们之间的这种差异,并没有像好多媒体说得那么大。你看,我们24个字的核心价值观里面,平等、民主等概念都有,其实我们和美国在价值观上,并没有很大的差别”,只不过在实践过程中因为国情不一样,做法有区别。
  贾庆国认为,在处理中美关系的时候,中国不应该过度强调自身和美国在利益上、价值上的差别,“不应该把我们过多地说成是一个‘异类国家’。因为作为一个‘异类国家’,你的存在就是危险。不管你强大不强大”,而如果中国是被当作美国的‘同类国家’看待,“你即使强大一点,对美国来说,也可以接受”。因此,无论是从客观的现实,或从外交的策略、手段角度来看,都不应该把中国说成是一个“异类国家”。
  贾庆国建议,“我们在对外宣传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想搞好中美关系,要更多地强调中国和美国的共性和共通之处,否则这个关系会变得越来越紧张”。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