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美中对抗与德国站队——试看5G时代之华为命运

作者:成朝庭   来源:爱思想  已有 40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一 引言
  华为公司被广泛认为是中国最杰出、最强大和最具进攻精神的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企业,一直致力于进入美国市场。但是与在全球市场不断开疆拓土的卓越业绩截然相反的是,华为长期以来未能实现在美国市场的重大突破,原因是美国的国家机构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美国客户购买华为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进入2018年以来,美国对华为公司发起了迄今为止最为严厉的打击行动。2018年12月,美国司法部以该公司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为由,下令逮捕其CFO孟晚舟,并要求加拿大将孟引渡至美国受审。与此同时,美国决定禁止华为参与至关重要的5G网络建设。有充分的迹象显示,美国的国家机构已经将打击这家极为成功、且被视为中国崛起缩影的科技企业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并不遗余力地动员其传统和新兴盟友加入这个行列。
  与在美国市场受到的冷遇和防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德国却相当欢迎华为的投资和经营活动。而华为也特别看重德国市场,将其西欧总部设在德国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这不仅仅是因为德国在欧洲首屈一指的市场规模,更重要的是,德国作为一个主要的发达国家,其接受和认可对华为的全球市场拓展具有非凡的示范意义。多年来,华为公司在德国持续投入大量资源,市场版图不断扩张。德国对华为之重要,以至于华为德国公司公关部负责人Torsten Küpper称德国是华为的“第二故乡”。
  但是,作为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的最强大盟友和安全保护提供者,美国敦促德国效法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等美国盟国,禁止华为参加5G网络建设,加入其打击华为公司的国际行动。为此,德国面临在美中两个世界最强大国之间选边站的艰难决定。
  本文并不致力于预测德国将如何选边站,而是试图系统性地分析德美两国在对待华为公司的立场和政策方面的异同及其原因、德国内部各方对华为问题的立场、影响德国抉择的因素以及德国决策对德中关系和变动中世界格局的影响。
  二 华为的美国之路及美国对华为的政策
  2.1华为在美国的发展历程
  美国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通讯设备市场,2016年的市场容量达到832.2亿美元(GRAND VIEW RESEARCH, 2018),预计到2025年将增加到1251亿美元。因此,突破美国市场,对志向远大的华为公司具有决定性的战略意义。
  早在1999年,华为就在达拉斯开设了一个研究所,专门针对美国市场开发产品。2001年6月,华为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成立全资子公司FutureWei,开始向当地企业销售宽带和数据产品。
  随着华为在美国市场的挺进,针对华为产品的质疑同步而来。2003年初,Cisco向美国德克萨斯州法院起诉华为侵犯其知识产权。经过长达一年半的专利之争,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但是这场纷争严重影响了华为在美国市场的声誉,使得华为业务进展非常缓慢。
  2007年,华为与美国移动运营商LeapWireless达成第一次合作,开始取得一些市场进展。但是,华为主要是为一些中小型运营商提供服务,一直不能进入美国市场的四大主流通讯运营商(Verizon、AT&T、Sprint和T-Mobile)。
  2008年以后,华为试图采取并购策略进入美国,却屡屡受阻。其标志性事件如下:
  除并购失败外,华为与AT&T 的4G设备合约(2009年)以及与Sprint的4G设备合约,分别在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美国商务部的干预下被否决。
  2012年10月,在对华为、中兴展开了超过一年的调查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华为和中兴是中国政府的工具,从美国公司偷窃知识产权,并有对美国开展间谍活动的可能性”,因此,这两家公司“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并警告美国电信公司不要采购他们的设备。
  在众议院报告发布之后,美国通讯运营商的网络设备市场实际上已经对华为关闭,但是华为仍然试图在美国销售手机等终端产品,然而同样受到强烈限制。2018年1月,在美国国会议员的敦促下,美国大型通讯运营商AT&T临时取消了与华为的智能手机交易,原因同样是担心华为“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2018年3月,根据CFIUS的建议,美国总统Trump亲自下令,否决新加坡公司Broadcom以1170亿美元收购美国著名的通讯芯片和无线技术公司Qualcomm(高通)。原因是CFIUS担心,Broadcom收购成功后将导致削减对Qualcomm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从而间接有利于Qualcomm的中国竞争对手华为公司,进而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Trump政府极度担忧华为这家中国公司获得相对于美国的技术优势和支配地位,尤其是在被称为新时代军备竞赛战场的5G移动通信领域。与之前历届美国政府相比,Trump政府对华为公司的防范可谓有增无减。
  不仅美国政府,美国国会对华为和中兴这两家中国ICT企业的警惕有过之而无不及。继2012年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报告后,参议院在2018年7月22日通过的“2019年度John S. McCain国防授权法案”中明确要求:禁止联邦政府(作者注:还没有明令禁止美国企业)采购任何华为或中兴的设备或服务,也禁止参与、延长或更新合同。
  2.2 美国发起打击华为的行动
  2018年12月初,美国司法部以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禁令为由,发出了对华为CFO孟晚舟的拘捕令,并要求加拿大将在该国转机的孟引渡至美国受审。而且,据《纽约时报》在2019年2月12日的报道,Trump政府将发布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电信公司在建设下一代无线网络时使用中国设备,从而将华为和中兴,尤其是将在5G领域全面领先的华为公司拒之门外。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发起了一项针对华为的、高调的国际行动,要求国际社会尤其是盟国跟随美国,禁止中国的华为公司参与5G网络建设。美国国务卿Mike Pompeo甚至警告说,美国将不能与那些使用华为设备的国家成为伙伴或共享信息。这显然是发出了要求各国在美中之间选边站的强烈信号。
  由此可见,美国对中国ICT领军企业华为和中兴的防范和限制,尤其是对更强大的华为的深重戒心,乃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且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并正在推进落实具体的限制政策。对此,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国会参众两院和联邦政府,均达成了高度的共识,十多年来一以贯之。
  2.3 对美国打击华为行动的分析解读
  美国拘捕华为CFO的行动以及禁止采购华为产品的一系列大阵仗事件,是一个法律问题,也是一个网络安全技术问题,同时还是一个与经济和科技竞争有关的地缘经济问题,更深层次上是一个地缘政治问题。
  法律角度
  从法律角度来看,不能否认美国也曾经处罚了诸多违反美国制裁禁令的美国和它国公司,但是直接拘捕公司高管,却是极为罕见的行动。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孟晚舟也是他的女儿)看来,美国此举的目的是要达到对华为最大的打击效果。拿与伊朗做生意作为处罚依据,也许在法律上能够成立,但在政治意图上却非常可疑。即便在法律意义上说得过去,但也存在“选择性”执法的可能。正如美国Forbes杂志上一篇文章指出,其实很多美国公司同样与受到制裁的“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等国做生意,只不过是通过第三方来进行。而且,支撑此次拘捕行动的法律依据 ——“长臂管辖”,也并非国际法的通行规则,很多国家认为它严重违背“一个国家不应该在另一个国家的领土上行使国家权力”的国际法原则,而不承认其管辖权效力。在北京眼里,这是美国在动用国家力量打压一家被奉为民族骄傲的中国企业,其本质是用法律手段来代替公平竞争。
  网络安全角度
  考虑到5G基础设施的战略重要性,美国政府高度重视网络安全。为消除对中国在全球通讯供应链上迅速增加的影响力的担忧,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曾经有过由国家而不是私营运营商来建设“国有化”全国5G网络的设想,以加强对网络的控制。虽然这个计划未能得到实行,但考虑到美国有“小政府、大市场”的自由主义传统,一直避免国家过多介入经济事务,美国政府对5G网络安全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对于华为来说,进入美国和西欧发达国家市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一方面是因为美欧市场容量巨大,对极为注重业务扩张的华为公司来说是兵家必争之地;另一方面是因为如果华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能够得到高标准严要求的欧美客户认可,将产生极大的全球示范效应,从而对其全球市场扩张具有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因此,华为往往是不惜代价地持续投入大量资源,不放过任何一个进入欧美市场的机会。2010年,为消除英国政府对华为产品安全性的担忧,华为与英国最高级别的情报部门 ——政府通信总部(GCHQ)联合建立了“华为网络安全评估中心”( Huawei Cyber Security Evaluation Centre),专门负责对华为部署在英国市场的产品进行安全评估。2019年2月21日,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称,GCHQ下属的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NCSC)的主任Ciaran Martin表示,他有信心认为,如果英国政府决定让华为参与未来的5G网络,英国网络安全部门可以管控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构成的任何风险。在布鲁塞尔发表的一次演讲中, Ciaran Martin表示,尽管美国情报机构提出了关于间谍活动和扰乱的担忧,但他相信严格的控制和监督可以抵消风险。
  英国是与美国有着所谓“英美特殊关系”的亲密盟国,而且在评估华为产品安全性方面拥有多年实际经验,因此英国网络安全部门的结论极具分量,表明对华为产品在安全方面的担忧至少在技术上是可以得到控制的。此外,尽管美国一直怀疑华为产品留有“后门”,很可能被中国政府和军方利用来从事间谍活动,但十多年来,美国却拿不出有力证据。因此,很难说围绕华为的安全问题争论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技术问题。
  地缘经济角逐:围绕5G展开的激烈竞争
  Trump政府认为,世界正在进行一场新的军备竞赛。虽然这是一场涉及技术,而非常规武器的竞赛,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同样重大的威胁。在一个由计算机网络控制着最强有力武器的时代,任何主导5G技术的国家,都将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拥有经济、情报和军事上的优势。美国已经在3G和4G的竞争中落后于欧洲和中国,而华为在5G领域的全面领先,更让美国担心不已。因此,美国决心通过阻止华为,以确保不输掉这场至关重要的竞争。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Jeffrey Sachs撰文指出,“很明显,美国拘捕孟晚舟的行动是Trump政府更广泛的削弱中国经济的努力的一部分,其它手段还包括增加关税、对中国关闭高技术出口市场和阻止中国收购美欧科技公司。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场针对中国的经济战争,而且是一场轻率的战争。Trump政府,而非华为或中国,才是当今国际法治的最大威胁,而且危及全球和平。”
  经济发展归根结底是由创新驱动。相对于中国,美国尽管还拥有总体上的优势,但中国正在全方位迅速追赶,在部分领域(如5G)还有超越美国之势头。科技创新优势地位的丧失,是美国不能接受的,所以美国决心采用各种手段坚决捍卫。在美中贸易战中,美国的真实诉求不仅是减少贸易逆差。由于中国出口的很大一部分实际上来自美国公司,因此单纯以贸易赤字为理由说不过去,中国从中获益没有数字显示那么大。如果目标只是减少贸易赤字,那么中国其实愿意做出让步,谈判早该达成协议。美国真正的目的是要阻止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
  美中地缘政治角逐和意识形态对抗
  实际上,华为在欧洲巨大的市场份额表明,华为公司的技术实力和创新能力在西方受到广泛承认和尊敬。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华为是一家中国企业。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William R. Evanina称,“重要的是记住,中国企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不同于西方私营企业与西方政府的关系。中国2017年生效的《国家情报法》要求中国企业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不管它们在哪里经营。”美国认为,中国是一个威权统治的国家,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无法抵抗中国政府的要求,从而使得其生产的网络设备构成潜在威胁。在2019年2月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副总统Pence再次强调了中国的法律允许其庞大的安全机构有权要求中国企业配合其行动。不过,这恰恰说明美国担心的并不是华为公司本身,而是中国的国家机构;针对华为的行动不仅是单纯的法律行为,而且还是一场果断的地缘政治行动。
  参与了与欧美官员讨论华为网络安全问题的爱沙尼亚外交官Heli Tiirmaa-Klaar称,欧洲对华为的转变是因为怀疑中国,而不是这家公司的具体行为。她特别指出中国的黑客攻击和盗窃行业机密的历史,其在人权和网络审查上的糟糕记录,以及可能要求网络企业保卫国家安全利益的中国网络安全法规。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James Andrew Lewis认为,“如果中国不是一个战略竞争对手,那么购买中国电信设备只有很小的风险,商业伙伴关系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但不幸的是,根据Trump政府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美国已经视中国为其首要战略竞争对手,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华为公司产品进入美国的通讯网络构成了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因此,华为问题实际上已经上升成为美中两国之间的地缘政治较量。
  此外,美中意识形态差异也在这场争端中扮演了一定角色。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威权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显著不同于西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目前这个模式对第三世界国家产生了一定吸引力。鉴于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的巨大成功以及庞大体量,因而有资格构成对西方模式的竞争。中国近年来大力推行“一带一路”倡议,在美国眼里不但是中国的重大地缘政治战略,而且还是在试图输出有别于“华盛顿共识”的发展模式,从而在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对美国和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和格局构成了双重挑战。
  由于华为公司在商业上尤其是海外市场的巨大成功,使得大多数中国民众并不在意该公司冷酷无情的管理方式,反而视之为民族骄傲。美国以并非无可辩驳的理由重手打击这家在中国广受爱戴的企业,必将激发中国人民的民族主义情绪,从而助推民族主义势力在中国国内政治的影响力进一步上升,进而强化中国的威权主义政体。对于希望促进中国更加“自由化”的西方国家来说,似乎是事与愿违。
  三 华为在德国概况及德国面临的站队困境
  3.1 华为在德国的概况
  早在2001年,华为就开始在德国进行市场拓展,经过多年努力,其三大业务(通讯运营商业务、终端业务和企业业务)都已取得长足进展。目前,华为是德国三大运营商(德国电信、Vodafone和Telefonica)的主要通讯设备战略合作伙伴。在智能手机领域,华为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越苹果成为仅次于三星的手机品牌。此外,在企业领域,华为为各行业提供云计算、物联网、企业网、网络安全等解决方案,也实现了一些重大项目突破,比如与杜伊斯堡市合作建设智慧城市、为宝马公司提供高性能计算方案等项目。
  德国市场对华为公司极其重要,也许仅次于中国市场:一方面是因为德国市场本身容量巨大;另一方面,华为是一个出身卑贱的企业(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因而极度渴望得到美英法德等主要老牌西方发达国家的接受和认可。但美英法对华为的限制要超过德国,而德国对待华为的态度和政策更为务实,允许这家中国企业利用德国自由开放的经济环境,一步步成长为德国ICT领域的重量级玩家。华为也极力把其德国客户塑造成可以大力鼓吹的样板点,以辐射全球市场。因此,华为在德国市场往往是不计代价地投入。2007年,华为将其欧洲总部从英国搬至德国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并在慕尼黑建立欧洲研发中心,管理其全欧范围的18个研发机构。多年来,华为在德国持续大量投资,从2014年到2018年,仅在慕尼黑就投资达4亿美元。截止2015年底,华为在德员工人数超过2000人,是在德最大中资企业之一。今日华为在德国地位之显赫,以至于经济界和联邦政府在处理涉华为问题时都必须瞻前顾后、三思慎行。
  3.2 德国面临选边站队的困难决定
  美国不但在国内事实上禁止采购华为产品,而且还发起了一场高调的国际行动来打击华为,敦促其盟友加入这个行列。目前,以美国为首的情报共享组织“五眼联盟”中的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率先跟进;英国尚未完全决定,但英国电信已经决定在未来5G网络建设的核心网部分排除华为(仍然可以参与无线接入网),并拆除现有核心网中的华为设备;加拿大尚未作出决定。此外,日本作为美国在东亚的紧密盟国和中国的地缘政治对手,也在2018年12月宣布把华为从政府采购清单中排除,日本三大通讯运营商表示将跟随政府决定,不让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
  而在欧洲盟友中,德国的决定至关重要,整个欧洲都在观望德国。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在美中两个最强大国之间的选边站队,是一个风向标,具有极大的示范效应。
  根据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报道,在2018年12月的一次闭门会议中,美国技术专家向德国政策制定者们出示了相关信息,作为要求德国将华为从5G网络建设排除的理由。美方完全清楚,柏林的态度将影响整个欧洲,其它欧洲国家信任德国在网络安全方面的经验和能力,因而很可能仿效德国的决策。
  考虑到德国将于2019年春季拍卖5G频率,各运营商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始5G建设规划,面对强大的传统盟友美国突如其来的压力,以及可能触怒新兴超级大国、同时也是德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风险,德国政府正处于聚光灯之下,可谓进退两难、宽严皆误。
  3.3德国内部各方在华为问题上的立场
  在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建设这个难题上,尽管目前所有各方都把目光转向德国联邦政府,但是,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德国政府不能无视其它利益攸关者的态度,必须综合权衡国内国际诸多因素,才能作出最终决定。以下是一个简略分析:
  通讯运营商(德国电信、Vodafone和Telefonica):
  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是欧洲最大的跨国电信运营商,多年来与华为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一方面,德国电信CEO Timotheus H?ttges说,“网络基础设施的安全性,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对我们都是非常重要的。”但另一方面,目前德国电信仍然继续与华为的合作;如果不允许华为参与未来的5G网络建设,考虑到华为在技术上的领先和价格上的优势,那么势必将延缓德国电信的网络建设进度并大大增加建设成本。
  总部位于英国的Vodafone集团德国子公司CEO Nick Read则表达了对华为的某种支持,他说,“华为已经占据整个欧洲市场份额的35%,不能无视这个事实。如果排除华为,那么5G建设的进度将会放慢,成本将会增加。我们需要清楚地界定,华为可以参加哪些网络部分的建设,是敏感的核心网部分还是仅仅只是无线接入网。”鉴于对华为产品安全性的担忧,Vodafone决定,在核心网部分将不再使用中国产品。但是Nick Read同时也对华为进行辩护,他说,“我感觉华为对目前形势是持开放态度的,并正在努力改进其产品安全性。”
  德国另一家主要的通讯运营商Telefonica O2与德国电信和Vodafone立场类似,也不希望禁止华为参与其网络建设。为消除安全方面的疑虑,德国电信甚至建议成立一个类似于“安全TüV”的技术监督机构,对此Vodafone和Telefonica表示支持。
  德国工业界:
  代表德国工业界利益的组织,“德国工业联合会”(Bundesverband der Deutschen Industrie,BDI)尽管在不久前发布的中国政策文件中强调了中国国家控制的模式对欧洲和德国的挑战,但该文件并不同意美国与中国“脱钩”的倾向,强调要与中国展开良性竞争,而不是将中国排除在世界秩序之外。在关于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建设的问题上,BDI也展示了其维护德国工业界自身利益的独立性。BDI主席Dieter Kempf明确警告,不要将华为从5G网络建设中排除,他认为这将导致中国采取对应措施,从而有损德国企业利益。同时,Dieter Kempf也支持通讯运营商的观点,即排斥华为将限制对供应商的选择,从而导致网络建设成本增加。Kempf进一步批评了美国政府施加压力的做法,他说,“美国人试图用其经济强权来实施对他人的制裁,他们的逻辑是,‘美国与谁为敌,美国的盟友就也得与其为敌。’”但是,Kempf对此表示反对,并强调美国逻辑与“维护自由并基于规则的世界贸易”的欧洲观念相抵触。
  网络安全技术部门:
  德国政府负责网络安全技术的部门—— 联邦信息技术安全局(Bundesamt für Sicherheit in der Informationstechnik,BSI)负责人Arne Sch?nbohm明确表示,是否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是一个“政治决策”,言下之意是,这并非是一个网络安全技术问题。Arne Sch?nbohm称,“BSI的任务是,确保德国有一个安全的网络架构。所谓能够关闭德国电信网络的华为‘后门’,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现。”
  情报部门:
  但是,德国情报部门的态度则要悲观得多,认为采用中国华为公司的产品将会带来窃听和破坏的风险。情报部门认为,移动通讯网络属于关键基础设施,必须加以特别保护,而华为公司可能安装“后门”。尽管“后门”的说法只是一个未经证实的怀疑,但联邦情报局(Bundesnachrichtendienst,BND)前局长Gerhard Schindler称,“谁提供了通讯技术,谁就能窃听和解析通讯。你可以建造安全系统,也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但风险仍然存在。” Schindler认为,华为在5G技术上领先一年半到两年,因此德国的国家机构根本就不能判断华为到底安装了哪些模块。这也就意味着,“在危机时刻,如果这些模块被关闭,我们将毫无准备,而且也无法应对。”
  内政部和经济部:
  有鉴于此,德国联邦内政部(BND的上级主管部门)正在与联邦经济部协商,通过修改德国电信法来将华为事实上排除。按照内政部的设想,电信法应当作出这样的修改:通讯运营商和设备供应商必须能够确保没有(外国的)国家影响。但是,修订电信法是耗时很长的过程,这意味着,理论上德国目前的法律并不能将任何外国供应商(包括华为)从5G网络建设排除。
  外交部:
  德国外交部似乎并不在乎中国是德国最大贸易伙伴以及中德战略伙伴关系这一现实,与内政部态度接近。外交部一位发言人强调,华为是一家中国企业,受中国法律管辖,对中国企业有义务与中国情报机构合作表示担忧。
  德国总理:
  作为德国政府首脑,默克尔一向对重大问题出言谨慎,尤其是对于在美中两个世界最强大国之间选边站这样的敏感问题。2019年2月5日,默克尔在访问日本期间表示,“鉴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必须与中国政府讨论,(中国的)公司不能将数据交给(中国的)国家机构。”这相当于为华为公司参与德国5G网络建设设置了条件。不能不说,默克尔是一个老练的政客,她施展了一种“战略模糊”的手腕,避免明确选边站队,同时也考虑到美中双方的诉求。当然也可以认为,她是在为最终的选边站队争取时间。
  除了通讯运营商、德国工业界和德国政府这几个利益攸关者,还必须考虑到德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公众意见往往对政府决策有重大影响,而德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以负面居多,不能忽略这一点。
  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企业在中国市场有巨大的投资和经济利益,德中两国已经建立起全面深入的伙伴关系。而且,作为一个中等大国,德国并无在地缘政治上与中国对抗的雄心和意志,也缺乏这样的能力。但是,美国是德国的传统盟国和强大的安全保护提供者,美方的强硬要求,使得德国政府面临一个棘手难题。德国政府最终如何决策,目前仍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德国政府将不会迅速做出决策,而是将审时度势,寻找符合德国利益的最佳平衡点。甚至有人认为,鉴于此事关系重大,不能仅仅由德国政府来决策,而应该由德国国会来最终拍板。
  四 美国能否拉起打击华为的统一战线?
  尽管美国花了很大力气来游说盟国和其它国家不要使用华为的网络设备,但是成果有限。目前只有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三国政府明确表示会将华为从5G网络建设排除。但是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却在2019年2月19日表示,还没有就在5G网络中是否使用中国华为公司的设备做最后的决定。因此,迄今为止,真正坚定追随美国的只有澳大利亚和日本两国。
  这些迹象显示,这一次美国可能难以成功组建打击华为的统一战线。有欧洲评论家认为,Trump总统破坏了欧美之间的信任关系,使得欧洲在中美之间的选择中陷入困境,不愿意押宝任何一方。目前欧洲会对华为采取防范措施,尤其是在核心网选择上排除华为,但并不情愿在整个5G网络建设上明确排除华为。当然,欧洲也清楚,华为并非完全不可取代,对华为的限制也许有利于欧洲本土通讯设备供应商:瑞典爱立信、芬兰诺基亚和法国阿尔卡特尔。
  如果说美中对抗即将来临,那么与冷战1.0时的一呼百应相比,这一次美国组建联盟、控制盟国和支配世界的能力似乎在下降。2015年3月,作为美国最亲密的盟国,英国不惜激怒美国,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开发银行”,就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英国与其它中等大国一样,不再仅仅依靠美国,而是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两面下注。对于英国来说,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英国经济的重心在于服务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如果英国不能服务于一个崛起中国的金融和经济利益,那么英国将在二十一世纪被边缘化。实际上,除了与中国合作,英国并没有多少选择。
  美国的其它欧洲盟友,也并不情愿在对华关系中为了服从美国战略需要而牺牲自己的商业利益。与冷战1.0时期令人生畏的苏联红军相比,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并不构成对西欧的直接威胁。中国在意识形态上也并不像前苏联那样咄咄逼人,宣称要“埋葬资本主义制度”。如果美国打算全方位遏制围堵中国,那么将难以获得冷战1.0时期西欧盟国的完全认同。当然,美国也可能对此并不十分在意。对美国来说,遏制中国的最重要伙伴在亚太地区,日本、韩国和台湾的重要性要远远高于西欧。而由日本提出、得到澳大利亚和印度支持、并最终被美国接纳的“印太战略”将成为遏制中国的主要地缘政治战略;由美日澳印四国组成的“民主安全菱形”,将很可能作为一个多边军事联盟承担类似于北约在安全事务上对抗苏联的功能。而且,即便以法德为核心的“老欧洲”不服美国号令,美国还可以在“新欧洲”(中东欧国家)找到更顺从的伙伴。
  凭借依然超强的实力和尚存的领导力信用,也许美国还可以勉力组建一个遏华统一战线,但是这个集团的内部团结却相当可疑。在冷战1.0时期,东方集团爆发了中苏分裂,中国转而投靠美国,是对苏联领导力的战略性重击;同样地,在西方集团内部,法国戴高乐总统推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建设独立的核力量并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法国的离经叛道让美国头疼不已。即便是忠实的西德,勃兰特政府也力主推行与东方集团缓和的“新东方政策”,展示了西德的独立性。2003年,美国执意发动入侵伊拉克的战争,但法德公然坚决反对。同样地,在2015年,英法德也不惜触怒美国而加入了中国主导成立的亚投行。所以,美国即使能够成功组建遏制中国的统一战线,也并不能保证成员国完全服从美国意志;而美国的理念,也不允许美国如同冷战1.0时期的苏联那样,悍然以武力镇压匈牙利(1956年)和捷克斯洛伐克(1968年)的独立自主行为。
  不过,在有关中国的问题上,德国能否顶住美国压力,不屈从美国意志,也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1989年事件后,欧美实施对华军售禁运。多年来,中国一直努力说服欧盟解除这个禁运。德国总理施罗德在任时支持中国的要求,与法国一起大力推动解除欧盟对华军售禁运,但由于遭到美国强烈反对,最终作罢。今天的华为问题,某种意义上与中国要求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运问题颇为类似。虽然在军售问题上,德法与美国冲突的激烈程度远逊于2003年反对美国攻打伊拉克,但德法仍然屈从了美国意志,由此可见,那时中国在德法心中的分量甚至不如伊拉克。
  五 冷战2.0的序幕?
  1946年3月5日,丘吉尔在美国总统杜鲁门的陪同下,在美国发表了著名的“铁幕”演说,对他眼中严重而紧急的苏联扩张主义威胁提出警告。丘吉尔的演说被广泛认为是开启冷战的关键时刻。而美国副总统Mike Pence于2018年10月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对华强硬演说,也被很多人士认为是冷战2.0的动员令,可以与丘吉尔那篇开启冷战1.0的演说相提并论。如果说美国与中国正在步入一场新冷战,那么这一次将与旧冷战显著不同。前苏联当年主要是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与西方分庭抗礼,并对西欧造成了直接的军事威胁;而且,东方阵营的共产主义和西方阵营的自由民主主义也展开意识形态上的激烈对抗。但是,中国的崛起主要在于经济和科技的快速发展,民众生活水平得到显著的提高,这反过来构成了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重要和主要来源;另一个来源是民族主义,但民族主义历来是把危险的双刃剑,中国的执政者必须小心翼翼地运用这股力量。因此,如果美国要发动对华新冷战,那么,打击中国的经济和科技实力将是主要作战方向,军事力量和意识形态的对抗将退居次要地位;但是,如果美中两国不能很好地管控冲突,那么在经济和科技上的较量也不排除升级为军事力量和意识形态的全面对抗。
  在这个大背景下,被视为中国崛起缩影的华为公司,同时也是中国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杰出代表,成为美国的首要打击对象,是美中对抗合乎逻辑的发展。
  在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一年后,1947年3月,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国会发表演说,后被称为“杜鲁门主义”。根据“杜鲁门主义”,美国将“支持那些抵抗武装少数派和外部势力压迫的自由人民,而这应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杜鲁门宣布,美国愿意向深陷(与希腊共产党)内战的希腊政府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土耳其面临与希腊类似的局面,也应获得美国援助。杜鲁门主义意味着美国终结与苏联的战时联盟,标志着冷战的实质性开端,由此美国开始为其遏制苏联政策提供财政手段。与之类似的是,美国副总统Pence的对华强硬演说可能是一场舆论动员,此后不久即展开了对华为的全面打击,标志着对华新冷战进入实际操作阶段。此前对中兴公司的打击行动可以被认为是一次战略预演,结果大获成功,中方全盘接受了美国要求,甚至包括向中兴派驻美方检查人员并承担费用这样“丧权辱国”的要求。打击中兴行动的成功,很可能鼓舞了美国打击华为的信心。
  美中贸易战是美国为了打击中国经济实力而主动发动的,很难说中国方面情愿参与这场可能葬送国运的冲突。但是,中方近年来的急于求成和战略冒进却让自身不自觉地掉入了美方挖掘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国过早抛弃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战略令人困惑,因为这必将使得美中摊牌提前到来,从而大大不利于羽翼未丰的中国。
  六 结语
  美国国家机构对中国民族骄傲华为公司的全面打击,触动了美中对抗的敏感神经,美中两强似乎正在加速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由此引发了全球各地铺天盖地的讨论和忐忑不安的关注。美国拘捕华为公司高管的行动,以及随后要求各国禁止华为参与对未来至关重要的5G网络建设,不仅仅是一个法律问题,也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是一个地缘经济问题,最终是一个地缘政治问题。只有在这个大背景之下,才能理解为何超级大国美国对一家中国企业深具戒心并大动干戈。自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格局发生了深刻的变动,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的转移。美国朝野上下逐渐达成了共识,中国就是那个有能力挑战美国霸权的战略竞争者,而且是排在传统对手俄国之前的头号竞争者。美国不会无视战略天平继续向中国倾斜,在Trump总统治下,美国必将采取坚决果断而又不拘常理的行动,以确保美国在世界秩序和格局中继续拥有领袖和支配地位。
  面临数十年未有之变局,大多数国家都无法置身事外。在这场是否允许华为参与5G建设的风波中,德国处于风口浪尖,面临选边站队的艰难抉择。德国的决定,将具有重大的示范效应,整个欧洲都在观望德国。但是,德国将不会迅速做出选择,而是将谨慎地审时度势,通盘考虑各方态度立场,反复权衡利弊得失,从而最终做出有利于德国利益的决策。
  参考文献
  BBC (2019a). Huawei: The escalation of technology war between China and USA and the possibilities of following ZTE华为:中美科技战升级和步中兴后尘的可能性.  Available at: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6903685 (accessed March 6, 2019).
  BBC (2019b). Huawei: Should we be worried about the Chinese tech giant? Available at: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46465438 (accessed March 6, 2019).
  BBC (2019c). The technology war between U.S. and China continues中美科技战继续:华为事件后盘点已站队的美国盟友. Available at: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7216457 (accessed March 6, 2019).
  BDI (2019). China – Partner and Systemic Competitor. Available at: https://english.bdi.eu/publication/news/china-partner-and-systemic-competitor/ (accessed March 6, 2019).
  Bloomberg (2018). How Fear of Huawei Killed $117 Billion Broadcom Deal. Available at: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3-13/how-china-s-huawei-killed-117-billion-broadcom-deal-quicktake (accessed March 6, 2019).
  Bode, K (2018). Leaked Trump Plan To ‘Nationalize’ Nation’s 5G Networks A Bizarre, Unrealistic Pipe Dream. TECHDIRT WIRELESS. Available at: https://www.techdirt.com/articles/20180129/08390639107/leaked-trump-planto-nationalize-nations-5g-networks-bizarre-unrealistic-pipe-dream.s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CKGSB (2017). The Successes and Failures of Huawei’s M&A in U.S.华为美国并购得与失. Available at: http://www.ckgsb.edu.cn/mobile/detail/4646 (accessed March 6, 2019).
  DW (2019). Deutsche Sicherheitsbeh?rden warnen vor Huawei. Available at: https://www.dw.com/de/deutsche-sicherheitsbeh%C3%B6rden-warnen-vor-huawei/a-47301398 (accessed March 6, 2019).
  FAZ (2019a). BDI-Chef warnt davor, Huawei auszuschlie?en. Available at: https://www.faz.net/aktuell/wirtschaft/diginomics/bdi-chef-kempf-warnt-davor-huawei-auszuschliessen-16027381.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FAZ (2019b). Merkel stellt Bedingungen für Huawei-Auftrag. Available at: https://www.faz.net/aktuell/wirtschaft/diginomics/angela-merkel-stellt-bedingung-fuer-huawei-auftrag-bei-5g-ausbau-16024961.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Financial Times (2019). UK cyber security chief says Huawei risk can be managed. Available at: https://www.ft.com/content/4c2b6fa0-350d-11e9-bd3a-8b2a211d90d5 (accessed March 6, 2019).
  Forbes (2018). The Feds Shamefully Persecute China’s Huawei For Being Too Successful. Available at: https://www.forbes.com/sites/johntamny/2018/12/10/the-feds-shamefully-persecute-chinas-huawei-for-being-too-successful/ (accessed March 6, 2019).
  GRAND VIEW RESEARCH (2018). U.S. Communication Equipment Market Size, Share & Trends Analysis Report By Product (Mobile, Fixed-line), Competitive Landscape, And Segment Forecasts, 2018 – 2025. Available at: https://www.grandviewresearch.com/industry-analysis/us-communication-equipment-market (accessed March 6, 2019).
  Handelsblatt (2019a). Der 5G-Ausbau wird zum Kraftakt für die Deutsche Telekom. Available at: https://www.handelsblatt.com/technik/digitale-revolution/mobilfunk-der-5g-ausbau-wird-zum-kraftakt-fuer-die-deutsche-telekom/24022534.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Handelsblatt (2019b). Vodafone h?lt Huawei beim 5G-Aufbau die Treue – doch nicht bedingungslos. Available at: https://www.handelsblatt.com/unternehmen/it-medien/sicherheitsbedenken-vodafone-haelt-huawei-beim-5g-aufbau-die-treue-doch-nicht-bedingungslos/23910294.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Handelsblatt (2019c). BSI-Chef h?lt sich aus Streit um Huawei und 5G heraus. Available at: https://www.handelsblatt.com/politik/deutschland/arne-schoenbohm-bsi-chef-haelt-sich-aus-streit-um-huawei-und-5g-heraus/23989504.html?ticket=ST-1534600-rMaM9UxVjteaxI7YXN6H-ap2 (accessed March 6, 2019).
  KN (2019). Die Huawei-Entscheidung geh?rt ins Parlament. Available at: http://www.kn-online.de/Nachrichten/Politik/Kommentar-Die-Huawei-Entscheidung-gehoert-ins-Parlament (accessed March 6, 2019).
  Lewis, J. A. (2018). Telecom and National Security. CSIS. Available at: https://www.csis.org/analysis/telecom-and-national-security (accessed March 6, 2019).
  Lind, M. (2018). America vs. Russia and China: Welcome to Cold War II. THE NATIONAL INTEREST. Available at: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america-vs-russia-china-welcome-cold-war-ii-25382 (accessed March 6, 2019).
  MA REVIEW (2016). Für Huawei ist Deutschland zweiter Heimatmarkt. Available at: https://www.ma-review.de/epaper/epaper-UE-MuA-China-4-2016-D/page36.html#/36 (accessed March 6, 2019).
  NY Times (2012). U.S. Panel Cites Risks in Chinese Equipment. Available at: https://www.nytimes.com/2012/10/09/us/us-panel-calls-huawei-and-zte-national-security-threat.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NY Times (2019a). Administration Readies Order to Keep China Out of Wireless Networks. Available at: https://www.nytimes.com/2019/02/12/us/politics/trump-china-wireless-networks.html?_ga=2.224990301.691458178.1551009713-1728862987.1550825317 (accessed March 6, 2019).
  NY Times (2019b). America Pushes Allies to Fight Huawei in New Arms Race With China新军备竞赛:美国敦促盟友阻止华为参与5G建设. Available at: https://cn.nytimes.com/usa/20190128/huawei-china-us-5g-technology/ (accessed March 6, 2019).
  NY Times (2019c). How Huawei Wooed Europe With Sponsorships, Investments and Promises. Available at: https://cn.nytimes.com/technology/20190123/huawei-europe-china/dual/ (accessed March 6, 2019).
  POLITICO (2018). US ramps up pressure on Berlin over Huawei. Available at: 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us-ramps-up-pressure-on-berlin-over-huawei-donald-trump-hackers/ (accessed March 6, 2019).
  PR Newswire (2018). United States $125+ Billion Communication Equipment Market Analysis 2015-2018 & Forecast to 2025. Available at: https://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united-states-125-billion-communication-equipment-market-analysis-2015-2018--forecast-to-2025-300745824.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Project Syndicate (2018). The War on Huawei. Available at: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trump-war-on-huawei-meng-wanzhou-arrest-by-jeffrey-d-sachs-2018-12 (accessed March 6, 2019).
  Jiemian界面 (2017). Why is Huawei’s “American Dream” so difficult?华为的”美国梦”为何如此艰难? Available at: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508141.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REUTERS (2018). Exclusive: U.S. lawmakers urge AT&T to cut commercial ties with Huawei – sources. Available at: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at-t-huawei-tech-exclusive/exclusive-u-s-lawmakers-urge-att-to-cut-commercial-ties-with-huawei-sources-idUSKBN1F50GV (accessed March 6, 2019).
  REUTERS (2019). U.S. won’t partner with countries that use Huawei systems: Pompeo. Available at: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uawei-tech-usa-pompeo/us-wont-partner-with-countries-that-use-huawei-systems-pompeo-idUSKCN1QA1O6 (accessed March 6, 2019).
  SCMP (2019). European Union finds itself in crossfire in Huawei battle. Available at: https://www.scmp.com/business/companies/article/2186527/european-union-finds-itself-crossfire-huawei-battle (accessed March 6, 2019).
  Sina新浪 (2019). Ren Zhengfei received interview with BBC任正非BBC采访:美国以为抓了孟晚舟华为会衰落,错了. Available at: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9-02-19/doc-ihrfqzka7088827.s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SZ (2019). Netzbetreiber bereiten Huawei-Verzicht in Kernnetzen vor. Available at: https://www.sueddeutsche.de/news/wirtschaft/telekommunikation-netzbetreiber-bereiten-huawei-verzicht-in-kernnetzen-vor-dpa.urn-newsml-dpa-com-20090101-190201-99-812704 (accessed March 6, 2019).
  USCC (2011). THE NATIONAL SECURITY IMPLICATIONS OF INVESTMENTS AND PRODUCTS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TELECOMMUNICATIONS SECTOR. Available at: https://www.uscc.gov/sites/default/files/Research/FINALREPORT_TheNationalSecurityImplicationsofInvestmentsandProductsfromThePRCintheTelecommunicationsSector.pdf (accessed March 6, 2019).
  VOA (2019). The prime minister of New Zealand said there was still no final decision on using Huawei products新西兰总理称仍未最后决定是否使用华为网络设备. Available at: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zealand-premier-china-huawei-5g-20190219/4794149.html  (accessed March 6, 2019).
  WSJ (2010). Security Fears Kill Chinese Bid in U.S.. Available at: https://www.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48704353504575596611547810220 (accessed March 6, 2019).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