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政坛刮起的“气候新政”意味着什么?

作者:李雁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20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一位政治新星近期将气候政策的话题重新带回到美国主流舆论场中。
  女性、有色人种、高颜值、几乎称得上政治素人,但在去年美国中期选举中以29岁的年轻气势击败政治宿将,当选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国会议员。她就是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奥卡西奥-科特兹如今在美国社交平台推特上有340余万粉,发条推轻轻松松上万转发、十多万点赞。她来自纽约布朗克斯区一个波多黎各裔天主教家庭,是民主党中的“美国民主社会主义”组织成员。她的风格亲民、直接、挥洒自我,与传统政客形象迥异。

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她最引人关注的政治主张是“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将抗击气候变化提升到个人从政纲领的首要位置,将减排及推进美国社会公平发展所需的社会经济政治动员规模与参加二战、罗斯福新政相提并论。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就宣布要从巴黎气候协定“退群”,国内气候政策层面也出现停滞乃至倒退,给实现全球气候目标的未来蒙上一层阴影,这解释了为何奥卡西奥-科特兹的出现受到如此多的关注。
  特朗普高调反对采取气候行动的言论吸引着全球目光,各国国内怀疑应对气候变化的必要性、经济性的潜流加速涌动,由于环保行动、清洁能源行业强劲增长而利益受损的传统行业的阻力似乎也有所增强。在人类绿色低碳发展这个议题上,美国的国内政治可以说牵动着全球晴雨变化。
  气候与民生
  “绿色新政”是什么呢?
  这项决议只有14页,前四页讲气候威胁及美国社会经济发展不均的现实背景,第五六页提出需动员全国之力实现的五个明确的总目标,首要目标即是通过公平公正的经济转型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很多人觉得美国净零排放的提法过于夸张。但悲哀的是,排放目标的科学依据是去年10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布的《IPCC 全球升温 1.5ºC 特别报告》以及美国政府去年11月发布的《第四次气候变化国家评估报告》;同时美国大力减排既符合全球气候公平的要求、也是美国过去在气候行动上长期历史欠账的后果。也就是说,“绿色新政”的气候目标设置的确非常雄心勃勃,却仍是在常识、现实的层面上,而非科幻或空想。
  具体来看,这项决议列出了两组子目标:第一组是关于气候的,通过14个子目标列举出在应灾、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零排放电力需求、强化智能电网、提升建筑能效、工业与制造业升级、农牧业低碳实践、交通系统转型、应对气候变化与污染的长期负面影响、修复自然生态系统碳吸收能力、保护脆弱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清除有害废物、降低其他类型排放、以及加强国际交流引领全球气候行动等领域的努力方向。
  第二组则是在此过程中需要兼顾的社会保障与发展类型的15个子目标,如提供适应经济转型的培训与教育条件、促进有利于深化变革的投资、保障公众参与、创造充足就业等等。可以说,决议全面体现出公平公正绿色低碳发展的远大雄心,既包涵了减排、提升适应能力的愿景,同时非常关注对弱势群体利益的保护。
  绿色新政背后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如此毫不避讳、旗帜鲜明地“挺气候”的主张在美国政治生态中实属罕见。
  但是,奥卡西奥-科特兹一呼百应,目前已经有超过100个国会议员及参议院表示将支持“这项决议。坚定地站在她身后的,还有一群平均年龄在26岁以下的年轻人,多为大学绿色环保社团出身。他们创造的“日出运动”(Sunrise Movement)正在吸引全球目光、甚至已经开始在中国互联网上引起讨论。
  年轻的组织者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中说, “日出运动”在一年半时间里由几十人的小型倡导项目急速成长,现已具有联系与发动数十万人的能力。他们在去年的中期选举中为包括奥卡西奥-科特兹在内的19位民主党候选人进入国会提供了有力支撑——这些候选人都是旗帜鲜明的“气候行动支持者”,可以说,他们已经对华盛顿的资深政客们失去了耐心,有着要在未来10到12年中推动美国快速低碳化、实现公平的社会经济发展的愿景。
  近两年,媒体与咨询公司惊呼,Z世代(等同于零零后)的环境意识似乎与生俱来,并比前辈们更愿意采取切实行动、带来正面影响力。今年1月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提出了一个新观察:全球青年人挺身而出、为保护气候、守卫地球行动。这些年轻人的能量、热忱、新的话语让人心折,不能不感叹真是八九点的太阳。
  “日出运动”的核心组织者清醒地认识到,青年团体并没有能力提出具体而微、合理可执行的法律条文;动员呼吁的意义主要是为未来提出绿色政策搭建参与和形成共识的平台、营造生存空间。其倡导所诉诸的听众人群与奥卡西奥-科特兹所代表的新一代民主党人高度重叠。
  值得一提的是,奥卡西奥-科特兹和“日出运动”的另一大特点,是把保障民生提到与保护气候同样高的地位、两者经纬交织组成统一愿景。绿色新政决议中,推动社会公平发展的目标数量、篇幅甚至还比关于减排的要多一点。
  五大总目标的四个讲就业、公平、保护最易受气候变化及转型影响的社区等。“日出运动”的口号则是:我们召唤青年人一同对抗气候变化、在此过程中创造数百万的优质工作。
  他们主张,必须要创造一系列政策措施,使得低收入群体得以养家糊口、能得到经济进步的收益。若一昧保护大型企业的利益,由普罗大众分摊减排的压力与成本,中低收入群体更易遭受损失,因此重点更应放在应对气候变化可以带来的经济与社会机遇上。
  这种将民生与低碳发展视为不可分割的统一愿景的提法在当下的美国国内、乃至全球形势下是有明智之处的。
  中低收入阶层一方面是特朗普的票仓,与此同时又正是受到飓风、热浪、洪水等等灾害侵袭最严重的人群。要争取对气候行动更广泛的民众支持,首先要赢的就是将保护环境、气候与经济健康发展相对立的论战;在推进过程中,若不能兼顾资源、传统工业州的产业转型及行业蓝领工人、城市贫民的生存与尊严,看似完美的减排政策同样很可能举步维艰。在采访中,“日出运动”的发言人就将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作为保护气候未能兼顾底层民生的错误示范。
  争议不断,前路几何?
  无论是大幅减排还是关注弱势群体,这些主张在美国政治现实里属于左中偏左的理想派,且其倡导过程中青年支持群体声量大、态度和行事方式相对激进,自然引发无数争议。
  首先,在美国当前政治现实下,这个决议是否能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落地成文,很多人是看衰的。决议开出的承诺面面俱到——美国所有社群均能得到报酬合理的工作、高质量医疗、清洁用水、低廉食物,每一项都是艰巨的民生工程,更不用提,所有这些与经济利益盘根错节的各传统行业深度低碳转型并驾齐驱。虽然国会眼下由民主党把持,但“绿色新政”的同盟军对老牌民主党政客在气候问题上的保守论调多有批评。
  其次,决议里并未包括路线图或具体实施计划,因而其成本尚难以估算。要践行全面的绿色公正转型,有人初步评估说经济成本可能在“万亿”规模,这个愿景太过于昂贵。美国的家底倒也不是拿不出这些钱,但能否动员、筹措起来是关键。
  最后,决议中提出的一系列技术选项在能源、环境领域也激发了辩论。比如,“用清洁、可再生、零碳排放能源100%满足美国电力需求”,那么除了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附带碳捕捉与储存技术的化石能源电厂、核电是否也可以被纳入?除了种树、加强土壤管理这些“自然选项”之外,是否需考虑其他直接从大气中抽取二氧化碳的工程技术?回答以上任意一个问题都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作、专业细节与缜密的策略支撑。
  尽管争议与变数这么多,但对于关注全球气候政治风向的人来说,“绿色新政”仍然是一个强有力的风向标,它意味着美国社会对于气候变化的民意正在悄然转变。
  近几年山火、飓风、高温、暴风雪等与气候变化大背景高度相关的自然灾害频繁肆虐美国各地,地方应对不暇,民众遭受近在眼前的威胁、损失,这直接使得“气候变化正在发生”的共识不断提升。其中,正如“日出运动”与中期选举展现出,青年一代对气候问题的关注与对当局无所作为的不满态度尤为突出。
  与此同时,美国企业界、一些城市与州已经与特朗普的气候主张分道扬镳。去年九月在旧金山召开的“气候行动峰会”既是所谓的“非政府主体”们携手开展减排行动的一声集结号。
  对于“绿色新政”激起的论战,争议并没有在“气候变化是否伪科学”的根本判断上停滞不前,也没有陷入关于“为什么”的低级口水战。质疑的声音更多关注“是否可行”、“怎么做、“何时能做到”、“成本是多少”。这令人略感欣慰,或许也是美国社会对环境与气候问题的舆论话语已在进步的又一个信号。
  乐观地看,自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后,美国气候政策一潭死水,支持气候行动的老牌政客缄口不言,若以这些有态度、有刺激性及感召力的诉求与姿态为舟楫,将气候议题重新带回华盛顿,在其旗帜周围团结更多同盟军,就有希望让关于气候变化的严肃讨论在主流政治话语场里存活下去、积蓄力量以待下一届总统的“春风”。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0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