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薛力: 河内“特金会”五问五答

作者:薛力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53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特朗普跟金正恩分别想从谈判中得到些什么?
  看法相对悲观,主要是一场政治秀,因为双方都需要。对特朗普来说,是获得一些进展以便为连任造势。与内政相比,美国总统在外交上能够施展的空间更大。另外,中美贸易战至少将有阶段性成果,他得以腾出精力来处理一下朝核问题。对金正恩来说,则希望通过对美直接谈判,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以便提升国际形象、减少外交压力、促进经济发展。
  特朗普开口闭口美国第一,其实就是把美国的利益尤其是本土利益放在第一位,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现在可以做出判断:特朗普是交易型总统,认为什么事情都可以交易,关键看价钱与成本,为此在外交上形成了“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风格,与韩国、日本、欧洲一些国家的谈判中都是这个风格。以韩美自由贸易协定为例,声称要重新谈判,最后仅仅增加了几个对美国有利的条款了事。这与奥巴马执政初期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同。对日汽车谈判的结果也是形式大于内容。至于本土以外,他整体上采取的是战略收缩,为此不在意美国的世界领导权、价值观、气候变化等相对虚的议题。而在需要承担安全责任的议题上,他也力争减少美国的负担,为此要求同盟国在财政上有更大的投入,特别是那些国防开支占GDP的比重小于美国的盟国。
  就东亚而言,他关心的议题不多,主要是南海问题、朝核问题、东海问题与台湾问题,其中朝核问题是他最为关注的。
  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最关心也最担心的是朝鲜核武器是否能威胁到美国本土(包括夏威夷)、是否搞核扩散。至于朝鲜弃核与否,是第二位的考虑,但不好明确这么说,毕竟要顾及日本、韩国的感受。当然,朝鲜能弃核更好。
  2、特朗普和金正恩对“去核”的理解是否有所不同?
  没有什么不一样。关键在于如何实现弃核。朝鲜要求先获得安全保障、与美国建交、获得经济援助之后,再逐步弃核。美国要求朝鲜先弃核,然后再谈其他。这是朝核问题长期以来得不到解决的一大原因,六方会谈达成了“以行动对行动”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但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金正恩从去年开始同意进行弃核谈判,这与此前的表态不同。其实,从他在国内的历次讲话中可以看出,他的话都是两边讲:一边讲要弃核,一边讲坚决不弃核。在对外场合,他则依据需要强调不同的方面。他这么做很正常。关键看行动。对于朝鲜这个有着极度不安全感的小国而言,核武器是他保护自己的最后手段,绝不会轻易放弃。特朗普现在意识到,要朝鲜在短期内弃核不现实,甚至难以让朝鲜给出弃核的时间表。因此,他自己找台阶下,在2月22号表示不急于(no rush)让朝鲜弃核。
  在朝鲜暂时不弃核的前提下,双方能做什么交易?这是双方河内会晤的主要目的。由于朝核六方没有就此问题达成新的协议,而且中美目前缺乏必要信任处理朝鲜问题。在此前提下,朝鲜不大可能在弃核问题上做出很大的让步。
  3、自新加坡特金会以来,美朝关系大致稳定,但没有太大进展。美朝谈判的核心难题是什么?
  主要原因是各方的利益诉求不一样。去年朝美对话能够进行是因为多重因素的作用,包括朝鲜内部因素、外部因素。内部因素是朝鲜拥有了核武器以及能打击到夏威夷的导弹,以此为基础朝鲜希望减少外部压力、发展经济。外部因素主要是国际制裁,以及中美的大力协作,加上韩国等的襄助。
  4、在美朝谈判中,韩国与文在寅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在推动美朝谈判的过程中,文在寅是否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韩国不可能扮演关键角色。美国是关键。韩国的观点是:第一,朝鲜要无核化,第二,弃核不能通过施压。因此,韩国反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
  文在寅作为一个进步派总统,他的偏好是对北接触,担心强硬政策将促使朝鲜铤而走险,因此反对搞极限施压。但美国认为,接触要能解决问题,早就接触了,奥巴马的战略忍耐不过是换来朝鲜核武器与导弹技术的发展直到能威胁夏威夷。所以,特朗普才力主用极限施压。这是韩美之间的不同。韩国在弃核问题上的这种立场,实际上帮的是朝鲜而不是特朗普。
  5、有观点认为,特朗普目前因为与金正恩谈判,承受着很大的国内压力与质疑。这些压力与质疑有哪些?
  别的美国总统都不与金正恩谈判,但特朗普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总统,改变了这种传统。问题是,接触了、谈判了,还举行了新加坡特金会,并达成四点协议,但后续进展非常有限。朝鲜暂停了核试验和远程导弹实验,这本来就是朝鲜想做的。而特朗普则同意美韩联合军演暂停,这被认为将严重影响韩美军事合作。对朝制裁也没有加码,实际上是放松了。因此,美国国内有一种观点认为,特朗普被金正恩利用了。
  所以在这次会上,特朗普当然要求拿到一些东西,回去好交差。但是,想谈成一个新的“以行动对行动”的协议,有可能么?可能性不大,只能是一些双方能做到的形式大于实质的协议,所获得的进展也将是可逆的。也就是说,河内峰会甚至达不到《919共同声明》与《213共同文件》的程度。
  历史地看,从1992年开始,各方已经就朝核问题签署了多个文件、声明,但最后换来的却是朝鲜拥有核武器与远程导弹。所以,对于朝核问题来说,关键的是协议的操作化。这方面,我们更难指望河内峰会来实现。
  不得不说,朝鲜在过去几年的外交运作是有效的,也可以说是成功的。朝鲜成功地利用了大国之间的矛盾,实现了拥核与远程导弹,并在此基础上改善了与中国、美国、韩国的关系。其他国家应该反思的是:为什么在应对朝核问题上无法建立起有效机制?下一步如何改进?须知,朝核问题的一大特点就是“大起大落,弃核艰难”。如果不能达成一个有效机制,朝鲜重新进行核试验、进一步发展导弹运载能力,是大概率事件。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