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王海运:新时代的中美俄大三角关系

作者:王海运   来源:察哈尔学会  已有 49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影响当今国际关系的多种因素中,“大国关系是关键”,中国、美国、俄罗斯三大国的相互关系则是关键中的关键。中美俄大三角关系,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国际格局的平衡、国际秩序的演进,对中华崛起的前途命运有着重大而直接的战略影响。
  一、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的基本特征及其相互牵动规律
  构成大三角关系的要件是:三大国都是具有广泛国际影响力的世界大国;三大国都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而不是一国依附于另一国或者两国结成军事同盟;三对关系中任何一对关系的变动都会影响到另外两对关系,或拉动或制衡。
  从上述基本特征看,中美俄关系无疑是种大三角关系,尽管与冷战时期的中美苏大三角关系有着不少差异,例如不再是阵营对抗、意识形态对抗色彩也明显淡化。
  二、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在新时代国际关系及中国外交全局中的地位
  中国、美国、俄罗斯是当今世界综合实力最为强大的三个大国,在新时代国际关系中均具有独特而重要的影响力。
  中国作为快速崛起的新兴大国,是新型国际秩序的主要倡导者、构建者。关于全球治理的“中国智慧”“中国主张”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世界多国把和平与发展的希望寄托于中国。
  美国仍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是霸权秩序的主要维护者、构建新型国际秩序的“拦路虎”.与此同时,美国霸权从巅峰加速滑落的趋势日益明显、难以逆转。
  俄罗斯虽然经济实力与中美不属同一量级,但是军事实力、战略运筹能力依然超强,时常以有限的投入赢得数倍的国际影响,在大国博弈中依然举足轻重。
  三、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的基本态势和可能走势
  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基本态势是:中美多领域激烈博弈,但是某些领域仍有接触与合作;美俄近于全面对抗,合作微乎其微,关系正常化的前景十分暗淡;中俄关系发展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且有希望提升为“准同盟关系”。
  研究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的可能走势,首先要关注三大国实力对比的可能变化,其次要关注三大国相互关系的可能变化。中俄近、中美远、美俄更远的战略态势可望较长时间保持,有利于中国在大三角关系中争取战略主动。
  四、特朗普政府“拉俄制华”的企图及其制约因素
  特朗普“拉俄制华”企图明显,离间中俄关系动作连连。特朗普的企图哪怕局部得逞,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的基本态势也会发生不利于中国的变化。
  但是,冷静分析表明,特朗普“拉俄制华”的制约因素甚多,得逞机会微乎其微:美俄矛盾是结构性矛盾,难以根本性化解;美俄间现实利益的碰撞点甚多,相互妥协余地非常有限;美国建制派及其同盟体系以反俄为“政治正确”,对特朗普改善对俄关系构成重要牵制;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具有高水平,两国领导层对中俄关系在各自战略全局中的重大战略价值有着清醒的战略认知。
  五、新时代中国运筹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的基本方略
  鉴于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在中国外交全局特别是在大国关系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性,中国新时代的大国外交必须将其置于突出位置、进行积极有为的战略运筹。
  一是调动传统战略智慧,实行“多极制衡”方略。“多极制衡”传承中华传统战略智慧,强调借力用力、顺势而为,通过主要大国相互制衡实现力量平衡和利益均衡。“多极制衡”是对结盟对抗、“零和思维”的扬弃,对美国霸权强调制约而不是取代,因而可以大大减少中华崛起的战略阻力。“多极制衡”顺应世界多极化大趋势,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不同文明包容互鉴,因而有利于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有利于中国在大国博弈中争取主动。
  二是要坚持不懈地推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同时做好应对美国升级对我战略围堵的准备。面对霸权势力的遏制围堵,我既要坚持原则、坚定地维护核心利益,又要保持战略定力,不愠不怒、冷静从容。以“太极拳”“柔性对抗”为主,同时做好“拳击”“亮剑”的准备。要切实立足于自身的发展、民族凝聚力的增强、战略运筹的高超,而不能幻想美国放弃对我遏制。要尽最大努力管控分歧、避免局部对抗升级为全面对抗,同时做好应对中美结构性矛盾集中爆发的准备。
  三是在坚持在“结伴而不结盟”方针的基础上,将中俄关系打造成为互为战略依托的“准同盟关系”。面对霸权势力对中俄的遏制打压日趋非理性、极端化的严峻形势,互为主要战略协作伙伴的中国和俄罗斯必须抱团取暖、相互支撑,展开更多、更富成效的“协调一致的行动”。为此,应在坚持“结伴而不结盟”基本方针基础上“进一步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其目标是将中俄关系打造成为“肩并肩、背靠背、手拉手、心连心”的“准同盟关系”,亦即不承担条约义务的“战略盟友关系”,“彼此视为亲密盟友的特殊伙伴关系”(普京语)。
  四是切实践行“亲诚惠容”周边外交方针,努力打造“周边紧密朋友圈”。周边地区是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的基本地缘战略依托,周边外交是中国全球战略运筹的“重中之重”。稳定友好的周边,可为破解美国战略围堵、支撑大三角关系运筹提供战略依托。营造和平发展的良好外部环境,周边是关键;打造“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周边要先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周边要先动。
  五是以上合组织和金砖机制作为“基础性平台”,集结新兴力量、打造“新兴力量统一战线”。推动新兴国家的大联合,借以集结起一支有别于西方世界的地缘政治力量,建立起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新兴力量统一阵线”,进而打造“全球伙伴关系网络”,是从根本上平衡国际格局、构建新型国际秩序,应对霸权势力的非理性挣扎、支撑中华崛起的战略性举措。欲集结新兴力量、打造“新兴力量统一战线”,必须充分发挥上合组织和金砖机制的作用。
  运筹好中美俄大三角关系,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大课题。只要我清醒地认识到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在我战略全局中的重要性,充分利用中美、中俄、俄美三对关系的相互牵动性,努力保持我在大三角关系中的主动性,完全有希望在复杂严峻的国际关系中增强我战略地位,为中华崛起创造相对有利的国际环境。

  作者:王海运,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能源外交研究中心首席顾问,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前国防武官、少将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