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刘遵义:中美贸易战及全球化未来

作者:张心怡   来源:中评社  已有 47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贸易战可谓是目前最为重要且最为紧迫的全球经济议题。近期,著名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刘遵义探讨中美贸易战的新作《The China——US Trade War and Future Economic Relations》(繁体中文版:《天塌不下来:中美贸易战及未来经济关系》)发布。刘遵义教授在书中分析了中美贸易战的历史背景、现状、影响及未来,认为中美贸易战对两国经济的整体影响并不太严峻,并直言,天塌不下来!
  刘遵义教授生于内地,长于香港,在美国读书教学数十年,又回归香港。由于独特的个人经历,刘教授对中美经贸关系熟稔已久。正如全国政协副主席、中美交流基金会主席董建华所言,撰写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与对策建议,刘遵义教授是理想的人选,他对事实及资料一丝不苟,熟知两国经济的背景,瞭解中美双方的观点,且保持着平衡的视角。
  中美两国贸易争端根本原因在何?如何解决两国的贸易争端?中国经济是否能承受贸易摩擦冲击?中美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差距有多大?未来中国应该如何加强基础研究?……刘遵义教授日前接受中评社专访并一一给出看法。
  “中美两国互信不足,最好还是真正把双方的利益结合,增加相互的经济依赖性。”刘遵义认为,中美两国在经济和科技上竞争形成的“新常态”将维持很长时间,这不是“特朗普政治”,而是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共识。他相信,双方在3月2日“九十天休战”限期前一定能谈出结果,虽然结果不一定是双方完全满意,但应当是大家都可以接受。
  谈及中美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差距,刘遵义直言,中国在科学研究方面真正要有突破,一定要加强基础研究。做研究不能太急功近利,不能马上就要有结果,而是要在原有基础上逐渐进步。

  专访全文如下:
  中评社: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不断,中美双方已经经历数次谈判磋商,您如何看待中美经贸关系前景?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争端对全球化和世界经济的影响有哪些?
  刘遵义:真正来讲,中美之间贸易的摩擦其实是很表层的问题。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是中美关系最好的时期,因为当时美国需要“联华制苏”,中国也没有在经济等方面对它造成威胁。而现在,美国认为中国是竞争对手,哪怕中国从未想和美国争夺第一,但美国会认为中国已经有了争夺第一的资格。例如,奥巴马总统任内的“重返亚太”和“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TPP),其实都是针对中国的。可能有一天,中美两国能够平起平坐,更可能有一天,中国的GDP高于美国。中美两国在经济和科技上竞争形成的“新常态”将维持很长时间,大家不要以为这是“特朗普政治”,这是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共识。
  相信在3月2日“九十天休战”限期前,中美之间一定能谈出结果,虽然结果不一定是双方都完全满意,但应当是大家都可以接受。我认为特朗普也想有所成绩,而贸易战是两边都输,没有赢家,如果能够谈出来结果,大家就有机会赢。
  中评社:那么您认为中国的崛起和发展,是否可视作两国贸易摩擦产生的主要或是根本原因?
  刘遵义: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因为随着GDP的增加,中国的实力、影响力都在增加,同时意味着全球“老大”——美国的影响力在相对减少。
  贸易逆差对两国贸易摩擦产生是有一定影响,但其实双边的逆差没有多大意义。我在新书中也提到,可以采取“双赢”的解决办法,中国需要的东西美国可以生产,同时美国可以增加生产卖给中国。中国扩大进口美国产品,是满足中国自身需求,并不算是单方面让步。
  最大的问题在于,就算解决了两国的贸易逆差,美国也还是不会高兴,因为美国不想中国强过它,但中国不能因此就永远GDP不大于美国。中国具有人口基数大的优势,每人增长一点,GDP总量就会增加很多。
  中国经济现在并不再依赖出口,大部分是靠内需。所以就像我在书中提到,出口减少,对中国有影响,但并不是很大,是绝对可以承受的。中国很多地方产能过剩,传统产业基本上能投资的已经不多,我想应当趁这个时候多投资一些公共消费品,比如政府可以带头把全国空气做好,水质量提高,便可以创造出很多内需,这属于无形的重分配,需要政府带头去做。不光是环保方面,医疗、养老都可以做,尤其是养老,未来养老一定要社会化。
  中评社:您对缓和中美双方的贸易争端和摩擦有何建议?
  刘遵义:现在这种情况,是中美两国互信不足,最好还是真正把双方的利益结合,增加相互的经济依赖性。例如,假使美国四分之一的农产品都是卖给中国,它就会想到,如果贸易战继续下去,这些农产品没有人买,那怎么办?同样,中国如果不从美国进口,市场上猪肉价格高涨,也是坏事。
  另外,就是两国要增加学生之间的来往,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中美双方的文化是有距离的,一定要和对方进行沟通,理解彼此的思维方式,多一点来往是好事,完全不来往的话,双方很容易产生误会。
  中评社:您在新书中指出,中国与美国在科研上还存着巨大的鸿沟,尤其在基础研究领域。您认为中国在高科技产业领域加强基础研究的侧重点和可行路径是什么?“中国制造2025”未来应如何推进?
  刘遵义:在科学研究方面真正要有突破,要领导世界科技的发展,一定要加强基础研究。做研究不能太急功近利,不能马上就要有结果,而是要在原有基础上有一个逐渐的进步。
  爱因斯坦所做的就是基础研究,他很早就提出了公式:E=MC²,但原子弹是很多年后才发明出来的,当时爱因斯坦肯定也没有想到这个公式可以用来做原子弹。所以,基础研究就是放手让科学家做自己有兴趣做的事,发挥所长。
  所谓中国“新四大发明”中的网购、共用单车、高铁,其实都不是中国发明的。所以在此方面,政府一定要做好协助,加大投资,支持基础研究。如果不做好基础研究,十年、二十年后,科学技术领域还将是其他国家处于领先地位。
  中国发展高科技产业很大一个原因在于自身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对于“中国制造2025”,不论提或不提,中国都要不断推进。由于美国在这一议题上“步步紧逼”,中国可以采取“少说多做”,或“只做不讲”的方式。其实中国也没有选择,买不到或可能买不到的东西,只能自己造。
  中评社:目前内地经济下行压力大,再加之中美贸易摩擦带来严峻外贸形势,香港社会普遍感受到了大环境对香港经济的影响。您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香港影响如何?
  刘遵义:我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香港的影响其实不大。
  美国关税只针对内地产品,不影响香港产品,但事实上香港已经很多年没有香港制造的商品出口到美国了。现时香港出口的商品都是中国制造的转出口,必须付美国关税。但香港在转口商品上的增加值非常低,不会有太大影响。港商有在内地开设工厂的,也会受到影响,但很多厂商早就在越南、柬埔寨、孟加拉等地设分厂,可不从中国出货,所以影响也不大。真正有一些影响的,是可能会间接影响香港的旅游业和房地产业,比如到香港的游客会减少,来香港买房的内地人会减少,但这些影响对香港来说,并不完全是坏事。此外,外部经济环境对香港零售业产生影响的时期已经过去,所以在这方面的影响也不大。对于香港楼价的影响,更不能完全怪罪于中美贸易战,因为美联储在加息,利率也在上升。
  中评社:您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将保持怎样的走势?中国经济在向高品质发展迈进的过程中,还存在哪些隐忧?
  刘遵义:我对中国2019年的经济很有信心。此外,我认为不管三月份中美之间的谈话结果如何,中国政府都应当出台一些政策,让大家有一个方向和目标。就像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政府在危机发生六个星期后就推出“4万亿振兴计划”,稳住了所有中国人的信心并改变了他们的预期。
  中国经济现在最大的问题在金融方面。去杠杆是对的,因为杠杆越高,风险就越大。其中还包括一定的道德风险,因为钱都是借回来的。
  去杠杆最主要方式的是要增加资本金,增加资本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让这些企业方便上市。现在企业上市太慢,不能上市筹资就只能借钱,企业上市还有个问题就是有没有人购买股票。为什么中国股市没有人长期持有股票?因为中国的企业不发现金股息,这也是不对的,所以在此方面国企应该发挥带头作用。
  中评社:现在很多西方国家都有反全球化倾向,您认为原因在何?中国应如何正确看待全球化?
  刘遵义:全球化是所有国家都从中得益,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每一个国家之中,既有赢家也有输家。因为全球化,出口商就会多赚很多钱,进口商也会得益,但如果进口商品抢走了自己国家的产品市场,就会有人受损。市场是不会补偿损失的,主要是每一个政府在自己国家的责任,可以搞再就业、失业保险、提前退休等。如果没有尽到这个责任,没有真正帮到在全球化下受损失的人,那些人就会产生怨气。现在美国、英国都有反全球化的倾向,就是它们政府都没有好好地做好它的工作,有钱的人更有钱,生活水平没有进步的人还是没有进步。
  中国是全球化下一个很大的得益者,我们有7亿4千万人脱贫就是因为全球化。其他国家已经出现很多反全球化的声音,而中国还没有,主要是因为我们在1978年前穷得一塌糊涂,现在比那个时候要好很多,所有中国人都有大家可以看到的大幅度进步。
  但是再过10年、20年呢?中国也可能会有类似西方国家的情况出现,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很多年轻人没有1978年改革开放前的印象,大家就会觉得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进步,就会产生不同的心态。
  中评社:您对目前的人民币汇率及人民币国际化有何看法?
  刘遵义:我一直觉得到了现阶段,人民币汇率就不应当跟住美元,跟住贸易加权“一篮子”货币可能会比较适当。很简单的,美元上升,假如人民币跟着也上升,就表示中国对其他百分之八十的客户加价(因为中国和美国之间贸易只占中国贸易的百分之二十左右),这是没有道理的。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是要让其他国家觉得人民币相对比较稳定。因此,要降低人民币的波动性,不要只钉住美元。要让美国人主动持有人民币很难,所以,应当希望将来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卖东西给中国时,愿意接收人民币。
  刘遵义个人资料:
  刘遵义,1944年12月出生于贵州遵义,籍贯广东潮州,后移居香港。在计量经济学、经济发展和经济政策,特别是东亚经济研究方面成就卓著,被誉为世界级经济学大师,是世界计量经济学会院士、台北中央研究院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早在1966年,刘遵义已建立第一个中国计量经济模型,是东亚经济发展动力论点“流汗多于用脑”的最早提出者。
  2004年至2010年,刘遵义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2010年至2014年,担任中投国际(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并自2007年至今兼任香港中文大学蓝饶富暨蓝凯丽经济学讲座教授。2019年1月,获外交部驻港公署首次授予的“外交之友”称号。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5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