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委内瑞拉危机:和中国有什么关系?

作者:缓缓君   来源: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已有 24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个词,叫“中等收入陷阱”。这几年关于中国会不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讨论也不绝于耳(比较有名的如2017年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认为中国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这次正好借委内瑞拉的局势,来探讨下这个问题。全文有近1万字,建议抽一个整段的时间阅读。
  01
  1月23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与美国断交。
  事情的导火索是特朗普发了一条特推。
  在推特中,特朗普表示委内瑞拉人民在马杜罗的“非法统治”下受苦久矣,他决定正式承认反对派领袖胡安瓜伊多为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
  马杜罗随后宣布“拉黑”美国,并向美使馆工作人员下达了72小时内离开的通牒。
  此后,世界各国开启站队模式:
  巴西、阿根廷、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巴拉圭、秘鲁、欧盟、日本等多个国家和组织,宣布承认“瓜伊多临时政府”。
  俄罗斯、土耳其、古巴、玻利维亚、伊朗、南非、叙利亚、苏里南、多米尼克等国家则支持马杜罗政府。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公开为瓜伊多临时政府政府拉票。
  蓬佩奥称:
  “现在是时候让每个国家选边站队了,要么选择自由一边,要么站在马杜罗和他的暴政一边。”
  至于中国的态度,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1月24日的记者会上是这么说的:
  “我们高度关注委内瑞拉当前局势,呼吁各方保持理性和冷静,在委宪法框架内通过和平对话方式,为委内瑞拉问题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中方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稳定所作努力。中方一贯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反对外部干预委内瑞拉事务,希望国际社会共同为此创造有利条件。”
  这段话的关键词是“不干涉别国内政”和“反对外部干预委内瑞拉事务”。
  所以,中国站在哪边,其实已经非常明显。
  02
  委内瑞拉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拿着一手好牌却打得稀巴烂”。
  委内瑞拉的全称是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位于南美洲北部,和美国隔着一个加勒比海和古巴。
  其国土面积约91.2万平方公里(差不多9个浙江省那么大),矿产资源非常丰富,其中铁金属储量位列世界第8(而且多为品位高、杂质少高品质矿石),金矿石储量世界第13;除此之外,还有铝土矿、镍矿、钒矿、钛矿、铜矿、锰矿、铬矿、铅矿等多种金属矿产。
  更重要的是,委内瑞拉已被探明的石油储量达到了3000亿桶,排名世界第一,其储量比石油土豪沙特(排名第二)还要多300多亿桶。
  这是什么概念?
  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光靠出口石油就可以获得大量的收入。
  事实上,委内瑞拉确实也曾非常富裕。
  上世纪50年代,委内瑞拉的人均GDP一度排到世界第4,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了。
  随着查韦斯的上台,政府大幅提高了民众的福利,无论是生孩子、义务教育还是看病,通通都免费(这也给委内瑞拉埋下了祸根,这个后面再说)。
  委内瑞拉还盛产环球小姐和世界小姐,2008年和2009年两届环球小姐冠军都是来自委内瑞拉。
  听起来很美好,是不是?
  然而,今天的委内瑞拉又是什么样子?
  国家经济瘫痪,市场失灵,商品短缺,超市货架空空如也。
  越来越多的商店开始关门歇业。
  通货膨胀涨上了天。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委内瑞拉2018年的通胀率或达到13000%。
  这是什么概念?
  年初卖10块钱的东西,年底价格将变成1千3百块。
  在委内瑞拉,人人都是百万富翁,但其实大家都很穷,因为钱太不值钱了。
  买一斤肉、一根香蕉,甚至是一卷纸巾,都需要一整塌一整塌的纸币来换。
  一些有创业精神的委内瑞拉人,甚至把本国的纸币编织成手提包拿到哥伦比亚去卖,这样的手提包可以卖到2万哥伦比亚比索(约合人民币45元)。
  2018年7月,马杜罗宣布采用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币”,以替代原有的“强势玻利瓦尔币”。
  区别仅在于,新货币相当于把旧版货币去掉“5个零”(也就是说,新货币的1块钱抵以前的10万块)。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数字游戏,并不能改变委内瑞拉糟糕的经济状况。
  凌晨1点,人们彻夜排队去政府开办的国营超市购买“便宜”的商品,但每人限购3件。
  不够吃,不够用怎么办?
  人们开始把腐肉拿到市场上来卖。
  也有人不得不在垃圾堆里寻找食物。
  还有的人,则选择逃离这个国家。
  2018年,联合国难民署(UNHCR)发言人威廉·斯宾德勒表示,近年来委内瑞拉的经济与社会问题已导致约300万人逃离该国,其中有230万人是自2015年之后离开委内瑞拉的。在过去的6个月内,人口外流还呈现加速态势。
  而委内瑞拉全国的总人口也就3200万左右(2013年数据),300万人逃离,相当于损失了10%的人口。
  这就是今天的委内瑞拉,一个从天堂坠落成穷光蛋的国家。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想,马杜罗政府真是糟糕透顶了,马杜罗该为此负责。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委内瑞拉的衰败,其实早在查韦斯时代就已经注定。
  只不过,查韦斯命好,他在2013年因病去世,保留了他的“一世英名”。
  查韦斯去世时,举国悲痛,人们无比怀念这位给老百姓发放了大量福利的好总统。
  然而这些人却没意识到,恰恰是查韦斯,给这个国家种下了衰败的种子。
  03
  复盘委内瑞拉从1958年-2018年这60年的发展历程,你会发现其衰败主要缘于两大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荷兰病”。
  所谓的荷兰病(the Dutch disease)是指:
  一国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
  这种现象最早发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荷兰。
  荷兰原本工业门类齐全,产业发展均衡,直到突然发现了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后者给荷兰带来了大量的贸易顺差和经济繁荣的景象。
  由于石油和天然气来钱又快又省力,于是荷兰人不再愿意做那些需要长期付出才能获得回报的工作,产业变得越来越单一,农业和其他工业部门日渐萎靡。
  这在石油价格节节上涨的时期当然没什么问题。
  可是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油价从顶峰快速滑落,荷兰的经济随之出现了问题。
  由于产业太过单一,习惯了躺着赚钱的荷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通胀率和失业率不断上升而难以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国际上也把这种现象称之为“荷兰病”。
  委内瑞拉也是如此。
  1998年,委内瑞拉石油出口占总出口额的77%,而到了2008年这个比例已经超过了90%。
  2013年,查韦斯去世,其助手马杜罗在大选中以50.66%的得票率当上了总统。
  然而马杜罗上台后不久,就遭遇了几十年一遇的油价暴跌。
  从2014年初的近120美元/桶一度跌到了26.05美元/桶。
  这对于一个90%以上的外汇收入来自于石油出口的国家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马杜罗有点像背锅侠,一上台就赶上了慢性病的急性发作。
  马杜罗的另一个难处在于,查韦斯在其任期内发放了太多的福利。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委内瑞拉的老百姓才不会管你油价是上涨还是下跌,一旦政府想要从老百姓手上消减福利,立马就会遭致大规模的抗议。
  这就引出了委内瑞拉衰败的第二个因素: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和失控的民粹主义
  从1922年委内瑞拉发现第一口油井之日起,该国的石油工业一度控制在美国的洛克菲勒财团、梅隆财团以及英荷(英国和荷兰)壳牌集团手里。
  一来是委内瑞拉自己缺乏石油开采的资本和技术,二来是这些石油大亨的技术已非常成熟,交由他们来开采,然后委内瑞拉政府坐享分红,也算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截止1958年,美国财团旗下的石油公司占委内瑞拉全国石油产量的69.78%,英荷壳牌公司占 26.53% 。
  这种格局一直维持到1976年。
  当时,整个拉美地区的民族主义情绪都十分高涨,于是时任委内瑞拉总统的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以下简称佩雷斯,但其实委内瑞拉历史上有不止一个名叫佩雷斯的总统)开启了石油工业的国有化进程。
  佩雷斯先是在1975年签署了一项将石油部门国有化的法律,然后于1976年以强买强卖的方式低价“收购”了外国石油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并成立了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来掌控国内的石油业务。
  石油工业的“国有化”改革提升了政府在石油业务中的分成比例,给政府带来了大量的额外收入。
  而佩雷斯拿着这些钱做了两件事:一是大发福利以获取选民的支持,二是大搞贪污腐败和裙带关系。
  在石油价格节节攀升的时期,问题都被掩盖了下去。
  然而80年代的那场石油价格大跌,让这个国家变得入不敷出、债台高筑。
  1989年,委内瑞拉发生“加拉加索骚乱”。
  1992年,一群年轻的军官发动了政变,旨在推翻佩雷斯政权。
  这其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就叫做查韦斯,也就是后来的委内瑞拉总统。
  1998年,查韦斯凭借打动人心的反腐演说和消除贫困的口号,成功当选委内瑞拉第53任总统(上任时间为1999年)。
  然而后来的历史证明,曾经的屠龙少年,却成了恶龙的plus版。
  查韦斯命很好,他上台的时候,恰逢国际油价开启了新一轮的大涨行情(中间也有过油价波动,但油价整体上是大幅向上的)。
  于是查韦斯通过石油来换取美元,然后拿着美元从国外购买大量的商品,再把这些商品以低于正常价格的方式销售给国民,这就是当年委内瑞拉老百姓可以用低价买到各类商品的原因。
  查韦斯还给穷人建造了100万套免费的住房,提供免费的医疗和义务教育,提供远低于成本价的石油,给予职工各种各样的福利和保障,不仅辞退员工的赔偿十分高昂,甚至连员工短期请假、旷工都不能扣工资。
  除此之外,查韦斯还将庄园主的土地强行收归国有再免费分配给穷人(打土豪,分田地)。
  在一系列的福利制度下,委内瑞拉人民(尤其是底层民众)享受的福利确实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查韦斯也因此享有极高的声望,尤其是受到底层老百姓的爱戴。
  但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
  “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明年无鱼。”
  ——《吕氏春秋》
  意思是,用放干河水的方式来捕鱼,难道会没有收获吗, 但是第二年就没有鱼了。
  查韦斯给民众发放的福利远远超出了这个国家自己的造血能力,他们需要什么东西就靠卖石油换来的美元去买,而不是自己建立工业体系,自己修建基础设施,自己通过劳动获取。
  瑞内瑞拉的经济结构变得极为脆弱。
  (委内瑞拉的出口几乎全部来源于石油,即蓝色部分)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张森根研究员曾评价查韦斯的政策后果:
  “穷人只愿意通过选票而不愿意通过个人奋斗来摆脱穷困的处境,他们越来越依赖政府慷慨的馈赠。”
  原本拉美地区的土地非常肥沃,然而老百姓却在高福利制度下变得越来越懒,反正能够买到廉价的农产品和食物,所以少有人还愿意花大力气去搞农业开发。
  查韦斯曾号称要实现“粮食主权”,然而在他当政的10年之后,委内瑞拉的食品进口率从原来的40%上升到了70%。
  更悲催的是,一个靠石油来维持经济运转的国家,其石油生产能力居然是下降的。
  上世纪60年代,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就已经达到了每天350万桶的水平,然而到了查韦斯执政末期,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竟然降到了290万桶/天的水平,而同一时期的沙特石油产量为965万桶/天。
  委内瑞拉这个国家的造血能力不仅没有在进步,反而是在不断的丧失。
  那么一旦寒冬来临,这个国家必将陷入危机。
  然而委内瑞拉的那些老百姓根本不在意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变化,他们不在意福利是怎么来的,能不能持续,他们在意的只是眼前的短期利益,而查韦斯就是一边大发福利来获取老百姓的支持,一边巩固自己的权势和发展自己的利益团体。
  查韦斯主要做了以下两件事:
  1.修改宪法,扩大政府权力,并让其追随者担任政府部门要职,以及试图寻求总统无限期连任。
  但在2007年的那次修宪公投中,查韦斯的无限期连任梦想遇搓(51%反对,49%支持)。
  2009年,查韦斯再度提出修改宪法修正案。
  这一次,为了安抚自己阵营内部的利益团体,查韦斯提出不仅总统可以无限期连任,包括州长、市长、议员等由选举产生的公职人员全都可以无限期连任。
  最终,这一方案在全民公投中获得了54%的支持票而得以通过,这为查韦斯的终身总统梦铺平了道路(事实上,查韦斯也确实是病死在了自己的第四个任期里,享年58岁)。
  2.驱逐外国公司,将包括石油、电信、电力、水泥、钢铁、大米加工厂、银行、超市等能够收编为国有的行业全部国有化。
  其中在2002年,查韦斯曾因为插手石油系统的人事安排而和本国的石油利益集团发生了激烈的斗争,一度遭遇了石油工人大罢工甚至是反对派发动的政变。
  然而最终,查韦斯扳倒了反对势力,辞退了罢工的石油工人,并不断安排自己的亲信进入石油系统。
  而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也变得越来越臃肿,员工数量出现了翻倍,而石油产量却反而从改革前的每天350万桶一度降到了250万桶(当然,这和委内瑞拉的石油油品差、重质油比例高也有关系,但正是因为他们在可以轻松盈利的时候不注重技术研发和设备更新,到了后期开采成本不断提高的时候才会落入束手无策的境地)。
  与此同时,查韦斯在一片民族主义的情绪中,将能够国有化的产业悉数收归国有,并把这些国有企业的收益拿出来给老百姓发福利。
  比如查韦斯在2007年全面收编了电力行业之后,采用政府补贴的方式降低电价,但是却不注重电力设施的投资,整个国家的电力装机容量完全跟不上用电量的上涨。
  而且委内瑞拉主要依赖水力发电,不重视火力发电,所以一到干旱的时候(尤其是遭遇厄尔尼诺现象时)就要频繁停电。
  委内瑞拉今天的大停电,早在查韦斯时代就已经埋下了祸根。
  查韦斯还不断地剥夺本该属于企业主的权益。
  2010年1月,查韦斯以“哄抬物价”为由,直接没收了6家法国人开的超市。
  与此同时,查韦斯大搞国营超市,并用政府补贴的方式实现物价管制。
  类似的做法直接导致其执政期间外国资本不断流出,国营企业亏本运转,政府负担也在不断加重。
  2011年,查韦斯被诊断患有癌症,同样身患癌症的还有他所统治的这个国家。
  而委内瑞拉的老百姓们,则在一片祥和的氛围中享受着自己的高福利,关注着选美比赛,却不知道这个国家正在走向穷途末路。
  2013年3月5日,查韦斯因癌症去世,其得力助手尼古拉斯·马杜罗上任。
  一年之后,油价从高位出现了雪崩式的下跌。
  于是,查韦斯埋的那个雷,炸了。
  而马杜罗既没有查韦斯那样的声望,也没有大刀阔斧实施改革的才干,他只是沿着查韦斯的那套做法一直延续下去,直到委内瑞拉落得今天这般田地。
  04
  回顾委内瑞拉的失败,无论是统治者还是民众,都难辞其咎。
  查韦斯作为统治者,无视国家的长远发展,一味采用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方式给老百姓滥发福利来换取民间的选票,透支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与此同时,查韦斯还通过安插亲信、培养裙带关系来维护统治阶层对自己的支持,导致内部越来越臃肿,腐败越来越严重。
  当然,从动机上来说,平民出身的查韦斯或许是带着一份英雄主义色彩的,他一直在宣扬和推崇玻利瓦尔主义。
  玻利瓦尔是解放南美大陆的英雄人物。
(委内瑞拉货币上就印着玻利瓦尔)
  南美洲最初是印第安人的居住地,直到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之后,南美洲沦为了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殖民地(葡萄牙人占领了巴西,除此之外的绝大多数地区都被西班牙人所占领)。
  19世纪,玻利瓦尔先后领导军队从西班牙殖民统治中解放了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巴拿马、秘鲁和玻利维亚,被称为“南美洲的解放者”和“委内瑞拉国父”。
  玻利瓦尔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团结拉丁美洲的各个国家,实现民族自决。
  查韦斯非常推崇玻利瓦尔主义,这从他把国家名字改成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就可以看出端倪。
  而玻利瓦尔主义的精神内核,即实现拉丁美洲各民族国家的独立、自强更是查韦斯最初的奋斗目标。
  寻求独立、自强,这原本是一件值得称颂的事,但偏偏委内瑞拉的国民特性里面,缺乏理性和劳动致富的决心。
  他们非常容易被激进的口号所感染,他们热衷于闹革命,他们总是希望一步到位,而不是进行长期和持续的积累。
  当这种国民特性和寻求独立自强的玻利瓦尔主义交织在一起之后,非常容易演变成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的问题并不在于它刻意迎合民众的心理,而在于它所提供的短期方案实际上会损害穷人的长远发展。”
  弗朗西斯·福山的这句话完全适用于委内瑞拉的国情。
  查韦斯修改宪法和各种杀鸡取卵的做法,并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
  然而在人口中占据了大多数的社会中下阶层,却对此置若罔闻。
  他们被查韦斯激情四射的演讲所打动,他们被政府开出的福利所诱惑,他们沉溺于眼前利益的获取,他们对这个国家长远利益的受损熟视无睹。
  最终,他们用自己手中宝贵的选票,与统治者“合谋”把国家一步一步推向了堕落的深渊。
  委内瑞拉遭遇的困境,在南美并不是个例。
  比如同为南美国家的阿根廷,曾经的人均GDP达到了和美国相当的水平。
  然而阿根廷却是唯一一个从发达国家“发展”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案例。
  这个国家命运的转折点来自庇隆将军和庇隆夫人的上台。
  在庇隆将军执政期间,社会底层出身的庇隆夫人经常跑到贫民窟去抱孩子,到福利院去访问穷人,为穷人的利益奔走呼号,非常具有济世情怀和受到老百姓的爱戴。
  而庇隆将军则在期间大力推动国有化,把外国资本赶出去,给工人涨工资,并大肆向社会底层发放福利。
  从1946年到1952年,在庇隆将军执政的短短六年后,阿根廷经济就已经出现了大倒退。
  1955年,军人发动了政变,军政府接管了国家,清算“庇隆主义派”人士,并用强制手段发展国家经济。
  然而,阿根廷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实行代议制民主,军政府掌管国家名不正言不顺,于是在经济稍微缓和之后,重新进行选举。
  这个时候,“庇隆主义派”政客凭借对选民的承诺,再度上台。
  他们把庇隆将军的做法复制了一遍,以获取选民的支持,然而这种超出自我造血能力的福利制度让整个国家的经济再度陷入到衰退之中,于是军人再度发动政变接管国家。
  阿根廷就在这样的反复折腾中陷入了死循环。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最初指的就是“拉美陷阱”,因为这是拉丁美洲国家发展中遇到的困境。
  而这个困境的本质在于:
  执政者不发展国家的造血能力,选民只顾眼前的福利,没有人愿意去做那些缓慢的、持续积累的劳动付出,这个国家也就没法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
  而工业是一个国家经济的缓冲器,在经济上行的周期,即便没有工业,仅仅依靠资源出口、依靠旅游业、依靠服务业等产业,国家的经济照样可以欣欣向荣。
  可是一旦进入到经济的下行周期,工业意味着稳定的社会分工,意味着的大规模的社会协作,这对于一个国家维持稳定,熬过经济的阵痛,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背井离乡的委内瑞拉
人)
  05
  委内瑞拉危机,或者说拉美国家危机可以带给我们以下几点重要启示:
  1.一个国家一定要有自己造血的能力,而不能过度依赖资源禀赋。
  资源可以让一个国家快速致富,但这笔收入怎么分配,会决定一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如果像委内瑞拉一样染上了“荷兰病”,导致除石油工业以外的所有工业部门都陷入到萎靡,那么资源反而变成了一种诅咒。
  中国一是没这种资源条件,二是国民特性不同,三是加入WTO之后正好赶上了全球化的红利,这让中国建立起了全世界门类最全的工业体系,也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
  但中国的制造业主要还分布在中低端产业,而在产业升级(提升自己造血能力)的过程中,遭遇了美国的狙击,这是中国目前面临的一大挑战。
  2.如何看待福利制度。
  首先,福利制度的出现无疑是社会进步的一种体现。
  但如果福利制度走错了方向,反而可能会让国家和老百姓陷入到拉美陷阱之中。
  人的本性里本来就有好逸恶劳的那一面,所以福利的发放应该是保障民众的“发展权”,而不是给予现成的东西。
  后者可能会让民众变得越来越懒惰,并反过来绑架民选政府。
  因为一旦执政者想削减福利进行改革,那么他极有可能被愤怒的选民赶下台去。
  这种情况在欧洲也已经出现了苗头。
  只不过,过去欧洲那些发达国家凭借高端产业的高额利润,得以维持自己的福利制度。
  一旦这些国家丢掉了高端产业,抗议的人群将走上街头。
  而我所说的保障民众的“发展权”,是指给贫困地区通水通电,给他们修建公路,完善义务教育,帮助他们提升劳动技能和知识水平等等。
  总之,就是尽量给老百姓营造一个通过奋斗来改变命运的平台,而不是给他们直接发放食物和金钱。
  当然,在社会的实际运转中,这个肯定是无法完全实现的(比如中国的扶贫工作中也出现过类似养懒汉的情况,有做扶贫工作的读者曾和我说过,他们给贫困家庭提供了一只羊羔,并教这个家庭怎么养,怎么放羊,结果一个月后再去,发现羊羔已经被这家人吃掉了)。
  但大方向一定是“授人渔”而不是“授人以鱼”。
  3.关于国有化。
  从委内瑞拉和阿根廷的案例中可以看到,国有化都导致了原本正常运转的产业,变得臃肿、低效、人浮于事。
  这其实是国有企业的一个通病。
  毕竟国有企业的利润,最终都是上交给国家的,所以从管理层到一线的工人,其工作积极性都难以和私营企业相提并论。
  而我自己曾在国企工作了十年,对这些情况也相当了解。
  但其实国有企业也有它的优点,那就是可以不计成本地进行扩张。
  比如在人烟稀少的地带搭架空电网、造高速公路,或者建高铁,这些高投入但短期内没回报甚至要亏损的事,民营企业是不愿意做的。
  但正是因为国企要完成政治任务,所以它会承担起这份社会责任,给落后地区脱贫致富提供基础设施。
  而且一旦遇到气象灾害的时候,国企人是要及时冲到前线做保障和抢修工作的。
  还有就是一带一路计划的海外建设工作,也大多是国企在做。
  国企就像一个大胖子,行动迟缓,但它的推动力很强。
  而私营企业的优势是发展快,效率高,适合在市场竞争激烈,以及需要创新和创意的领域(比如高科技产业主要还是要靠私营企业来扛起大旗)。
  所以在我看来,比较理想的情况是,国企和私企在不同的领域里同步发展,而不是做非此即彼的二选一。
  另外,未来国企的发展方向应该还会向管资本的方向转变,也就是国有资本控股,以确保主要收益不被外国资本攫取,而民营企业则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
  4.国民特性和文化内核对一个国家的影响。
  这是我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
  有一种观点认为,整个拉美地区的国民,都受到原宗主国(西班牙和葡萄牙)文化和宗教的影响,导致国民特性中表现出了贪图现实享受,不顾长远利益的特征。
  他们喜欢那些能够提出直接的、现成的解决方案的领导人,而不习惯通过个人奋斗改变命运。
  这么说可能不符合政治正确,但从过去十几年中国和拉美国家的葡萄酒贸易中也确实能够发现这个问题。
  由于中国本土没有好的葡萄酒产地,但需求有很旺盛,于是拉美国家一度成为了中国葡萄酒的重要供应来源。
  但就是明摆着的一个这么大的市场,你基本看不到拉美国家的商人跑到中国来推销他们的葡萄酒,而是中国商人自己跑上去门去购买。
  拉美国家的国民实在没能表现出一点要勤劳致富的决心的样子。
  而中国,或者说整个东亚地区,则完全不一样。
  东亚人的勤奋是出了名的,无论是读书阶段还是工作,都非常努力。
  对于加班,也表现出了极强的忍耐力。
  这可能是儒家文化留给东亚人的文化遗产,这也是中日韩得以快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
  以韩国为例,朝鲜战争后,韩国曾一度非常贫困。
  然而从1953年-1996年,韩国竟实现了连续四十年的飞速发展,从一片战后的废墟,发展成为了一个世界大都会。
  韩国也将其称之为“汉江奇迹”。
  后来在1997年-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韩国遭遇了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空头的狙击,导致国家经济短时间内快速崩坏。
  韩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贬值了66%,韩国33家银行有15家破产或被卖,韩国不得不以苛刻的条件向IMF组织求助。
  1998年,韩国甚至到了要民众募集200多吨的黄金来帮助国家度过难关的地步。
  在这场金融风暴中,韩国遭到的重创一点都不亚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
  然而韩国却是第一个走出金融风暴阴影的国家,不仅于2001年提前三年还清了IMF的195亿美元贷款,还建立起了以电子和半导体为主的高端工业体系。
  这样的国家真的不容小觑。
  而中国在曾经的特殊年代走过的弯路,遭遇到的困难,付出的代价,更是远远超过了韩国所经历的劫难,但中国依然在一片满目疮痍中实现了快速崛起。
  我觉得这和东亚儒家文化崇尚读书和个人奋斗的精神内核是分不开的。
  这是儒家文化留给东亚人的精神遗产,也是我认为中国不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重要的原因之一。
  当然,随着中国的崛起,也引起了美国的注意。
  中国接下来将遭遇压制和对抗将更为激烈。
  所以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会有一种错觉,仿佛在一片狂风暴雨中,历史正在向我们扑面走来。
  在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我们已置身于一个精彩绝伦的大时代。
  一旦撑过去了,不仅是中国,未来整个东亚,都会有光明的未来。
  P.s
  本来还想写委内瑞拉局势对中国在现实利益层面的影响,以及把沙特和委内瑞拉做一个对比,但因为文章实在太长了,所以这里先不写了。
  再P.s
  委内瑞拉或有可能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再再P.s
  最后再放一个美国国会议员马尔科·卢比奥去年的一个演讲视频。卢比奥曾宣布参与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后来因为在佛罗里达州败给了特朗普而宣布退选。卢比奥夸大了中国的实力,但他的观点依然代表了一部分美国精英对中国崛起的态度,供各位参考。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02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