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经济学人:法律是美国的商业工具吗?

作者: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13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过去的十年里,美国的法律和监管部门已对许多家大型外国公司采取了域外法律行动。当大公司在美国之外被指控存在严重不当行为时——通常是腐败或违反制裁——支付巨额罚款(有时超过10亿美金)成了唯一的解决途径。在美国“长臂管辖”的威胁下,外国公司的老板和高层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时时都担惊受怕。

然而,这类案件很少开庭审理,涉案公司也往往受到限制,不能披露相关情况,因此外界对此类案件司法程序知之甚少。《经济学人》找到了一个特例:法国电力和交通运输集团阿尔斯通在2010~2015年间遭到过来自美国的法律诉讼,并在2014~2015年的一次交易中,将大部分资产出售给了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2014年6月21日,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签署收购协议。前排从左到右:阿尔斯通CEO克朗、法国经济部长蒙特布尔、通用电气CEO伊梅尔特

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的案例之所以重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涉案金额巨大。阿尔斯通面临的7.72亿美元罚款几乎是美国起诉外国公司腐败案中最大的一宗。通用电气为了收购阿尔斯通的资产斥资170亿美元。通用电气随后疲软的表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这家美国大企业当前的困境,包括其于2018年10月财报里提到的230亿美元的亏损。

第二,多种信息来源意味着我们可以较为可靠地还原整个事件:法律程序和商业程序是如何为通用电气公司达成这个结果的。近期,与该丑闻密切相关的阿尔斯通前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出版了一本名为《美国陷阱》的书。皮耶鲁齐自己并不干净,他是被法庭裁决有罪的犯人。相关文件显示,阿尔斯通为赢得印尼发电厂的合同采取了行贿手段,而皮耶鲁齐是知情的。但我们(《经济学人》)还是查阅了美国法院文件和法国议会数次质询的材料(最后一次质询是2018年进行的),并与行业高管进行了谈话。

第三,此案中美国官员的强硬技术手段令人不得不质疑。相关材料表明,如果外国公司把所有权移交给美国,法律上便可以从宽处理。阿尔斯通的法律困境与其出售核心资产给通用电气之间可能存在联系,这令法国的政策制定者们感到恼火,其中也包括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通关?不存在的

2013年4月,皮耶鲁齐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时被戴上了手铐,这是他噩梦的开始。这位法国人知道,自己的东家阿尔斯通正与美国当局就行贿指控进行着旷日持久的斗争。他本以为很快就会被释放或者保释,所以前四天他都没有告诉妻子他遇到了麻烦。他以为法务上的一点小问题不会影响他周末回国的计划。但事情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顺利——直到2018年9月他才出狱。

大约在2013年的同一时期,阿尔斯通的业务面临严峻挑战。当时,专横的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克朗已执掌该公司10年,他认为一些业务部门规模太小,不足以参与全球竞争。由于世界各地发电厂对涡轮机的需求下降,多年来业绩惨淡,债务膨胀,克朗有充分的理由为旗下“王牌”电力部门寻找买家,全集团收入近四分之三来自这里。而在大西洋彼岸,时任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的杰夫•伊梅尔特也在寻找一桩大买卖,来圆满结束自己的任期。

腐败的代价

但是,阿尔斯通自我拆分的过程却受到了美国司法部的阻碍,后者从2010年开始对阿尔斯通进行调查,旨在查明阿尔斯通是如何在美国之外取得合约,进账数十亿美元的。阿尔斯通在回应美国司法部时采取拖延战术,激怒了美国检察官。他们怀疑阿尔斯通在埃及、沙特阿拉伯、巴哈马群岛、中国台湾和印尼总共支付了至少7500万美元贿金,赢得了价值40亿美元的合同。其中一部分贿赂,包括2002年涉及皮耶鲁齐的那部分,是由阿尔斯通的美国子公司支付的。阿尔斯通有一部分融资是在美国进行的,这给了美国当局一路追查到法国的理由,美国给阿尔斯通开出的罚金也远远超过欧洲反贪法令规定的上限。当时投资者们担心罚款金额可能超过10亿美元,这不但严重影响公司资产负债表,还可能迫使其贱卖资产。

2013年年中,当克朗在思考阿尔斯通的未来时,皮耶鲁齐面临的法律麻烦给他造成了重要影响。那次逮捕行动震惊了阿尔斯通的高层。大约有30名高管收到警告不要前往美国,以免重蹈皮耶鲁齐的覆辙。到2014年春天,为了给阿尔斯通施压,迫使该公司与美国司法部合作,美国当局至少又逮捕了三名皮耶鲁齐的前同事。法院文件显示,在“反水”成为美方线人的高管协助下,美国检察官拿到了阿尔斯通内部长达49小时的秘密谈话录音。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在两个方面令人不安。首先是皮耶鲁齐先生的遭遇。今年51岁的他身材魁梧,额头宽广,操着浓重的法国乡音。这位前工业设备销售员看起来像个会计师,让人想不到他在美国身陷囹圄时身着橙色囚服的模样。

在罗德岛一间戒备森严、关押暴力罪犯的监狱里待了三个月之后,皮耶鲁齐要参加一场认罪听证会。他面临两难的选择。一种选择是不认罪并接受审判。这条路很危险,因为该案的检察官正在争取法院判处他15~19年有期徒刑。他被告知,审判的准备工作将历时三年,并耗费数百万美元。

另一种选择是认罪,与美国当局合作,只需再关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皮耶鲁齐当时只承认了贿赂印尼官员的指控——美国司法部提供的邮件显示皮耶鲁齐即便没有怂恿行贿,也是知情者——承认这部分罪名只会让他被处以最多六个月监禁,而且刑期一大半已经服掉了。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被继续关押了一年;再之后从2014年6月到2017年10月,又经历了三年多的保释期;然后又在监狱待了一年。他说他曾有250多天没有见到阳光,也没有呼吸到牢房外的空气。

皮耶鲁齐的遭遇部分反映出美国严厉的司法制度:美国把原本用于打击匪帮和勒索犯的那一套东西用在企业头上。好坏暂且不论,但欧洲对待白领罪犯的态度确实是比较温和的。皮耶鲁齐声称自己沦为“经济人质”的说法是相当有分量的。美国司法部确实将皮耶鲁奇入狱与阿尔斯通不配合调查的行为联系在一起。

更大的担忧在于,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影响了阿尔斯通出售资产的程序,使潜在的美国买家受益。法国议会一次又一次地就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进行交易的情况展开讨论。要知道,法国曾经以战略重要性为由阻止达能公司被收购,而后者只不过是个酸奶制造商。作为一家为法国核电站和潜艇提供涡轮机的公司,阿尔斯通竟然要卖给外国竞争对手,这其中的高度敏感性是不言而喻的。

根据当时阿尔斯通高管的说法,2013年7月皮耶鲁齐认罪后不久,阿尔斯通就首次尝试与通用电气进行交易。在达成交易的可能性出现之后,阿尔斯通和皮耶鲁齐所面临的法律压力似乎有所减轻。首先,针对高管的逮捕行动停止了。2014年4月24日交易达成的新闻公布,就在前一天,阿尔斯通的第四名高管在美属维尔京群岛被捕。两个月后,就在阿尔斯通高层签字将公司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的同一周,皮耶鲁齐的保释申请终于得到批准,那时他已在监狱里待了14个月。

没有迹象显示通用电气公司在整个过程中存在不法行为,只能说美国至高无上的地位使其能把本国的反腐规范强加于世界,这可能使美国公司处于优势地位。在收购阿尔斯通资产的竞争中,通用电气比德国西门子、日本三菱等外国公司更有优势,其法务部门比外国公司更擅长通过谈判与美国司法部门达成协议。

这一点非常重要。在收购协议中,通用电气同意支付阿尔斯通旗下电力部门因过去的不法行为而被判处的罚款,尽管其中部分罚款是阿尔斯通其他业务部门造成的。有意参与竞购的外国公司也要考虑这部分罚款的数额,但它们还是处于劣势:通过查询领英资料可以发现,通用电气和其他美国公司一样,雇佣了多名美国司法部前职员。最后,美国司法部下令由阿尔斯通在法国未被收购的那部分实体缴纳罚款,而不是通用电气来支付。

通用电气这样的美国集团公司可以帮助阿尔斯通规避美国的司法风险。在收购协议远远没有达成的时候,甚至在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和解之前,代表通用电气和阿尔斯通的律师便进行了磋商。美国司法部的和解文件里提到通用电气承诺在阿尔斯通“实施(通用电气的)合规与内控措施”。在美国法庭上,来自本国知名企业的保证比外国公司更有分量。与同样面临美国司法部腐败指控压力的西门子公司不同,阿尔斯通成功避免了美国在公司内部安插“监控员”命运。反正美国检察官的目标是规范阿尔斯通的行为,那么这项工作其实可以让通用电气来做。

法国国会议员反复质询克朗,公司或个人面临的法律压力是否影响了他出售阿尔斯通大部分资产给通用电气的决定。克朗极力否认这一点,并称只有阴谋论者才会把出售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调查关联起来。但许多政府高官也支持这个“阴谋论”。2015年,时任经济部长的马克龙在接受国会质询时表示,“他由衷地相信”,美国司法部的确使克朗先生倍受压力。马克龙说:“就我个人而言,我深信美国司法部的调查与克朗先生(向通用电气出售公司资产)的决定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我们没有证据。”

2014年12月19日,在巴黎举行的股东特别会议上,克朗出售公司资产的决定得到了正式的支持。机构股东支持这笔交易,而散户们则不同意。有人问克朗,是否是阿尔斯通的法律纠纷导致了这一意外事件。“别再为了批判一桩好买卖而绞尽脑汁虚构原因了,”克朗回复道,“这种受虐狂心态太可怕了!”通用电气和阿尔斯通均拒绝评论本文;美国司法部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电气“触电”

然而收购阿尔斯通却对通用电气产生了戏剧化的反作用。该公司电力部门的麻烦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公司股价在过去五年里暴跌了三分之二。伊梅尔特的继任者——同时也是阿尔斯通交易的设计者——约翰•弗兰纳里,在接管这块烫手山芋一年之后,于10月1日被解雇。阿尔斯通在法国继续存在,只不过规模变小了,它目前正在试图说服欧洲监管机构允许西门子公司收购其最后一个大型业务部门。

克朗在出售阿尔斯通主要资产之后几个月离职。回望过去时他认为,通用电气后来的遭遇证明了他出售阿尔斯通的决定是基于商业逻辑,而非法律压力。因为通用电气为阿尔斯通的资产支付了过高的溢价,这笔交易理应被视为阿尔斯通股东们一次彻底的胜利。

然而,美国达成法律和解的手法的确很粗暴。法律程序必须透明、独立,而且在外界看来也应当如此,这才具有合法性。在本案中,法律程序和商业程序令人不安地交织在一起。2014年冬天,就在股东们批准出售阿尔斯通的同一天,阿尔斯通的律师签署文件承认美国司法部的指控。他们同意以7.72亿美元的罚款和解本案。阿尔斯通的法律纠纷就这样结束了,但曾经的阿尔斯通也不复存在了。

(观察者网鲁末译自《经济学人》)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