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鲍勃·霍尔登州长专访:教育是中美关系的平衡器

作者:周柳建成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24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鲍勃·霍尔登是美国中部中国协会主席,曾任第53任密苏里州州长。

  周柳建成:霍尔登州长,我在看您简历时发现您和卡特总统有明显的相似之处。当然,你们都是民主党,但也有不太明显的相似之处。你们都成长于家庭农场,并且都在单班学校上学。告诉我一些您的成长的故事。
  霍尔登州长:好的,有趣的是我父亲曾一度离开农场去了堪萨斯城,在那里遇到了一位年轻女士,然后就结婚并搬了回来。所以,她来自大城市,而我的父亲来自农村地区,但他们最想要的是让他们的孩子接受大学教育,因为我父亲自己无力获得这样的机会。他们没有告诉我们该做什么、该去哪里,但他希望孩子们可以接受大学教育。所以,这就是我为我和家人实现梦想背后的动机,并且我还试图努力去帮助我们地区所有孩子实现那些梦想。
  周:吉米·卡特和中国的最初联系来自于在中国办学的教会传教士,他为了这个崇高的事业每周捐款五美分。您和中国最初的联系是什么,是什么令一个成长于中西部美国的人对中国感兴趣?
  霍尔登:在1992年至2000年我担任密苏里州财政部长期间,我目睹了汽车产业大规模离开中西部搬往东南部。我开始思考,如果我们无力留住、稳住并扩张汽车产业,下一个最好的机会是什么?因为我不认为你可以重建你已经失去的关系。最好是发现新机会。我认为这个机会就是中国。所以在当选密苏里州长后,我承诺努力建设这些关系。然后,作为中西部州长协会主席,我开始和他们讨论采取地区协同的方式来处理我们的经济,这样我们就可以走向世界。这就是我们做的。2004年,我第一次访问北京大学,并宣布在中国设立办事处。那天正好是我小儿子的生日。我在海外访问时,总是尽量访问学校,而学校老师得知那天是我儿子生日,在我发言完毕后她说,我们的学生有个礼物要给您的儿子。然后,那些学生一个接一个走到我儿子面前,给他一个个小生日礼物。那种个人联系和关系让我决定投身于发展这种关系,并将其推广到美国中部地区。在中西部地区,我的背景并不特殊。在这个由20个州组成的地区,每个家庭都希望他们的孩子可以做得更好,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离家很近。我们需要给他们机会去实现。
  周:您刚才提到的故事让我想起我父亲。他无论去哪里总要去当地超市,因为他认为通过观察超市里有哪些新鲜和加工食品,你可以很快了解这个地区的社会经济状况。你为什么会在旅行时希望访问学校,尤其是在语言、文化都非常不同的中国?
  霍尔登:教育是平衡器。如果你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你就有了多样发展和成功的能力。但如果没有教育,尤其是当我们的国家和世界变得越来越全球化和技术驱动,如果你没有技能,你和你的家庭就非常难以取得成功。
  周:吉米·卡特和邓小平建立的中美教育交流渠道,令两国众多学生受益,尤其是那些1970年代末困难时期从中国来到美国的留学生。但今天所有这些似乎都受到质疑。曾经受到欢迎的,如今被视为是威胁。这是否因为中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展太快了,或者是我们双方都存在误读?
  霍尔登:所有感觉自己可能失去影响力的国家都会试图搞清楚为什么。最初的反应通常是:一些外来人到来并试图夺走你拥有的东西。但我们可以很有竞争力。我们必须做的是改进我们的教育系统和学生组成,令其更加国际化,这样我们的年轻人可以在18岁、19岁或20岁时就能彼此认识,而非直到他们60岁了再建立关系。我在中国遇到的那些家庭和我们一样,对他们的孩子也有同样的期待。可能我们实现的方式不同,但结果相似。
  周:语言是个多大的障碍?在这个具体语境下,语言是否制造了误解?
  霍尔登:有可能。但好消息是技术是共同语言,可以在不同文化间帮助实现平衡并打开新的交流通道。
  周:让我们谈谈您的贡献,因为您曾担任密苏里州长多年。密苏里州有丰富的大米、牛肉、大豆、猪肉、奶制品、干草、玉米、禽肉、高粱等资源。您在担任州长期间,做出并履践了与中国建立这些关系的承诺。您提到设立了密州在中国的第一个办事处,还在密苏里州开办了孔子学院。您经常提及“低层先行”。这是什么意思?
  霍尔登:如果你回顾一下美国历史,就会发现改变是自下而上的,而非自上而下。因此在与中国和其他国家处理关系时,我们努力做的是帮助建立自下而上的改变。但中国是我们努力的重点。那些我在中国遇见的家庭和我们美国家庭对孩子有着一样的期待。他们希望孩子健康。他们希望孩子成功。他们希望他们的孩子有比他们更高的追求。我认为,当你在两国遇到这些人,他们能连接在一起,他们对自己的孩子和国家有着同样的追求,那么你就建立了长期合作和长期经济成功的基础了。
  周:这和您自己的故事类似,您是家族第一个接受大学教育的人。这可以归结为美国梦。美国人是否很难理解其他人也有梦想?是否有不同种类的梦想?
  霍尔登:在一些方面确实如此,但从根本上来说两国家庭对他们的孩子怀有一样的梦想。可能我们实现的方式不同,但你获得的结果类似。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件事,大概五六年前我在中国一座城市,帮我们打扫酒店房间的年轻姑娘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问她你什么时候去过美国。她回答说没有,我从没去过美国。我说,那你怎么学会这种口音的?她说是靠看英国和美国电影和节目。所以,只要有机会,这种对成功的渴望每个孩子都有。我们和美国中部中国协会一起努力做的事情就是建立连接的桥梁,由此两国年轻人可以看到合作的好处,而非看到一个针对自己的竞争者。
  周:美国中部中国协会是一个跨党派组织,团结了众多能通过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而获益的州。在制定政策时您显然是一个关注人民的人,待人接物也是如此。州长先生,人们都告诉了您什么?
  霍尔登:中部地区的人们明白他们需要做出改变。他们不想坐视让变化把他们的孩子带到美国其他地方,或世界其他国家。所以,我们提供的是变化的机会,并将这种变化控制在我们的地域范围内。如果你和你的孩子想待在家乡,那很好。你不需要为了过更好的生活而搬家。所以,我认为我们给他们希望,并给他们一条道路,由此他们的梦想可以和我们文化的经济需求相匹配。
  周:我发现您戴了一条蓝色领带,在中部协会有多少蓝领带,有多少红领带?如果我们做个统计,结果会是什么?
  霍尔登:我想如果你在10年或15年前做这个统计的话,结果很可能是75%蓝色。如果你今天做个统计,结果很可能是75%红色。我很多最好的朋友,无论是选举官员还是商人,都和共和党关系密切。无论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只要努力寻找总是可以找到共同点的。我致力于以跨党派的方式来做所有这些事,也致力于确保中国和美国的双赢,因为只要生意中的一方觉得自己被骗了,长期关系就会受影响;但如果双方都看到成功和增长的机会,那么他们就会合作数十年,甚至是数代人。
  周:您那些红领带朋友,他们是否看到目前他们在农业领域的商业和产业风险?他们是否将这和政治上发生的事,以及共和党所选择的方向挂钩?或者,是否他们将之视为影响到所有美国人的中国问题?
  霍尔登: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教育领域的工作非常、非常重要,因为像我这样50岁、60岁、70岁的人,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他们的价值观体系已经定型。但16岁、17岁、18岁和20岁的人们,他们仍在试图弄明白他们想要接受和融入的价值观体系。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教育,以及教育机构的合作至关重要,因为在这一基础上你可以开辟一条道路,让变化得以发生并取得成功。当你能做到这一点,人们就会愿意接受并融入。
  周:我想以两个短问题来结束。首先,对您的选民,以及那些不住在中西部的人们,那些住得很远,那些未必认同您想法和理念的人,您将如何向他们介绍中国和中国人?
  霍尔登:我会告诉他们,我在中国遇到的人们和我们一样,都爱他们的孩子,都希望他们的孩子取得成功。如果你明白了这一点,那么你可以找到方法让这两个家庭一起为了双方孩子的福祉携手合作。当你有了双赢的局面,你就获得了可以令双方成功的长期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对所从事的工作非常投入,我们也只和真正认同这种哲学观点的人合作。在美国和中国,你都可以发现一些没有同样声誉和立场的人。我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我希望,双方最好的人可以彼此联结,由此我们将真正为所有人扩大机会。
  周:最后,我想问反过来问:您来自一个伟大沟通者辈出的州,哈里·杜鲁门、沃尔特·迪士尼、马克·吐温,他们都能讲故事,还能跨界传播。中国人该如何更好地讲述自己的故事,您有何建议?
  霍尔登:我认为讲故事最好的方法,就是帮助年轻人与我们的教育和文化活动建立某种联系。因为当你建立了个人联系,接下来你就可以建立商业关系。总体来说,我认为在往前发展的过程中,如果他们没有个人联系纽带的话,商业关系也不会长久。
  周:霍尔登州长,非常感谢您。
  霍尔登:谢谢你。我非常高兴。这是我拥有的事业、信念和热情,这来自我父母灌输给我的同样的热情,让我从事我一生的事业。我希望为中国年轻人和美国年轻人打开机会之门,让他们看到这些关系的好处。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