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国经济放缓对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

作者:KEITH BRADSHER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36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北京——在中国西部大都市重庆,三个福特汽车大型组装厂的运转大幅减缓,已经跟昔日有天壤之别。
  在东部的江苏省,数百家化工厂关闭。
  在东南部的广东省,一些工厂已陆续给工人放假。
  中国的巨大经济体,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在世界需要它闪光的时候正在降温。近几月中国公布的数据显示投资疲软、工厂无法盈利,消费者纷纷捂紧了钱袋。
  这些情况的发生正值困难时期。世界范围内的前景开始变得黯淡。近年来以强劲增长和低失业率增势迅猛的美国经济正显露出一些放缓的迹象,并面临可能产生制动效果的短期利率提升。欧洲的复苏显出“老态”,甚至德国的工业引擎也开始乏力。
  过去,中国曾帮助世界走出了这类疲弱地带,最突出的是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但这一次,它的经济正表露出明显的疲软。
  中国的汽车销量自去年秋季就已骤降。智能手机销量在降低。房产市场已停滞,深陷债务的开发商为展期被迫支付高额利息。与西方的贸易摩擦,加上中国对外国投资者的强硬政策,已使得中国和外国企业在对中国作进一步投资时分外谨慎。
  “欧洲在中国的投资正在下降,”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在华盛顿接受采访时说。“这更多是因为在这里做生意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包括强迫技术转让、缺乏透明度、较之于中国企业所受的歧视,以及对国有企业的巨额补贴。”
  对本周齐聚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的各国首脑和企业领导人而言,中国经济可能是最紧迫的议题,尽管贸易对抗和政治上的不确定也困扰着世界其它地区。
  中国先前的经济放缓,如2015年和2016年的放缓,并没有让投资人和全球企业领导人不安,进而担心跨国公司的中国子公司可能会有利润损失,或中国企业可能会以极低的价格向世界市场倾销其过剩的产能。
  本月,当苹果公司警告称苹果手机在中国的需求低于预期时,市场为之一惊。11月,福特汽车重庆合资公司削减了70%的产量,对此福特表示旨在减少未售车辆的库存。化工专家称,由于需求疲软、环境执法力度加强,大多为中国人所有的大量江苏化工厂在关停。现在的问题是,其它地方不安的商界领袖会在多大程度上随中国减速而推迟投资,以及多少投资人会抛售他们手中的股权。
  “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对中国的增长和货币前景是高度敏感的,”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Robin Brooks)说。“它和金融的直接关联性相对没那么强,但深受情绪因素的影响。”
  毫无疑问,中国进一步放缓并非全球经济所面临的唯一风险。英国退欧的乱局,或债务缠身的意大利的金融危机也可能令人不安。在美国,国债正在上升,大幅减税带来的刺激也可能会在明年耗尽。美联储可能会继续上调利率以抑制通胀,这会增加贷款的成本,尽管目前尚不清楚美国的央行将怎么做。
  但眼下一大问题在于——借用一句关于拉斯维加斯的名言——在中国发生的事情,能否只留在中国,还是会成为全球性问题?
  世界银行对今年的展望有一个恰当的标题:“黯淡的前景”(Darkening Prospects)。报告警告称,中国的放缓可能会给大量出口到该国的国家带来影响。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进口国,仅次于美国。但其进口的构成非比寻常。
  由于对铁矿石、食品、能源及其它维持其经济增长势头所需原材料的巨大胃口,中国是从澳大利亚到乌拉圭的一长串商品出口国的最大市场。中国还是德国和日本等国制造的工厂设备的大市场。
  但就经济规模而言,其对制造商品的整体进口量很小。这给其它地方工人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性造成了限制,特别是美国。
  如果中国政府决定通过举债和支出来促进经济增长,那么目前中国经济放缓对全球的影响可能有限。本月,中国已发布一系列公告,批准六个城市的地铁建设项目和三条新的城际铁路线,总共耗资1480亿美元。
  “数据越走弱,我们就越有信心认为,他们会采取大量刺激措施来保持经济运行,”位于悉尼的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布莱斯(Michael Blythe)说。
  国有巨头徐州工程机械集团董事长王民说,许多最大的新建设项目都在中国西部地区。他的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土方设备生产商,这些项目对该公司有益,最近几个月,它的订单激增。
  但是,在人口稀少的山区和沙漠地区,将城镇连接起来的花费是很大的。这造成中国已经非常高的债务水平进一步升高。而且这些投资可能无法产生太多新的经济活动,以偿还这些额外的债务。
  在近几个月来令中国整体经济陷入低迷的连串打击之中,此前积累的债务居于核心地位。
  一年前,刘鹤副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上承诺,中国将在三年内控制信贷增长。当时,中国官员对他们能够阻止与美国的贸易战充满信心。他们着手对中国庞大的影子银行网络进行严格限制。这些网络一直在向中国的中小企业提供大量贷款,中国的大型国有银行长期以来主要向国有企业放贷,忽略了这些中小企业。
  但到4月底,随着经济开始放缓,中国官员开始表示,三年时间不够。随着信贷枯竭,以及许多私营部门企业开始出现现金短缺,中国最高监管机构在6月份的上海金融会议上表示忧虑,认为他们可能做得太过了。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扩大共产党和国有企业影响力的势头正在增强,主要是以私营部门的利益为代价。私营部门为中国创造了最多的就业机会,北京的言论进一步吓坏了投资者。
  上海会议后不到一个月,贸易战就开始了。特朗普总统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了三批关税中的第一批。企业高管们表示,在9月底第三批关税开始时,消费者信心正在崩溃。大宗商品(尤其是汽车)的购买量迅速下降。
  商业信心也大幅下滑。贸易数据服务公司Panjiva在12月底和1月初对美国270个进口商进行的调查发现,如果目前的关税不变,71%的人将会改变购买商品的方式和地点。如果特朗普政府进一步提高关税,87%的人会改变。
  随着企业开始转移供应链,主要受益者似乎是越南和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但是如果这些国家从德国等地购买更多工厂设备,那么在中国销售疲软对海外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可能会被抵消。
  多数经济学家预计,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将较为疲弱。许多人预测第二季度也将如此。
  但也有不少人表示,他们对中国持续40年快速摆脱疲软的记录仍有信心。最近几周,中国官员再次强调重建信心。他们至少是在试图让民营企业放心,政府不会偏袒国有企业。
  “只要能够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国国务院高级经济顾问马建堂表示,“民营企业肯定会成功。”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此前他曾担任香港分社社长、底特律分社社长和驻华盛顿记者。他曾获普利策奖、波克新闻奖及海外新闻协会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KeithBradsher。
  翻译:李建芳、晋其角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