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通俄门又一力证:特朗普前竞选经理曾向俄分享内部数据

作者:刘芳LF   来源:界面新闻  已有 36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正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电视前就边境墙“危机”讲话之时,通俄门调查也在加速进行。而后者或许才是特朗普政府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最新曝光的法庭文件进一步佐证了,在大选期间,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和俄罗斯势力往来密切。
  当地时间本周二,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被爆曾给俄罗斯情报人员基利姆尼克(Konstantin V. Kilimnik)提供关键的内部民调数据。而暴露这个秘密的,正是马纳福特自己的律师。
  正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审理的马纳福特一案有大量保密内容,这些内容在法庭文件中被“打码”(redacted)。但据《纽约时报》报道,马纳福特的律师在周二犯了一个格式上的错误,导致“天机”泄露。这份文件原本是用于回应特别检察官穆勒对马纳福特认罪后依然撒谎的指控。
  文件还显示,在担任特朗普竞选经理期间,马纳福特和基利姆尼克多次讨论俄对乌政策,试图让当时控制美国国会的共和党人改变立场。在美国大选和特朗普政府的早期阶段,俄罗斯致力于推动有关乌克兰问题的各种政治计划,试图减轻因其“吞并”克里米亚后美国所进行的制裁。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本人对此是否知情。
  那么马纳福特和乌克兰的渊源是什么?这位基利姆尼克又是什么来头?
  事实上,早在去年6月,穆勒团队就在哥伦比亚特区对马纳福特和基利姆尼克提起诉讼。起诉书显示,马纳福特不仅在未告知美国政府的情况下收受数千万美元,还长期代理亲俄的乌克兰政府、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及“地区党”(Party of Regions)在欧美的利益。也就是说,在成为竞选经理之前,马纳福特一直是俄影响势力在美国的最大说客之一。
  早在2006年之后的10年里,为了逃避美国政府的监管,马纳福特建立了多个离岸公司为自己提供所谓的“贷款”,并通过这些离岸公司在美国购置房产。据穆勒团队估算,马纳福特的离岸公司在这期间至少收到7500万美元的汇款,洗钱数目达到3000万美元。

2018年9月马纳福特认罪协议里的离岸账户明细。图片来
源:美国司法部
  根据美国法律,外国游说人员必须向美国政府报告他的具体工作和费用使用情况,但马纳福特并没有这样做。相反,当司法部在2016年就其活动进行询问时,马纳福特做了一系列虚假和有误导性的陈述。
  作为游说计划的重要部分,马纳福特和基利姆尼克在2012年秘密雇佣了一批前欧洲高官,代表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和地区党在美游说。该计划被称为“哈布斯堡集团”(Hapsburg group)。
  在2012年和2013年,马纳福特使用了至少四个离岸账户,给“哈布斯集团”的高级政客支付了超过200万欧元的费用。
  通俄调查开始之后,在2018年2月23日和2018年4月之间,马纳福特和基利姆尼克试图影响、拖延甚至阻止至少两名证人作证。期间,马纳福特至少拨打了三个电话,并向潜在证人发送两条加密短信“以努力获得重要的虚假证词”。
  在去年9月14日与检方达成的认罪协议书中,马纳福特对以上指控供认不讳,并且在每一页上都签了名字。然而那时媒体和公众还不知道,他曾经为基利姆尼克这个神秘的俄罗斯人提供了美国大选的内部民调资料。
  基利姆尼克,现年48岁,自2005年起便加入马纳福特的咨询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他生于乌克兰,受训于俄罗斯国防部军事大学,精通英语、俄语和瑞典语,之后加入了美国智库国际共和学会(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简称IRI)。
  基利姆尼克对自己的军事背景毫无隐瞒,IRI同事都戏称他为“Kostya,那个从格鲁乌(俄罗斯总参谋部情报部)来的家伙”。据Politico报道,一名曾在IRI工作的人士透露:“IRI知道他曾经在格鲁乌工作,但这并不重要,因为当时IRI并不处理任何敏感信息。”
  在法庭文件中,FBI认为基利姆尼克“和俄罗斯情报机构有关系,尤其是在2016年”。马纳福特的助理盖茨(Rick Gates)在作证时予以肯定,但基利姆尼克本人对此表示否认。
  截至发稿,《纽约时报》关于马纳福特的这篇报道已经有了700多条读者留言。其中点赞最多的一条是:“所以说,在担任特朗普的竞选经理期间马纳福特向俄罗斯方面分享了2016美国大选的竞选数据。现在地球上还有比这更大的新闻事件了吗?如果有的话,我想知道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9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