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分析:特习会难以化解美中分歧

作者:米强 , 俱菲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10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三个月前,在中国官员们眼里,习近平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会晤,是双方达成和解、结束贸易战的最佳希望。此后他们希望达成休战。现在,只要本周的会晤能够在不至于让习近平尴尬的情况下结束,他们就会自认为很幸运了。中方正准备迎接新一轮的美国关税在明年初实施。
  在世界两大经济体的领导人准备进行一年多以来首次会晤 (在周五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幕的G20峰会间隙)之际,双方之间的鸿沟仍然很大。
  据听取了相关谈判简报的人士透露,自5月份(当时特朗普反驳了中国首席谈判代表关于双方已同意暂缓加征关税的说法)以来,北京方面的立场没有根本改变。
  当时,中国副总理刘鹤表示,中国政府愿意购买更多的美国农产品,并继续提高特定行业的外国投资上限。但是,身为习近平最信任经济顾问的刘鹤,拒绝承诺对中国独特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进行结构性改革;按照这种模式,国有企业主导所有被视为“战略性”的行业,并轻松从国有银行获得信贷。
  “中国几个月来一直没有向美国提供任何东西,只是发出与六个月前本质上相同的老一套提议,”其中一位知情人士在谈到11月才真正重新启动的双边谈判时表示。“G20峰会从来就不是一个迫使任何一方采取行动的事件。现实是中国人还不愿意做那么多。”
  他补充道:“习近平不想表现出弱势。他可以提供或想要提供的东西并不多。双方都只是在试图走完这个过程,把事情结束掉,以便看看明年会发生什么。”
  特朗普已威胁称,如果在G20会议之前或本周六两位领导人“工作晚餐”期间没有任何重大让步,他将把针对约一半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提高至25%。
  周二,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他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官员“看不出”任何迹象表明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准备提出美国可以接受的提议。
  对中国官员和分析师来说,特朗普的要求实在太高了。“在G20峰会上,中国将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并重申其愿意深化和扩大(国内)改革,”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表示。
  “但特朗普不想听到这些话,”时教授补充说。“他需要前所未有的、非常具体且可执行的让步。从根本上说,这些让步(将迫使)中国改变其经济模式和产业政策的相当大部分内容。”
  周二,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敦促特朗普政府以负责任的方式行事。
  “双方应平衡对待彼此关切……只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美方对中方关切做出足够回应,”崔天凯在华盛顿接受路透社(Reuters)采访时表示。“对于一方拉单子、开条件,另一方只能予以满足的做法,中方无法接受。”
  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国部负责人的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习近平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11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上明显流露出来的不和似乎表明,双方的立场都在转向强硬。
  双方都指责对方要对今年以来双边关系的急剧恶化负责。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史上首次在未能发表联合公报的情况下草草结束。
  “G20会议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双方发表一些在一定程度上动听的言论,但我认为,你最终会看到美国出台更高、打击面更广的关税,”普拉萨德表示。“在目前阶段,甚至没有一条便捷的路径通向停止敌对行动,更不用说逆转那些敌对行动了。”
  美国和中国曾讨论刘鹤在G20峰会之前访问华盛顿、为潜在协议铺平道路的可能性。结果,这位中国副总理对德国进行了正式访问,此次访问在本周三才结束。当他在德国期间,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BIRC)批准德国保险公司安联(Allianz)开设一家外资全资保险公司;这是中国首次颁发这样的牌照。
  中国官员们认为,这一批准说明他们致力于金融行业自由化。在美国高管们看来,此举突显了中国经济改革计划的冰川般缓慢节奏和无章可循性质。
  分析人士表示,对于各方期待已久的G20特习会,在这种不祥的大背景下,取得突破的最大希望在于美国总统对制造意外的偏好。正如普拉萨德所说:“不可预知的事情是,当特朗普和习近平面对面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谁知道他在那个场合会冒出什么念头?”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1日 来源时间:2018年11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