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政治

特朗普腹地田纳西的阻击战:理性政治试金石

作者:孙语双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7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早晨7点,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
  安娜(化名)梳妆完毕,打包好午餐和晚餐。
  “我今天要赶3个场子,早上要去诺克斯维尔的一个戒毒所,下午要回到纳什维尔参加民主党集会,晚上要赶去80多公里外的农业小镇参加活。”安娜通过视频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安娜是民主党参议院候选人、前州长菲尔·布莱德森(Phil Bredesen)竞选团队成员。在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的日子里,她每天有16个小时在各处奔波,连找个餐厅坐下吃饭的时间都几乎没有。
  布莱德森正与众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争夺美国参议院席位,以取代即将退休的共和党参议员鲍勃·考克(Bob Corker)。
  这场竞选在流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公开表态支持布莱德森后获得全美关注。但在安娜看来,田纳西州的激烈竞逐之所以如此重要,最大的看点在于民主党人能否在特朗普的腹地掰回颓势,赢下一城。
  民主党“边缘人物”PK特朗普身边红人
  田纳西是传统“红州”,共和党的大本营。
  在2006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只赢得了参议院六场竞选中的一场,而那场恰好在田纳西州。自那以后,该州的共和党主导地位不断增强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领先优势从2004年的14%上升到2008年的15%,到2012年的21%,再到2016年特朗普以高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27%的压倒性优势擒下该州。
  据多个民调显示,目前布莱克本在潜在选民中领先布莱德森4到8个百分点,但两党都不认为这个结果已成定局。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和少数党领袖舒默在距选举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加起来为这场竞选投入了约790万美元的助选金。特朗普也于11月4日访问田纳西州,为布莱克本进行第三次助选。
  田纳西州今年的这场参议院竞选,无疑具有极大的政治象征意义。
  布莱克本代表了田纳西州共和党中新崛起的激进保守派。在过去,共和党内较为温和的保守派几乎赢得了田纳西州所有提名,包括现任州长比尔·哈斯兰姆、共和党参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和鲍勃·考克都是以商业为中心的温和保守派。这种“传统”可以追溯到内战时期,当时许多田纳西人反对南部脱离联邦政府。
  在特朗普当政后,该州面临诸多保守元素的挑战,共和党不得不转向右翼候选人以获得提名,但一些温和派共和党人同时也担心极端保守派会让该党在选举中变得更加脆弱。作为共和党内直言不讳的特朗普批评者之一,参议员考克就曾公开表态自己虽然会投票给布莱克本,但他更欣赏老朋友布莱德森。
  布莱克本在竞选中并没有试图缓和她的立场:她与特朗普关系密切,在移民问题上态度强硬,鼓励在美墨边境建墙,呼吁减税,废除奥巴马医改。
  她的竞选活动带有有强烈的党派色彩,她将布莱德森打上“左倾”的政治烙印,反复强调布莱德森将成为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的工具,并警告选民民主党夺下参议院的后果。
  很显然,身为特朗普“铁粉”的布莱克本的竞选策略即是拉拢特朗普的支持者,并挑起选民对民主党控制参议院的担忧来留住更多温和的共和党人。
  与布莱克本截然相反,布莱德森试图将自己塑造成民主党的“边缘人物”,他强调两党合作,对政策的考量不拘泥于党派框架中。在2003-2011年担任田纳西州州长时,其偏保守务实的经济政策——例如大幅削减该州的医疗补助以控制政府预算——获得了许多温和派共和党和无党派人士的青睐。
  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奥本海默教授向澎湃新闻表示,“在担任州长期间,布莱德森在共和党人中比在民主党人中还受欢迎。”
  布莱德森政治色彩最浓重的表态是有关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提名。在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就卡瓦诺性侵指控举行听证会后,布莱德森发表了一份措辞谨慎的声明,称自己将支持提名,但他承认自己并没有掌握所有提供给参议院的信息资料。
  身为民主党人的安娜在听说这一消息后有动过辞职的念头,“我一开始无法忍受(布莱德森)牺牲女性权益换取共和党选民的选票,但转念一想似乎只有反复强调自己独立于民主党的领导才是民主党候选人在田纳西州获胜的唯一出路。”
  “民主党要找到一位既知名,又可以吸引温和保守派选民,并且仍拥有着深厚民主党基础的候选人并不容易,布莱德森是难得的一位。”奥本海默教授说。
  理性政治PK党派纷争
  布莱德森的竞选战略是着眼于州内议题,尤其是经济议题。
  除了全美都在关注的税改,布莱德森在竞选集会上和广告中都多次重申作为前任州长,他对田纳西经济作出的贡献,其中包括吸引大众和尼桑汽车在田纳西建厂。他还呼吁选民关注亚洲鲤鱼的过度繁衍对田纳西经济构成的威胁,在他的竞选网站上可以买到印着“布莱德森对抗亚洲鲤鱼”字样的棒球帽。
  安娜在结束一天的助选活动后向澎湃新闻透露,自己早上戒毒所的行程就是为了参加竞选团队开展的阿片类药物普及教育活动,“活动聚集了大概100人,还算比较成功。”
  布莱德森对布莱克本的攻击主要集中在阿片类药物问题上,布莱克本曾表示反对美国缉毒所对阿片类药物施行分销管制。阿片类药物在美国曾是常见的处方镇痛药,但成瘾性强,也经常被毒贩用于制作海洛因。阿片成瘾是田纳西州近年来凸显的一个严重问题,仅在2016年,该州就有1186人死于阿片类药物滥用。
  布莱德森还喜欢谈论关税,他认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使该州的农业和汽车工业处于危险之中。田纳西州44%的土地为农业用地,全州有65000多家农场,许多大中型家庭农场都依赖国际出口。
  安娜说,一般去农场拉票的效果并不明显,“农村是特朗普的传统票仓,虽然近期的贸易纷争可能使农民在经济上承受损失,但许多农民认为损失只是短暂的,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有利于美国整体经济发展,而他们以后也会因此受益。”
  “在2016年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出发立场不同,意识形态差异也大。要找准谁是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实属不易,所以民主党人只能通过覆盖多角度议题来撼动特朗普的票仓。”奥本海默教授说。
  美国媒体将布莱德森形容为一位“无聊”的候选人,因为他所关注的议题大多都是激不起人兴致、不会挑起争论的“餐桌议题”。
  但奥本海默教授认为,“无聊和低调”其实是布莱德森的竞选策略,也是为什么他能在民调中一直咬紧布莱克本的原因。
  在布莱克本追随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大做文章之时,布莱德森则希望把选民从800公里以外的华盛顿拉回田纳西。布莱德森认为无休止的党争和分裂才是华盛顿的症结所在。他押注田纳西州的选民已经厌倦了特朗普时代的政治闹剧和两极分化,也厌倦了非法移民越境的煽动性言论。
  “他们(选民们)希望我们讨论的不是边境造墙,而是他们的家人朋友是否能戒掉阿片上瘾。” 安娜说。
  关注地区议题并不是布莱德森的专利。自去年12月民主党参议员道格·琼斯在特朗普支持率最高的阿拉巴马州获胜后,身处摇摆州的民主党候选人便将这个策略奉为圭臬。内华达州民主党众议院候选人杰基·罗森、密歇根州民主党州长候选人格雷琴·惠特默都是如此。
  “由于特朗普善于制造分歧和恐慌,有些2016年支持他的共和党和无党派选民已经开始动摇,担心他将把美国政治带向极端化。” 奥本海默教授向澎湃新闻解释道,“他们希望能有务实肯干的议员重新改善国会的风气,即使他们是民主党人。”
  不难看出,田纳西州的这场竞选之所以有趣,在于两党候选人分别代表了美国现下政治生态中的两个群体:布莱克本代表着意识形态高于一切的左、右翼人士,布莱德森则代表着想维持理性却因分裂的大环境变得无处栖身的传统温和派。
  奥本海默教授认为,田纳西州的竞选是一块“试金石”,能测探出“民众对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反弹有多大,如果像菲尔·布莱德森这样的中间派能赢下对方政党优势州的席位,哪怕是以较小的差距落败,都能代表已经有部分人希望美国政治重回理性。”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6日 来源时间:2018年11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政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