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如果选举不能修补崩溃的共识,美国就应该一分为二

作者:黄亚生   来源:亚生看G2  已有 8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明天, 星期二(11月6日),美国就将进行中期选举。这次的中期选举和两年后的总统大选都将对美国整个国家未来的走向有决定性的影响。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如果2018年的中期选举和2020年的大选不能修补美国民主制度运行所依赖的共识的话,那么民主党和共和党或许应该分道扬镳,而美国就应该一分为二。这么多年吵来吵去没有结果,实在太累了,分手算了。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明天, 星期二(11月6日),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在这次中期选举中,美国联邦及各州立法和行政机构都会进行不同程度的改选。在国会层面,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3个席位会进行改选,而众议院中435个席位将全部进行改选。
  这次中期选举对两党都极为重要,共和党丢失任何一个议院都会对接下来两年的立法工作造成巨大影响。而民主党只需要拿下众议院,就可以极大程度制衡共和党。我之前文章《黄亚生:弹劾特朗普三部曲之三: “中期选举”——对于特朗普表现的全民公投》中曾提到,长期以来,围绕特朗普的丑闻一直不断。今年八月,美国媒体曝光了国会共和共和党高层内部流传的一份清单。这份清单详细罗列了特朗普政府的18项丑闻或可能涉嫌违法的行为。 共和党对此一概拒绝展开任何调查。

美国媒体曝光的国会共和党高层内部流传的一份清单
图片来源:亚生看G2
  共和党内部预计一旦民主党在中期选举后重新控制国会,民主党国会很有可能展开对在这份清单上所列事项的调查。这份清单包括了很多一个遵行宪法的国会应该责无旁贷问责的事项,包括“大选安全和针对选举的黑客攻击”、“白宫安全许可事件” (特朗普取消了布什和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顾问进出白宫的安全许可,只因他们对特朗普的政策提出过批评)和“波多黎各飓风的应急处置对策”(国会曾对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的应急处置举行过两党听证会,但对于2017年造成数千名公民丧生的波多黎各飓风的应急处置却没有举行过任何听证会)。民主党只需要赢得众议院,就可以控制一些重要的国会委员会,这将允许他们对特朗普的一些问题展开监督调查,确保美国民主制度的良好运转。
  更为重要的是,选举是民主对官员问责,保证其对民众负责的关键制度之一。今年的中期选举是民众表达对当前政府及国会的看法和自身立场的最好机会。而2020年的总统大选将直接决定特朗普是否连任,其重要性更不必言。
  这次中期选举和2020年的大选将是美国民主的试金石。 如果共和党在这次中期选举中还可以保留他们在两院的统治地位,如果2020年特朗普还能连任,那么我认为我们应该承认美国这个施行了两百多年的民主制度已经失败了。我不是说是制度本身的失败,而是这个制度的运行需要一个起码的共识,而这个共识已经完全崩溃了。我认为共和党和民主党所代表的价值观念、心理状况、认知水平、知识水平、人格和终极目标实在太不一样了,是不是分道扬镳算了?
  共和党正在全面颠覆民主
  作为一个民主的信徒,我接受选举的结果,并不是说不承认支持共和党和特朗普的选举结果。 但是我只接受和服从公正的选举结果。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多年来共和党一直在积极地破坏美国选举的公正性。在美国,有个词叫“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指某一政党为了赢得选举,对选区进行有针对性的划分。在美国,有两个主要方式进行杰利蝾螈:一是“聚集选民”(“Packing”),即通过选区划分,将对手选民集中到一个或少数几个选区,使得对手政党本因为选民都被划分到同一选区,而无法获得更多选区的胜利。二是”分散选民”(“Cracking”),即通过选区划分,将对手选民分散到不同选区,使得对手政党在哪一个选区都无法获胜。杰利蝾螈的目的是通过选区划分,使得自己的政党可以以较少的选票支持获得较多选区的选举胜利。

杰利蝾螈的一词最早出现在1812年,当时美国马塞诸塞州南塞斯克斯的选区划分类似于动物蝾螈(一种外形类似蜥蜴的动物)
图片来源:USHistory
  美国众议院的席位与州内地方选区直接相关,每个选区会选出代表自己选区的众议员,因此,对地方选区进行划分会直接影响到众议员选举。美国每十年就会进行一次人口普查,随后对地区选区进行重新划分。在美国大部分州,州内地方选区的划分都是由州内议会决定,再由州长批准确定。因此,如果某一政党同时控制了州内议会和州政府,那么他们就可以将选区划分成对自己有利的结构。
  历史上,两党都做过杰利蝾螈。民主党也不是圣洁。但是最近一轮的杰利蝾螈基本上都是共和党的作为,而且是大面积的杰利蝾螈。 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得以完全控制25个州的立法机构和29个州长职位,这给了共和党在2010年重新划分选区的时进行杰利蝾螈的机会。共和党积极进行杰利蝾螈的直接结果之一就是,在2012年的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比共和党候选人总共多了100多万张选票,但共和党却以33个席位的优势控制了众议院。在2016年大选后,美联社进行了一次调查研究,发现共和党人通过杰利蝾螈,赢得了多达22个额外的美国众议院席位,使得他们可以在众议院轻松成为多数党。
  以密歇根州为例,2016年的大选中,全州共和党和民主党众议员候选人获得的选票各为50%。然而,共和党赢得了57%的众议院席位。这也是自2010年重新划分选取后,共和党第三次连续在密歇根州众议院选举中赢得远多于自己应得的众议院席位。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斯蒂凡诺普洛斯(Nick Stephanopoulo)指出,共和党在密歇根州的这种持续优势“几乎是前所未有的”。纽约大学法学院2017年的一份研究也指出,“明确的证据表明,共和党在选区划分中激进的杰利蝾螈行为扭曲了美国2012年和2016年选举中国会席位分布,对民主构成了威胁。”而在明天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众议员候选人们还是要面对共和党杰利蝾螈下的重重障碍。
  两党对民主运行的基本根基和公正性已经没有了共识。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保罗·魏德曼(Paul Waldman)指出,如今两党最重要的区别之一是,共和党人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改变制度规则以及操纵甚至破坏体制,来获得选举的优势并借此掌握更多政治权利。而民主党人几乎总是永远处于守势,一直在被动的保护和维持制度的公正性。

保罗.魏德曼(Paul Waldman
)指出,如今两党最重要的区别之一是,共和党人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改变制度规则以及操纵甚至破坏体制
图片来源:C-Span
  共和党经常使用非常的手段阻挠不利于他们的选举或法院裁决。 2016年, 当一民主党人罗伊·库珀(Roy Cooper)当选北卡罗来纳州州长时,共和党立法机构在他上任前匆忙通过了一系列法案,限制了他作为州长的权力,实际上就是在赤裸裸的否决选民的意志。在今年1月份,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要求宾夕法尼亚州在2018年重新划分州内选区。自2010年来,共和党人在宾夕法尼亚州进行杰利蝾螈,使得在2012年的众议院选举中,共和党人在获得更少选票的情况下,依然拿下了宾夕法尼亚州众议院18个席位中的15席。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的裁决宣布后,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杜什(Cris Dush)立即向他的同事们发送了一份备忘录,要求他们共同发起针对该州5名最高法院法官(总共7位)的弹劾程序,也就是说要用政治权利去压制司法独立。

宾夕法尼亚州2010年后施行的选区划分极大帮助了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候选人
图片来源:Washington Post
  宾夕法尼亚的例子显示共和党人已经开始直接公然地挑战民主的重要基石——司法独立。根据今年5月份的统计数据,只有13%的共和党人表示,独立检察官穆勒针对特朗普的“通俄门”调查是“合法调查”。而3/4的共和党人认同特朗普的看法,认为这是一次“政治迫害”。与之相对,有76%的民主党人认为这是合法的调查。而根据今年2月份的一份调查显示,只有38%的共和党人对于联邦调查局持正面印象,而相对的是在民主党人中这一数据高达64%。这反映了共和党已经开始挑战法制了。
  美国真正面对的“文明冲突”其实来自内部
  在早前文章《黄亚生:美国也有“河殇”》中,我已经谈到,美国存在有海洋文明和内陆河流文明两种价值观体系。美国今天很多政治、经济和社会纠纷的根源就是海洋文明和内陆河流文明之间的冲突。
  河流文明可以说代表的是共和党的势力。它的特征是高度保守,排外和内向的部落心理。 他们宗教信仰虔诚而保守、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民主党代表的海洋文明,它认可和拥抱社会,种族的多样性,政治和社会自由,包容外来移民,包括中国的移民。(这就为什么大部分华人,包括华川粉,恰好都住在民主党的社区。)美国最多样化城市排名中,前十名中有九个城市位于美国东西海岸。它们在自由主义价值观上保持一致,譬如在堕胎、同性恋权利、干细胞研究、安乐死、婚前性行为、非婚生育和赌博等方面,观念比其他城市更加包容和自由。
  纽约大学大学心理学教授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在各领域政策上的分歧最根本的实际是他们价值观的差异。一般来说,美国民主党人追求和平,相互理解,同情弱势群体。 而共和党人更信仰“丛林法则,”敌视多元。共和党人普遍好战,崇尚武力而不是智能和思想。他们的第一直觉常常是,从战争到执法再到儿童纪律,使用武力和暴力是解决各种分歧的首选。
  民主党和共和党甚至对什么是客观事实的构成都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根据美国研究机构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八月的研究统计,超过八成的的美国人说,当谈到国家面临的重要问题时,大多数共和党和民主党选民不仅在应采取的政策上有很大分歧,双方甚至不能就一些最基本的客观事实达成一致意见。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发现。 只有对于客观事实有相同的认知,我们才能通过协商和妥协来缓解和解决政策上的分歧。如果对于客观事实都无法达成一致,那么美国的两党就已经失去了交流和相互理解的基础。
皮尤中心的调查显示,美国两党对于很多事情的基本客观事实都无法达成一致
图片来源:Pew Center
  也许分道扬镳是美国最好的选择
  如果说具体政策上的分歧还可以妥协的话,那对于美国制度本身的分歧则是无法调和的。共和党人正在背离美国引以为豪的民主制度及精神。共和党和民主党越来越像两个生活在一起,但价值观却完全不同的夫妻。一对夫妻如果生活的理念不同,追求的东西也不同,那么长久下去两个人都会觉得对方根本不适合跟自己继续生活下去。现在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像这样的一对夫妻,或许“离婚”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来讲,美国已经开始分裂了。目前,美国越来越多的州和城市的立法机构和州长都来自于同一政党。而越来越多的同一城市和地区的民众拥有高度统一的政治观点。一个来自南加州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的联合研究团队表示,美国正在形成“政治隔离”,有一部分原因是民众自身的选择。他们指出,美国人很有可能正在有意识地,甚至主动的搬家,搬到和自己政治倾向一致的社区。这个研究团队表示,在两党分歧越来越大的今天,目前美国民众将同一社区内大家拥有相似的政治倾向看作是一个影响自己生活品质越来越重要的因素。
  结语
  如果2018年的中期选举和2020年的大选不能修补民主制度运行所依赖的共识的话,我认为民主党人集中的区域应该和共和党人集中的区域分道扬镳。这是双赢。民主党区域覆盖了美国64%的GDP, 所有顶尖大学,绝大多数专利,美国的金融、媒体和影视基地,当然还有大麻,同性恋和幽默感。 共和党区域也会有不菲的资产,比如机枪、迫击炮、基督原教派、三K党、石油和威士忌。如果华川粉愿意用脚投票的话,他们也可以搬到共和党区域去,可以俭省飞机广告的费用,反正特朗普这类的人获胜不会有任何的悬念。(当然会造成一些不便:孩子进哈佛需要申请F1签证。)
  这么多年吵来吵去没有结果,实在太累了,分手算了。你们可以去自由的玩枪,我们可以做我们的学术讨论。这样你们也不用寄炸弹包裹和到人家犹太教堂去施暴了。
  参考文献:
  [1] Royden, L., Li, Michael. 2017. “Extreme Maps.”Brennan Center of Justice at New York University.
  [2] Frimer, J. , Skitka, L. J., & Motyl, M. (2017). “Liberals and conservatives are similarly motivated to avoid exposure to one another’s opinion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72, 1-12.
  [3] Haidt, J., Graham, J., & Joseph, C. (2009). Above and below left-right: Ideological narratives and moral foundations. Psychological Inquiry, 20, 110-119.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5日 来源时间:2018年11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