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政治

FT社评:笼罩着仇恨的美国中期选举

作者:社评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27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对美国人的描述永远是“存在分歧”,就好像分歧本身是件坏事。如果一个民主国家内部在最大的治理问题上不存在分歧,甚至是尖锐的分歧,那才奇怪了。
  美国通常把最激烈的争吵留到中期选举时。这种情况曾发生在2010年,当时“奥巴马医改”(Obamacare)是人们争执不休的问题;也曾发生在1994年,当时在野党正是共和党自己;而早在1938年也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当年,就连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也尝到了民愤的滋味。本周的中期选举与这些充满仇恨的先例的区别在于,仇恨的主要源头不同。最粗俗的行为来自最高层——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上发布的敌人名单不仅包括民主党人,还包括记者、移民、情报机构、异见运动员和定义不清的精英阶层。他提议不承认变性人的身份,并委托制作了一些令人作呕的竞选广告。最近几周发生的针对知名自由派人士的暴力事件,以及导致多人死亡的反犹暴力事件,不能直接归咎于他。但一个好总统会感受到这种仇恨的氛围,会平息它。特朗普太多时候为了自己的目的煽风点火。
  他争取选民的最后一招是终结出生公民权,以及毫无根据地将经由墨西哥北上的移民“大篷车队”与伊斯兰恐怖主义划等号。对于一个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强国来说,这为一场政治观点含混不清的竞选画上了一个低俗的句号。
  人们很容易忍不住将11月6日的国会选举看作是一个制衡总统的机会。但全世界都不应指望民主党拿下众议院、甚至参议院,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住他。这可能对他的国内计划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但他的言论跟法案具有同样的破坏力。他可以在没有任何参议员的情况下继续破坏公民氛围。他做的一些最具争议的事情,如旅行禁令、南部边境军事化以及“美国优先”外交政策等,往往是凭借他的行政权力实现的。
  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对他那些事展开调查也不一定能吓到他。首先,因为知道公众对调查过程漠不关心,民主党人已经不怎么说那些没完没了的调查,转而选择在竞选中打医保牌。另外,特朗普非常擅长质疑其调查者的动机,直到对方的诚信变得像他自己一样可疑。在负责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身上,他用这招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用同样的伎俩来对付国会,对他来说应该不是难事。除非特朗普自己的选民撤回对他的支持,否则什么也改变不了他的行为。经过过去两年的众多考验,他们仍然坚定地支持特朗普。
  中期选举加深美国内部裂痕的可能性跟弥合这种裂痕的可能性一样大。如果共和党表现不佳,特朗普会煽动起一种四面受敌的心态。如果他们表现出色——比方说,在保住参议院多数党地位的同时,在众议院仅以微弱差距落败——特朗普将把这一切归功于自己的竞选策略,并将其发扬光大。与此同时,民主党将非正式地开始遴选一个在2020年大选中与他竞争的候选人。民主党积极分子可能会奖励那些最高声反对总统的人。结果可能会导致今后两年的政治比前两年更加污秽。
  在正常时期,一国首脑至少会尝试给火药桶泼水。但在这一历史关头,美国人不得不从其他地方寻找这样的领袖。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5日 来源时间:2018年11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政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