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外媒:中国是如何从最大商机变成头号敌人的

作者:   来源:私享语诺  已有 19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读
  在特朗普时代,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在2016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还宣称,一个无力协助解决全球问题的软弱无能的中国,比一个强大有可能咄咄逼人的中国更危险。尽管表面上特朗普偶尔也试图与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称兄道弟,但在特朗普自己的小算盘里早就把北京标记为一个不可缓和的经济竞争对手。
  在唐纳德·特朗普时代,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在2016年,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宣称,一个无力协助解决全球问题的软弱无能的中国,比一个强大的、咄咄逼人的中国更加危险。而特朗普政府已将中国视为美国在地缘政治和地区经济利益上最大且长期的威胁。尽管表面上特朗普也试图与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称兄道弟,但在特朗普自己的小算盘里,他早就把北京标记为一个不可缓和的经济竞争对手。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
授赫尔·布兰德斯 2018年9月6日在美国彭博新闻网刊文:《中国是如何从最大商机变成头号敌人的》
  总而言之,就在几年前,中国还被美国视为一个尽管会存在阻力但依然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甚至可能会以有力的支持者身份被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中去。而在今天,中国更多地被美国视为一种破坏稳定的修正主义力量。
  在特朗普总统混乱的任期中,很难去定义什么是永久性的改变,什么只是暂时的变化,然而美国对中国看法的这种转变似乎有可能会比特朗普的任期更长久。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公众对北京的发展意图越来越持怀疑态度。在2016年,大约82%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正在进行的军事建设是一个严重或非常严重的问题。而到最近,从2017年到2018年,认为中国是当前最大威胁的美国人的数量增加了两倍。
  近25年来,美国两党就加强与北京接触的必要性达成了共识。如今,人们隐约可以预见一种新出现的(如果说尚不完全的话)共识倾向,即与北京进行更激烈的竞争的必要性。
  这种危机共识起源于中国的崛起,人们对可能由中国而引发的美国国家安全风险日益担忧。尽管美国外交政策的建制派往往与特朗普及其所倡导的“美国优先”存在分歧,但在中国问题上,大多数建制派成员大体上都认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威胁论的定义。
  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逐步获得更大的主导权和影响力,关于中国决心取代美国成为亚太地区乃至全球主导者的论述,在美国政策研究者之间流传越来越广泛。同样,越来越多的人也认为,那些试图通过持续的经济手段和外交接触来改变北京的行动、限制中国的野心的努力并未取得预期的结果。
  在今年早些时候,两位前民主党派高级外交政策官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埃利·拉特纳(Ely Ratner),在一篇文章中所描述的中国带来的挑战,其实和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中用的措辞所差无几,不难想象,下一任美国政府也自然会把中国定义为美国几十年来遇到的最强大的强权挑战者。
  对中国刚刚形成的共识也反映出一个事实,即北京已成为美国一个强大的意识形态威胁。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大家普遍认为意识形态斗争已经成为过去式,因为他们相信中国最终一定会选择在经济和政治上进行自由化改革。而现在,这种乐观的预期已不复存在。
  这看上去似乎是一个比较抽象的议题,但对美国人来说,从历史上这就是一个非常严肃且重大的问题。正如普林斯顿教授、小布什政府前国家安全局官员阿龙·弗里德伯格在近期一篇文章中指出,几乎每一次美国试图动员大众与强国对手进行竞争时,无论是对纳粹德国还是前苏联,它都会这么做,部分是因为对手的强大可能会威胁到美国政治理想的根基及扩散。就在上周,一个由参议员和众议员组成的两党团体敦促特朗普对某些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可想而知,这样的事情在以后会越发常见。
  除此之外,美国对中国敌意加剧的第三个推动因素是:中国对美国经济竞争力的威胁。更进一步说,美国的劳工组织对与中国的接触总是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担心,(而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强化与北京的贸易交流会加速美国制造业的中空化趋势。然而,这种担忧在政治上变得更加突出,特朗普在2016年的竞选中就利用了民众对全球化摩擦的不满,将所有问题矛头都指向中国。正如特朗普所展示的那样,抨击中国者得天下。
  更广泛地说,在过去几年中,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带来的不仅仅是工作岗位流失问题。如今,中国代表着更大的经济威胁:通过强制性技术转让,蓄意削弱美国工业和技术基础,以及推行旨在使北京在更多关键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等等。现在美国人不再将中国视为美国产品和债券的巨大市场,而更多地将其视为掠夺性竞争对手。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中国的经济优势和经济行为对美国来说是严重或极其严重的威胁。
  然而,经济领域仍是对中国意见最不统一的地方,因为一个关键的参与者——美国商业团体——在中国问题上仍然犹豫不决。一方面来说,已经有大量的美国公司,例如媒体公司、科技集团及其他公司等,在中国经历了猖獗的知识产权盗窃、欺凌和审查;而另一方面,美国公司在中国经营的业务仍然利润丰厚。中国人很擅长运用各种分治战术来压制美国企业以维护自身利益。
  技术乌托邦主义和盛行于硅谷等商界关键部门的后民族主义有时会激化这些矛盾。这样的例子在顶尖科技公司很多,这些美国公司现在意识到与美国政府合作的重要性,以此来阻止中国成为未来人工智能领域及其他尖端科技的主导者。但是也仍然有一些公司,比如谷歌,拒绝再和山姆大叔持续合作来提高美国无人机的性能,而是选择去和中国政府合作,以打造一个更便于审查的搜索引擎。去帮助一个威权国家增强其实力,而不愿与五角大楼合作,这显示出一种独特的企业道德无知。同时这也很短视,因为一旦中国在下个世纪成为技术、经济以及地缘政治上的超级大国,美国企业都将出局。并且,毋庸置疑,这也破坏了那些希望通过加强私人部门的创新性来增强美国国家安全的战略,使得那些美国小心翼翼地与中国接触,避免产生过度依赖的战略意图岌岌可危。
  与过去几十年相比,如今在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势的议题上,美国已达成前所未有的共识。但这一共识既不足够的广泛也不足够的坚固,能否用以应对中国的挑战还得拭目以待。
  下面是彭博新闻网读者在本文后的留言,选取部分翻译如下,仅供参考:
  Joseph Siew:美国人非常容易被政府和媒体洗脑。2015年,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曾指出,美国人对外部世界的认识是扭曲的。3年后的今天,情况依然没有变化。对全世界来说,美国人正日益成为一个危险因素,因为他们被洗脑了,他们认为美国以外的人都是敌人,认为墨西哥人、加拿大人、欧洲人、中国人和中美洲人都是美国的敌人。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参议员推出了《台北法案》(即《台湾邦交国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该法案旨在阻止台湾现有“邦交国”与台湾“断交”转与中国大陆建交。它要求美国运用所有工具“抵抗中国对台湾的霸凌”,如降级美国同那些与台湾“断交”国家的关系,暂停对它们的援助等等——观察者网注)惩罚那些敢于与台湾“断交”的国家。那些参议员忘了,其实美国在1979年就与“中华民国”断绝了“外交关系”,而那些被《台北法案》针对的国家至少还把与台湾之间的关系又维持了40多年。一个危险的军事超级大国和它被洗脑的人民即将对每一个国家发动战争并摧毁世界秩序,必须阻止美国这样做。
  Richtig:问题在于,我们需要国内产业政策。自上世纪70年代尼克松放弃金本位制之后,贸易赤字便开始增加,外国投资比我们国内资金占据更大优势,美国成了各种外国投资汇聚的化粪池,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缺乏产业政策。我们需要重新启动亨利·克莱(Henry Clay,1957年被评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五位参议员之一,美国经济现代化的倡导者——观察者网注)的“美利坚体系”计划(American System,该计划包括三个互相支撑的部分:保护并促进美国产业发展的关税政策、促进商业发展的国家银行体系以及用于道路、运河建设以便促进农产品市场发展的联邦补贴制度——观察者网注)以及罗斯福的“新政”,不过一定要有具体的行动方案才行。特朗普为了实施他的灾难性的关税政策愚蠢地废除了边境调节税(border adjustment tax),在此之前他的政策方向还是对的。特朗普自己身子就不正,所以还威胁不了银行和那些像寄生虫一样的金融家,那些人一辈子脑子里装的都是借债消费、利率和股票回购。很多美国公司被来自亚洲四小龙的同行击败,这种全面的溃败是他们应得的。这些美国公司之所以至今还活着是因为他们的专利权还受到保护,这些公司所拥有的只剩下品牌了,他们已经失去了创新能力。你可以去问问思科公司的人对华为是如何评价的。
  Jasper_in_Boston回复Richtig:你竟然认为美国公司被中国人击败?说出这样的话显然你从未来过中国。美国品牌在中国影响力很大,他们在华业务之成功令人难以置信(敲下这段话的时候,我正在北京的家里)。当然,如果特朗普和纳瓦罗出台的那些愚蠢的、非理性的政策引发了中国消费者对美国品牌的抵制,那情况就不好说了。(防失联请加小编微信1036793618与QQ同号,欢迎勾搭供稿拍砖和商务合作)
  Richtig回复Jasper_in_Boston:很显然,你对经济发展史一无所知。我们19世纪末在经济规模上超越英国时,依靠的是关税、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创新,中国人不过是在走我们已经走过的路,而且他们也有权利这样做。中国的汽车产业很快就会大规模发展起来,他们的航空产业也是如此。顺便提一下,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在跨国公司工作了23年。我可以跟你讲:很多美国工程师都认为,中国同行正在我们曾经完全处于支配地位的技术领域里击败我们,这已经是发生在眼前的事实了,中国最终将成为技术创新的巨大来源。我曾经在美国江森自控公司(Johnson Controls)、York公司和Tyco公司工作过,这些公司最开始都是小公司,但很快就发展了起来。中国的海尔公司也不会仅仅满足于生产微不足道的空调,他们一定会进行扩张。你所说的那些“美国”品牌其实已经不再属于美国了,他们都已经是中国的半国有企业了。全球化比的就是垄断能力,你可以去问问苹果公司为什么他们的专利保护期有那么长。
  Richtig回复Jasper_in_Boston:我去过亚洲,我从1995年开始就在跨国公司工作。我觉得你是上了新自由主义的当了,这会让米尔顿·弗里德曼和罗纳德·里根都脸红的。你忘了,中国不是墨西哥,中国的汽车产业正在追赶我们,接着就是他们的商用飞机制造业!思科公司的王牌其实就是美国政府(Uncle Sugar),否则中国的华为公司早就在美国市场上击败它了。其实,中国已经不需要我们美国的创新技术了。你可以看看这篇文章的分析,不过读的时候可不要哭。https://www.wired.co.uk/article/how-china-became-tech-superpower-took-over-the-west
  johnny sunshine回复Jasper_in_Boston:你说美国品牌都很成功。那么这些美国公司的利润里面有多少可以回到美国而不是用于在中国追加投资呢?
  Mike Pilgrim回复johnny sunshine:如果不是有中国,沃尔玛什么也不是。
  wildernes5:我认为,问题部分出在美国公司的管理层,这群人当中有一种“非理性的乐观”情绪。他们看到中国庞大的人口就开始臆想:“如果每个中国人每天买一块口香糖,那就是12亿块,我绝不能错过那个市场”。这种想法是非常错误的。他们并不了解中国内部的运作规律,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而那些狡猾的中国人,他们在打着自己的算盘,他们搭着美国和欧盟的便车使自己的经济发展起来。是我们的贪婪为自己扶植了这样一个竞争对手。当下的局面完全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Jasper_in_Boston:我们用不着跟中国硬杠,布兰德斯先生。在对付中国的时候,我们得用点脑子。我们最好打开大门让中国的科技人才都来到美国,让中国最优秀的人才都流失掉,这会很快触动北京的神经,而特朗普太蠢了,他在这方面毫无作为;我们最好精心创建并维护好以规则为基础的众多国际机构(世界贸易组织、北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等),这些国际机构优先考虑美国利益、听从美国的领导,而特朗普太蠢了,他在这方面毫无作为;我们最好努力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技能移民,这有利于美国生产力的提高并促进经济增长,而特朗普太蠢了,他在这方面毫无作为;我们最好在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上展现美国的全球领导力,而特朗普太蠢了,他在这方面毫无作为;我们最好与环太平洋地区国家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为那些国家提供“地区经济被中国主导”之外的另一个选项(也就是TPP),而特朗普太蠢了,他在这方面毫无作为;我们最好在国内认真贯彻民主原则,并毫无顾忌地在国外推广民主理想,而特朗普太蠢了,他在这方面毫无作为。读了布兰德斯先生的文章,我觉得他与特朗普一样愚蠢。正如上面所述,我们其实有很多牌可打,我们也应该把这些牌打出来。而我们却毫无意义地猛拍自己的胸脯向北京示威,我们还向一些有价值的进口商品关闭了市场大门(那些商品不过是碰巧在中国生产而已),这样做其实正合中国人的心意,中国人借机把自己塑造成了全球秩序和世界繁荣的守护者。
  johnny sunshine回复Jasper_in_Boston:我基本上同意你的观点,不过我们的确应该对中国公司和中国政府采取点行动了,中国人在其国内知识产权、合同法等领域拒绝按照我们美国告诉他们的方式来操作。如果他们不愿意进行公平竞争,那我们就不跟他们玩了。特朗普显然担不了这个重任。有人认为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中国的游戏规则会变的更加公平,很显然这种想法也是不可靠的。
  Joseph Siew回复johnny sunshine:你说的都是什么呀……中国的确是按照规则操作的,你可以去查查世界贸易组织的记录,受到最多指控的其实是美国。
  Dmitry Vakin:中国人一直以来都是对的。你不能相信美国人,无论他们说什么都不能信。当他们食言的时候,只会告诉你形势变了。
  Chris: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美国面对即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日本时的恐慌吗?日本奉行西式民主制度,而且日本人的军备是防御性的。如今中国的政治体制与日本完全不同,而且这个国家的军费开支正在与经济同步增长(中国军费开支已占GDP的2%)。昔日日本曾让美国人感到恐慌,如今中国已让美国人近乎疯狂了。与其冥思苦想如何击败中国(这样做很有可能是徒劳的),美国不如想一想该如何与中国实现互利共赢。中国人并不想独霸世界,他们知道其中利害,所以不会有那样的想法。中国人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公平合理的世界秩序,并在促进这一秩序形成的过程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中国人是不会接受山姆大叔独霸世界的。

  willy188:这篇文章说得毫无道理。如果中国是个民主国家,美国同样还会针对中国。这与政治制度无关,美国是担心失去目前的世界霸主地位。不要忘了,德国在希特勒时期也是民主国家。对于美中两国来说,在有共同合作基础的事情上探讨解决世界上各种问题才是正道。两国应共同维护世界和平稳定、抗击全球气候变化、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出台商业和产业政策以促进两国的可持续发展,并帮助那些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摆脱贫困。
  drkkrw回复willy188:现在说这些已经有点晚了。美利坚公牛已经看到了眼前的红布(或者说黄布),这头美国公牛将夷平瓷器店(China shop),结局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我已经从美国这里听到很多极度意识形态化的、过于自信的战争叫嚣。听信自己国家的舆论宣传并不总是有害的,中共在对外政策的制定上一直胜美国一筹,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一直如此。而且自那时一直到今天,在这80多年里,中共在与华盛顿之间的战略竞争上从未输过一局。不相信?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自己去好好研究一下吧。这两个国家给我的印象就是如此。如果要问导致这一局面的原因是什么,我想主要是美国人过于意识形态化、过于自信而且对中国人和中共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即便现在,这种情况依然没有改观。唯一与过去不同的一点是,如今美中两国都具有强大的破坏性力量。说实话,这对世界经济来说恐怕是非常不利的。
  Cayce58回复drkkrw:你说的太对了。中国是个有前瞻性的国家而且他们的领导人很有智慧。我们美国国会的目光只是盯着两年后的下一次选举,那些政客成天想的是如何中饱私囊。
  Zak Browne:谷歌之所以拒绝与五角大楼合作,原因有两个。第一,谷歌如果继续与五角大楼合作将给其中国业务带来麻烦;第二,继续合作的话,谷歌为五角大楼所做的事情也会暴露。很显然,谷歌认为自己可以从中国身上赚更多的钱,而从五角大楼身上谷歌却赚不了多少钱。谷歌对任何国家都毫无忠诚可言,在它眼中只有自己的公司利益。我想,谷歌需要得到一些教训,国会应该做点事情让它感到疼,这样它才能清醒一点。谷歌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是因为那些政客把妨碍谷歌赚钱的限制政策取消了,如果那些政策恢复的话,谷歌肯定无法再像现在这样赚大钱。谷歌应该醒醒了,要看清政治现实。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跟国家对抗。谷歌毫无道德可言,它不过是一伙自私自利之徒组成的公司,这些人应该搞清楚为什么自己能赚这么多钱。
  Mike Pilgrim回复Zak Browne:谷歌的所有者是一群反俄的以色列人,这家公司在为以色列收集情报信息。他们这么做的时候是打着“广告平台”的幌子,而这个平台形式上是个“搜索引擎”。
  johnny sunshine回复Zak Browne:没那么复杂。谷歌拒绝与五角大楼合作的原因在于,很多谷歌员工(包括高层领导以及那些年轻而优秀的工程师们,谷歌正是靠这些人与脸书、苹果、亚马逊、甲骨文等公司竞争的)都表示反对,其实谷歌与五角大楼的合同金额也不大。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可以与美国匹敌了。中国的人口问题终将使其经济增长率降到美国的水平,不过在那之前,中国的经济规模应该已经达到了美国的两倍。
  Kevin Cahill:奥巴马是对的,他认为美国和中国应该展开合作而不是互相为敌。特朗普对中国的恐惧和批评太夸张了,这是十分危险的,而民主党人不应对此火上浇油。
  CharlieXBravo:中国人仍然依赖来自国外的资金去支撑他们的共产主义制度,他们的人民币还不能自由兑换,而且与美元是挂钩的。中国需要外国资金购买进口货,而且他们的影响力也是这样买来的。只要中国人手中还有美元,他们就能假装用6块8毛人民币换取1美元,就能假装拥有12万亿美元的GDP。可是当中国没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他们的人民币就会像委内瑞拉的货币强势玻利瓦尔那样,兑美元从10比1迅速贬值到现在的250000比1,或者像几年前俄罗斯卢布那样,由于汇率完全自由浮动贬值一半。我们必须再次转移供应链,必须减少流向中国的资金规模(来自美国的资金占中国外资流入的83%),然后就可以欣赏苏联解体这出好戏再次上演了。另外鬼城建设等造成的非生产性的经济增长数字以及昂贵的帝国扩张计划将加速容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中国的崩溃。
  about_face回复CharlieXBravo:查理,你提供了击败中国的战略,看起来你对中国历史很了解嘛。不过你忽略了一些重要情况,中国政府比你更加了解从先秦到近代的中国历史,他们很深入地研究过中国历史提供的所有教训。
  Frustrated:其实我们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就已经在向对抗的方向发展了。本文作者应该是忘了南海岛屿争端了吧?当时奥巴马还派了航母战斗群和其他海军舰艇到那附近的公海巡逻,中国人在菲律宾附近的岛礁上进行了建设还声称美国巡逻的海域是他们的领海。
  Jasper_in_Boston回复Frustrated:航行自由事关美国核心战略利益,自巴巴里海盗时代以来一直如此。所以说,有时候我们得在这方面展示一下决心。特朗普的态度并不坚决,他只是毫无章法地展现出对抗态度,他搞乱了局面,不过是在吓唬人而已。
  Mike Pilgrim回复Jasper_in_Boston:美国对那片海域并没有所有权,也不具有对那片海域使用大量军舰进行军事控制的权力。美国宪法并未授予美国武装力量任何治外法权,而他们现在正在那片海域实际使用这样的治外法权。
  sternhead回复Mike Pilgrim:你真是没脑子,美国从未声索那片海域,是中国在声称大片海域是他们的领海。
  Mike Pilgrim回复sternhead:美国海军封锁了日本港口、欺压波斯湾诸国、胁迫里海国家,然后他们又进入了南中国海,美国海军拥有规模庞大的舰队,他们的目的显然是控制全球公海。

  dnjake:对于像本文作者赫尔·布兰德斯这样只有空洞理论的人来说,工作中最大的压力就是没事也要找点事情做,以便对得起自己的薪水。中国的现实情况很清楚,这个国家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而且经济规模已经位居全球第二。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用于震慑像赫尔·布兰德斯这样的恶棍是绰绰有余的。很显然,充满竞争的美中关系是唯一符合理性的选择,在美国国内众多公司之间也是充满了这种竞争对抗的关系。不过不同的是,一家公司一般只是希望在市场竞争中提升自身经营业绩,它并不会置对手于死地,也不会盼着竞争对手跪在自己面前认输。面对中国,美国目前有两个选项。第一个选项是认清现实——中国人将主宰自己的命运,在经济、政治、军事以及宗教领域,中国人都将具备主宰自身命运的能力。中国的未来——无论那是怎样一种未来——不会对美国未来的命运构成真正的威胁。美国将在贸易和金融领域与中国之间建设一种符合美国利益的关系,这一关系将促进美国经济发展,同时也有利于美国商界。中国已经在全球经济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且中国的重要性还将愈加凸显。弱化与中国之间的商业联系并不符合美国自身利益。另一个选项就是听从那些无能恶棍的话,那些人希望把自己身上的臭味尽可能广地散播到世界各地,他们只对这个感兴趣。他们不能容忍无力支配中国命运的现实。上世纪50年代,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曾试图在军事上征服中国,不过他还是失败了。如果美国出于维持自身全球政治军事主导地位的目的试图抑制中国的经济发展,那么这一努力注定会失败。
  Kapricorn4回复dnjake:中国的存在是对凭空创造出债务的全球私人央行小集团的威胁,因为中国可以在国内随意用人民币借债。美国入侵并摧毁伊拉克、北约把北非最富裕的国家利比亚炸成一片废墟,这些行为背后真正的原因就在于此。那些反叛武装得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私人的央行,并劫掠国家的黄金储备。
  kazoo回复dnjake:中国一直在占美国公司的便宜,他们疯狂窃取知识产权、进行技术转移、操纵货币而且从未致力于改善人权,他们还欺负亚洲邻国。我认为本文作者的主旨在于,他认为美国在过去30年里给中国发展提供太多方便了,我们的对华政策其实对中国比对我们自己更加有利,所以我们今后不会再对他们那么好了。
  DaeguDave回复dnjake:我同意您的观点,而且觉得与文章相比,我从您的留言中收获了更多东西。是什么让美国觉得自己必须在每个领域里都是世界第一呢?我们压迫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我们压迫那些不得不来到北美大陆的非洲奴隶,我们压迫那些反工会的、使自己的工人对管理层服服贴贴的美国公司,正是借助这些压迫,我们才获得了那些世界第一。导致美利坚合众国从昔日地位跌落的是一种疾病,我们本可以与世界各国共享金融稳定和经济繁荣。
  Cayce58回复DaeguDave:真是瞎扯。我们之所以成为世界老大,原因在于我们有煤炭、石油、天然气、铁矿、铜矿、肥沃的农田以及高素质的工人和国家领导人。美利坚曾经是人类的灯塔,充满了机会,而世界上其他地方,尤其是欧洲,他们害怕工人阶级,欧洲的工人在政治上是被无视的。美国成为世界霸主的另一个原因要从历史中寻找。在我们1941年加入二战之前,英国、俄国和德国已经被战争变为一片废墟,是我们结束了那场战争,先是打败了德国,然后是日本。1945年的时候,我们的工业产值已经占全世界的一半。美利坚的历史也好、国家原罪也好,这些并非导致国家衰落的原因,是我们的政治制度出了问题。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3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