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怎样才算美国公民?特朗普这次要挑战宪法

作者:ADAM LIPTAK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10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第14修正案的内容很明确,关于其涵义的学术和司法共识几乎是一致的:在美国出生的孩子自动成为美国公民。
  在周二公布的采访中,特朗普总统提出了对该修正案的不同解读,这一解读否认了无证移民子女的出生公民权。特朗普说他准备为此发布行政命令。
  这个宣言听上去更像是一个政治噱头而非合理的法律辩论,而且在中期选举前一周发布,这个时机令人怀疑。行政命令会说什么或者它将如何改变宪法的涵义,目前也不清楚。
  但毫无疑问,特朗普试图改变出生公民权的任何行动都将马上面临法律挑战。
  “总统不能用行政命令抹掉宪法,而第14修正案的公民身份保证也很明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移民权利项目(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s Immigrants’ Rights Project)主任奥马尔·贾德瓦特(Omar Jadwat)说。 “在中期选举的前几天,这是昭然若揭、公然违宪的制造分裂企图,而且力图煽动反移民仇恨的火焰。”
  第14修正案公民身份条款是在南北战争后批准的,内容是:“所有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的人,都是合众国的和他们居住州的公民。”
  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的法学教授彼得·J·斯皮罗(Peter J. Spiro)说,该条款的含义很明确。“传统的理解绝对清晰,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就是美国公民,外交官子女的例外微不足道,”他说。
  该条款的主要目的是否决德雷德·斯科特(Dred Scott)一案,这是1857年最高法院可耻的决定,称黑人奴隶是财产而不是公民。该决定称,宪法禁止国会和各州向奴隶后裔授予公民身份,该决定参与推动了内战。
  “这是最高法院最重大的错误决定之一,普通法规定,在美国土地上作为自由人出生便足以获得美国公民身份,该决定为其制造了一个可怕的例外,”时任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Justice Department’s Office of Legal Counsel)主任沃尔特·德林杰(Walter Dellinger)在1995年的国会证词中说道。“法院认为,非裔——包括自由的非裔——以及他们的后代都不能成为美国公民,无论他们是否出生在美国。”
  在1866年关于第14修正案的国会辩论中,立法者表示其适用范围应该是广泛的。
  “加利福尼亚州中国移民的孩子是公民吗?”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埃德加·考恩(Edgar Cowan)在参议院询问。
  加州参议员约翰·康尼斯(John Conness)表示,答案是肯定的。
  “在加利福尼亚出生的所有孩子都应该被视为美国公民,享有与其他公民平等的公民权利,”康尼斯说。
  最高法院确认了1898年在美国诉黄金德(United States v. Wong Kim Ark)案中达成的理解,裁定中国父母在旧金山生下的孩子是美国公民,即使《排华法案》禁止其父母成为公民。
  “如果宪法第14修正案将其他国家公民在美国所生的孩子排除在公民身份之外,”法院说,“这等于拒绝成千上万的英国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德国人或其他欧洲人,他们一直被视为美国公民,享受美国公民待遇。”
  最近由特朗普任命为新奥尔良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的保守法律学者何俊宇(James C. Ho)写道,该决定的信息是明白无误的。“这种笼统的语言涵盖了所有外国人,无论其是否拥有移民身份,”他在2006年写道。
  1898年的判决没有具体讨论未获允许的移民。但在1982年,在普莱勒诉无名氏(Plyler v. Doe)案中,最高法院裁定无身份证明儿童有权享受免费公共教育。法院的裁判是依据第14修正案的另一部分,即平等保护条款;它的解释语言与公民身份条款的语言相类似。
  “尽管法院在公共教育的具体问题上存在分歧,”何俊宇写道,“但所有九名大法官都同意,平等保护条款保护合法和非法的外国人。所有九个人都得出了这个结论,正是因为非法的外国人同合法的外国人与美国公民一样‘受到美国司法管辖’。”
  在后来的裁决中,最高法院也曾顺带提到,在美国出生的无证移民子女是美国公民。
  最高法院现有两名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形成数十年来最为保守的最高法院阵容。但几乎没有理由认为,多数法官会倾向于采纳特朗普对第14修正案的理解,因为律师不会因意识形态立场不同而在出生公民权的合宪性问题上产生对立。
  “根据对文本、结构和历史的最佳解读,只要出生于美国领土,无论其国籍、种族或身份,都是美国公民,”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职、现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教授的柳约翰(John Yoo)上周写道。
  “第14修正案解决了出生公民权的问题,”柳约翰写道。“寻求一部新法律甚至宪法修正案来逆转数个世纪来的美国传统,不应该是保守派做的事情。”
  一些著名学者对此表达了异议,尤其是耶鲁大学法学院荣休教授彼得·H·舒克(Peter H. Schuck)。“反对出生公民权的理由是,这些孩子在这里是违法行为的结果,因此在一个基于双方同意为目标的国家里,他们无权要求成为公民,”他在2010年写道。
  特朗普没有说他的行政命令是否会尝试让其对第14修正案的理解具有追溯适用效力。最高法院已经表示,取消公民身份会带来特殊的问题。
  “基于我们自由政府的本质,一群短暂执政的公民剥夺另一群公民身份的做法,是完全不符合法治精神的,”最高法院在阿弗罗伊姆诉鲁斯克(Afroyim v. Rusk)一案中说。1967年的这项判决推翻了一项联邦法律,该法律要取消在国外选举中投过票的人的公民身份。
  “我们认为,第14修正案的目的是——而且确实是——保护这个国家的每个公民不被国会强制取消公民身份,无论其信仰、肤色、种族为何,”最高法院说。“我们的裁决不过是给予这名公民留在一个自由国家的宪法权利,除非其自愿放弃公民身份。”
  废除出生公民权或许有好的政策论据,但大多数法律学者都认为,需要通过宪法修正案才能做到这一点。在1995年的证词中,德林杰说,联邦法规是不够的,这意味着特朗普所说的行政命令是满足不了要求的。
  “由于在美国出生获得公民身份是宪法规定的,所以它不可能通过立法来改变,而只能通过修宪来完成,”他说。
  他还补充说,历史上有过经验教训。“从我们在德雷德·斯科特(Dred Scott)一案的经验,”德林杰说,“我们认识到,我们的国家再也不应该相信法官或者政客有权剥夺生于这片土地上的人获得公民身份的权利。”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Adam Liptak @adamliptak。
  翻译:晋其角、杜然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1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3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