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试析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选情及其特点

作者:刘海义 倪峰   来源:《当代世界》2018年第10期  已有 29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内容提要: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是特朗普总统任期近半的一次美国政坛“大洗牌”,也是对特朗普政府及共和党执政成绩的“民意测验”。从选情发展看,众议院控制权是本次中期选举两党争夺的重点。民主党夺回对众议院控制权是大概率事件。若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别控制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最终形成“分裂国会”的格局,将对特朗普任内后两年的政策议程形成掣肘,影响特朗普总统连任竞选,进一步加剧业已激化的两党矛盾,导致更多的立法和政策僵局。中期选举走向显示出两党间对立和党内“极化”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剧美国政治的“极化”。
  关键词: 美国;中期选举;国会;民主党;共和党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是一次针对特朗普执政绩效的民意公投,11月6日众议院全部435位议员及5位无投票权代表、参议院35位议员、36个州的州长、3个属地的行政长官、87个州的立法机构和6个属地立法机构,以及哥伦比亚特区、旧金山等城市的市长等联邦、州和地方职位都将进行改选。这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的第一次重要政治洗牌。总体上,两党同以往一样都将保有大量安全席位,共和党处于守势,民主党处于挑战地位。本次中期选举共和党很可能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同时继续保住多数州州长席位,民主党很可能控制众议院。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的选情
  一、当前两党在参议院的选情
  目前参议院100位参议员中,51人为共和党人,47人为民主党人,2人为参加民主党党团会议的独立派人士。显然,共和党在参议院拥有多数席位。2018年中期选举将涉及35个参议院席位的改选。其中33个席位的议员是在2012年参议员改选中当选的,属于美国宪法规定每两年需要改选的参议员席位,其任期将于2019年1月3日结束。另外2个席位是被指派接任因故离职的参议员职位,他们2018年需要参加特别选举,以继续他们尚未完成的任期。35个将要改选的参议员席位中,24个属于民主党,2个属于独立派人士,另外9个则属于共和党。具体而言,谋求连任的参议员中有24个是民主党人,2个独立派人士,6个共和党人。本次参议院改选中退休参议员有3位,均为共和党人。对于共和党而言,如若试图在本次中期选举后继续在参议院保持优势,他们至少需要在摇摆州的6个席位的竞争中击败民主党。9月20日,美国预测型新闻网538(Five Thirty Eight)通过综合各项民调数据和参议员改选历史投票数据指出,2018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的概率高达68.5%。
  在参议院两党的安全席位方面,相比于民主党,共和党具有明显优势。2018年美国参议院不需要换届的参议员总共有65人。其中,共和党籍参议员42人,民主党籍参议员23人。共和党需要改选的9个参议员席位中,其拥有的安全席位可能达到5个,分别是犹他州、怀俄明州、内布拉斯加州以及密西西比州(共2个参议院席位,其中一个参议院席位通过特别选举选出)的参议院席位。这几个州需要改选的联邦参议员均为共和党人。截至9月20日,民调显示他们的民主党挑战者无法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对共和党重新获得上述州联邦参议员席位构成任何威胁。其中,犹他州现任联邦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Hatch)已在2018年初宣布联邦参议员任期结束后退休,其继任参选者为原马萨诸塞州前州长罗姆尼(Mitt Romney)。相比于在该州的民主党挑战者珍妮·威尔逊(Jenny Wilson),罗姆尼明显在民调上大比分领先。截至9月5日,民主党和独立派人士共拥有15个联邦参议院安全席位,分别为加利福尼亚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夏威夷州、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明尼苏达州、新墨西哥州、纽约州、宾夕法尼亚州、华盛顿州、弗吉尼亚州、佛蒙特州、罗德岛州、缅因州。这些席位的现任联邦参议员均为民主党人或独立派人士。两党无需换选的席位数量与安全席位数量之和可以一探参议院中期选举结果,选举之后共和党至少能够获得47个参议员席位,民主党和独立派人士则可能赢得38个参议员席位。
  总体上看,2018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在参议院中占据47个席位是大概率事件,并且共和党较有把握在德克萨斯州、田纳西州赢得改选参议员席位。本次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在参议院总席位可能达到49个。民主党很可能在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特别选举)、新泽西州、俄亥俄州、威斯康辛州、蒙大拿州、西弗吉尼亚州赢得7个参议员席位,这样民主党和独立派人士在参议院总席位预计能够达到45席。2018年中期选举后,哪一个政党能够控制参议院取决于共和党、民主党在余下的6个摇摆州各自能够赢得多少席位。截至9月5日,综合库克政治报道(Cook Political Report)、弗吉尼亚大学水晶球(Sabato’s Crystal Ball)网站、真正透明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等机构预测,这6个摇摆州是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北达科他州、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目前来看,若共和党赢得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的参议院席位,民主党将在北达科他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参议员改选中胜选。加上两党各自不换选席位和安全席位,在参议院中共和党可能最终获得51个席位,民主党和独立派人士则可能获得49席。
  从目前参议院选前情况观察,此次改选的席位虽然在整体上给两党都带来不确定性,但对民主党更为不利。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和独立派人士所要捍卫的参议院席位达26席之多,比美国历史上任何在野党所要捍卫的席位都多。其中有14席所在州2016年总统选举年倾向于民主党,12席所在州在2016年大选年倾向于共和党,共和党赢得了其中的10个州(余下的2个席位是2016年大选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赢得的明尼苏达州的常规参议员换选席位和特别选举席位)。随着2018年中期选举日程的推进,通过分析美国多家机构民调数据,共和党在本次中期选举后在参议院保持多数席位是大概率事件。
  二、当前两党在众议院的选情
  第115届国会众议院有共和党籍众议员240人,民主党籍众议员195人。截至2018年9月10日,众议院共和党籍众议员236人,民主党籍众议员193人,另有6席空缺。两党宣布不再寻求连任者中,共和党有37人,民主党18人,分别占两党现有席位的15.68%和9.33%。民主党“在任者优势”相较于共和党明显具有稳定性。在不谋求连任者中,宣布竞选国会参议员或者州长等其他职位者中,共和党籍13人,民主党籍10人,各占其现有席位的5.51%和5.18%。另有2名共和党众议员和3名民主党众议员在党内初选中落选。共和党较高数量的众议员退休,使得民主党可以攻克的“目标”更为广泛。民主党有望在本次选举后控制众议院。
  根据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9月20日选情预测,众议院所出现的选情变动几乎全部利好民主党。所有435个众议院席位中,倾向共和党的有199个,倾向民主党的为208个,“选情不明”的28席中,共和党占26席,民主党占2席。从各席位的倾向来看,民主党195个现有的席位中只有1个席位转向了共和党,2个选情不明,其基本盘稳定。共和党的240个现有席位中,转向民主党方向的席位有16个,26个席位选情不明。民主党只需在选情不明的席位中胜选9席就可重新控制众议院。6月以来,已经有大约31个选情不明的席位,向着有利于民主党的方向变化。此外,2016年大选中,有25个共和党和希拉里同时胜选的选区,13个民主党和特朗普同时胜选的选区,本次中期选举中,夺回这些总统候选人胜选的选区是两党的战略重点。根据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9月20日选情预测,民主党或许能成功胜选上述25个选区中的10个,而共和党却对自己同样情况的选区略显无力,仅能在1个选区有较大概率胜选。综上所述,在本次中期选举中“蓝色巨浪”似乎要席卷众议院,有民调显示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的概率高达79.6%,民主党人重新入主众议院是大概率事件。
  三、当前两党竞选州长的选情
  截至9月20日,美国50个州的州长中,民主党籍16位,共和党籍33位,独立派人士1位。本次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州长改选9席,共和党州长改选26席,独立派人士州长改选1席。其中13位共和党现任州长和5位民主党现任州长获得改选提名,另有一位现任共和党州长未获得连任提名。共和党较高数量的州长改选,民主党有望在本次选举后增加本党籍州长席位。
  根据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9月20日最新选情预测,本次中期选举中州长竞选的选情变化朝着利好民主党的方向发展。所有改选的36个州长席位中,倾向共和党的有18个,倾向民主党的为11个。“选情不明”的7个州长席位中,共和党占6席,民主党占1席。从各席位的倾向来看,民主党需要改选的9个现有州长席位政党倾向未变,仅有1个席位选情不明,基本盘稳定。共和党需要改选的26个现有州长的席位中,有3个席位转了向民主党,另有6个席位选情不明。民主党在本次中期选举后的州长席位可能会增加。6月以来,已经有大约5个州长席位向着倾向于民主党的方向转换。此外,根据真相透明(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民调显示,共和党人担任州长的佛罗里达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和内华达州选情不明,成为摇摆州。且两党争夺这四个州州长席位的竞争激烈,两党内部的候选人在争取提名的党内初选阶段同样竞争激烈。总的来说,目前州长层面的选情,总体上利好民主党。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的特点
  一、众议院成为两党竞争的重点战场
  本次中期选举,全部要改选的435个众议员席位中,共和党236席,民主党193席,民主党在保住现有席位的前提下,至少要再赢得25席才能成为众议院多数。截至9月20日,在改选的全部众议员席位中倾向共和党的有199个,倾向民主党的为208个,竞争激烈的席位共计28个,其中多数为共和党众议员退休空出的席位,共和党中期选举中全部赢回28个竞争激烈的席位几乎不可能。参议院中共和党最终可能获得51个席位,继续保持在参议院的优势。因此,众议院成为两党争夺的重点。2018年6月20日,皮尤民调显示68%的注册选民表示让本党控制国会是他们参加11月中期选举的关键因素。
  二、共和党初选“特朗普”色彩浓重
  共和党初选中,在“特朗普效应”和特朗普本人的刺激之下,成功被提名的共和党候选人趋于极端。在南卡罗来纳州,特朗普的追随者击败特朗普的批评者。积极参与投票的共和党选民中,反建制、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等民粹情绪高涨,“捍卫特朗普”调门高昂。目前,美国50个州已经有多数举行了初选。迄今为止,在共和党初选中,特朗普支持谁,谁就赢;反对谁,谁就输,尚未出现反例。与此同时,绝大多数共和党竞选人竞相向特朗普的政策主张和竞选风格看齐,在向选民喊话时对特朗普不吝赞美之辞。通过对参加2018年中期选举的近2000名共和党参选人的意识形态和自我认同编码分析,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伊莱恩·卡马克(Elaine Kamarck)指出,特朗普毫无争议地控制着共和党。共和党已经被特朗普重新定义,在从一个以主张有限政府、支持自由贸易为政策基础的政党向一个更加强硬保守、民粹色彩日益浓郁的政党转型。
  三、民主党初选“少数派”力量突显
  自2018年中期选举初选大幕拉开以来,民主党内“少数派”候选人力量突显。不少民主党竞选人以少数族裔、穆斯林、同性恋、变性人以及进步主义者身份出现,“少数派”竞选人在民主党选民中人气颇高。28岁的拉丁裔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民主党纽约州第14区的初选中,击败了有望取代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成为民主党众议院领袖的约瑟夫·克罗利(Joseph Crowley),有望成为该选区最年轻的女性议员。穆斯林女性拉什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赢得密歇根州第13国会区民主党党内提名。佛蒙特州初选中,克里斯蒂娜·霍尔奎斯特(Christine Hallquist)击败其民主党内竞争者,成为第一位赢得州长候选人提名的变性人。进步主义人士安德鲁·吉勒姆(Andrew Gillum)和艾安娜·普利斯(Ayanna Pressley)的胜利,使得包括民主党州长候选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本·杰勒斯(Ben Jealous)等人在内的民主党少数族裔候选人的队伍更加壮大。虽然胜选的进步主义者力量壮大了,但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并未直接攻击特朗普及其政府。或许是民主党内激进派与温和派并未就如何打“反特朗普”牌以及总体竞选策略达成一致的表现。
  2018年中期选举是特朗普总统顺利推行其施政纲领和成功任命保守派大法官背景下的关键选举,同时选举结果也将对其未来寻求总统连任产生巨大影响。本次选举关系到民主党能否成功打破共和党的权力垄断,实现两党在政府内权力的平衡。与共和党选民相比,民主党选民能否更加积极地参与到中期选举的投票中是民主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翻盘”的关键。缺少统一竞选纲领和“老龄化”严重的民主党能否依靠“少数派”候选人在中期选举中掀起“蓝色巨浪”也是本次中期选举的看点。
  众议院控制权重归民主党是大概率事件,共和党很可能继续主导参议院,本次选举后所形成的两党分别控制国会一院的格局将对特朗普连任选举和后两年的政策议程形成掣肘,从而进一步加剧业已激化的两党间冲突,导致更多的立法和政策僵局。两党内部的分歧将进一步加强两党的“脸谱化”趋势。候选人政治倾向趋于极端,导致共和党内民粹主义与建制派、民主党内左翼势力与民主党建制派之间的矛盾激化。党内发生极化将进一步加剧美国两党间和国内的政治“极化”。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9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