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美国反击中国要“全民皆兵”?

作者:陈茹梦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73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72期

    编者按2018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说,中国对美国的威胁是“全社会性”的,美国也要做出全社会性的反击。10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其对华政策演讲中说,中国对美国的威胁是“全政府性”的,因此美国必须做出全政府性的反击。2013年,中国一些单位曾拍摄题为《较量无声》的记录片,说美国试图用价值观和民主等手段颠覆中国。仅仅五年时间,中美之间就发生了角色的巨大转变。中国的领导人现在一直在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搞好中美关系,没有一条理由不搞好中美关系;而美国的领导人却说,中国已经对美国发动的经济战争,在软实力等领域更是咄咄逼人。这个转变的缘由自然值得思考,但在此之前我们首先要先弄清楚美国政府高级官员所说的来自中国的“全社会性”的和“全政府性”的威胁究竟是指什么。本文在阅读大量美国文献的基础上写成,试图向读者全面介绍自2017年特朗普上任以来在美国甚嚣尘上的“恐华”心态和由此心态引发的政策变化。当下美国政府对中国多少有点非理性的焦虑和担心不亚于十九世纪在西方流行的“黄祸”论,也让人想起在1949年美国“谁丢了中国”的大辩论中启动的麦卡锡主义及其严重的后果。

    上周(102日),Financial Times的一篇报道在中国留学生圈内炸开了锅:《美国拟禁止向中国学生发放留学生签证》。据该报道,特朗普的移民问题顾问米勒(Stephen Miller)在今年早些时候敦促特朗普停止对中国学生发放留学签证,但特朗普的其他顾问考虑到此举可能对美国的经济和外交造成严重影响而搁置这一建议。当美国政府讨论来自中国的间谍威胁时,米勒又提议让中国公民无法在美国留学,并极力劝说特朗普和其他官员支持这一政策。米勒认为,禁止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就读不仅能阻止可能存在的间谍活动,还能惩罚公开对特朗普提出批评的美国精英高校。这一提议因遭到不少白宫官员反对而被暂时搁置。例如,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指出,这样的做法将会给规模较小的美国私立大学造成巨大伤害,而不是常青藤联盟等精英大学。不过, 随着特朗普在贸易和网络安全等问题上倾向于采取对华强硬态度,一名白宫官员表示担心白宫内部强硬派官员的推动会让特朗普再次考虑类似政策。

    去年十二月白宫发布《国家安全战略》,称将“审查签证程序以减少非传统情报收集者的经济盗窃行为”,并考虑在与科学相关领域限制外国学生。此后,美国各界频频讨论中国学生签证的问题。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向留学生开刀不仅是为了防止中国学生利用美国开放自由的学术研究环境为中国获得领先世界的技术,更是在制压中国的大环境里,对中国“不公平贸易”、“侵犯知识产权”、输出“威权影响力”(“Authoritarian influence”)等行为的打击方式之一。包括联邦调查局(FBI)在内的一些美国情报机构也纷纷发声认为美国高校应警惕庞大的在美中国学生群体。不过,美国大学和高等教育团体并不认可过于激进的提议,普遍担心这些限制会阻止有才华的中国学生和学者来美国,干扰一些有中国学生和学生参与的研究项目,并损害美国高等教育在开放性和多样性方面的声誉。对美国科研界和科技公司来说,限制中国学生将不利于美国创新

    据统计,目前在美国学习的中国留学生超过35万, 约占美国国际学生的三分之一。庞大的国际生群体给美国高校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华尔街日报》称, 长期以来,美国在对世界其他经济体的商品和服务贸易上存在巨额贸易逆差,但在教育产业却能够创造贸易顺差,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 据美国商务部统计,国际学生仅在学费上就为美国贡献了394亿美元,其中约120亿来自中国学生,而美国学生向其他国家支付的学费为75.8亿美元,造成近320亿美元贸易顺差,几乎可以与去年美国民用飞机行业的430亿美元贸易顺差相提并论。限制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将加重美国的贸易逆差。此外,中国学生也为美国校园输入了一些新鲜血液。美国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发表声明称,中国学生对美国的科技研发和创新工作做出了贡献,限制中国学生的签证不会“使美国伟大”,并可能对高等教育部门产生“毁灭性影响”。“学生不应该被当作谈判筹码,我们不能失去这些宝贵的资源。”

    无论提议限制中国学生的原因为何或者结果如何,毋庸置疑的是:美国对来自中国的间谍活动和影响力操作的不满已积重难返,并决心对中国施加严厉制裁。

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危及美国国家安全”

    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一直是包括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和联邦调查局等美国机构最关注的问题之一。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不少年度报告里都会提到来自中国的所谓“情报收集”问题。该机构于2000年在中国入世的背景下成立,负责监测中美贸易交往对美国国家经济与安全的影响。其2016年的年度报告指出,中国对美国日渐复杂的情报收集和间谍活动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该报告称,中国针对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包括军方、国防工业组织、国家安全决策者、政府组织以及重要基础设施机构的情报收集和间谍行动显著增加。鉴于美中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关系以及中国日渐加强的军事力量,中国的这些情报收集活动会显著影响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力优势。美国的其他安全计划和美国未来与中国可能发生冲突的决策进程也会受到影响。报告中特别提到,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还瞄准在中国的美国留学生以及美国智库,建议国务院和国防部教育美国学生如何识破来自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

    今年二月,在一个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称中国正在使用“非传统情报收集者”,特别是利用美国开放的学术环境为中国收集情报的教授、科学家和学生。雷认为美国“学术界对此的天真程度”加重了来自中国的威胁。他把中国看作是对美国“全社会的威胁”,需要来自美国全社会的关注和回应。美国反间谍最高官员威廉·伊万尼纳(William Evanina)九月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访谈节目中说,中国正在投入“多得可怕” 的资源(“ungodly resources”)对美国展开间谍活动,并越来越多地使用更具侵略性和更加多样化的非传统手段来对付美国,从长远来说是美国国家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他指出,中国大规模派出工程师、商人、学生做搜集、招募工作。虽然在2015年美中签署了网络安全协议之后,中国的网络情报信息公示短暂消停了一会,但是现在又恢复了原来的节奏。

上个月,特朗普宣布实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计划后,北京拒绝了美国财政部长发出的谈判邀请。美媒称,随着中美贸易战升温,特朗普将就中国对美国的敌对行动实施大规模反击,公布海量证据,将北京渗透活动公诸于世。美国新闻网站Axios引述两名匿名白宫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准备推出“全政府”范围的大规模、实质性揭露北京的措施。该行动涉及的部门众多,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导,上至白宫,下至财政部、商务部和国防部等。消息人士表示,由于中方经常发动恶意的网络攻击、干预美国选举、窃取知识产权等,美国政府已经整理了海量数据,以支持其对北京的指控。届时,“我们将展示中国人如何渗透到美国,以及我们正在做些什么来对付它”。

    就在1010日,美国司法部宣布了一起罕见案件,对一名涉嫌中国情报工作人员提起诉讼。该情报工作者已被确认为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的副处长徐彦钧,因涉嫌从事经济间谍活动并企图窃取美国航空公司的商业机密,于41日在比利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逮捕。《华盛顿邮报》报导,这是首次中国情报人员遭美国引诱至第三国后遭逮捕,并引渡到美国,将在美国本土面对司法审判。根据法庭文件,从2013年起,徐彦钧以江苏省科技促进会官员的身份,联系美国宇航与航空业界人士,邀请这些专家前往中国进行“学术交流”。 徐以多个伪装身份到访美国,并经常与中国顶尖工程学院之一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换信息。据报道,此次受害的美国公司是奇异航空(GE Aviation),航空业发动机发展领先的企业,也是美国国防部承包商。知情人士透露,徐的案件与上月一名居住在芝加哥的27中国公民季超群被捕有关。季超群于2013年持学生签证来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攻读电子工程硕士,2015年获得学位并于次年加入美国陆军预备役。季被指控将8名美国人的信息传递给中国情报人员,以便招募他人。8人均为在台湾或是中国出生的入籍美国公民,其中7人为美国国防部承包商工作或最近退休。

据《纽约时报》报导,中国国家安全部通过任命季超群购买背景调查报告来测试他的潜在技能。《华盛顿邮报》称,国家安全部是一个中国的反间谍、在境外收集收集情报和维护国内政治安全的部门。此前报导的《中国黑客侵入美国海军承包商系统,获大量潜艇战信息》就是国家安全部所为。据《纽约时报》描述,国家安全部在中国境内外维持着庞大的情报收集网络。一些情报通过专家和学者收集,另一些则通过秘密行动。联邦调查局对中国情报官员的逮捕将“向中国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即美国反间谍机构非常关注其在美国的活动。这样的逮捕也会让中国情报人员感到尴尬,揭露其蹩脚的贸易手段和间谍行为”。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检察长约翰·德莫斯(John Demers)说:“我们不能容忍一个国家窃取我们的军备和智力成果,不劳而获。”前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检察长约翰·卡林(John Carlin)表示,对徐彦钧的逮捕是“罕见的成就,它显著增加了中国收集情报的成本,具有极大的威慑效果。

    上周(104日),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演中公开指控中国策划全面窃取美国的科技技术,包括尖端军事科技。彭斯态度非常强硬:“我们将继续对北京采取行动,直到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永远消失。我们将继续坚定立场,直到中国政府停止强行技术转让的掠夺性做法。我们将保护美国企业的私有财产利益。”《纽约时报》报导,在徐彦钧出庭当天,特朗普总统宣布了一项扩大政府对外国投资美国公司审查的试点项目和临时法规。新的审查制度规定,只要目标企业涉及与27个行业(包括半导体、飞机制造和生物技术)相关的关键技术的设计、测试或开发,相关交易就必须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报告。这一系列事件都在向中国及世界宣告,美国将对来自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从派遣专员到网络攻击击,从政治、商业到科研、军事机密窃取,采取强力反制。

中国的“威权影响力”

    除了情报收集活动,中国日益扩大的“影响力”和对西方的“渗透”也让美国警惕戒慎 。《华盛顿邮报》的一篇社论称,虽然“各国都在国外寻求影响,追求“软实力”(soft power),但中国在技术、胁迫、施压、排斥和经济刺激方面的结合超出了美国以前所面临的任何问题。”彭斯上周发表的美国政府对华政策演讲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美国政府目前对于中国的看法。演讲称,“北京正在使用一种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工具以及宣传,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和利益。”

彭斯大肆渲染中国对美国各方面的渗透。
   
“北京正在以更为主动和胁迫性的方式使用其影响力来干涉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中国政府正在奖赏或胁迫美国的工商企业、电影制片厂、大学、智库、学者、记者、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官员。”“最恶劣的是,中国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彭斯称,美国情报界表示“中国正在瞄准美国的州和地方政府官员,以利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中国正在利用一些可能引起意见分裂的议题,如贸易关税问题,以推动北京的政治影响力。”在工商和娱乐领域,“ 北京还在采取步骤,利用其经济杠杆力和巨大市场的诱惑力”施加影响。 对此,彭斯举例:中国要求美国合资企业在公司内部建立“党组织”,迫使达美航空为没有将台湾称为中国的一个省道歉,并经常性地要求好莱坞正面描绘中国。另外,中国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宣传机构花费数以十亿计美元。彭斯称,中国在媒体和学术界营造新闻审查文化。“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如今在美国30多个电台播放对北京友好的节目。”中国还“封锁美国媒体机构的网站并增加了美国记者获得签证的难度。”“北京慷慨地向大学、智库和学者提供资金,彼此的理解是她们会回避中国认为危险或冒犯的观点。”彭斯还提到,“美国各地校园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帮助在美国学习的43多万中国人组织社会活动,”并“向中国使领馆报告偏离共产党路线的人和事。”

    彭斯的演讲几乎涵盖了目前美国的一些政治和思想领袖对中国“锐实力”(“sharp power”)和“威权影响力”威胁论的讨论话题。“锐实力”是近几年出现的外交理论新名词,由美国智库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的克里斯托弗·沃克尔(Christopher Walker)和杰西卡·路德维西(Jessica Ludwig)首先提出。两人去年11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刊发评论文章“锐实力的意义:威权国家如何投射影响力”指控中国和俄罗斯利用文化和传播手段,创造对自身意识形态及国际形象有利的舆论氛围,同时削弱西方民主制度的威信。不同于“软实力”和“硬实力”(分别是以价值观、产业优势和文化影响力等来提升国家形象和以军事及经济力量为基础来提升国家地位),“锐实力”是指当今威权主义国家发动的信息战。《经济学人》杂志定义“锐实力”为“以颠覆,欺凌和压迫来促进自我审查。”被称为“软实力“之父的约瑟夫·奈(Joseph S. Nye)今年一月也分别在《外交事务》《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发文,用“软实力”标记西方,用“锐实力”标记中国和俄罗斯。奈认为“那些对中国的锐实力和信息战作出回应的民主国家要小心,避免过度反应”,“最佳的防御措施就是加以曝光,而这也是民主国家的优势所在。”

    针对所谓中国的“锐实力”操作,美国在指责中国的“债务外交”之余,已经将矛头指向依附在美国大学里的孔子学院、中国对美国学术界的捐款、中国国有媒体在美国的分支以及不断展开海外活动的中共统战部,甚至是在美中国学生及工作者。美国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要求佛州学术机构关闭孔子学院,称其是中国对抗美国的“海外影响力行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2017年的年度报告指责在美国运作的中国官媒有间谍和政治宣传行为,建议美国要求这些媒体的在美员工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上个月(918日),美国司法部付诸行动,要求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海外平台中国环球电视网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许多权利受到限制。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2018年的报告则指出,中国利用中共统战部来拉拢海外华人及其组织,在其他国家施加政治影响力,以便消弭对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反对声音。”相应地,美国越来越警惕统战部在美国的活动。部分学生组织以及从中国流入美国学术界的资金被指为统战工具,其中就包括董建华创立的中美交流基金会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8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