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八教授评彭斯讲话:战术行为还是新战略出笼?

作者:   来源:海外看世界  已有 18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期嘉宾
  赵全胜    美国美利坚大学
  王建伟    澳门大学
  朱志群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
  邓中坚    台湾政治大学
  蒲晓宇    美国内华达大学
  孙太一    美国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
  孙雁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
  何思慎    台湾辅仁大学

  【编者按】赵全胜 (主编):
  “羽檄起边亭,烽火入咸阳”。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针对中国的主题讲话,和今春以来美国发动的贸易战等一连串事件一样,又一次搅动了中美关系。“南海巡航”、“台湾问题”、“知识产权”、“人权问题”、“介入美国政治”等一系列美国所关注的问题无一没有被彭斯提到。为此我们邀请了在美国,台湾和澳门地区的八位教授,围绕以下几个问题做出评论:
  讲话是否代表着美国的新战略出笼?中美进入新的冷战了吗?
  还是主要是一个战术行为,着眼于接下来的美国中期以及中美贸易战?
  从南海冲突, 到贸易战,到台湾问题,到中国在美学生会,美国下一步可能会有哪些具体行动?
  讲话有哪些国内、国际因素?对美国政治,亚太国际关系以致世界格局有何冲击?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快评一:新一轮的战略宣示与战术准备
  赵全胜
  美利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彭斯讲话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政策宣示。虽然是副总统的讲话,但是它代表着特朗普总统,代表着美国的主流民意(包括政经学商各界——美国国内当然有不同意见),从而也表明了美国新一轮的重大战略调整。这个调整就是确定了中国是今后美国全球战略的主要对手,以及由此带来的各方面的冲突,既包括军事安全,经济贸易,也包括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
  这篇讲话是说给谁听的呢? 首先当然是中国,同样重要的是它也是对美国老百姓对可能发生的冲突打的预防针,再有就是讲给美国在世界上的盟友听的。这个讲话也是有战术准备的含义,不光是着眼于打得如火如荼的中美贸易战,而且也为在南海和台湾海峡发生局部冲突做准备。这里面既有“硬实力”的准备,也有“软实力”,即占领舆论制高点上的准备。
  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彭斯没有把话说绝。他也强调了人民之间交往的重要性并希望中美之间发展出一种建设性的关系。为此彭斯特别提出了一个竞争口号,“竞争并不总是意味着敌意,而且不必如此。”再有,既然是副总统讲话,那将来如果需要改变的话,也为总统出面收拾局面留有了余地。
  人们不难想象,中美关系就像当年美苏关系那样,有阴有晴,有高潮有低谷。领导人当然还是要见面的,见了面也是要握手的。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自彭斯这篇讲话之后,中美关系的味道(借用一下围棋中的术语)将很难回到海湖山庄和故宫习特会那样的氛围。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中美双方的注意力都会放在管控竞争方面(包括危机预防与危机管理),合作的色彩将会大大减少。
  从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到特朗普的“三箭齐发” (贸易战、台湾牌、南海挑衅),中国在对美战略的认知方面是有滞后现象的,其中不乏一厢情愿的善良愿望。中国有时倾向于把自己提出来的口号当成对方的思维,但美方并不接受。我在9月下旬在上海参加中美关系研讨会的时候就提出了中美关系再出发的设想。首先就是承认中美关系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而中美竞争的局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要大于合作的成分,所以要做好长期战略相持的准备。分析当前中美关系,更需要深层次的关注美国国内政治发展和社会舆情的变化,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的拉锯斗争,以及麦卡锡主义可能出现的苗头。
  长远看来,当前中美间的对抗还没有脱离正常国家的纷争,两国之间尚不会有全面热战的爆发。但局部冲突会有可能,中国应该未雨绸缪,做好各个方面的准备。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这里面很重要的就是要抛弃一厢情愿的做法。面对当前中美关系的重大转折点,中国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以他人意志为转移,诸如继续发展2025计划。我们还应该看到,两国民间理性的声音还是占上风的。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之间共同的东西很多,互补性很强,“和则两利、斗则两输”的道理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快评二:美国对华政策被“屠龙派”劫持
  王建伟
  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教授
  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对华政策演讲,对中国进行全面抨击和指控。由副总统出面扮 “白脸”发表对华比较负面的政策讲话,以往美国政府有先例可循。例如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副总统拜登就曾多次发表批评中国的言论。但是像彭斯那样对中国内政外交进行如此全面的“声讨”则闻所未闻。演讲除了在“头”和“尾”点缀性地谈到了中美关系的积极方面以外,其“肚”的部分都是对中国的严词批判,给人的感觉是中美关系除了朝鲜核问题,一无是处,一片漆黑。
  彭斯的演讲表明特朗普政府内部主张对华强硬对抗的所谓“屠龙派”佔据了决策的主导地位。这些“屠龙派”长期以来就一直断定中国有一个取代美国全球霸权的秘密计划,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实现这个战略目标服务的。这最典型地反映在此次彭斯发表演讲的哈德逊研究所任职的白邦瑞2015年出版的“百年马拉松”一书中。而美国为了挫败中国的战略图谋,必须做好不惜一战的万全准备。
  此对华战略思维并不从今天始,但从未在冷战后历届美国政府中成为主导性政策。之所以会逐渐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占据上风,原因很多,但有两条为这届政府所特有。一是特朗普本人没有一个清晰连贯的对华战略定位。正因为如此,谁离他近,他就受谁的影响大。所以他可以最初在海湖庄园和习建立良好私人关系,也可以最近在联合国讲坛公开对中国发难,全看谁在为他的对华政策出谋划策。从目前看,他似乎已经接受了身边“屠龙派”把中国视为头号战略对手的思维定式。二是特朗普当选之初,华盛顿主流的中国问题专家要么因为道不同而不相为谋,不屑于进入政府;要么就是因为竞选期间批评过特朗普而被记仇的他拒之门外。这种“人才荒”在对华政策上开始表现出它的严重后果:使得那些原本没有多少机会进入决策中枢的对华“屠龙派”能够在白宫大行其道。所以说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被“屠龙派”所劫持,并不为过。
  当然彭斯讲话所代表的对华思维能否变成美国社会的主流意识,能否持续,还需要观察。确实,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精英层在对华政策上正在形成新的共识,那就是全面加强和中国的战略竞争,以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但是像彭斯那样把中国对美的一言一行都说成是试图干涉美国的内政和政治,恐怕很难得到稍有理性人士的认同。最近共和党重量级智囊约瑟夫奈和阿米塔奇在对华政策上发出的声音和彭斯就明显不同调。至于美国社会也远不如彭斯那样患上了“恐华症。”可以预料,如果特朗普政府真如媒体所报道的那样,祭出对华极端脱钩措施,如全面禁止中国留学生赴美学习,必然遭到美国主流社会的反弹。另外“屠龙派”能在白宫混多久,也并非板上钉钉。从特朗普上台后的情况来看,他用人的周期大概是一年左右。一旦囯安外交人事发生变化,对华政策再次转向也不是不可能的。最后,彭斯的讲话有明显的美国国内政治的短期考虑,试图用“中国干涉论”来转移美国公众和舆论界对“通俄门”调查的注意力,拉抬共和党的选情。等中期选举激情过后,特朗普要开始为2020连任布局,如何实现中美贸易休战或许将提上日程,到那时,对华政策出现某种理性回归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快评三:没有对华新战略,只是战术上的调整
  朱志群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
  彭斯讲话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但在美国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此事,大家的关注点都集中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被控性侵一事上。彭斯是在华府一个政治上保守的比较小的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此番演讲,现场也就几十人。究竟如何解读彭斯讲话可谓众说纷纭,见仁见智。
  有评论说这是美国对中国发出的战斗号角,还有人说中美已进入新冷战。这些看法可能有点夸张了,也抬举了特朗普-彭斯政府。他们其实根本没有对华新战略。彭斯讲话零零总总列举了中国的“罪行”,除了“中国干涉美国选举,“中国希望换下特朗普”是近来比较新的“罪名”,其余基本老生常谈,不是证据不足就是夸大其辞。 关键是在列举了这些“罪行”后,彭斯只是说美国在中国面前绝不畏惧和退让,他压根没有美国如何应对中国崛起的完整论述。所以目前只能认定美方是在做战术上的调整。尼克松总统以来美国对北京以接触和合作为主轴的大战略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没有也不可能就凭这么个演讲就被彻底推翻。
  现在美国对华强硬派和保守派当道,彭斯发表这个讲话也许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其影响是非常恶劣的,严重影响到双方在诸多问题上的合作。彭斯讲话中也包含很多错误信息,例如中国说服拉美三国与台湾断交而转向北京 (实际上这些国家早就想跟北京建交),中国强迫美国达美航空公司道歉因为它的网站上没有将台湾列为中国的一个省(实际上中方只是要求外航不能将港澳台与中国并列成国家),还有中国军事开支比亚洲其他所有国家军事开支总和还多等都是不实的例子。彭斯的发言从外交角度也显示对中国领导人的不尊敬;他不用“中国领导人”而数次用“中国的统治者”这一偏向贬义的称呼。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演讲者是彭斯而不是特朗普,地点也选择在一个小场所,演讲中对中美交往史回顾也较积极,特别强调两国人民永久的友谊。这些说明特朗普政府不想跟中国政府彻底翻脸,两国关系还有回旋余地。年底前“习特会”能否如期顺利进行是一个重要观察点。不管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如何或是两年后特朗普能否连任,可以肯定的是中美两国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将加剧。中国没有能力取代美国,但中国的发展壮大及其内外政策被美国精英和媒体看成是对美国的最大挑战,而美国作为世界霸主是不容许任何国家挑战的,这一结构性矛盾将长期伴随和困扰中美关系。

  快评四:“二军”或“牛棚”内的彭斯只是特朗普的御用打手而已!
  邓中坚
  台湾政治大学外交系特聘教授
  美国副总统彭斯于10月4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词尽管很广泛的报导,且造成很大的声势,其实仍是一种战术的运用,是典型的特朗普招式。第一,副总统彭斯随然层级高于财政部、商务部长这些阁员,但对特朗普而言仍属“二军”或是“牛棚”的候补罢了,因此特朗普不会赋予发动新战略的任务。第二,彭斯谈话一次抛出这样多的攻击性议题,只是彰显了特朗普政府的高度焦虑感,“色厉内荏”。第三,特朗普的唯一战略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谈判手段,运用美国强大的经济力量,极限施压,破使对手弃子投降。
  在对付经济弱小的墨西哥和加拿大,特朗普可以“手到擒来”,顺利地在9月30日之前完成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的重新谈判,并改为“美墨加协定”。一般的评论认为特朗普获得胜利。
  特朗普见猎心喜,进一步着手强攻其他的目标,这包括了日本,欧盟,巴西,甚至印度,分别签署双边的自由贸易协议。可是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远超过墨西哥和加拿大,所以这一波的攻势是上坡路的战斗,苦战是必然的。
  更可怕的对手是中国,不只是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在习坚强领导下,可以有更大的调整的弹性。若能迫使中国屈服,则特朗普可“不费吹灰之力”击溃其他国家的防御,建立以特朗普为标记的新国际贸易体制。

  快评五:彭斯讲话未必等于新冷战宣言
  蒲晓宇
  美国内华达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对华政策发表了一篇专门讲话。彭斯讲话来势汹汹,对中国内政外交做了全面批判,海内外不少媒体都用新冷战宣言来形容这篇讲话。这篇讲话真的预示着美国对华新冷战战略的开启吗?现在下结论恐怕为时尚早。
  首先,彭斯讲话的国内政治动机远大于国际政治动机。彭斯的主要目的是为共和党中期选举和特朗普竞选连任造势。在难于摆脱“通俄门”影响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仓促抛出中国干预美国选举的议题,很大程度是想转移国内政治焦点。但这种招数的效果可能有限。至今特朗普政府没有拿出中国干预美国大选的实际证据。中方就贸易战给两国带来损伤展开的公开宣传,与“通俄门”涉及的干预美国大选,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事件。
  其次,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背景下,新冷战的内外条件并不具备。中美广泛的经济贸易关系和社会交往,给两国人民带来很多实际的好处。虽然美国公共舆论有时候受中美关系中的部分负面事件的影响,但美国公众对华态度长期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总体并不存在广泛的对华敌意。中美新冷战在美国并不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亚太国家与美国和中国同时保持着密切的经济贸易关系,这些国家不会愿意在经贸议题上选边站。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世界上众多国家保持着密切的经贸关系。中国只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而不自我孤立,美国没法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孤立中国。
  最后,彭斯讲话对中国当前一些政策有抱怨,在某些层面像是对华政策的战斗檄文,但这篇讲话总体基调跟冷战时期丘吉尔的铁幕演说还不是一个性质的。彭斯讲话对中美关系的历史叙述比较正面(尽管在历史细节上并不完全准确),同时,他的讲话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展望相对积极。他特别强调寄希望于两国领导人的关系和两国人民的长期友谊。另外,发表这篇演讲由副总统出面,而不是特朗普总统本人出面,这本身也给两国关系的维系发展(尤其是元首外交)留有回旋余地。从根本来讲,中美关系既取决于两国内部的改革发展进程,也取决于双方共同的定位选择。

  快评六:只是针对《中国日报》广告的回应
  孙太一
  美国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
  国际关系学一贯的主流是以国家为研究单位(unit of analysis),但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以个体作为研究单位同样变得不可或缺,甚至有时还能从另一个角度让我们看到问题的本质。此次彭斯讲话如果以国家为单位来研究,很容易让我们得出美国对华政策大转折的假象,仿佛新的冷战开始了。但如果追溯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并以个体为研究单位的话,我们便能看到其本质依旧是特朗普个人冲动的延续。
  此次事件的源起其实是极为具体且可追溯的:《中国日报》在美国农业大州也是选举重要风向标的摇摆州爱荷华刊发了四个整版看上去像新闻的广告,向那里的选民直接讲述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如何极大程度地影响了爱荷华州人民的利益。作为平民主义者(populist)的特朗普本来对于贸易战你来我往互相加税的预设是很有信心的– 因为美国能征税的数额更大– 但对中国突然开始影响自己选民观点、开始打舆论战却是无法容忍的。睚眦必报的特朗普自然会命令手下研究以更大程度警告、报复中国的方案。彭斯的演讲里提到的“中国希望美国有个不同的总统”、“北京特意锁定那些可能在2018年选举中发挥重大作用的行业和州”、“我们不会被吓倒;我们不会退缩”等诸多描述都是对《中国日报》广告的直接回应。
  彭斯讲话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是想让舆论把注意力从“通俄门”上转移到别处。美国各路精英要员除了“反俄”以外最大的共识也许就是“制中”了。所以,彭斯在演讲中强调了特朗普的原话“我们发现中国在试图干预我们2018年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其实是想甩掉别人一提起干预选举就想到俄罗斯、想到别人可能会觉得自己2016年赢得“不正当”的包袱,而主动将中国塑造为干预美国选举的对象。与其说这是针对中国,不如说这是维护自己颜面、转移公众视线的计策。
  通篇演讲很容易看出不同团队成员的贡献。大胆推测:上面提到的这主要的两点以及几处描述特与习友好意图的内容应该是特朗普主动要求的;讲话中关于宗教的部分应该是彭斯自己的;而与贸易相关的诸多描述应该是纳瓦罗等对中强硬的高参所为,虽然特朗普自己也有类似的意思。一些做了功课的内容– 比如对鲁迅的引用 – 应该是诸如白邦瑞这样的专家润色的,但他们的影响显然有限。比如了解“百年耻辱”来龙去脉的人就会知道其外部因素曾经就是巨额的贸易逆差,而用这样敏感的内容来说明美国对中国的“好”,显然并非专业选手所为。
  特朗普政府有这样的反应本身说明了《中国日报》的广告是有效的、让特朗普焦虑了,但同样也说明这样的操作是非常危险的。此法稍有不慎,可能会加速中美双方矛盾的升级。彭斯讲话中对中国的诸多指责并非新的进展或升级为新的冷战的信号,而是华盛顿政策圈内对中国指责的常态。如果查看2005年时任副国务卿佐利克针对中国发表的一段讲话,可以看到其中关于中国军事现代化、知识产权、区域影响、贸易行为等的描述与彭斯本周的讲话不谋而合(备注1)。而选在此时做这样的表态一是因为美墨加贸易协定这个NAFTA的翻版刚刚谈成,特朗普对《中国日报》影响到的那部分选民可以有个正面的交代,同时也是选在美国中期选举四周前,可以将《中国日报》广告带来的损失降低到最小。而同时在讲话中包含了许多积极的信号,以及选择让彭斯代替自己来做这个讲话本身,都说明了特朗普有和解而避免将事态进一步闹僵的意图。
  华盛顿圈内参加过很多次中美高官情景模拟的官员们曾多次在私下里跟我交流的时候提起中美双方决策者经常会误会对方的意图,而由此造成的误判是对两国关系发展的重要挑战。希望这次中美双方不要会错了意。
  备注1:Robert B. Zoellick. 2005. “Whither China: From Membership to Responsibility,” Remarks to National Committee on U.S. – China Relations, September 21, New York. < https://2001-2009.state.gov/s/d/former/zoellick/rem/53682.htm>

  快评七:且当诤友的建言
  孙雁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彭斯副总统的十月四日的讲话,可以看作宣言书,还不是宣战书。至于是不是会成为宣战书,中国方面也有一定的主动权。中国方面可以做些什么呢?个人认为,不妨将心比己,从对方的角度去理解彭斯的不少批评。只有相互理解,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
  以彭斯提到的几个方面为例,他的抱怨并非完全无理。一,中国可以在美国国内报刊上做广告批评美国的官方政策,中国官方媒体也可以在美国自由运作,传播中国政府的官方观点。其他民主国家与美国有这种对等的自由。试想,中国会允许美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在中国境内这样做吗?如果做了,中国政府会如何做想?二,中国官方可以以各种人才计划吸引在美的华人顶尖科技专业人士在中国兼职,将他们的专业知识授予惠予中国。如果中国的朝鲜族科技专业人士也在朝鲜或韩国这样做,中国的维族也在土耳其这样做, 中国会如何做想?三,中国可以以市场因素影响好莱坞影片有关中国的内容。如果美国也同样以商业力量诱迫中国的影片改变内容,中国不会批评美国干涉中国内政吗?四,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校园可以有庞大的学生会组织,在领事馆领取一定活动经费并协调搞活动。试想,如果美国留学生在中国也在他们的领馆领取经费,群起出动,在中国主街要道高举美国国旗欢迎美国领导人的到访,同时高呼爱国口号,中国会有什么感受呢?
  彭斯抱怨中国干涉美国学术自由乃至言论自由,也非完全空穴来风。美国有学者正在撰写这方面的专著。尽管我个人认为中国非常强调不干涉他国内政,不会有这方面的官方行为,然而已有学者的发表研究论文,具体列举中国官方这方面的文件。这确实让我吃惊。不过身在华人聚居的城市,个人深感华人社区新移民的侨民社团,应该坚持更多的独立。中国政府的机构,即便是侨联,最好不要参与这些社团的活动,尤其不要以侨联的登记作为对这些社团的认证。这些做法对华人只有危害。即便在华人社区,背景不同的社团也因与中国有关问题的不同态度而搞得四分五裂。
  这类发展势态才真正对华人在美国的生存不利。以前在我们皇后区的春节庆祝游行,有大陆台湾东南亚背景的各种侨团队伍。今年初的游行队伍,几乎见不到大陆移民的众多队伍。然而同时,游行队伍经过的主街两旁,则竖满了五星红旗。当时我就想,幸好美国百姓宽宏大量,不在乎不计较也不追究这些。

  快评八:损人不利己的对中错误战略想象
  何思慎
  辅仁大学日文系教授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对中美关系发表谈话,指责中国“干涉美国民主”、将存在争端的东海、南海军事化、对发展中国家进行“债务外交”及在外交上压迫台湾的邦交国外交转向。
  特朗普政府似乎藉彭斯的谈话将当前中、美贸易磨擦升高为“战略竞争”,但此不意味美国在外交上将中国定性为“敌国”,因美国不仅在中国存在若大的经济利益外,在区域乃至于全球的安全事务上,北京的合作或不反对仍为华盛顿维系其国际政治上的霸权所必需。
  诚然,葛莱仪(Bonnie Glaser)以“新冷战”指称朝向更负面方向,进入更多战略竞争及对抗阶段的中美关系发展的可能,但葛莱仪认为,处于历史十字路口中、美能否获致消除双边关系摩擦的途径是为关键。然而,包道格(Douglas Paal)坦言,美国未给中国台阶下,因特朗普自信北京将在短期内败下阵来,没必要开出条件,只须等待中国投降。
  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权力项目主任葛莱仪评论中国南海争端(图片来源:CNBC)
  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权力项目主任葛莱仪评论中国南海争端(图片来源:CNBC)
  在美国对中博弈中,特朗普不断升高双方的战略竞争,试图藉压力,迫使北京全盘接受华府的条件,极大化美国的利益,落实“美国第一”的宣誓,类似的模式在应对朝核危机上收到初步效果,强化特朗普在美、中“战略竞争”中之信心。
  惟特朗普恐错估美、中博弈的战略形势,相对于朝鲜,中国为开放的市场经济,更具国际政治中的交往能力,北京不仅能与华府的敌人打交道,亦能与美国的盟邦建立关系,中国近期与日、韩的关系改善即为明证。其实,中国与日、韩强化关系,各自有其对美外交的思考,特朗普在“公平贸易”的实践中,对盟国锱铢必较的态度,使美国与日、韩及欧盟易生龃龉,加大北京与其他等国家在全球化进程中合纵连横之外交空间,但此非意图取代美国的霸权,而为争取在对美贸易谈判中占据相对有利的位置。
  深受特朗普信任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将中、美博弈想象为历史上美国取代英国的再现,而主张与中国进行零和的“战略竞争”,终将使特朗普政府错失营造双赢的交易机会,损人不利己,徒令美国在俄国之外,树立更为棘手的敌人。
  (本文由作者供稿,授权海外看世界平台发表。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1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