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王海良:彭斯吹响了“遏中”集结号

作者:张爽   来源:中评社  已有 31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上海东亚研究所副所长王海良对中评社表示,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演讲就是想抹黑中国,树立靶子,聚焦目标,为其内政外交制造舆论,做好铺垫。“彭斯是为了做一次国内外总动员,发动内外所有可用力量,集合起来,对付中国,博取政绩。”
  王海良认为,中美不可能脱钩,因为这不是美国的目的,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比较可能的发展趋向是美国重新对华实行接触+遏制的策略,类似近年来美国对俄罗斯采取的政策,
  王海良说,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演讲,通篇批评指责中国,甚至把中国描述成不择手段地干预美国政治并从中谋利的危险行为体,几乎是指名道姓地说,你中国是想颠覆我美国民主政体的邪恶敌人,也是威胁现存国际秩序的世界公敌。这如同平地一声惊雷,不知惊醒了多少人,可能也吓坏了不少人。彭斯这是要干什么?是在发出新冷战的信号吗?
  历史被歪曲得面目全非
  王海良对中评社表示,彭斯的演讲可谓有备而来,不仅大讲历史,还历数重大事件,借以说明中国是一无是处、顽固不化、忘恩负义之国,而美国是主持正义、出手相助、无私忘我之国,中美两国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责任完全在中方,美方不仅无错,而且很冤枉,已经到了彻底清算、拨乱反正的时候了。没想到彭斯对历史这个“小姑娘”兴趣这么浓厚,竟随心所欲地把她打扮了一番:对美国参加西方列强瓜分中国的历史,彭斯只提“门户开放”政策,不提鸦片战争、不平等条约、八国联军和火烧圆明园,好像中华民族的百年屈辱与美国没有半毛钱的干系,其实美国在其中的斑斑劣迹是永远抹不掉的。即使是他当作正面行迹的“门户开放”政策,谁不知道那恰恰是列强瓜分在华利益宴席迟到者的“利益均沾”把戏?彭斯又说到二战爆发后美国帮助中国之举,却不讲在啥时间点之后才伸出的援手,1937年的“七七事变”?还是1939年的德国入侵波兰?又或是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更不堪的是,彭斯指责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后如何如何,却不说清美国干涉中国内政不成,转而对华采取冻结在美资产和封锁禁运;点到了残酷的朝鲜战争,却不提志愿军都撤军60年了,“联合国军”破旗下的美军仍赖在朝鲜半岛。到了后来,中美关系正常化直到建交,都不能脱离中美苏大三角这个国际博弈背景。
  王海良说,彭斯只历数美国帮中国做了哪些好事,不管中国帮了美国什么,美国政府真是大公无私。再后来,苏联解体了,美国以为中国虽不会解体但一定会“自由化”,那就给她机会,让她进入世贸组织吧,尽管相关谈判者都把头发谈白了。“其实,彭斯忘了提一提最惠国待遇问题,那更是一场政治化的经贸马拉松。”
  王海良表示,到最后,彭斯们发现,他们原以为不可避免的“政治自由”,即中国的制度变化未能如期变成现实,他们便无法不生怒了,难以再容忍了。既然救世主挽救不了“冥顽不化”的中国,那就只好动手修理她了。这就是彭斯大谈历史的思维逻辑。
  抹黑中国意在竖立靶子
  王海良指出,彭斯在演讲中把特朗普经常挂在嘴边的事情又罗列了一遍,尽情渲染中国如何不履承诺、不守规则、不公平交易、不安分守己、不爱好和平等等,简直是一无是处、恶贯满盈,在他眼里原来过去25年“我们重建了中国”,建起来的却是一个强盗式的恶魔,一个已有能力和手段威胁全世界的恶霸。
  “他举的最新鲜的实例是中美军舰南海靠近及美舰被驱离事件,还说美国不怕,还会来南海。这证明美国才是彭斯所说的恶霸,只不过穿上了华丽的外衣。你看,中国干预美国选举了,咋干预的?没有答案、没有证据、没有事实。”王海良说,相反,干涉中国内政的正是彭斯本人,是他在大谈中国的人权、自由、宗教,极尽煽风点火之能事。或许是习以为常了,美国对自己干涉别国内政无感,但对别国“染指”美国政治很不习惯,更难接受。这就是霸主的做派和心态。正应了中国俗话“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彭斯长篇大论,大放厥词,意欲何为?王海良对中评社说,这篇演讲就是想抹黑中国,树立靶子,聚焦目标,为其内政外交制造舆论,做好铺垫。从内政方面看,主要是中期选举,就是为博取支持和选票而制造议题,他相信选民都相信中国是造成美国国力衰退的罪魁祸首;在外交方面主要是把打击目标从强硬的俄罗斯转移到温和的中国身上,因为在经济上,俄罗斯与各国没有贸易摩擦,在政治上中国与西方之间更壁垒森严,另外彭斯将代替特朗普出席东盟峰会和APEC峰会,需要做“热身运动”。简而言之,彭斯是为了做一次国内外总动员,发动内外所有可用力量,集合起来,对付中国,博取政绩。
  铁幕演说还是冰幕呼喊
  王海良对中评社说,彭斯的演讲不由让人想起二战结束后不久丘吉尔发表的著名铁幕演说,该事件被认为是开启冷战的标志。故此,有人认为彭斯的演讲也可以说是开启新冷战的标志。
  王海良认为,这里需要弄清四个问题:第一,新冷战的定义是什么;第二,这两次演说的大背景是否相似;第三,有没有积极响应的国际力量;第四,有没有避免新冷战的办法。
  “关于新冷战的定义,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看来并不存在一种普遍接受的定义,大家心中的定义都是比较模糊的,坦率地说很多人连冷战的定义都不清楚,何以界定新冷战?”王海良说,从文本和语境看,人们基本上是把它界定为中美之间除战争形式外的全面长期对抗。问题是假如只是中美之间的对抗,那就与冷战相差太大了,也就无须彭斯动员国际力量了。冷战开启的背景是战后美苏争霸并引发两大政治阵营对峙,而今还谈不上中美争霸,更看不到两大政治阵营的影子。“即使彭斯想像丘吉尔那样呼吁国际力量集合到一起,他也会发现对面并不是一道铁幕,充其量是一道冰幕,是坚冰不错,但也脆得很,且透明可见,根本不是硬碰硬的事,不然就不用谈几千亿美元贸易额等等了。何况看遍全球也难找到一个愿意跟着美国对中国打冷战的国家。”
  王海良认为,以下方法可以让中美两国避免把对冲变成新冷战:第一,美国得抛弃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取向,不要奢望不付高昂代价就能遏制住中国;第二,中美双方重新认识对方,明确各自底线,加强互信,防止猜疑;第三,中美双方都要认识到对世界的责任,而中美全面对抗可能危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因而也影响自身的和平与发展;第四,真诚地建立并真正发挥危机管理机制,防止双发的局部矛盾扩大成全面对抗。
  至于彭斯的演讲是否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将放弃美国长期奉行的对华接触政策,王海良不认为中美可能脱钩,即使贸易战的结果是双边经贸量骤减,中美走向不接触的重新隔绝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不是美国的目的,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那样的话,不光中国的事美国只能旁观了,世界上的事,美国什么也做不成了。我认为,比较可能的发展趋向是美国重新对华实行接触+遏制的策略,类似近年来美国对俄罗斯采取的政策,双方保持交往,但维持僵局,只有争执、没有合作,而又斗而不破,不让冷对抗滑向热对抗。”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