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吞噬美国政治的政党对立

作者:爱德华•卢斯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7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样总结他对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我认为这件事进展得非常顺利。”美国总统对美国的民主制度也是这么认为的。
  实际上,美国的体制正在刻薄抨击中溶解。美国宪法的设计初衷是阻止有组织的派系分立。历史经历了一个完整的轮回。宪法已沦为两个毒性越来越强的政党的玩物。其中一个党应承担更多责任,不过另一个党正在迎头赶上。
  其堕落令人叹为观止。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当选之前,就经常有人哀叹美国党派界限越来越分明。许多人将此追溯到冷战过后那段时期,也就是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当上众议院共和党议长后。
  金里奇将议会纪律强加于一个刻意设计为让忠诚比较具有流动性的体制。人们抱怨“华盛顿沙龙”消亡,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业余时间本来会在那些场合社交。人们批评“华盛顿周末”消失,因为神经兮兮的议员们开始在周末飞回家乡“接地气”。人们还指出,议员们(主要是共和党人)习惯在国会山的沙发上睡觉,而不是与同僚一起租房子。
  这些怨言如今看来就像古雅的哀叹。奥巴马当选时发誓要超越部落般的忠诚。然而他的胜利导致了党派忠诚的固化。
  2008年时仍有所谓的“洛克菲勒共和党人”,这些乡村俱乐部保守派人士把在某些议题上越过两党之间的界线、同民主党人站在一起视为理所当然。反对者并不怀疑像林肯•查菲(Lincoln Chafee)和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这样的参议员是共和党人。有时,他们被自己的政党指控为“名义上的共和党人”,简称为“Rino”。这个首字母缩略词现在看来也有点古风。 “叛徒”和“反美”是时新的绰号。
  当共和党人质疑美国民选总统的公民身份时,一条红线被越过了。特朗普接过了“出生地质疑”运动的火炬,并将其变为自己的运动。他是美国堕落政治文化的利用者,而非始作俑者。现在他正在设定新的基准。
  难怪奥巴马民主党人的势力不断下降。曾经的“蓝狗”民主党人也灭绝了。在现在的氛围下,呼吁国家团结听起来会很怪异,给人的印象是唐吉柯德般的不切实际。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在身为第一夫人期间常说:“当他们卑鄙时,我们会寻求高尚。”
  可特朗普还是赢了。
  后奥巴马时代的民主党人正在学习“以卑鄙对卑鄙”。其逻辑是赢家全拿。这股毒液已毒害了美国前两大政府分支,现在正在侵害司法分支——这是第三个,也应该是最不受政治影响的分支。
  特朗普对卡瓦诺的提名是个错误。此事迄今进展得很糟糕,而我们本应预料到这一点。卡瓦诺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坚持保守派立场,他是一名身着法官袍的活动家。
  客观现实要求民主党人动用一切手段阻止他的提名确认。如果忽视他被指控的少年性侵历史,那将是渎职行为。而逻辑也要求共和党人投票确认他的提名。即使是即将退休的参议员,如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和鲍勃•科克(Bob Corker),也会发现很难做正确的事。如果他们终结了卡瓦诺成为大法官的希望,他们会被打上叛徒的烙印。
  “Doxing”——将私人地址信息公布在网上——已成为激进主义的一种常规形式,它迟早会闹出人命。
  你觉得我夸大了吗?美国两党之间的鸿沟已不再主要关乎意识形态,而越来越具有生物性。它不容许任何妥协。在政治争斗关乎政府规模大小的年代,尚可用数学上的讨价还价来达成交易。但身份认同是不可分割的。
  一方说:“我相信那个女人。”另一方说:“无论真相如何,我都会支持这个男人。”
  同样的套路也适用于围绕种族、性取向等等的争议。9月,德克萨斯州一名警察下班后走错家门,在黑人邻居家将其射杀,她误以为死者是入室抢劫者。两党都介入了这起案子的是非曲直。共和党一方由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领导。民主党一方由该党候选人贝托•奥洛克(Beto O'Rourke)领衔。这一枪击事件本应引起全国的反省。但这类事很常见,结果此事的核心变成了警察对黑人。
  美国会重新找到更好的天使吗?治疗师说,当蔑视成为家常便饭时,一场失败的婚姻就走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美国曾经历过分裂,那是在19世纪60年代的内战时。没有人希望历史重演。但人们很难摆脱一个恐惧:历史仍与今日高度相关。
  正如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曾写道的:历史并未消亡,甚至还没有过去。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09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