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今日中美关系,令人怀念往日的甜蜜,北京和华盛顿的智慧大考来到了

作者:枫叶君   来源:精致小号  已有 53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位于纽约的著名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说,对中国对美政策全力开火。美国政界、学界、媒体对彭斯此次谈话非常重视,认为,这是中美打贸易数月后,特朗普政府对当前中美关系的判断以及未来对华政策的定调。国际媒体对彭斯此番讲话也高度重视。
  美国之音:彭斯副总统就美中关系发表演说 谴责中国多项行为。
  英国广播公司:“干预”美国民主——彭斯对华政策尖锐讲话背后,是“LZ”前奏还是转移视线?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对中国不抱希望了?
  《华盛顿邮报》:中国试图削弱特朗普,因为它“想要一个不同的美国总统”。
  《纽约时报》:彭斯关于中国的讲话被视为“新LZ”的预兆。
  不管报道标题如何,在文章中,这些媒体都感觉到了些许“冷战”的味道。而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从前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全面对峙。
  有些时事评论人士的感觉比上述文章更甚,诸如,彭斯的对华政策演说是一份“全面LZ”的宣言书;彭斯重磅讲话表明,美国将开启“新”中国政策;彭斯全方位抨击中国,白宫“正面对战”北京;10月4日起,中国正式成为美国的“敌对国家”。
  贸易越打越大,几番升级,加之两国之间频繁的相互指责,中断高官访问,军舰海上角力,有了这些因素,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的讲话也就毫不奇怪了。
  如人们所料,彭斯的讲话迅速遭到中国方面的反驳。在彭斯发表讲话几小时后,北京5日上午发表声明拒绝接受美方批评。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指责彭斯“对中国内外政策进行种种无端指责”,称,美方所说的中方干涉美国内政和选举“纯属捕风捉影、混淆是非、无中生有。”
  不管人们如何看待,中美关系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一件糟糕和令人沮丧的事情,对中国、美国以及世界都是如此。
  现在,中美官方在拉扯,角力,民间的情绪也在随之波动。但是,如果冷静一下,我们或许会回忆起这两个伟大国家,在太平洋的两边,曾经有过很多共同的甜蜜回忆。
  1949年,一位年轻的美国海军军官随潜艇来到中国,那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10月1日,当新中国宣告成立的那天,他在中国度过了自己的25岁生日。27年后,这个喜欢木匠活的美国人以民主党候选人身份赢得大选,成为第39任美国总统。他,就是吉米·卡特。
  1978年7月10日凌晨3时,卡特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吵醒。电话是总统科学顾问弗兰克·佩雷斯博士从北京打来的。
  “总统先生,我实在不愿意打扰你休息。”普雷斯说。
  “肯定是发生了危机。”卡特判断道。
  “不是,我正和邓小平副总理会见,他问了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他想知道能不能送中国学生到美国留学。”
  “当然可以。”
  “他问能不能派5000人。”
  “你告诉邓小平,他可以派10万人。”
  1978年的中国,虽然文革已结束两年,但是,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市场供应不丰富,人们穿着朴素的衣服,还有很多人依然背着因政治错误带来的包袱。
  彼时的中国,还只是世界都市之外一个边缘的乡村。
  卡特接到普雷斯博士的电话时,北京时间已是7月10日下午,人们在每天必读的《人民日报》上,可以看到这样一些内容:
  中共中央召开的全国财贸学大庆学大寨会议,今天下午在北京隆重举行闭幕式。
  科学要接受实践的检验,中国科学院理论组和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在京联合召开第二次理论讨论会,澄清“四人帮”在理论和实践关系问题上制造的混乱。
  要革命,不要“官官相护”。
  鸭绿江上的友谊花——记朝鲜同志抢救我重病渔民的事迹。
  乌干达总统阿明看望因公负伤的我技术人员。
  而在第四版,人们看到了这样一则消息:美国总统科学技术顾问、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弗兰克·普雷斯博士今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告别宴会。消息中有这样的文字:
  普雷斯博士在宴会上祝酒。他说,我们整个代表团对你们实现科技现代化的计划印象很深。你们全面地和坦率地估计了自己的需要。在你们希望以最大速度发展的科学部门里,你们确定了现实的优先步骤。你们为高速发展制定了合理的计划。我们相信你们会取得成功。
  他说,这次访问的结果,使我看到了不远的将来在我们两国科技界的有关部门之间进行广泛交往的前景,我们在空间、能源、公共卫生、农业、海洋学、自然资源勘探等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
  细心的人会注意到,普雷斯博士在讲话中提到了“交换留学生”。而这几个字,在1978年的中国,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要么是陌生的,要么是久违了。
  就在这条新闻的旁边,是一条新华社发布的简讯: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今天上午会见美国国会议员团团长莱斯特·沃尔夫和夫人以及由他率领的美国国会议员团成员,同他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1977年国庆节过后不久,中国宣布恢复中断了10年的高考。1977年冬,570万考生走进考场;1978年,610万人参加高考。两次招生仅相隔半年。这表明,刚刚结束文革的中国对人才的需要达到饥渴的程度。
  1978年6月23日,邓小平在听完有关人员的报告后,作出这样的指示:“我赞成留学生的数量增大,主要搞自然科学。要成千成万地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这是五年内快见成效、提高我国科教水平的重要方法之一。现在我们迈的步子太小,要千方百计加快步伐。”
  半年后,在麦迪逊一户普通美国人家中,柳百成愣住了,房东七八岁的儿子正在玩苹果电脑。房东告诉他,在美国,连儿童都能自如操作。而46岁的柳百成出国前从未见过电脑,他是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的一名教师,1978年12月26日,作为改革开放后中国首批52位赴美留学人员中的一员,来到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习。
  柳百成仍然记得,当他们抵达纽约机场时,大批记者已经等候在那里,闪光灯照亮了大厅。来自北京协和医院的吴葆祯大夫代表大家用英语宣读了在飞机上起草好的声明:“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美国人民也是伟大的人民。我们不仅为学习美国先进的科学技术而来,也是为促进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而来。”
  一次,柳百成受邀到一所中学作演讲。有学生提问:你觉得美国怎么样?想不想留下来?柳百成随口哼起大家耳熟能详的两句歌词:家,可爱的家,世间没有任何地方能比家更让我眷恋!歌声刚落,深受感动的师生们全体热烈鼓掌。
  柳百成说,那个情景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知道,美国人民欢迎中国学子到美国学习,更希望看到他们带着所学到的东西,回到自己的祖国,把国家建设得更美好。
  首批52名留美人员,除一人延期外,均在两年后按时归国。他们后来大多成为中国科技领域的领军人物。
  留学的大门打开后,中国出现前所未有的留学潮,而最主要的目的地就是美国。后来,连文化程度不太高的中国人都知道通过一种语言考试,就可以申请到美国大学读书,而这一考试的中文名字起得很喜庆,“托福”。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同月底,邓小平历史性访美,中美关系进入了全新的历史时期。
  中国学生到美国留学,美国专家来到中国;中国学到了美国的技术,采用了美国的设备;中国人追捧起麦当劳和肯德基,美国人用上了来自中国的日用品;不少美国人到中国学习汉语和文化,中国青年迷上了好莱坞电影。
  其实,又何止这些?彭斯副总统也是如此。在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中,他对美中两国的友好交往如数家珍。只是,他的这些说法有些中国人是不认可的,包括“退还”庚子赔款建成的清华大学。不过,对于二战中的友谊,不认可的应该很少。
  “随着二战开始,我们作为盟国共同打击帝国主义。在战争之后,美国确保中国成为联合国的一部分,成为战后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
  “苏联垮台之后,我们认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国家。带着这份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组织。”
  可是,如今的中美关系如同暴雨将至的天空,已经开始聚集起阴云。彭斯在演讲中使用了严厉的措辞,外界注意到白宫的立场与情绪都在发生重大改变。而这一切,都始自特朗普政府的上台。
  “中国人民……的希望仍没有实现。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
  “在过去17年,中国的GDP增长九倍,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中国……也使用了与自由公平贸易不符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DQ以及工业补贴。这些政策建立了中国制造业的基本,而以竞争对手特别是美国的利益为代价。”
  “现在,通过‘中国制造……’,中国……试图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进的工业,包括机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为了赢得21世纪经济的领导权,北京指导其工业官员和商界以任何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
  “北京现在要求很多想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交出他们的商业秘密……最可怕的是,中国的安全机构掌握了大量……美国科技的能力---包括最先进的军事技术。使用这些……的技术,中共正大规模地化犁为剑。”
  “中国的军费是亚洲其他国家的总和,北京将在陆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国军力作为首要任务。中国希望将美国挤出西太平洋,并试图阻止我们援助盟友。”
  而对于彭斯的言论,人民日报5日发表署名“钟声”的文章,认为这是“奇谈怪论”,并不高明的“造谣术”,充斥着LZ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过时观念。
  文章逐条驳斥了彭斯讲话中关于中国内外政策出现偏差、干预美国选举、影响美国舆论、通过毛衣反制打击特定选民、对美发动网络攻击、“……”美国知识产权、通过外交挖墙威胁台海稳定、在南海搞”军事化“、陷一些发展中国家于”债务陷阱“等指责,分别冠之以“无稽之谈”、“子虚乌有”、“牵强附会”、“倒打一耙”、“臆测想象”、“罔顾事实”、“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挑拨离间”。
  无论是彭斯的话,还是钟声的文章,都表明中美之间出了大问题。
  数日前,在联合国会议上,特朗普指责中国试图干预美国中期选举,在坐的王毅外长用肢体语言回敬了特朗普。国内媒体很多都用了这句话:王毅的表情“亮了”。其实,我们并没有理由如此轻松。情况或许比许多人想象得严重,准确地说,是中美这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双边关系的红灯“亮了”。
  当1978年,柳百成坐在飞机上时,与他一同去美国留学的人有52个。他说:“飞机万里西行,满座的中国学者难抑心中兴奋,当时大家对美国就像对月球一样陌生。”
  时光如梭,四十年过去了,现在有多少人去美国留学呢?无疑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仅去年,就有35万中国学生赴美留学,比第二位印度的18.6万多将近一倍,并占留美国际学生总人数的32.5%。中美交流有很多桥梁,留学生是其中的一座。
  可是,现在这座桥梁似乎正面临危机。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引述多名美国政府内部消息源指,以白宫助手史蒂芬·米勒为代表的白宫鹰派官员在今年较早前鼓励总统特朗普停止向中国学生发放签证,以此阻止可能存在的……活动。
  报道说,虽然相关讨论后来在包括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在内人士的反对下终止,但是,随着特朗普对华政策渐趋强硬,白宫内部强硬派官员的推动,可能会令总统在未来再度考虑类似政策。
  今年8月,特朗普曾说有一个国家当中,“每一个”到美国留学的学生“都是……”。当中虽未有明确指出是哪个国家,但是有出席者表示,他指的就是中国。特朗普说话经常口无遮拦,但是谁能保证他与米勒不是“心有戚戚焉”呢?
  对于彭斯的讲话,有媒体认为它表明美国已经完成“火力准备”。在演讲中,听众曾几次鼓掌:当彭斯说,美国海军不会被吓倒,不会在南海退缩时;台湾的……政治给中国树立了样板时;美国将坚决寻求自由、公平和对等的对华毛衣政策时;美加墨协议的签订对美国农场和制造业是重大胜利时;美日即将开始历史性的双边自由毛衣谈判时;美国将坚定地推行印太战略时;针对北京,特朗普总统不会退缩时。
  中国国内媒体对彭斯的讲话反应不一。《环球时报》称,面对美国变脸,中国首先应稳住阵脚。但也有文章信心满满,认为,美国副总统发表的“新冷战”演说不过是老调重弹,中国可以“姑妄听之”。
  面对艰难局面,彭斯也并没有放弃希望。在谈到美国和中国六十多年前在朝鲜的交战时说,“残酷的朝鲜战争都没能磨灭我们恢复人民之间长期纽带的共同愿望”;“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让我们以决心和信念追求和平与繁荣的未来”,“相信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持久友谊”。
  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1979年1月28日,邓小平携夫人卓琳在世界媒体的关注中启程访美。这一天是中国农历大年初一。
  在白宫,卡特欢迎邓小平访美,他说:“我听说,在这新年之际,你们向慈善的神灵打开了所有的门窗。这是忘记家庭争吵的时刻,也是团聚与和解的时刻。对于我们两国来说,今天是团聚和开始新的历程的时刻,是久已关闭的窗户重新打开的时刻。”
  美国人也很贴心。在肯尼迪中心,卡特为邓小平安排了一场盛大演出。演出最后一个节目时,大约200名美国儿童齐声唱起《我爱北京天安门》,而且是用中文。听罢,邓小平与夫人卓琳走上舞台,热情拥抱和亲吻了这些美国孩子。这一场景让在场的很多美国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如果把中美比作两个人,他们都不是圣人,也不是相反。彭斯在演讲中说了这样一句话:“伟大的中国作家鲁迅经常感叹他的国家,他写道,‘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从没有称他们为朋友,说他也同我们一样的’。”不管彭斯能否完全领会鲁迅的话,但至少鲁迅说的没错:既然不是两头拔尖,那就让我们像普通人那样交往吧。
  现在,是考验中美两国智慧的时候。智慧在平时总是谦逊的,唯有在关键的节点才会闪耀出与众不同的光芒。
  “他个子不高,但坚韧、睿智、坦率、有胆识、风度翩翩、自信、友善,这些品质都非常吸引我,我很愿意和他交流。”在1979年的日记中,卡特用这样的语句描述他对邓小平的第一印象。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07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