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龚小夏: 与班农谈美中贸易战

作者:龚小夏   来源:来函照登  已有 88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在紧紧贴着国会山东面的一所1812年建造的房子里接受了我的采访。他将这所房子称作“布莱巴特大使馆”。
  “安德鲁(布莱巴特新闻网站的创始人)和我在2009年买下了这座房子。当我们来到华盛顿的时候,觉得共和与民主两党管理国家的方式,让我们觉得这里好像是外国首都。所以我们戏称这是我们的大使馆。”他兴奋地谈起了当初组织茶党运动的历史。
  曾经被媒体称作“白宫大脑”的班农显然不是一个像首都其他政客那样知道如何轻松地滑翔进入谈话的人。开场的话题就如此严肃。
  我在他桌上看到了一本傅高义的《邓小平传》,便说:“傅高义是我在哈佛时的老师。”
  班农的脸上绽出了笑容。
  “原来是他要为你所有的……呃……呃……历险负责。”
  有那么一秒钟,我还以为他要选择“捣乱”这个词。毕竟是因为我的各种让人头疼的历史才使得这位在2016年给世界现存秩序捣了个大乱的人同意坐下我和进行长谈。
  班农认为,《邓小平传》是每个想了解当代中国的人都应该读的书,尽管傅高义与他在美中关系的看法上并不见得一致。
  往下两个小时中,我们谈到了美中贸易战、两国的历史、当今世界变化等等一系列话题。在这里我集中介绍关于美中两国贸易战的交谈。这个议题是目前国际政治最大的热点。而班农正是最早参与设计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的关键人物。
  (一)美中贸易战政策的由来
  2012年总统大选,民主党的奥巴马连选连任,共和党的罗姆尼大败亏输。当时整个共和党内一片沮丧的气氛。一些专家断定,在少数族裔人口比例连年增加的前提下,共和党也许会永远无缘白宫宝座,只能在一些保守的选区中赢得有限的国会议席。
  当过海军军官和投资银行家的班农,从2000年开始转入媒体。 2012年,他成为美国右翼保守派的旗舰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的主席。 2016年8月,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任命他为竞选班子的CEO。在大幅度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情况下,班农一手策划了新的竞选策略,为川普在11月份大选中反败为胜立下了汗马功劳。
  以打贸易战的方式来重建国际经济秩序是班农主持下川普竞选以及后来执政的战略指导思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早在2013年,大选之后杰夫·塞申斯就开始和我商量”,班农指着饭桌上的几把椅子说,“塞申斯坐在那里,我坐在这里,旁边是他的年轻助手史蒂芬·米勒。“
  川普上台之后,任命塞申斯为司法部长,而米勒则成了总统就职演说的撰稿人。可是在那个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2016年的共和党候选人会是谁。共和党人做梦也想不到,党派色彩并不鲜明的纽约地产大亨川普会成为他们新的领袖。
  班农透露说,他们三人讨论的结果,是将改造移民政策、制止非法移民以及改革国际贸易体系作为下次总统大选中的主要议题。这可以说是相当大胆而且有远见的。班农解释说:“要知道,当时贸易在选民关心的议题中还排不到前一百名。”
  在确定了议题之后,候选人就成了关键的因素。在班农看来,共和党的建制派与民主党区别并不大,尤其在国际贸易问题上,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现存秩序的受益者也是维护者。因此在遇见非建制派的候选人川普时,班农对他说的第一番话就是:中国在过去二十多年里对美国发动了一场经济战争。而在这场对于美国的前途生死攸关的对峙中,华盛顿与华尔街的建制派和既得利益者是站在中国那一面的。他的看法与川普一拍即合。
  “川普一辈子中,在对华贸易的立场上是最为始终如一的,”班农说。
  在班农加入川普的竞选班子之后,他们设计了三足鼎立的川普政策,也就是被人称作“川普主义”的大政方针。
  首先,要改造移民政策,防守边界,制止大规模非法移民,以重新确立美国的国家主权,并借此为美国的穷人特别是黑人和拉美裔增加就业机会。
  第二,要改革贸易体制,大幅度削减贸易逆差,以重建美国的工业生产体系,改变现存的世界经济格局。这一政策的主要受益者是美国中西部的老工业区。
  第三,外交政策上推行美国利益优先思想,不去耗费人力财力在那些与美国利益没有直接关系的战争之上,集中力量处理重要的大事。
  川普上台之后,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嘈杂声,但大方向从来没有偏离这三项主导型的战略政策。而在贸易问题上,对华的贸易战是整个政策的核心。
  (二)对华贸易战的四项策略
  根据美国政府的官方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的逆差为三千七百五十五亿七千六百万美元。中国政府认为实际数字只有两千七百五十八亿。然而,川普班子的人认为如果加上大量的转口贸易的话,数字有可能比美国政府统计的更高。
  2018年四月,川普总统发出了一条引起广泛注意的推文:“我们并不是正在与中国打贸易战。这场战争在多年以前就被那些代表美国的愚蠢与无能之辈输掉了。现在我们的贸易逆差每年高达五千亿美元,知识产权被盗窃再损失三千亿。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愚蠢与无能“也是班农对华盛顿官僚机构的总评价。除了在军队服役之外,班农没有在政府的体制内工作过。他与大多数美国人一样,对政府官僚抱有高度的戒心。
  班农为川普的对华贸易战总结出四个方面的策略。
  首先,这次贸易战的规模是过去所有的贸易冲突所无法比拟的。以往的贸易战或者贸易争端,涉及的金额也就是几百亿美元。而川普开打之后马上就提出了五千亿。数字高到中国无法承受。而且中国对此也毫无心理与实际准备。班农说,过去中国政府的策略是,一旦谈贸易,就先启动一轮又一轮的谈判与对话,不断地拖延。这次老办法不奏效了。 2017年四月川普与习近平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会面的时候,习近平在经贸问题上作出了一系列的承诺,并且要在一百天内做到。但是后来都没有能够兑现。无论川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的个人关系如何,两国之间的贸易战是无可避免的。
  第二,川普政府要大规模地动用301条款来惩罚中国违反知识产权保护协议的行为。多年来,美国在华投资的公司被强迫转让技术与知识产权,中国跟着大量仿造。川普总统决心要制止这种现象的继续。班农强调说,301条款对付的不是偷盗技术,因为那样非法的行动往往是个人行为。美国在知识产权上损失最大的,是中国有系统地强迫性技术转让。 301条款对付的是这一制度。
  第三,川普明白,美国手里掌握着切断中国一些关键的生产供应链的能力,而美国将会利用这一点来进行控制。以中兴公司为例。由于中兴高度依赖美国的科技,美国的制裁可以让中兴在30天内破产,令七万五千至十万人失业。像中兴这类的公司还有许多家。他认为,中国的企业应该看到,政府过去的政策让它们处于非常脆弱的地位。美国也注意到,所谓《2025中国制造》计划的核心,正是想要让中国摆脱这种技术依赖的状况。
  第四,川普的贸易战包括了一系列应对中国资本控制的措施。中国目前对于民间资本流出实行极其严格的控制。与此同时,政府的高官却想尽一切办法将他们的私人财产转移到西方,特别是到旧金山、洛杉矶、纽约的曼哈顿、温哥华、华盛顿特区的房地产上。这方面的情况,美国政府有相当的了解。班农指出,这说明成天在嘴上夸耀经济成功的中国官员事实上对于经济现状毫无信心。
  川普政府目前已经有步骤地推行了上述四个方面的策略,对华贸易战势在必行。
  (三)川普贸易战的目标
  在班农看来,中国在开始时完全看错了川普总统,以为他不过是又一位见利忘义、见钱眼开的商人。过去几十年里,这类人在北京上海如过江之鲫。以国家的财力来应付他们绰绰有余。在中方眼里,对付商人治国,金钱恐怕是灵丹妙药。
  然而,与政坛出身的总统相比,来自商界的川普更像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出身于弗吉尼亚的港口城市诺福克一个爱尔兰后裔的电话工人家庭,班农对蓝领阶级在全球化浪潮下受到的冲击深有感触。他的父亲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损失了大半辈子辛苦积攒下来的大部分财产,而他熟悉的华尔街金融界却依靠政府的救助而照样发横财。
  “西方特别是美国的金融上层与北京沆瀣一气,我们的工厂搬走了,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却借此赚得脑满肠肥。一段时间过后,美国人会要清算这笔帐,看看这一切到底是怎样发生的。不过现在大家的目光还没有集中在清算上。总统的当务之急是止血。”
  班农批评说,多年来,美国的上层,特别是政界、媒体、学术界一再强调,搬走的工作永远丢失了,再也不可能回来,似乎那是自然的力量,是铁的定律。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人做的,也可以由人来改变。川普政府贸易战的最终目标,就是要使得美国——特别是中西部的铁锈带——重新工业化,或者说再工业化(re-industrialization),重建美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并籍此而改变并塑造一个新的世界经济体系。
  “关税的意义并不仅仅限于经济上”,班农说,“关税影响的是人的尊严和自豪感。”他提到哈佛与麻省理工不久前的一项研究,指出了工厂迁走、工作机会流失与鸦片类药物成瘾的现象之间的直接关系。这类毒瘾在美国已经成为引起公众高度关注的危机。蓝领的男性比女性受害程度要高得多。这些人多少辈子都是从事体力劳动的,他们也热爱蓝领工作,而不是去坐办公室卖保险。只有工作机会回流,中西部工业区的社区、家庭、价值观重建才有可能。
  “有幸的是,在川普政府之下,再工业化已经开始了。”班农说。
  班农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了我在2016年大选之前采访的《分崩离析》一书的作者查尔斯·莫瑞博士说的话。在提到失业男性群体的时候,他说:婚姻使男人开化。男人若不开化,举止就不良。而失业的男性结婚机率低,离婚率高。大量男性失业的现象使得美国工业地区的社区衰落,损害了美国的基本社会结构与价值观。这些愤怒的男人在2016年成为川普的支持者。
  川普总统显然也很清楚他自己的基本盘在哪里。也正因为如此,对华贸易战不是能够通过中国方面简单的一些让步就能解决的。最近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谈判无功而返,双方之间互增关税已经开始,就是川普不让步的明证。
  不仅是对华贸易,川普政府也正在大幅度地从根本上改革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以及冷战期间建立的世界贸易与经济体系。世界各国对此可以说完全缺乏准备。
  (四)班农眼里的中国
  班农对中国现政权的评价相当负面。当我提到中国是个“威权主义”国家——这是近年来学术界对中国普遍采用的定义——的时候,班农立即反驳道:“中国不是个威权主义国家,其政府是个重商的极权主义政府。”重商”(mercantilism)一词在这里更准确的翻译,大概就是“唯利是图”。他认为,中国对美国的战略极具进攻性,对付中国是美国国际政策的重中之重。
  多年前出版的乔良与王湘穗写的《超限战》一书显然给班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书中提到了三类战争:信息战、经济战、热战(kinetic warfare)。中国的军事力量远远强大不到能够在热战中与美国和自由世界抗衡。因此,中国的决策是打前两类战争。在经济战中,北京找到了他们的同盟,也就是美国那些全球性的商业大亨集团(global corporatists)。后者成为北京在华盛顿游说政府的力量。有了这股吃里扒外的势力,再加上西方社会对中国缺乏警惕,中国才能够成功地游走于国际社会,攫取大量的利益。现在美国开始打贸易战了,中国将会遇到巨大的麻烦。
  中国是否已经真的崛起?还是正在崛起之中?班农的看法同样是负面的。他认为,中国现在看上去辉煌的经济其实是建立在以损害人民利益为基础的沙滩之上的,并没有那种制度上的稳固性与持续性。他举了冷战期间的例子。尼克松时代,美国甚至西方的上层普遍认为西方的自由经济正在衰落,以苏联为首的计划经济在上升。西方必须面对这一事实。以此为指导思想,基辛格推动了一系列以和平谈判为主要手段的和平共处政策。里根总统上台之后,让情报机构——包括中情局与军事情报局——认真研究了苏联的状况。情报部门写回来的报告说,苏联真正的经济实力只有数据上显示的一半,比加利福尼亚一个州还小。即便如此,情报部门也认为苏联垮台需要三十到五十年时间。根据这一估计,里根总统采取了大规模的军备竞赛策略,在经济上拖垮了苏联。八年之后,苏联就解体了。
  班农认为,今天所谓中国崛起的说法,与当年的苏联有相当的可比性。美中贸易战开始之后,习近平政府如此紧张,其实就反映了中国经济内部的严重问题。中国国有企业产能过剩,债台高筑。这些年依靠对西方市场的倾销来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导致西方工业衰落,也威胁到了世界的经济安全。
  对于川普总统是否会将贸易战打到底、打到赢,班农非常有信心。他说,川普总统是一位非常了解国际经济格局的商人,他为了美国的利益绝对不会后退。
  (五)结语
  史蒂芬·班农是一个酷爱读书的人,最喜欢的是历史。对于中国乃至亚洲,他有特别的关注。从年轻的时代起,他就沉迷于太平天国、飞虎队这类故事。大学毕业之后,班农报名参加海军,选择太平洋舰队,就是为了去了解亚洲。后来作为高盛的投资银行家,他多次访问中国。他最喜爱的城市,包括香港、高雄、上海。
  作为美中贸易战的主要设计师之一,班农对川普政府有着无容置疑的影响。在离开白宫之后,他重新投入媒体。最新制作的一部长纪录片《Tramp@War》不久后将公映。可以说,班农对美国与世界政治的影响,并没有因为他不再在宾夕法尼亚1600号上班便结束。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3日 来源时间:2018年09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