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三元老秉笔力谏: 美国准备好迎接下一次危机了吗?

作者:伯南克 盖特纳 鲍尔森   来源:文化纵横  已有 2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读]与多数现任美联储官员们充满自信不同的是,这三位处理过金融危机的美国前高官,对美国当下应对潜在金融危机的能力表达出不同程度的担忧,以至于在《纽约时报》上联名撰文,提出“我们准备好迎接下一次危机了吗?”这一发人深省的问题。显然,这样一个问题也值得中国人不断提出,及时洞察改革所可能带来的新漏洞、新死角。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十年前,全球经济陷入一场典型的金融恐慌,这是最危险的金融危机。在金融恐慌中,投资者对所有形式的信贷失去信心,撤回到最安全和流动性最强的资产,比如国库券。风险资产的价格崩溃,新的信贷变得不可用,这给工人、房主和储户带来可怕的后果。
  美国金融体系已经超出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后对恐慌的保护,恐慌的种子在过去几十年中不断生长。大萧条时期的保障措施,如存款保险,旨在确保银行系统保持稳定。但到了2007年,超过一半的信贷流出银行。金融创新,如次级抵押贷款(subprime mortgages)和自动化信用评分(automated credit scoring),帮助了数百万人购买住房,但也促使了贷款者和投资者承担了不明智的风险。
  最危险的是,数万亿美元的风险贷款是由未投保的短期资金提供的。这使得金融体系容易受到挤兑——不是像上世纪30年代那样由普通银行存款人挤兑,而是由养老基金、人寿保险公司和其他投资者挤兑。巴尔干式的、过时的监管体系使得识别这些风险变得困难,也让决策者在恐慌爆发时做出反应的权力弱化了。
  在危机爆发前,整体经济的基本表现也令人担忧。生产率增长放缓,工资停滞不前,正在工作的美国人的比例正在下降。这给家庭收入带来了压力,即使不平等上升,社会流动性也在下降。维持相对生活水平的愿望无疑促成了危机前家庭借贷的激增。
  虽然我们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没有预见到危机,但我们积极采取行动阻止危机发生。美联储(the Federal Reserve)在传统上扮演最后贷款人的角色,向面临挤兑的金融机构提供大量短期贷款,同时将利率降至接近零。财政部(the Treasury Department)通过为投资者提供支持,停止了货币市场基金的挤兑。财政部还接管了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并与美联储合作,试图阻止大型、系统性重要的金融公司倒闭。联邦储蓄保险公司(the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担保银行债务和受保护的储户。
  但单靠监管者是不够的。国会(Congress)的行动使得两任总统,一位共和党总统和一位民主党总统,与监管机构合作,防止金融体系崩溃,避免另一场大萧条。最重要的是,国会为银行体系提供资金,允许信贷流正常化。国会还为住房和抵押贷款市场提供支持,并批准了强有力的财政刺激措施。2009年年中,经济开始再次增长,国会部署的资金被收回,给纳税人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政策制定者们肯定没有把事情都办好。但与其他大多数国家相比,美国2008年后的复苏开始得较快,完成得较快,这是建立在更健康的基础上的。
  那我们准备好迎接下一次危机了吗?
  在某些方面,是的。金融监管改革有助于使系统更具弹性,使危机不太可能发生。银行和其他主要金融机构在财务上更加强大,监管方面的缺口已经基本消除。监管者更倾向于全系统的风险。我们主要担心的是,这些防御措施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削弱,而风险承担将会出现在金融系统不受监管和约束的角落。
  即使金融危机现在不太可能,最终也会发生。为了遏制损失,财政部和金融监管机构需要足够的应对工具。危机过后,国会给予了监管者一些可行的权力以帮助他们管理单个金融机构的倒闭,这是我们在2008年秋天面对雷曼兄弟投资银行倒闭时所没有的工具。例如,在2010年通过的《多德-弗兰克法案》(the Dodd-Frank Act)中,有序清算机构可以帮助监管者以一种对整个系统危害较小的方式解散一家破产的公司。
  但在危机后的改革中,国会还剥夺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the FDIC)、美联储和财政部使用的一些最有力的工具。在这些变化中,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再也不能像危机中那样为银行债务提供全面担保,美联储的紧急贷款能力受到限制,财政部也不能重复对货币市场基金的担保。这些力量对于阻止2008恐慌是至关重要的。
  从政治角度来看,国会限制这些危机打击工具的决定是可以预见的。许多遏制危机所必需的行动,包括向金融机构提供贷款和资本,都是有争议和不受欢迎的。对我们和公众来说,这些回应往往是不公正的,是帮助那些造成损害的人和公司。而这些反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特别是经济恐慌带来的痛苦对许多人来说是毁灭性的。
  任何金融危机的悖论是,阻止它的政策在政治上总是不受欢迎。但是如果这种不受欢迎的政策被推迟了,经济的成本就会变得更大。我们需要确保后代的金融消防员拥有必要的应急能力,以防止下一场着火成为火灾。随着危机的记忆逐渐消失,我们也必须抵制消除安全措施的呼声。对于那些致力于保持我们金融体系弹性的人来说,敌人已经忘记了。
  本文原载"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微信公众号,由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翻译,原标题为“我们准备好迎接下一次危机了吗?”。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3日 来源时间:2018年09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