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薛理泰的盛世危言(三):中国崛起面临的十大挑战

作者:薛理泰   来源:周述  已有 5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按: 今天继续连载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科学家薛理泰先生的文章。这是他撰写于2009年和2012年的两篇可谓“盛世危言”的文章,因为以前发表时,都有删节,他认为,被删节的部分有些可惜,如今看来,这些内容有现实意义。由于文章很长,所以,现在“周述”把这些内容整理分次编发,今天是第三部分。
世危言:中国崛起面临的挑战
  评估一下中国在崛起过程中可能面临的严峻挑战,其中有些挑战根本是无法逾越或者绕过的。笔者胪陈这些挑战如下:
  第一、大国崛起必须跨过国家统一这道坎
  有哪个强国在崛起过程中,尚未实现国家的统一?更别说超级大国的崛起了。昔日普鲁士铁血宰相俾士麦凭借武力,运用谋略,大胆而又巧妙地利用国际纠纷和有利时机,费时十年之后,方才完成德意志诸邦的统一。德意志诸邦统一完成之后,德意志帝国之崛起才告发轫。此即一例。日本帝国之崛起,也是类似情况。
  台湾处于第一、第二岛链的中央位置,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完全可能成为国际敌对势力遏制中国的一枚战略性棋子,牵一发而动全身,迫使北京进退维谷。在跨越这道坎之前,中国的崛起决不会成为现实;而一旦两岸爆发战争,中国崛起的愿景即会受到重挫。这个愿景只有在国家和平统一的框架中才能实现。然而,断言在短期内统一在望,毕竟还不现实。两岸和平统一的契机的出现,可能还要等待一段时日。
  第二、水资源污染又奇缺
  大如一个国家,小若一个地区,充足的水资源是经济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即使财力雄厚、科技发达如美国,在水资源贫乏的地区,迄今经济发展举步维艰,或者索性放弃发展规划了。中国水资源奇缺,人均淡水拥有量仅是世界人均值的五分之一,南北分布和季节降雨又极不平衡,今后必然是制约中国经济持续性发展的一个瓶颈。
  中国600多个大、中型城市中,约400个城市供水不足,110个城市严重缺水。目前中国70%的人口饮用水依赖地下水,农业灌溉用水的40%依赖地下水。中国164个地区地下水资源已经被严重污染,同时还被过度抽取。
  试问:环顾世界史,又有哪个国家崛起成为超级大国或者长期主宰某个地区霸权的强国,其70%的人口饮用水严重依赖于受到污染的地下水的?
  第三、战略资源仰人鼻息
  中国每年炼钢需要的四亿多吨铁矿砂中,过半数来自澳洲和巴西,优质精矿砂几乎全部购自国外;去年中国消耗3.88亿吨原油,其中51.3%购自国外,原油对外依存度每年都以2个百分点的速度向上攀升。中国土地污染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最严重的是中国1/5的耕地已经遭到重金属污染,每年因此减産粮食1000多万吨。近年中国在包括粮食在内的农产品上对国外供应渠道的依赖度日益扩大,每年农产品纯进口量二、三千万吨。不久以后,中国粮食供应量缺口可能达到四、五千万吨。由此可见,中国战略资源及口粮对外依存度之巨。
  当年美国崛起过程中,铁矿砂、石油这两项战略原料的对外依存度可以忽略不计,而前苏联只有输出没有输入(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至三十年代,苏联从国外大批进口工业、技术设备,战略原料却不仰人鼻息);至于农产品,这两国只有输出或者很少输入。
  如果一个大国处在由怀有敌意的大国联盟主导世界政治格局的情势下,则这个大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不能过份依赖海外战略资源和口粮的供应。当前中国恰恰处于这种境况。
  第四、负面因素抵消GDP值
  据中国政府公布的材料,中国因自然灾害、事故灾害和群体性抗争事件造成的经济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六;由于环境污染造成的综合损失以及将用于在各城市建设治理环境污染的各种配套工程所需的款项,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况且,计划不周以及出于部门、个人利益而导致的建了拆、拆了又建以及反复装修、重复添置生产线,也带来了经济损失。这种“吃祖宗饭,造子孙孽”的现象,目前主要影响到国民财富“存量”的实际增长,未来也会左右经济持续增长的势头,直接影响到国民财富的年“增量”。因此,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的估计不宜盲目乐观。
  第五、民众凝聚力不足
  有哪个强国在崛起过程中,民众在内政、外交政策上没有达成基本一致的认识,亦即“上下同欲”?这是一个强国能平地崛起的基本条件。只要中国政府和民众上下同欲,不要说今日中国综合国力上了几个台阶,就是半个世纪之前,世界上也没有哪一种力量足以撼动北京对整个中国的统治。近年大陆群体性抗争浪潮此伏彼起,政治暗潮在地表之下激荡涌动,内乱似乎正在酝酿阶段。在可以预期的将来,就紧迫性和危害性而言,内乱可能超过了外患,发展趋向亦即内乱导入外患,或者外患激起内乱,或者两者交替影响,兼而有之。孔子权衡内乱和外患之间的关系时说过,“季氏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这句话放在今日,也是颇有启发意义的。
  目前中国民众“仇官、仇富”的心态在逐渐蔓延。在群体性抗争事件中,动辄数万人参加,其中绝大多数人同该事件没有直接或间接的关联,他们竞相投入这类事件,无非说明中国国内唯恐天下不乱之徒的人数在急剧增加。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国内矛盾可能会聚焦,是群体性抗争事件的高发期。在国内形成“上下同欲”的局面之前,欲求国家的崛起,似乎是不切实际的。
  第六、大进大出格局经受不住危机检验
  中国经济和战略资源对外依存度特别高,是制约中国崛起的一个经济层面的负面因素。中国每年从国外输入四亿多吨的原油和铁矿砂,加上向国外输出、输入数量庞大的工农业产品,绝大多数经由国际海运进行。繁忙的出入口对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及国内政治稳定至关重要。目前国际海上通道仰赖美国海、空军保护,大进大出的经济格局得以维持。姑且别说战争的考验,单说一场全面的军事危机,恐怕北京就承受不住检验。
  一旦美国及其盟国与中国处于敌对状态,实行局部或者全面封锁,大进大出的经济格局崩溃,外患促成内忧,难免会触发沉潜已久的国内矛盾,国内矛盾急剧凸显,这就是中国不可承受之重。简言之,这是因为在可以预期的将来,中国综合国力尚不足以支撑北京直面一场严峻的国际军事危机的检验。中国崛起的过程势必是在已经拥有更强大的海、空军的前提下完成。此前,无从侈谈崛起。
  第七、民族冲突伤筋动骨
  中国若干少数民族同汉族之间由于历史原因产生的长期矛盾不易消除甚至化解。尤其是在大西北,近年宗教极端势力、恐怖势力又利用民族矛盾,谋取政治利益,出现政治宗教化、宗教政治化的局面,呈现死结无解的症结。又有甚者,民族分离主义组织还加强同境外宗教极端势力、恐怖势力的勾连,源源不断地获得精神鼓励和物质资助。目前它们正在蓄势待发。一旦外国政治势力介入,彼辈即蠢蠢欲动。中国国内民族矛盾之尖锐,各大国中不多见。
  一旦中国爆发民族冲突,往轻处说,会牵扯国民经济发展;往重处说,难免牵连半壁江山(读者若有兴趣,不妨参阅民国时期回族青年领袖马仲英起兵,规模不大,却牵连整个大西北达数年之久的历史)。这个基本国情未来势必制约中国综合国力的持续壮大。
  第八、政治动荡隐患未除
  中国历史上向来有中央集权政府权力失控以后,军阀崛起互相打内战的传统。邓小平强调“稳定压倒一切”时指出,假如中国发生政治大动荡,“必然会爆发内战,血流成河...”他确实不是危言耸听。
  中国迄未建立一种大多数民众接受的政治体制,国内政治稳定性尚不如印度。中国一党执政的局面未来可能受到多方位、多层次的挑战。一党长期执政,难免积怨甚多,诚所谓厝火积薪。未来中国朝野如何分享政治权力,会争执不下,存在武力冲突介入的可能性。况且,具有号召力的反对党付诸阕如,在大动乱爆发之际,就无从收拾残局。“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暴民政治或许会充斥一时。在中国建立一种大多数民众接受的政治体制的道路是漫长的,局势急剧逆转的可能性不能简单地予以排除。这种情势也会干扰中国崛起的进程。
  第九、周边关系难以突破
  美国、前苏联作为二次大战的战胜国,相继崛起成为超级大国时,外部国际环境提供了可行性,况且,周边众多国家比较弱小,受到这两个大国的影响也比较巨大。美国、前苏联崛起之际,周边国家未曾给予过大的牵掣。中国的周边环境不能与此相比。
  即使与同样处于崛起过程中的印度相比,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也不容乐观。印度同美国、欧盟、日本、俄国等的关系远比中国来得和谐。印度不但没有成为众矢之的,还能够从这些强国取得尖端技术。中国同周边国家的关系也远不如印度。印度至少在南亚处于无人敢于挑战的境地。一旦中国同美国的关系破裂,别说欧洲各个强国,甚至包括日本、韩国、印度、越南、俄国在内的邻国都会先后启衅,提出主权、领土等要求。即使在平静的年代,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也难以从这些邻国寻找突破口。这又是制约中国崛起的一个不利的外部因素。
  第十、来自“老大”的遏制力
  美国及其盟国正在强化对中国进行遏制的手段,在中国周边“打桩布局”。近年美国在对中国交替使用遏制与接触的过程中,更加强调遏制的一面。美国怵于有朝一日中国崛起以后势必会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构成威胁,已经开始同日本、印度等国配合,逐步采取了因应措施。
  所谓中国稳居“老二”的误判,促使美国高估了中国迅速发展中的综合国力以及过于严重地估计了中国崛起以后对美国造成的不利后果。美、中关系沿着恶性方向发展,尽管不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在主客观因素互动之下,却是很有可能出现的现象。这才是为患最烈的遏制中国崛起的不利因素。
  读者看完这一章节,对于未来中国崛起成为一个与美国相颉颃的超级大国的过程中将面临的严峻挑战,或许有所领悟了。

  ——首发于2010年《领导者》杂志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4日 来源时间:2018年09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