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危机
当前位置:首页>朝核危机

美朝核谈中,美国究竟带的什么节奏?

作者:李静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已有 28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几乎是在临行前的最后一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原定于8月26日出发赴朝鲜访问的行程被取消。据美国媒体披露,美国国务院官员原本已经打点好了行装准备出发,未承想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听取蓬佩奥汇报同朝鲜磋商的情况后,立即决定取消蓬佩奥此访。

“我已经要求蓬佩奥国务卿,这个时候不要去朝鲜了,因为我感觉,我们在朝鲜半岛无核化上没有取得足够进展。” 8月24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宣布了这一消息。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蓬佩奥汇报时向特朗普展示了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的信函,信中的激烈好战言辞促使特朗普和蓬佩奥决定取消此次访朝。

“强盗式的”谈判

自从6月中旬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会晤之后,特朗普一直坚称同朝鲜的谈判进行得很顺利,他曾经信心十足地宣告:“朝鲜核威胁已不复存在。”

特朗普同金正恩在会晤中就半岛问题达成联合声明以来,美朝双方都采取了一些善意和积极的举措。美韩取消了今年8月的联合军演,特朗普表示,这项军演具有“挑衅性”且耗资巨大。朝鲜已经开始拆除西海卫星发射场的一些关键设施,并且释放了4名监禁的美国人,还归还了55具朝鲜战争美军的遗骸。

然而,这些积极姿态难以掩盖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后双方在基本立场上的分歧。落实新加坡会晤共识成果的谈判进展不顺,双方对朝鲜“弃核”的方式及节奏的认识大相径庭。美方始终坚持朝鲜实现“完全、可验证、不可逆”(CVID)的无核化,并且将这作为美方做出其他实质性让步的前提,而朝鲜坚持以“行动对行动”的方式对等弃核。

蓬佩奥7月下旬在联合国安理会指责朝鲜违反制裁决议,要求各国不放松对朝鲜的制裁压力。他还表示,在朝鲜实现“可验证的弃核”之前,美方只能做出一些不包含放松或解除制裁的让步。

同美国改善关系和实现半岛永久和平机制是朝鲜的最大关切。金英哲今年7月与到访的蓬佩奥会谈时,提出希望在《朝鲜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7月27日发表终战宣言,但美方没有接受。居中调停的韩国则游说特朗普政府签署一份不具有约束力的终战宣言,进一步向朝方释放善意。但特朗普政府没有同意。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8月29日进一步明确表示,终战宣言只能在朝鲜半岛无核化之后签署。

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特朗普此前在“推特”上对朝美关系和解决半岛问题进展的评价“夸大其辞的成分不小”。新加坡会晤之后,双方在技术上的进展并不是特别顺利,朝鲜认为自己做了很多,但是美国实质性的作为很少,在终战宣言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上都一拖再拖,让朝鲜很难接受。

蓬佩奥7月第三次访朝后,对媒体宣称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取得了进展”,但实际上他未获金正恩接见。从接待礼遇上看,同他前两次访朝相比已属于“降格”。访问结束后,朝中社立即发表外务省发言人声明,称对蓬佩奥的态度和立场感到“无比遗憾”,对会谈结果表示“极其担忧”。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称,蓬佩奥同朝方谈判期间,还要求朝鲜交出一份全部核设施的清单,但并没有提出任何补偿作为交换。这相当于要求朝鲜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拱手交出自己的核家底,这是朝鲜绝对无法接受的。为此,朝方抨击蓬佩奥的谈判风格是“强盗式的”。

此后,蓬佩奥和朝鲜外相李勇浩均出席了8月的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但双方并未会晤。

美国情报机构认为,朝鲜尽管公开宣布将拆毁核实验设施,但实际上一直没有停止秘密开发核导能力。国际原子能机构8月20日也发布报告说,朝鲜过去两个月内仍在继续提炼武器级浓缩铀。朝鲜虽停止了核导实验,并且拆除了导弹设备,但核武器计划和导弹研发计划完好无损,有理由对朝核计划“严重关切”。

“施压派”占据上风?

在同朝鲜的谈判陷入僵局的背景下,蓬佩奥8月23日任命曾经在福特汽车公司负责政府事务的副总裁斯蒂芬·比甘担任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接替已于今年3月辞职的资深外交官尹汝尚。比甘曾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秘书、国会参院多数党领袖国安事务顾问、参院外委会办公厅主任等职务。蓬佩奥对比甘寄予厚望,他在宣布任命时说,比甘外交与谈判经验丰富,将负责对朝谈判工作,此次任职非常及时。

《洛杉矶时报》评论称,对比甘的任命表明谈判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蓬佩奥需要加强他的团队,此番对朝鲜的访问,对于重启陷入僵局的去核化谈判至关重要。然而,在比甘火线任命的一天之后,特朗普就宣布取消此次访朝行程。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分析师布鲁斯·克林格纳对媒体表示,此举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内部对朝政策“严重缺乏协调”。

有白宫高级官员披露,特朗普8月24日听取蓬佩奥汇报并做出取消访问的决定时,在场的还有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和比甘等人。同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通过电话参与了讨论。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消息时,博尔顿不在房间里,但他从一开始就反对这次访问。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博尔顿认为,包括面对面会谈在内的任何让步都被朝鲜视为软弱的表现。同时,对于现阶段如何处理朝鲜的核导计划,美国政府部门间的争论非常激烈。美国政府没有统一的评估,因此不同部门对朝鲜立场倒退的激烈程度评价不一,对会谈在多大程度上陷入僵局的标准也不尽相同。如果蓬佩奥和比甘不能向特朗普表明他们能够取得进展,未来几周,特朗普可能会批准一种更为强硬的立场,站在以博尔顿为代表的“施压派”一边。

主张对朝强硬施压、更倾向于单边主义的博尔顿几天前也对媒体表示,蓬佩奥访朝有可能见到金正恩。但这与以蓬佩奥为首的国务院系统的调门截然相反。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明确表示,蓬佩奥此次访朝并不期望能够见到金正恩,但即便如此,双方进行规律化的会见非常重要,美高官访朝是促使美朝对话正常化的一种途径,半岛问题的解决需要时间,各方应当保持耐心。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托马斯·怀特今年5月曾撰文指出,博尔顿与蓬佩奥之间既有政治上的争权,又有理念上的争锋,很可能爆发冲突。他认为,博尔顿对国务院官僚体系嗤之以鼻,但蓬佩奥作为国务院最高长官,必须巩固这一机构的权威和影响。

“不排除是美国在调控节奏”

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取消蓬佩奥访朝时还说:“蓬佩奥期待着不久的将来去朝鲜,很可能是在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关系解决之后。” 他还表示,因为美国在经贸问题上对中国采取非常强硬的态度,“我不相信他们还在像以往那样帮助推进(朝鲜)弃核进程。”

对于特朗普的这番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8月25日表示,有关各方应当坚持政治解决的方向,积极接触、商谈,照顾彼此合理关切,展示更多诚意和灵活性,而不是反复无常,诿过于人,这样才能确保政治解决半岛问题进程不断取得进展。

郑继永认为,此次临行变卦,是美国对朝鲜的一种施压手段。他说,在新加坡会晤前,美国也曾经突然说要取消会面,这次很可能是异曲同工。“特朗普将压迫感释放到最大,能够让朝鲜产生的让步也会比较大”,总体来看还是一种技术操作,对美朝关系的总体进展没有大的影响。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8月29日称,对于是否在今后继续暂停美韩联合军演,美方尚未做出决定。但当天特朗普在推特上称:“总统认为他与金正恩的关系非常友好,目前没有理由花一大笔钱搞美韩军演。”

郑继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通俄门”不断发酵的背景下,把握一下同朝鲜谈判的节奏,以便谈判果实在9月中下旬或10月上旬收获,对于共和党在11月初的中期选举最有利。

“目前不排除是美国在调控节奏,使朝鲜的妥协在更好的时机发生。”郑继永说。同时,朝鲜也特别了解特朗普需要什么,可能会在适当的时候,认为自己能从美国得到更多让步的时候,做出适当妥协去“给特朗普长这个脸”。

朝鲜官方并未就蓬佩奥取消访朝行程本身置评。《劳动新闻》8月26日刊发评论文章时也未提及此次临时取消的访问,仅指责美国一边策划军事演习准备入侵朝鲜,一边面带微笑谋求对话;而另一方面,美国近来将一部分“特种部队”调至菲律宾,是为了演练对朝鲜的“渗透”,同时还用密歇根号核动力潜艇将驻扎在日本冲绳的绿色贝雷帽、三角洲等特种部队成员调往韩国镇海海军基地,这些举动“极度挑衅和危险”,可能使朝美对话“脱轨”。

韩国政府则对此次访朝未能成行感到遗憾。韩国外长康京和8月25日同蓬佩奥通电话,呼吁各方“保持动力”,继续推进谈判,朝着半岛实现无核化与和平的目标努力。

郑继永表示,每次在朝美谈判出现波折的时候,韩国会起到比较积极的作用。现在正是韩国劝说朝美双方保持克制、推进谈判的时候。韩国尤其是要劝说美国,要站在半岛整体立场上,不要再做让朝鲜无法接受的事情,不能让朝鲜无核化的动力越来越弱。

按照计划,韩国总统文在寅会于9月访问平壤。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早前曾表示,在当前环境下,文在寅总统作为打破朝美僵局的“促成者与调停人”的作用,会更加重要。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1日 来源时间:2018年09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朝核危机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