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对学术“洗白”特朗普说不

作者: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   来源:《南风窗》2018年17期  已有 19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在米勒公共事务中心任命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前任法务局局长马克·肖特担任高级研究员一年后,弗吉尼亚大学最近面临抗议风暴。两名教职员工与该中心断绝了关系,一份拒绝该决定的请愿书已经收集了近4000个签名。去年,我所在的机构爆发了类似的抗议活动,因为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被任命为哈佛政治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
  特朗普政府让大学面临着严重的两难困境。一方面,大学必须对不同观点持开放态度,包括那些与主流观点相冲突或可能对特定群体构成威胁的观点。分享特朗普观点的学生和教师,应该在没有审查的情况下自由发言。大学必须继续进行自由调查和辩论。此外,学校和公共事务机构必须为学生和教师提供与当时决策者接触的机会。
  另一方面,存在使堪称讨厌的总统职位正常化和合法化的危险。特朗普每天都违反自由民主所依赖的规范。他破坏了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维护了种族主义和宗派主义,并促进了偏见。他轻率地说出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那些与他一起服务的人,必然会受到这种经历的污染。特朗普的亲密伙伴和被政治任命者是他的推动者—无论他们的个人优点是什么,以及他们多么试图与特朗普的话语脱离关系。“情报”“有效性”“诚信”和“共同性”等词汇—米勒中心主任威廉·J.安特霍利斯用来证明肖特任命的理由—当它们被用来推进一个不自由的政治议程时,几乎没有什么值得赞扬的。
  污点超出了政治人员的范围,也涵盖了经济政策制定者。特朗普的内阁成员和高级别任命人员,共同承担起支持不体面的总统任期的责任。他们应该受到非议,不仅仅因为他们对贸易逆差或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持有胡思乱想,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继续服务使他们完全参与特朗普的行为。
  因此,学术机构必须走狭窄的道路。它们不能背弃特朗普及其随行人员,也不会忽视他们的观点。否则,它们会扼杀辩论。这与大学的立场背道而驰。作为一个务实的问题,若给予特朗普阵营另一个妖魔化“自由派精英”的机会,也会适得其反。
  但是,明确的参与规则是必要的。应当坚持的最重要原则是,听取某人和尊重某人之间的区别。应该欢迎特朗普的直接圈子和高级官员进行讨论和辩论。他们出现时应该以民事方式对待他们。但是,他们的资历和政府职位通常不值得给予他们尊重。毕竟,我们没有一个可以光荣服务的正常政府。
  这意味着没有尊敬的头衔(研究员、高级研究员),没有指定的讲座,没有主题演讲来领衔会议或活动。虽然个别教师和学生团体可以自由邀请特朗普任命的人在校园内发言,但通常不应由高级大学官员发出此类邀请。讲座和演讲应始终提供激烈的质疑和辩论的机会。
  没有双向互动,就没有学习或理解;只有布道。不应该欢迎只是想发表声明并逃避讯问的政府官员。
  同情特朗普的学生和教师,可能认为这种做法具有歧视性。但鼓励言论自由和意见交换之间没有冲突,而大学也要明确自己的价值观。
  与其他组织一样,大学有权根据其价值观确定其实践。例如,一些学生可能认为某一课程的要求过于严格,或者考试是浪费时间。大学允许就此类问题进行自由辩论,但它们保留制定专业要求和考试规则的权利。通过这样做,它们向社会的其他成员发出了重要信号。
  允许对特朗普主义进行全面辩论,同时拒绝兑现它,也不例外。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丹尼·罗德里克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著有《贸易大白话》。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5日 来源时间:2018年08月25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