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布鲁金斯学会专家建言如何稳定当前的中美关系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112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报告摘要如下:
  近期美中关系出现下滑,若两国都选择以损害对方的方式来获得优势,则会加剧相互猜疑,进一步认为对抗甚至冲突不可避免。但这只是一种选择,而非不可避免的结果。
  还有另外一种选择:两国领导人共同努力,确立管控美中竞争的原则。这并非要扼杀竞争,而是建立护栏,以便将竞争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从而创造有利条件,促使双方坦诚相待,消除顾虑。
  领导层的交流至关重要
  双方领导人可以表达共同愿景,即建设更加持久和富有成效的美中关系,阻止将两国关系定义为全面对抗的关系,并且否认美中冲突不可避免。冲突是一种选择,而不是大国行为的某种公式化结果。
  领导层对这种框架的一致和明确认可将为两国政府指明方向。定期的领导层交流仍然是华盛顿影响北京确定自身利益的最直接和有效方式。在美中关系中,领导人会晤是能够把事情办成的方法。在促进行动、达成协议方面,领导人峰会无可取代。
  虽然合作协议意义重大,但领导人在管理敏感议题(例如网络安全、朝鲜问题、海上安全)方面所达成的共识通常会产生更大的影响。随着目前的中美关系从竞争转向敌意,美中两国领导人应持续对话,以确定对方的期望,确信双方都不把对方视作敌人。
  正常情况下,美国还会推动内阁或次内阁级别的积极对话,与中方就涉及美重要利益的一系列领域展开交流。这些对话让美国深入了解中国的目标,并让北京了解其行为如何影响美中关系。
  管理双边关系的切实步骤
  持续性双边对话的重点领域包括:围绕国际借贷和对外援助的全球规范和标准,以及更广泛的全球治理。
  如果美国担心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等方面缺乏透明度,那么与其夸大本国相形见绌的倡议,不如直接与中国对话,提供实证分析并提出自己的具体担忧。
  如果双方能更好地了解彼此在伊朗、朝鲜、海上安全、非洲、反恐、禁毒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的战略要务和期望,双方将因此受益。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而美国是最大的出口国,在确保有效的全球市场来支持粮食安全方面,两国都具有重大利益。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能源安全。
  两国也是发展援助领域的全球领先者。双方应致力于将发展援助转变为良性竞争的领域。如果双方能加强协调以避免重复,共同制定评估援助有效性的指标,以及提升海外灾后援助的协调,双方将因此受益。中国应对自然灾害或人为灾害的能力越强,美国负担的责任就越少。
  两国领导人还可以把降低关系意外恶化的风险作为优先事项。假设任何一方都看不到与另一方发生冲突的好处,那么重点应该是限制关系恶化的途径。在网络问题上,如果两国能就网络空间中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国家行为达成更清晰的共识,两国将因此受益。
  此外,双方还应就城市发展和医疗保健等共同的国内挑战开展合作。在技术开发和部署方面,美国和中国正在超越世界其他国家。在新产品开发(例如无人驾驶汽车)的标准制定方面进一步开展双边交流,可以提高将新产品推向市场的效率。
  解决主要的双边挑战
  虽然美中双边关系将从恢复交流、加强合作和降低风险中受益,但仅靠这些步骤可能不足以扭转关系整体恶化的局面。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双方共同努力,解决双边关系中的重大挑战,或者至少建设性地管理这些挑战。
  双方需要达成的共识包括:
  非互惠市场准入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不加以控制,将推动两国关系朝着对抗的方向发展。
  应通过扩大贸易来缩小贸易失衡,而不是阻碍贸易。
  两国将继续朝着经济竞争更激烈的方向发展。
  促进世界贸易组织更新规则,以更好地应对21世纪全球经济面临的紧迫挑战。
  维护两岸关系稳定符合美国长期利益,美国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通过明确表示不会改变这一长期政策,特朗普总统可以减少他在台湾问题上意图的不确定性,进而消除大陆的不安。
  努力将朝鲜问题与两国在其他领域的关系起伏剥离开来,在该问题上,合作将让美中受益,不团结将让双方受损。
  总之,本报告旨在确定政府可以采取哪些可行步骤稳定美中双边关系,阻止一场类似冷战的竞争,因为这种竞争会让双方蒙受巨大损失。这种竞争将导致美国付出更高的成本但更不安全,增加对抗的风险,并扼杀应对共同挑战的合作。

  本文摘译自布鲁金斯学会网站《管控美中竞争的原则》(Principles for Managing U.S.-China Competition)报告;作者:何瑞安(Ryan Hass);译者:沈凯麒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2日 来源时间:2018年08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